发现中共洗脑术极其恐怖的一个后果

今天我偶尔回想几个月前发生的各种中共做出的罪恶的事,惊恐地发现我居然想不起来多少了。而我明明记得,很多事我都曾经关注过。
这可能说明了中共洗脑术的一个严重的后果,即使是反对它的人也可能中招。
就是禁止深入探讨一切问题,每隔几天就大密度造出一些社会话题来充斥着所有的公共讨论空间。
因为人要想记忆深刻,有几种重要的方法:
记忆的元素必须深入关联起来,而中共随机推出大量不相干的话题,导致人们的记忆难以关联。
给人深刻感觉的东西容易记住。中共经常推出惨绝人寰的恶事,全方位冲击人的感觉和情绪,导致很多事情即使感觉很深事后也容易忘记。
记忆需要重复。不用说,中共很少重复提到同一个社会话题。
所以,这些洗脑和冲刷社会议题的方法,导致人们更容易遗忘。即使是我这样常用心关注中共罪恶的人也是如此,更不用说本来就对中共有好感,自动屏蔽很多事的人了。
我们经常嘲讽小粉红只有几天的记忆,其实可能是事实。因为超过几天的事情他们可能是真的忘记了。
45
分享 2020-03-24

37 个评论

所以每逢大事必有背鍋,指不定哪天又有一個女的開著蘭博基尼撞進中南海╮(๑•́ ₃•̀๑)╭
不過其實他們可能只是在迴避一些不願意提及的事情然後假裝忘記……
你抬举CCP了,这倒不是中国特色,你看看推特趋势就知道了,热点话题总是不断更替,严肃话题没几个小时就会沉底。社会议题这种事,终究不是大多数人会有兴趣持续关心的,还不是刷个tag嘴完一句,继续看体育比赛或者明星八卦。

区别在于,在媒体专业度和自由度高的地方,这些话题还会有媒体持续跟进,不断刨根究底直到给公众一个交代,而在中国很容易就没有下文了。
范松忠 黑名单
哦?你不记得了?中共的罪恶从亩产万斤到现在,我都记得啊,哈哈哈哈哈。
要用更大的新聞來掩蓋醜聞 轉移焦點這個太正常了
中福在線 開車進故宮 央美事件 這些基本跟出現肺炎的時間是差不多同時期的
但基本很多人都忘了的樣子
因为别的国家,就这一件事便足以震动政府的统治,而中国再多也没用。
金魚記憶本來是中國人的本領啊
中共從來最擅長控制輿論篡改歷史
牠不怕你們不信 只要日子久了
慢慢人民就忘記事實 聽信官方的說法
例如1989年64 央視當時說學生殺解放軍
當年沒一個北京人會相信
但事隔30年後卻成了藍屍粉蛆的論調
這趟讓全世界見識到中共一直以來的維穩機器
對於反共也不失為一件好事
故宫大奔女 
华为251事件 
香港反送中 
山东大学学伴制度
P2P暴雷 
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诈骗
非洲猪瘟 
老兵维权 
长春长生疫苗 
清理低端人口
红黄蓝虐童 
天津大爆炸 
老兵维权 
709人权律师大抓捕
雨伞革命 
温州动车事件 
三聚氰胺毒奶粉 
汶川诈捐 
豆腐渣工程 
汶川死亡人数造假
SARS
河南血祸
新疆克拉玛依大火
百日无孩
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
其實這個現象不是只有中共罪惡才會發生
日本有句古話說「人的傳言75日」大概就是説傳言的壽命只有75天,事實上要是放任之不管,那任何大新聞都會從人記憶中被淡化甚至消失
對人類而言,「謠言」「新聞」「八卦」都一樣,如果沒有經常使用强化記憶,那就連「知識」存在於記憶裏的時間也不會太久
所以這和中共洗腦術無關
之所以你感覺遺忘中共罪惡的比較多,是因爲在中國有關中共罪惡的事件本身就比較多而已
比方説法國景點被恐襲、英國住宅樓大火,這些事件都是一時轟動的大事件,那段時間人人都在討論關注這些事,但是到現在也很少有人提起了。要是我説起這些事,可能在場各位會記得一些有關的内容,但是記得多少也因人而異,可能記不得具體哪裏被恐襲、恐襲方法是什麽、住宅樓起火原因是什麽……這些細節了
然後隨著時間推移,記憶會越來越淡化。日常中人們不太會討論到這些事件,所以記憶只會越來越淡化。終於有一天年輕人不知道這件事的存在,他們就成了歷史
所以需要我们主动去了解。
记忆是对抗审查的最有力武器。
所以做一个时间表是很有必要的
我们从一个实例看看“洗脑”到底有有多可怕!

