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原罪忧思录(重置版)【第33章 焚尸】

上一章

微信朋友圈分享(2019年12月15日,此分享后来被删除)

                                                          “变异性狂犬病毒”一定是通过消化道传播
        最近传得沸沸扬扬的变异性狂犬病毒相信是大家最关心的时事,各种谣言纷飞,有人说会通过咬伤传播,有人说通过空气传播,甚至还有毫无根据的谣言说通过量子传播。

        在我看来,所有人都忽略了一个最可能的因素,那就是消化道传播!
 
        我的小区这边死了两百人,告诉各位,死了tmd两百人!!你们自己去想象防疫员抬出两百具裹着白布单尸体是什么场景?!

        知道他们怎么死的吗?他们据说都是晚饭后突然就发病了,然后就要咬人吃人,朋友们,你们说,就算是靠咬伤传播,怎么可能这么快就两百多人集体发病?!

      他们变异得太诡异了,警察甚至都来不及反应,毕竟谁都没想到有人居然会在已经经过严厉消毒的小区内发生了大规模感染。

      他们就这样被警察一个一个地枪杀,据说很多警察都被咬伤了。
 
      ......

      病毒一定是通过消化道传播的!各位一定要注意,否则无法解释他们为什么晚饭后集体发病了。

       

组长在楼道间的开枪几乎让整个居民楼的炸锅了,不少人打专用电话到居委会询问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更多的是躲在家里连窗户都不敢打开,只有胆子贼大的打开门来看看情况。陈斌他们所在的五楼没有一个人有这样的勇气。

组长三名下属的枪口又齐刷刷地转向,重新指向陈斌。陈斌眼中的怒火不曾熄灭,甚至比眼前三双有武器助攻的人都还要凌厉。

这一幕就和电视剧劫持人质的场面差不多,但不同的是陈斌手里的武器是一支装了少量血液的注射器。

组长呼吸急促,他能很清晰地用余光瞥见离自己脖子不到半公分的针头。不过此刻他并未把陈斌放在眼里。

“年轻人,有话好说。只要你放下武器,我保证不开枪,会带你问话,你有时间解释你今天所做的一切。”组长的语气不带丝毫畏惧,反倒理直气壮,像是在大度地和陈斌谈判。

陈斌冷笑了一声,悠悠地说道:“这个注射器里是感染了病毒的血液,是我从自己体内抽出来的,如果你敢乱动一下,我就把这玩意儿插进你的脖子。”

从监控查到那个杀人凶手的过程之时,组长就没对这次抓人会遭遇强烈抵抗感到奇怪,但做梦也料不到的是,陈斌居然会拿“丧尸”来威胁他?!

组长吞了一口唾沫,没有说话。

陈斌加了把火:“怎么?以为我在虚张声势?告诉你,今天我是从市区隔离点逃出来的,也是当时被你们抓进去的第一批被丧尸咬伤的人,今天特警在隔离点大开杀戒,如果不是命大,我现在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说话间,陈斌拿着注射器的手部,被纱布包裹着的残缺的小指、被碘酒消毒后身上的重重伤口,就像是在印证他所说的那样,呈现在众人眼前。

组长咳嗽一声,之前对陈斌的威风霎时荡然无存,只留下无尽的恐惧和困惑。一半是因隔离点的遭遇而怀疑陈斌到底是否在说谎,一半是离针头咫尺间的肉体,离行尸走肉恐怕只有一步之遥而形成的无边恐惧。他当了快十年警察,确信这是第一次面临“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时感到害怕。

“你,你把针放下行么?我们有话好好说。”组长拿着枪的手下垂了几公分。出发前接到有关“丧尸”的报道并不算少,可没有一次能像这样切身的感受过,更没想过自己会不会变成这玩意儿。现在他才明白,自己到底是有多恐惧丧尸。

妻子赵丽雅在双方的交锋中成了局外人,但也用震惊和痛苦的表情望着丈夫,陈斌的表情犹如一个杀人恶魔,与此前不过是个搞运输的普通员工截然相反,颠覆了自己几年间对丈夫的印象。她完全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也根本无法接受这一切。

“喂?喂?三号?听到请回答,我好像听到你那边有枪声?发生什么事了?喂?”

