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1至722凌晨元朗攻擊事件文字總結簡述

影片可參照另一貼主的相關發文,本文意在於單一文章總結簡述整個事件。

今次元朗、屯門、大埔、觀埔的攻擊事件是由"鄉黑"所帶領的,而當中最大規模攻擊事件發生於元朗。涉及鄉黑有不少來自某元朗圍村"南邊圍"。

"鄉黑"是指有黑社會行為的原居民。沒有明確指出鄉黑是否從屬於香港四大幫派,或許有一定關係或來往,但丁權所付與的巨大利益和特權,令鄉黑自成一角。

立法會議員何君堯與鄉事會原居民關係密切,而事件中,有大量片段何君堯與白衣人握手互相鳴謝和支持。

有指警察似預先與鄉黑佩合,拒絕執法。有市民致電999(香港緊急報案熱線),得到回覆"怕就不要到街上去",再有市民直接致電警署,均未能接通,或接通後立即切斷。有市民直接到元朗及天水圍警署,警員卻拉上鐵閘。
(註:於日前已有政總員工發放消息,指政府有意利用幫派勢力逆轉警隊輿論劣勢。)

有消防員於示威者群組發出消息,以火災名義致電消防局報案,他們便可出動。後有致電者發消息,消防方面表示已出動元朗區能動員的消防員。另外,救護員亦有到場。

攻擊事件主要環繞攻擊各交通工具車站,元朗地鐵站攻擊有大量影片流出,亦最受關注。攻擊中,除大量市民受傷,記者,甚至一名立法會議員亦於攻擊中受傷。
(註:該名議員為泛民議員林卓廷)

事件因一個意外全面失控:元朗鄉黑的一名頭目(叔父)飛天南於攻擊時心臟病發懷疑暴斃,令一眾鄉黑以尋仇為目的大肆攻擊。目標人物亦由黑衣示威者轉變成所有非白衣人。
(更正:醫院消息,搶救當中)

另有插曲,有其他黑道不滿鄉黑攻擊行動,自發(或其幫派號召下)穿上黑衣對白衣鄉黑還擊。有消息指,他們來自其中兩個香港四大幫派。

直至凌晨二至三時,方有警員到場,有記者質問,有高級警員回答"沒看手錶,不知時間",連搪塞的理由也不想。至凌晨四時收隊,但當下並未拘捕任何一名白衣人。另外,警員並有對任何白衣人搜身,反而對其他路過的人嚴格搜身。警隊數次被拍下與白衣人隊伍擦身而過,卻不作出任何反應。

而政府方同日回應(於凌晨0時16分發佈),將上環示威者形容為"有激進示威者......發動連番暴力襲擊",而將元朗的事件形容為"在元朗有人聚眾......襲擊乘客"。可明顯見到政府於兩宗事件上的取態,有一定程度用字上的偏頗。


(筆者:我發文時盡力保持中肯的用語,但今晩失眠,真的很忿怒,警察仆你個街)
38
分享 2019-07-21

33 个评论

香港最恶心的就是丁权,因为保护所谓的原住民的理由,就大量给他们政策倾斜,给他们福利。但是人家转手打起香港人来还是毫不心疼,香港的白左真是死?。
时代革命 已停用 ?
已隐藏
尼镬港人要明白和理非系冇7用嘅啦
丁权是英国尊重新界原住民习惯法的产物,不是什么白左。问题所在是这帮乡绅自己投入了TG的统战网罗,到时候一定会很惨的。
阴招越来越多,大陆人都熟悉这类手段的,大陆拆迁时候就是如此,开发商找黑社会打砸,然后警差姗姗来迟,草草了事。
土共敢在香港下如此狠手,看来也是被逼急了。不过这也要倒逼全世界看清CCP嘴脸,社会进一步分化,以前的温和派都要被逼反。香港不是彻底变大陆,就是要彻底闹翻天
我真没看懂鳖的这通操作,弄一帮混混来殴打示威民众和记者、冲击地铁、警察拉偏架:这完全是鳖国某些地方的情景再现;这不是让港人更坚定反送鳖的决心了。
混乱扩大化确实不符合土共利益,有可能是林郑自己搞的骚操作。
据小道消息说中南海为了避嫌,一直不给港府直接指示,但要求林郑必须在十一前平息。而林郑可能是想制造戒严的口实强压。
闹这么一出平添许多变数,这几天估计还会有转折。
这些手段在内地一点都不稀奇
这还是穿白衣,内地穿警察制服的打手都有。
以前我所在的市区发生环保抗议的时候,就有一些来历不明的看起来像是城乡结合部的农逼穿着迷彩来参与暴打示威者,这些人打得可狠毒了。
是的,相关部门授意的,警察根本不管,所以打多狠都可以。反而还可以推到示威者身上。
现在大陆舆论普遍评价黑社会打得好,为他们出了一口气。
(至于出什么气我也没办法解释)
我也看到的,更怀疑这是中共的手段,另外推上也是一堆这种粉红言论,看了中共是要对香港出阴招了
新界警察和當地原居民大佬,不乏身為區議會議員的黑社會幹部,之間的勾結早就不是什麼怪事,當地警察辦事升遷甚至都要看原居民的臉色。