    一个家境优渥的乖乖女,在这个男人的操纵下杀人碎尸;一个小有名望的家族,在这个男人的操纵下互相残杀。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直到今天,这个案件都称得上是日本历史上最可怕的杀人事件,而致命的“凶器”,竟然是精神控制!
    男人名叫松永太,乖乖女是他的高中同学,名叫绪方纯子。生在名门望族的纯子家教十分严格,培养了她娴静的性格。但也正因为出生在富裕的家庭,让她成为了松永太的目标。
    高中毕业多年后,松永太再次联系了绪方纯子,向其表白,但多次被拒。某次见面后,松永太强奸了绪方纯子,成为了她的第一个男人。松永太对纯子的精神操控就是从肉体上的支配开始的。
    随着感情的深入,松永太对纯子的操纵欲日益加深,他要求纯子对他不能有一丝隐瞒,或许你会觉得情侣之间这很正常,但松永太要的远不只如此。他还要求纯子回顾自己过去所有认识的男性,逐一向他汇报。一旦他觉得可疑,就痛打纯子,甚至要求纯子给其打去电话痛骂一顿。
    服从和隐忍不会让他满意,只会让他愈发嚣张。渐渐地,他的暴行越加升级。一段时间下来,纯子在他的支配下,几乎打电话痛骂了身边所有的朋友。隔绝她的朋友圈,这正是松永太希望达到的目的,这拉开了洗脑的帷幕,预示了未来一幕幕可怕的场景即将上演。
    切断朋友圈只是第一步,第二步就是切断她与家人的联系。松永太一方面不断在纯子面前造谣,破坏家人在她心目中的形象;另一方面却在家人面前扮成“好好先生”,让家人放心的把纯子托付给他。他隔断了纯子与家人的一切联系。最后在家人的托付下,尝试自杀失败的纯子住进了松永太的家,开始了长达数年的囚禁生涯。
    自此之后,纯子一直在松永太的虐待与电击下生存着,直到最终被警方逮捕。
  (被捕后的绪方纯子)那段日子里,松永太限制纯子每天的进食次数和量、限制她上厕所、不许她出门。在松永太的控制下,纯子变得麻木而呆滞,顺从的就像提线木偶一般。为了逃脱电击,她不断加害其他受害者,向他们施以电击,甚至杀人碎尸也在所不惜。
    这时的纯子已彻底坠入地狱,可她远远满足不了松永太对金钱的欲望。松永太以纯子曾经杀人碎尸为把柄,多次向纯子一家索取“封口费”。可不久,即使纯子一家四处抵押、借债,也难以填补松永太的口。为此,松永太要求纯子的妹妹和她的侄子侄女也与他住在一起当人质。
    在松永太的要求下,他们多次向亲友借债或以亲友的名义借高额利息的贷款。无力偿还之下,纯子的父母与妹夫都按松永太的要求住进了其租住的房子。
    可能你要说,这时的他们如果奋起反抗,松永太一个人是远远抵挡不了的。的确是这样,可是他们并没有这样做。反而是松永太“棋高一着”,通过精神控制和通电惩罚,让他们互相敌对。
松永太提出了一系列苛刻的要求,但凡违反者就要接受通电的惩罚,而举报者可以减免惩罚。来看看这些所谓的“戒律”吧!
↓↓↓
1. 成员之间严禁语言交流,不许聊天。所说的每一句话都需要如实向松永太汇报;
2. 每名成员的通讯工具一律上交,禁止阅读报纸和书籍,禁止收听收看广播电视;
3. 成员必须呆在自己指定的房间里,禁止随意走出房间;
4. 每名成员必须严格遵守上厕所时间和吃饭时间;
5. 在屋中的移动,一律采取匍匐的姿势,不许站起或是坐下。
不得不说,跟邪教、传销等控制手法有很多相似之处!
    最后,可怕的事情发生了:他要求他们将至亲杀害,子杀女、母杀子这样灭绝人性的事情接连在这个屋子里发生。其中最可怕的是,他要求纯子年仅10岁的侄女对90岁的外公和其年仅2岁的弟弟亲下杀手……
    就这样,纯子一家,包括其父母、妹妹妹夫、侄子侄女一共六人,在多日的精神和肉体的虐待下,在被至亲杀死的痛苦中,迎来了死亡。
    然而,精神控制的可怕远比想象中来的恐怖。在警方逮捕他们后的很长一段时间,纯子都保持着被洗脑的状态,让松永太一直气焰嚣张,逍遥法外。最终,至亲的父爱还是叫醒了她,她选择站了出来,揭露松永太的罪恶,让这个可怕的恶魔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这就是洗脑的可怕,让人变得不再是原来的自己。当精神都被牢牢掌控住的时候,被控制者就只是操纵者手下的提线木偶。自己在做什么?这样做对吗?对于这些,早已失去了是非曲直的基本判断……
==========================================
洗脑步骤:
步骤一:千方百计和你套近乎,骗取你的信任,建立互信关系。