组长别在腰间的一个步话机此时响了起来。

陈斌不动声色伸手到组长的腰间,按下了上面的关闭键。有着当时假冒防疫员的经验,他对步话机驾轻就熟。

组长第一个想法是马上叫增援,只需一个班的特警,陈斌铁定束手就擒。但陈斌就像是立刻看透了他的心思一样,说道:“如果你叫其他人上来,我会马上把这东西注射进去。”

组长立马就放弃了叫增援的念头,这个亡命之徒要是真这么干了,即使特警上来干掉了陈斌,估计自己也活不成了。

“告诉你手下,叫他们立马滚出我的家,快点!”陈斌提出了自己的要求,针头又逼近几寸。

“好,好。”组长眼睛微微要闭上。心中暗自开始嘲笑陈斌,就算自己和手下被逼出门,只要出门后马上叫特警重新杀上来,这家伙就是有天大的本事又能如何?想到这里,组长反而觉得陈斌下了一手臭棋。

三名下属似乎也会意,主动后退到门口,陈斌紧挨组长,将三名警察逼出了家门。

“伙计,可以放了我了吗?”组长这时将拿枪的手举了起来,表示自己对陈斌已经没有恶意。

陈斌迟疑片刻,看了看家门,锁芯和把手已经全部脱离了防盗门,现在这扇门即便是关上,三岁小儿都能轻易打开。他随即说道:“我家的门被你打坏了,现在也关不住,所以我不能放了你。”

“如果你不介意,可以陪我下去到你方便逃走的地方。如何?”组长建议道。

陈斌只说了两个字:“介意。”随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从组长举起的手里夺过了那支五四手枪,然后一脚踹在组长的屁股上,将他踢出了家门。

“都给老子滚!谁敢进来我他妈毙了谁!”陈斌知道些军事常识,立马躲到了一旁的厨房里,防止对面万一隔着门开枪自己躲不过。

陈斌第一次拿着在中国普通老百姓一辈子可能都没有机会拿的东西,心中的踏实超过以往,这个东西在手,安全系数不知道可以提高多少。

.....

“别鸟他。”组长摸了下屁股,平静地对下属说,“这小子今天死定了。不需要一个小时,我保证把枪从他的尸体上拿回来!”

组长平日里从没经历过今天这样的窝囊,如果不是顾及刚才在室内的开枪已经造成了大量居民的骚动,他一定会下令把陈斌和赵丽雅枪杀在他们家里。

他拿起步话机,打开开关,朝里面呼叫。

“喂,我是三号。刚才我被一个杀人犯劫持了,这个人在五楼,之前杀了一个防疫员,还公然袭警导致一人受伤,并胁迫我走出他家。请速派特警前来支援!”

步话机里传来“嘶嘶”的杂音,组长敲了敲机器,认为它似乎坏了。

“喂?喂?”

“砰砰砰砰......”

步话机里竟然传来一连串的枪响!紧接着,里面还传来了大喊:“开枪,开枪,逼退它们!!"

“操!”组长骂出一个字,“一定他妈的出事了!走,赶快到小区去!”

————————

依照事情的发展,今天陈斌估计必死无疑。但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小区外围竟然出了大事。

当负责监控外围的特警发现有数以百计的“人”朝小区这边涌过来的时候,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等那些“人”走近时,才看见一个个全是丧尸,它们穿着普通居民的运动服、休闲服、西服,甚至几个女的穿着性感的短裙短裤,但扭曲的脸庞上没有一丝青春男女的气息,看着守卫小区的特警时,领头的几个丧尸如同发现了金子,嚎叫着加速。跟在身后的其他丧尸也紧随其后,
加快脚步,冲了过来。

“通知总部,这边出大事了!”一个领队特警连忙通知岗哨的人集合,“马上做好战斗准备!岗哨的立马建立防御体系,其他人去居民楼维持秩序!!”

