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薪者再次成为“恐怖分子”,舆论环境却大不相同

2021年5月14日,中央12套播出了一段视频,标题是“北京 警企联合开展反恐处突专项演练”。视频当中,一名男子负责扮演“恐怖分子”,手中举了一块泡沫板制成的牌子,写着标语,嘴上大喊“还我血汗钱,还我工程款”,走入一家商场。商场员工前去劝阻,结果被激动的男子用牌子敲打。之后,商城联系警方,立即将此事定性为“持械伤人”,几名警察迅速出动将讨薪男子压倒制伏。视频的结尾,警方提醒要提高群众的安全意识。

中共警察局以“讨薪者”作为反恐演习的对象,已经不是第一次了。2009年12月,广州的一次反恐演习也假设“工人讨薪引发群体事件”。然而在当时,广州市公安局的做法,引起了舆论的广泛抨击,中新网,扬子晚报,南方周末等纷纷发文评论抨击。就连广州市人大代表,也出来发声,指责市公安局做法欠妥。
时隔13年,相同的境况再次出现。此次反恐演习是由北京市朝阳区公安局举行,然而舆论上却石沉大海,只在网路上透过微博,抖音,B站,贴吧等民间途径慢慢传播,官方媒体对此不仅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澎湃新闻甚至还发文赞颂。

以讨薪工人作为“反恐演练”对象,显然对中共宪法中所写的“工农阶级领导国家”是一个极大的讽刺。工人阶级非但不能领导国家,反而还会因为合法合理的讨要薪水,遭当局指控为“恐怖分子”“恶意讨薪”。

习近平上台以来,明面上要对“欠薪”零容忍,实际上则变本加厉的打压工人。北京在2020年通过了《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关于充分发挥检查职能服务保障首都经济社会发展的实施意见》,其中明确提到要“依法打击恶意讨薪等违法犯罪”。在舆论上,五毛网军一齐出动,打压讨薪事件热度,抹黑工人正常维权,将其污名化为“黑社会”“恐怖分子”。在这样的形势下,也无怪乎有网友评论说“这是一个黄世仁有理,杨白劳有罪的时代!”

央视视频链接:https://tv.cctv.com/v/v1/VIDEWDcvnStEOLUGB792oEdD210415.html
14
分享 2021-05-23

14 个评论

中共早已不是什么共产主义政党,而是一个融合者纳粹主义、法西斯主义、儒家学说、道家学说、佛教、中国传统文化和国家资本主义,拿着马列共产主义的皮的国家社会主义的法西斯政党,赤纳粹真是名不虚传,由于中国被赤纳粹中共统治着,导致中国社会达尔文主义盛行,所以才导致中国人那么讨厌政治正确和白左。
广州市人大代表近日视察该市公安局迎亚运安保工作时,人大代表、广州市总工会副主席刘小钢向公安局表示,前段时间广州公安局联合多部门组织反恐演习,反恐演习所用的假设多次都是以“工人为了讨欠薪而引发群体性事件”。刘小钢说,“作为总工会的工作人员,觉得公安部门这么做不太好。”(12月9日《信息时报》)

广州的反恐举措总让人感觉非常怪异,记得前年媒体曝光了广州地铁1.8万员工家属免票的新闻后,该公司老总卢光霖曾解释说“让地铁家属免费坐车是为了反恐”——我绞尽脑汁也没想明白,让地铁家属免票跟反恐有什么关系,这是哪门子的反恐逻辑,哪个国家有这样的国际惯例?

我们的社会并不缺少恐怖主义的现实威胁,公安部门并不缺少对真实恐怖活动的想像力。反恐演练,当然应该以真正的恐怖活动为对象,模拟真实的恐怖场景,为什么要以与恐怖不太相关的讨薪为对象呢?

恐怖主义活动,一般是以破坏社会秩序和制造混乱与恐怖为目、以极端方式进行毁灭性攻击、滥伤无辜的行为,恐怖主义者是站在社会对立面的敌人。而讨薪不是如此,比如媒体常报道的跳楼秀讨薪,并不是为了制造恐怖,而仅仅是一种寄望引起社会关注的姿态;目标不是破坏社会秩序,而是讨回自己应得的工钱;不带有任何政治倾向、宗教狂热和意识形态偏执,取向非常单一和现实,就是为了讨回他的血汗钱。你可以不顾他的被逼无奈,可以无视他的动机,将其描述为严重影响了社会秩序的违法行为,在法律框架中严惩他们,但他们绝不是恐怖分子啊,讨薪也绝不是恐怖活动啊。

公安部门为什么要将讨薪当成反恐演练对象呢?这暴露出他们骨子里对讨薪者的厌恶和反感,潜意识中是把那些站在高高的塔吊上讨薪的人当成了恐怖分子,并通过将他们当成反恐演练对象,将他们所痛恨的讨薪者污名化了。他们对讨薪者的痛恨远高于欠薪者,欠薪者再可恶,并没有损害他们的利益,并没有影响他们的政绩,可讨薪者跳楼秀之类的行为则影响到了他们:造成了交通堵塞,形成了丑闻效应,影响了地方形象等等。所以他们恨之入骨,广东部分人大代表曾建议加大对跳楼讨薪的严惩,将他们关起来劳动教养。而当地警方也早就声称会严惩跳楼秀。