步骤二:切断你与外界的联系,要你远离家人和朋友,甚至放弃工作和学业。

步骤三:引导你怀疑人生、仇视亲友,推翻过去的认识,以便植入新的价值观。

步骤四:树立自己的权威,让你产生依赖感和绝对崇拜。
建个档案呗,记录黑料
也不需要像恶俗维基一样,就博客甚至做个爬虫把需要的资料扒下来上传就行了
其实这里有一个方法就是,不用改变任何历史,只要简单重复强调你想让别人知道的历史就可以了,其他一部分就被忽视了。在80年代,中日关系好的时候,没有人会去反日,因为只会强调现在的日本人民也是受害者,等中日关系不好的时候就开始说南京大屠杀如何如何,日本右翼势力如何如何。那么中日关系好的时候南京大屠杀就不存在了么,也是存在的,只是我选择不说而已。真相都在那里,我可以不否认真相,但是我可以不告诉你或者不宣传,这就是洗脑的最高境界。只要我控制了媒体的方向,你就会让人向着你希望的方向去。

所以早期的共产党掩盖一些事实这个方法是很弱智的,现在已经慢慢改变了,向着不掩盖但是不宣传引导思考这个方向进化了。

其实你观察一下全世界的媒体,很多都是这样做的。这就和在法庭上面的律师和检察官,大家都知道部分事实,但是都只会说对自己有利的东西,对自己不利的东西我选择不说,这样我还是遵守了我的道德,因为我没有说谎。

其实在pincong也一样如此,大家表达的也是对共产党不利的一面,有利的肯定不会说。每次看都有觉得共产党明天就要倒台的感觉,如果想要知道事情的全部,只看一方面都是不行的,需要学会思考。
一代风流人物 黑名单 回复 范松忠 黑名单
你关心五十年前大饥荒饿死的3000万人么?土改、反右、文革你知道死了多少人吗?
现在中华民族的复兴已完成62%,一年财政收入十五万亿,三公开支九千亿,军费开支一万三千亿,对内维稳一万亿,对外馈赠又是数千亿;你这人太反动,哪个单位? 暂住证呢?
這符合大眾傳播學的議題設定,而且中國媒體都信黨,所以更好操控

議題設定(英語:Agenda Setting)是傳播學的理論,屬於傳播效果論的一支。議題設定指大眾傳播媒介通過報導內容的方向及數量,對一個議題進行強調。在媒體上被強調的議題,與受眾心目中所認知的重要議題,有顯著的關聯,而媒介在這個過程中有重要影響。當媒體報導越多,大眾會覺得越重要。