市民們現在也有呼聲呼籲將此事件定性為恐怖襲擊給予合法理由搞那群丁屋肥腸惡霸的荷包,但是想想勾結之深,應該不大可能
證明共產黨統戰做得好,我看那裡面7成是水軍,剩下3成是小粉紅吧
看内地的新闻说开始抓人了,有700多人要面临被捕,有这件事吗?
這個是前幾天南華早報的報道對吧? 這邊傳的只是在製造白色恐怖. 讓少一點人出來遊行.
根據現在警方的說法是有10多名白衣人被鎖定
官方說法是有700多個核心示威者,可是明白的人都嗤之以鼻,這次反送終,沒有核心組織。
据说针对新界原居民的很多规定还是按照大清律例
嗯,看到了,我也是没有看仔细,是南华早报20号的新闻了。非常感谢。还是希望大家能够注意安全。
谢谢回复,看到了。
行了,不管事实真相如何,“借口”已经有了
今天新闻联播上面直接打出“中央尊严不容侵犯”的标题
基本可以认为大清洗就在路上了
我希望港人撑到坦克来的那一天,至于小命和自由哪个重要港人自己判断,耍阴招它是可以洗白的,国际上没反响的话,香港基本凉了
巴打見到你成日好認真答問題同整合 加油啊
不能翻牆嗎? 連登不用註冊也可以閱讀的
警察發聲明說的。但是根本上就證據不足,捉不到多少人, 最多也就是十幾個 。警犬說出來 想嚇嚇市民罷了。 反正內地的新聞就是給中共打飛機用的,不用太認真
看到共产党派出黑社会帮派分子打人,这也证明共产中国气数已走入后期,需要依靠流氓,暴力对付人民,连维持香港五十年不变的承诺现在还不到25年就要违约。国际社会都看在眼里,中共邪恶残暴的本质,五毛们的愚昧,无知,相信历史记载都不会少。
見到有好多明事理真中國人好感動
哈哈,明事理的人不少,只是无处发声,外界也听不到。
其实真不要这么乐观 大陆九成五的人是不关注香港 最多是好像听说有在闹 剩下关注的人里 九成都是小粉红 什么果然黑社会都知道爱国这种话层出不穷 而且确乎是真人 至少我身边就很多
建議香港年輕人自我組織起來,互相協助,四、五個人為一個小隊,對付並抓捕一個歹徒,把他們都綁起來。也可以用此辦法幾個人一隊,對付那些黑警,把他們全部繳械,沒有委任狀的警察都可以看成是暴徒。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语言只是信息承载工具,用于信息交流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tem_id-194225
汉语主要问题是:体制削弱了信息承载量,弱化了交流功能

单纯从语言学来说,英语不如韩语设计得严谨。比如:韩语可以做到见字就能读,而且读音是唯一的。英语很多发音依然是遵循习惯的。比如coupon('kuːpɒn]Q-pon), San Jose(jose读[həʊˈzeɪ],西班牙语。), VS(读['vɝsəs],来自于拉丁文,不是就读“V""S"两个字母)

但是这些都不影响英文今天是世界上说的人最多,流传度最广,信息承载量最大的语言。

========================================
专制有一个很大的特色,就是:要阻滞信息的流动。
从信息管理角度讲,统治者就是要人为制造信息不对称。最好就是自己知道一切,但是其他人都不能知道。

所以古代中国几乎所有专制律法,都是相仿设法实现阻碍民间信息的交流,只保留自下而上的信息通道。
比如户籍制度,就是不让人离开土地,这样它们携带的信息就无法传播开。再比如重农抑商,因为商人自己会携带大量信息,有利于信息传播。还有就是道路收费,古代官道都会设置层层关卡收费,也是为了把人民禁锢住,防止信息的流动。

今天的中国依然如此,所有我们感觉不合理的政策,本质上都是因为它们是从阻碍信息流动角度设计的。

民主制度最大的优势,就是信息流动性比专制政府大得多。民主社会,也会去阻止一些有害信息流动,比如儿童色情信息等等,但是政府几乎不会去阻碍民众进行正常的信息交换。

信息交换的背后,是人类思想的碰撞,这也是为什么:民主制度有着专制无可比拟的创造力。
如果分开市场,各自封闭发展,那么民主国家的科技很快就能吊打专制国家。历史上已经无数次证明过这一点。

回到汉语上,汉语本身的工具性,其实还算可以。它有自成体系的诗词歌赋,也有复杂文艺作品,法律文书。在古代大家都是专制的时候,它的信息承载量和其他国家差不多。只不过它体量较大,显得信息更多。因此看起来比较先进。

但是到了现代,由于民主制度无可比拟的信息流动优越性,汉语承载的信息越来越少。中共专制制度确立后,依然遵循了信息封闭控制原则,到了文革刚结束的时候,人民的思想几乎是荒漠。当时刚刚恢复高考,很多人连学习资料都不知道去哪里找。

后来改革开放,开始大量翻译外国信息,才使得汉语承担的信息量重新恢复了一些,直到今天。
然而今天来看,中文信息承载量依然受制于体制,一个直观比较就是wiki词条数目:
https://www.wikipedia.org/
中文词条比日文还要少,只有法语的一半,英文的1/5的。

而另一方面,专制也使用了很多大量无效信息,去污染整个社会的信息环境:

张维迎:中国语言腐败前所未有 中文已失去交流功能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_eHivAe9jk

这使得,官方中文的交流信息功能非常低效,我们看中共官员报告,经常不知所云,昏昏欲睡,很简单的事情一定要长篇大论,避重就轻,甚至正话反说。每次领导下命令,都十分不明确,要下面人拼命揣摩上意。

这和民主政府的文书形成极度反差。比如美国政府从来不会下达什么"XXX精神”,它通知下级做什么,一定是一个可以操作的具体指令。

所以,我对于汉语的前途的确有一丝担忧。语言是一种信息承担工具,用于人们的交流,但是如果语言的交流功能丧失,那么汉语的前途的确不妙。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90後香港男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7-25
  • 浏览: 9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