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中共政權對中國人民的掠奪

作者 劉青

習近平在湖南郴州汝城縣作秀時,對沙洲瑤族村農民們自我吹噓說:中共共產黨人自己有壹條棉被,也可以分半條給老百姓;還信誓旦旦的保證,共產黨堅持為民本色,說到做到。而習近平之所以作此親民秀,主要是美國對中國的政策有本質轉變,將中共與大陸民眾清楚的壹分為二,不再籠統混沌的統壹說為中國,並明確指出中共是美國之敵,也是欺壓大陸民眾的惡勢力。這壹劃分是打中了邪惡中共的七寸,令中共氣急敗壞口不擇言的辯解。習近平就說人民都絕不答應,將中共與人民割裂對立的企圖。然而習近平說這話完全忘記自己的身份,他是中共黨酋而不是中國人民,人民答應不答應至少該由擁有人民身份者說,而不是他。

且不說習近平是否被美國打中七寸昏了頭,說出分不清自家身份的譫妄昏亂之語,它既然說到只有壹條被子也會分半條給百姓,那麽總該見點真活而不是滿眼皆是搶劫百姓吧?還別說,世上就真有如此寸勁的當場打臉的巧事。中共官媒幾乎同時就提供了山西平遙政府壹紙公文,將城中二百多戶民宅盡收囊中。這已經是對這些老式民宅的第二次搶劫了,早在上世紀毛澤東掀起的文革中這些民宅就被收繳,經過宅主們數十年的努力甚至掏錢贖買,剛剛回到宅主們的手上幾乎尚未捂暖又遭強收。據了解歷史和數十年反復申訴索要經過的人說,之所以如此是因為這些宅院很有遊覽和經濟價值。

中共政府搶劫百姓產業、公司錢財的,不論是打著官府名號壹紙公文進行收繳,還是依仗權勢公然劫匪壹樣收保護費,或是抓捕入獄明碼勒贖的的盜匪行徑,在大陸絕非稀少個案而是十分普遍現象,甚至可以說猖獗到毫不掩飾公開進行。就在兩天前,被抓人勒贖的受害人葉思上傳網絡被鯉魚橋派出所所長劉鵬索要贖金的錄音,壹時成為大陸輿論關註的網絡熱門話題。而自稱胃口不大的湖南慈利縣的警察劉鵬,將最初張口索要的五千萬元壹路降至壹千萬元,並保證錢到即以證據不足結案放人。在媒體的追問下,劉鵬則說,這是對非法經營的慣常做法。問題是,被他們抓捕的葉思等人遠在武漢居住,既不屬於慈利縣管轄,其公司運營也與慈利縣壹毛不沾,這就是壹起警察跨省綁票勒贖的典型案件。

中共官場權勢人物如此明火執仗搶劫,普遍到中共喉舌的傳媒也不好意思不有所涉及。例如,江西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史文清就被中共媒體報道,其任職贛州市委書記時,將贛州市所轄區域視為自家小菜園,不僅對區域內的私人資產隨心所欲的收割,而且梢不如意就是買兇殺人栽贓陷害。報道列舉企業家溫和魁被史文清壹文不給,以其兒子要參股為名強占百分之四十股份,隨後查問溫和魁公司盈利並立即要分紅八千萬,又以各種名目將索要加至壹億三千多萬。就這樣,史文清對溫家奎不夠爽快依然懷恨,布置買兇殺害及唆使他人栽贓陷害溫和魁。史文清對另壹商人曾照財的手法則是,以莫須有的罪名抓進監獄,然後令曾照財之子曾義平掏五千萬才放人。由於曾義平砸鍋賣鐵也只湊出二千萬給他,史文清直接將查扣曾照財的貨物扣押了其中三千萬。

這種對百姓尤其是有壹定資產者的搶劫,即使是世界億萬富豪或中南海的座上賓也無幸免,只要有資產處於中共權勢者的轄區。例如,香港億萬富豪李嘉誠和霍英東與中共最高權勢團夥關系密切,甚至本身也是中共副國級的高官,但是均表示過遭受中共權勢壓榨勒索。而李嘉誠之所以售罄大陸資產,也與此不無關系。其實中共敢於如此明火執仗的打劫百姓,完全是沿襲中共冠名革命傳統的土匪行徑。毛澤東當年曾被西方記者詢問,幾百萬居民的紅區是如何供養數十萬軍人的,而毛只是顧左右而言他根本不回答,因為這些共軍的供養全靠土匪搶劫,或是如中共自己供認不諱的打土豪。

至於宣稱有壹條被子也分百姓半條的習近平,只需回想壹下他創作出低端人口壹詞,而心領神會的蔡奇壹夜之間將北京數十萬低端人口居所全部強拆,人員全數趕到冰天雪地的大街上,便足以從中領略到習近平所言分半條被子其實是百姓有半條被子也會被搶的現實描述。而習近平最近在全國抗擊疫情表彰大會上的表演,更是他表達現實中如何分半條被子給百姓的神來之筆。從中共刊發的照片可以清晰看到,中共在大會堂擺出壹個半徑數十米人龍大圈,以此保證圈心的習近平與人龍有足夠的安全距離,防止習近平等中共常委感染上武漢病毒。問題是組成人龍大圈的數百人可是零距離緊緊擠在壹起,這讓觀此照片的眾多大陸民眾憤慨難抑紛紛留言,說這照片最形象直接的表達人民組成血肉長城,保衛自吹與人民血肉相連的人民主子。

分半條被子之說極為可笑可恥又可增的是,以高高在上施予者面對百姓的中共,從始至終沒有創造過壹分錢,他憑什麽說分半條被子給百姓?中共不僅行政機構躺在十幾億百姓軀體上橫征暴斂,就是中共黨組織也是依靠吸食民脂民膏而活,居然如此顛倒黑白說有壹條棉被分百姓半條。中共從骨子裏就認為,是它在給百姓施予恩惠,決不認可它是寄生在百姓身上的吸血蟲。實際上,中共從始至終能夠分給百姓的位分就是平時圈養待宰的所謂生存權,到面臨危戰時則以血肉之軀構築為習近平之流保命的炮灰。
0
分享 2020-10-19

3 个评论

他说什么和他过去做正在做将来会做的完全没有关系,嘴上说的不算
富人與窮人都是共匪掠奪的對象,富人與窮人都需要參與反共事業。
改革開放之後的共匪本質上還是政治流氓,市場化與商品化不會必然的帶來私有財產保障,一黨專政無論是依附於傳統的極權計劃經濟,還是依附於市場經濟,都會侵犯私有財產權,共匪是富人與窮人共同的敵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長期在馬克思主義與民主社會主義以及社會民主主義還有社會自由主義之間徘徊,反對毛左共產極權與鄧右共產極權的反共異議人士。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0-18
  • 浏览: 6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