在美國社會學者拉查斯菲Paul Lazarsfeld)提出兩級傳播理論之後,關於媒介萬能的大效果理論受到質疑。此後對於媒介效果的論述偏向中小效果,認為除了大眾傳播以外,消息來源與閱聽人之間要經過一連串中介,媒介因此無法造成態度及行為上最大影響。到了1960年代,美國社會學者克拉伯(Joseph Klapper)更提出媒介效果有限理論,說明媒介只能加強受眾既存的態度,而無法改變。而議題設定理論則是將傳播理論帶回中大效果論。因為這個理論觀察到,雖然媒體不一定能造成態度與行為的改變,但卻可以有效的影響認知。此理論最早是由Bernard Cohen在1963年提出。這理論指出媒體對一個議題的報導取向及數量,能夠影響受眾對這議題的重視程度。Bernard Cohen曾說:「媒介也許不能很成功地告訴人們要怎麼想(What to think),但它卻能很成功地告訴人們該想些什麼(What to think about)。」[sup][1][/sup]。議題設定理論的正式提出,首見於McCombs和Shaw在1972年於《民意季刊》上發表了《大眾傳播的議題設定功能》(The Agenda Setting Function of Mass Media),研究1968年美國總統大選,對北卡羅萊州教堂山Chapel Hill)的選民加以研究。結果發現媒介所報導的議題,與選民心中認知的主要議題,有極大相關。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8%AD%B0%E9%A1%8C%E8%A8%AD%E5%AE%9A


媒介也許不能很成功地告訴人們要怎麼想(What to think),但它卻能很成功地告訴人們該想些什麼(What to think about)

1. 中共不會叫中國人關注社會問題,政治問題,就算社會有這種聲音,也是以各種理由帶過,使人民覺得,這是急速發展中的一些副作用,或者,比起XX國 (由媒體去放大檢視並重複宣傳),我們問題不算什麼。

2. 中共會叫社會大眾去關注某些議題,因此反台獨變成比鄰近城市的抗爭重要;美國辱華比誰誰誰貪幾億重要;豆腐渣工程沒關係,我們有英勇救難人員 (之前倒塌的肺炎診治中心,有下落嗎?)

(之前台灣地震唯一倒塌的大樓,就被台灣媒體追蹤到原因:一樓商家沒有根據安全法規施工,為了店面空間設計把承重牆還是柱子拆掉。這可以使未來有動工需求的人不要心存僥倖)

3. 中共報導香港的抗爭是沒有作假的,但是他告訴人們該想什麼,也就是[b]「抗爭導致的代價」是什麼,而非「為何抗爭」。在其他國家,若「為何抗爭」受到充分理解,大眾甚至會理解並允許[b][b]「抗爭導致的代價」(如罷工)[/b][/b][/b]
新疆有一个建设兵团官员研究资料:肉体和精神之间的关系。从控制肉体行动行为,开始达到控制精神的效果。
yaochiqkl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实际上中共最恐怖的宣传是中国人口现象级增长的结果,而华人皆外宣,两者加起来有巨大的音量,而且是四面八方的,从而产生巨大的无助与恐惧感。
社会运动只有让社会结构轰然倒塌或者被时间冲刷慢慢消亡两个结局。
你不做笔记而已,Google都帮你记了。
内墙确实过后会忘找不到,不过谷歌有记录中国年度大事记。还是有痕迹看到的,中共就是权力滔天,无孔不入管着中国人的生老病死。
我覺得這點很正常,十四億人每天不知道發生多少事,要記得這麼多其實不容易。和外網反共的人不同,他們專門收集這些,本身就過濾掉了很多無用訊息
跟川普一样,垃圾的事太多,就记不起来了,甚至麻木见怪不怪。
互联网是有记忆的。。
对,擅长浇掉这把火,用另一种夺人眼球的事情占据视野,然后悄悄开始删除评论。屏蔽掉,大概一部分人看见了愤不以,另外一部分人根本不知情。
主要是这些东西跟你没什么关系,你不关心罢了。我当初刚失恋的时候,我能在一分钟之内回忆起前女友相处的一百个细节。但是当我找到新女朋友之后,我再回忆,我甚至不记得前女友中文名字叫什么了。
跟洗腦沒甚麼關係,很單純,就是事情太多太密也太急,大家都麻木了。
中共洗脑术也反噬了自己,这不培养了包总加速师和一帮战狼小加速师来加速自己的灭亡吗
写日记是好个习惯
网络都有存档把
是的,例如這幾天最大的新聞肯定是兩會(甚至也不是需要掩蓋的黑料),但是昨天的熱度都在520上,真的醉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