恐怖分子是公共秩序和警方最大的敌人,而在警方眼中,讨薪者也成了这样的人,所以会选择将他们当作反恐演练对象。就好像把不与政府合作的人污名为“钉子户”和“刁民”一样,视讨薪为恐怖主义也是一种污名,一种妖魔化。

将讨薪当作反恐演练对象,也是一种对讨薪者赤裸裸的恐吓:谁再敢以那些方式讨薪,谁再以跳楼秀的方式引起关注,公安部门就会把他们当作恐怖分子,以对待恐怖分子的方式进行毫不留情的打击。

原文:http://news.ifeng.com/opinion/society/200912/1210_6439_1469216.shtml
自大嘴商人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以来,在中国社交网络上,“反对政治正确”忽而成了新的“政治正确”。“精英”如今是贬义词,“白左”“圣母”俨然人人喊打、恨不得诛之的恶棍。


想起不久之前,在新加坡的亚洲新闻论坛上,一百多位记者热烈讨论要如何“报道不平等”,缩小贫富悬殊。放在今天在中国社会,这样的主题怕是要被骂个狗血淋头——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你弱你有理”成了中国网络流行讽刺语。其言下之意是,你弱你活该,你穷是因为你懒。有人同情你?他们是伪善。有人呼吁建立更完善的社会保障机制?那是慷他人之慷养活懒汉!


记得在那场论坛上,我向坚持几十年采访印度不平等问题的主题演讲嘉宾提问,说到了当时很热的两则新闻:一位巨富的公子给他的可爱的小狗买了7个iPhone7;而同一个星期,一个赤贫的母亲杀了四个孩子后自杀。在我的微博评论下,有人说:“那女的有手有脚,活该!那么穷还生什么生,一家祸害死得好”。我于是随手移除了他。


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5年中国全国居民收入基尼系数为0.462。从开始有此数据统计的2003年开始,中国的基尼系数就从未低于0.46,远远高于收入分配差距“警戒线”0.4。所谓“警戒线”的意义在于,贫富两极的分化较为容易引起社会阶层的对立,从而导致社会动荡。


有意思的是,中国社会先是经历了人类历史上最追求绝对平等的无产阶级革命,全民讴歌主张人人平等的无产阶级政党。而在改革开放、经济市场化之后,由于既得利益的盘根错节,阶层迅速板结化,“寒门再难出贵子”。在经历由一穷二白向经济现代化的转型过程中,这大概会是所有社会共同的阵痛。然而我惊讶的是,中国人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冷酷了?


学者周保松对于自由主义左翼,大概也就是已被污名化的“白左圣母”有如下的定义:“建构一个正义社会,给予自由平等的公民公正的对待,并使得每个人能够有条件过上自主而有价值的生活。这样的自由主义,不仅反对政治上的极权专制以及对人权自由的侵犯,也反对在社会关系中种种源于种族、阶级、性别、宗教和文化霸权而导致的对人的歧视、宰制、羞辱和压迫。”


因此,自由主义左翼关心弱势群体,希望社会建立兜底机制,帮助遭受不公者,希望每一个个体不要对他人苦难视而不见。


一定会有人说,这世上不存在绝对的公平。别误会,结果绝对公平是危险的也是不可能的,然而机会公平、创造好的社会机制,使得起点相对公平却可以做到——比如让贫穷的山里孩子可以接受教育,比如让患了罕见病被遗弃的人,也能享受医疗服务延续生命,比如治理空气污染和水污染,让最易感染的儿童和老人不要早早死去。


我有个美国朋友,记者前辈Scott。他做过20年记者,如今在纽约当律师。对于美国社会快速右转的趋势,他相当忧虑:“我很年轻的时候是保守主义者,”他笑,“那时也觉得穷人都活该,一定是自己懒,不该有太多福利政策。”做记者的生涯改变了他。“我发现社会并不是理想的机会均等状态。很多人由于种族、肤色、阶层和家庭环境,确实即使依靠努力也难以获得同样好的生活。”由此Scott转向了民主党,也不仇视外来移民。“白人也是移民,美国谁不是啊?德裔就比你们华裔高一等?就因为我们上岸早?”


我也不讨厌“政治正确”。粗鄙、暴戾、淫秽,甚至杀戮,每个人心中都藏着魔鬼。别以为你离那很远,路西法实验的例子已经人所共知,一个温文儒雅的大学生变成折磨羞辱他人的恶魔,只需要几天时间。纳粹时期、文革时期,人们一被号召,发现魔鬼无罪,便毫无掩饰地尽情释放。结果有多恐怖我们都已经知道了。


“大屠杀不是始于杀戮,它始于言辞”。在看到美国新纳粹极右组织聚会时,对于新总统行纳粹礼之后,美国犹太人大屠杀纪念馆这么说。很多痛恨“白左”的人又大加嘲讽和鞭挞,意思是白左杞人忧天啊!几个人怀念一下纳粹怎么了?