警察和防疫员们乱作一团。

“这些东西是从哪里来的?!”监控室内的几个领队百思不得其解。最近一周时间,武汉城已经几乎被特警和防疫人员搞成了集中营,警方挨家挨户搜查被病毒感染的人,有丧尸症状的就地枪毙。要说造成百人规模的丧尸聚集,打死也不会有人信。

领队的进行了分析,认为如果不是隔离营的人集中变异,那么就一定是附近的居民楼出问题了。

无论如何,现在分析这些似乎已经没有意义。因为所有的人都在做当前更需要做的紧迫事情,那就是别让那些家伙冲进来,否则会出大乱子的!

小区的安保大门前已经早在特警赶到时就建立了一道外围封锁线,由隔离带、铁丝网和防冲卡系统组成,现在一个排的特警紧急出动,依托建造好的工事排成一条线,冲锋枪子弹上膛,准备迎接这些鬼魅般的丧尸。

丧尸们没有丝毫的恐惧,如同食堂开饭般继续往上涌,它们脑子想的只是吞下这些拿着武器主人的血肉。

领队甚至都没有下令开枪,就已经有人率先扣动扳机了,在零星枪响的带动下,所有人手里的武器响成一片,犹如地狱般的大合唱。

特警的火力和兵力都占了绝对优势。冲锋枪飞出的子弹将丧尸们打得东倒西歪,被击中头部的当场毙命,没有被打中的也被打在胸口、腹部上的子弹爆出一片片血花。小区大楼的顶楼,早已安排戒备的几个特警狙击手用警用狙击步枪进行着支援,挨个点名火力网照顾不了的几个丧尸,瞄准镜锁定后一扣扳机,丧尸脑袋开花。

不到五分钟,上百只出笼的丧尸被特警杀得精光,留下一地的尸体。

......

特警队长返回监控室,强力抑制着自己想要呕吐的冲动,准备向上面报告情况。

“奶奶的,我这辈子都没杀过这么多人啊......”

队长接通了上级的频段,说了几句今天的情况,那边就传来了上级的焦急吼声。

“别说了,军队马上进城!你们负责维持好秩序!”

“啥?!”队长以为自己听错了。

“队长,你看监控!!”这时,旁边的一个下属指着监控屏幕。

队长一看,只见屏幕上,几辆墨绿色的军车不知什么时候停在了小区门口,上面跳下一队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都穿着防化服,戴着军用防毒面具。

队长知道,一定是政府下令武汉戒严了。

特警队长本来下令让警察和防疫人员前去和军队交涉对接。可这群军人似乎早有准备似的,对刚刚被特警打死的上百具丧尸尸体居然没有丝毫的震惊。一声令下,士兵全部行动起来,将在地上的尸体、尚未完全断气的丧尸全部堆在了一起,残存的丧尸不忘对士兵进行撕咬,但他们都穿着更厚实的防化服,牙齿并不能穿透。

一名士兵背着02式火焰喷射器,喷口对准小山一样的尸堆,当着所有人的面,松开压力阀,一股黄红色的凝固汽油罗刹一样涌向这些丧尸尸体,吞食掉它们最后残存的躯壳。

火到之处,丧尸身体上的西服、衬衫、短裙、短裤等一切布料成了最好的助燃剂,曾经代表着无数靓丽青春的装束和饰物,和它们生前的主人一起,燃起比两个燃料瓶承装的所有燃料所制造出来的还要凶猛的火焰。大火将整个尸堆包围,最后形成了一个黄红色的山包。

焚烧过程中,一只丧尸的肚子发出“砰”的一声巨响,随后从里面哗啦一下涌出一堆燃烧着的什么东西,那些东西逐渐剥离、坠落,最后一小寸落在尸堆前面的空地上,停止了扭动,烧在它身上的火逐步熄灭,最后露出了庐山真面目————似乎是一条被烧黑的蛆。

没有一个士兵或警察注意到这些蛆,毕竟它们太小了,而且很快都只剩下了灰烬。

下一章
2
分享 2021-05-14

0 个评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沉默的大多数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5-14
  • 浏览: 1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