要我说,其实它也不是始于言辞,它始于错误的言辞被鼓励。


这就是我认为“政治正确”有必要的原因。它确保了一个社会的价值观底线,诉诸性别、种族、反人类的言论,过去是受鄙视和谴责的严重错误,如今倒成了总统和内阁垂范鼓励的真性情榜样。潘多拉魔盒一开,心中的仇恨自由释放,恐怖无比。


“黄皮猪滚回去”这一句话对攻击者和被攻击者两种肤色的小孩,都会带来极大的伤害,伤口可能多年难以愈合。“对每种肤色不同语言各种信仰的孩子都要尊重”,这句教育听起来很白左很圣母,却是保护你们自己的孩子的最佳武器。


信奉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还是反对等级特权、推动相互平等尊重的自由民主理念?社会达尔文主义太简单了,不就是强权崇拜、拳头说话嘛。我们经历这样的时期还少吗?


在为被投毒的清华女生朱令呼吁的过程中,社交网络上一直有人这样辱骂:“关你屁事?你不就作秀吗?”


我是这么想的:帮助朱令就是帮助我们自己。她的不易就是我们的不易,她的不幸就是我们的不幸。为了我们自己在一个弱肉强食、狼奔豕突的社会里,“平庸”不会有人嘲笑欺侮,“优秀”不会有人嫉妒加害。能公平地有尊严地,活下去。


原文:https://aozhou123.com/1-2712/
用白色恐怖对抗恐怖主义算是共产党的老手段了,用舆论—暴政—叛徒来消灭一切反对他的势力,比如突厥斯坦就是个例子,在“新疆”他们不会报道革命分子杀死干部,警察,官僚,他们只会把舆论对准那些杀了普通民众的人,然后进行道德制高点上的抨击,这是第一步,第二步便是使用大量的警察军人来“矫正这个歪风邪气”,因为在第一步为自己奠定了法理性,所以他们很快就能占领。最后就是叛徒,在反贼团体选一个叛徒,让他们出卖情报或者无差别杀人。到了第三步,所有的力量都会站在共产党这一边。讨薪这个逻辑也是这样,用舆论制造偏差导致的后果,只是这次他们演技有点儿拙劣了,建议共产党学“新疆”直接封锁全部,杀杀杀,到时候说“恐怖分子”只杀无辜民众也有人信了
>> 中共早已不是什么共产主义政党,而是一个融合者纳粹主义、法西斯主义、儒家学说、道家学说、佛教、中...


其實到底是“你弱你活該”還是“你富你有罪”,老夫子早就給了標準。
這個東西要分開看:“邦有道,貧且賤焉,恥也;邦無道,富且貴焉,恥也”
把中共國當成正常國家來看待、分析,就是在攪渾水,非蠢及壞!

又寫了一篇長文來和稀泥,看似洋洋灑灑,實際不如老夫子一句話。
把西方白左的蠢觀點放到中共國來確立合法性,而忽略白左的語境是在西方開放又公平的社會環境、中共國社達人是處於集權壓迫統治、沒有社會公義的環境。然後說反白左有利中共所以是被中共誤導。我不知道你這個說法是有意還是無意的。還用法西斯來扣帽子旁敲側擊,如果是有意的話,良心壞透了。

你要觀眾潛移默化地接受一種觀點,就是反白左其實是和支納粹一樣的。
你沒有使用說理的方法,而是看似在說理,實際上想要人們接受的觀點隱藏在了前提條件中。不管人們接受不接受你的結論,只要順著你的思路過了一遍,你就在他們心中種下了種子!
但是反白左和支納粹不一樣!因為自由民主社會的語境與環境和中共國是完全相反的,所以白左在中共國的對應物才是支納粹!白左在一個開放公平的社會鼓吹資本有罪、窮人可愛可憐、人出生就要被打上種族標籤;支納粹在一個不開放不公義的社會鼓吹弱肉強食!
自我标榜为“工人阶级领导的国家”却不允许工人罢工,却不允许非官方工人自治的工会的出现,还拿着国外的工人自治工会运动来给自己脸上贴金,实属讽刺。
下一步中共训练警察,随机选择街上平民,不问青红皂白,直接迎头暴打。

反正警察也是用来给中共干脏活的。
>> 用白色恐怖对抗恐怖主义算是共产党的老手段了,用舆论—暴政—叛徒来消灭一切反对他的势力,比如突厥...
恶意讨薪是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发明。自古就是欠债还钱的说法。没有恶意讨薪的说法。以后还会有恶意告状恶意自卫恶意谋生对吧?讨薪合法合理怎么是恶意?逻辑不同。最多是手段问题。动机那里有恶意?可以说他们已经比大清朝大明朝那些所谓的帝王更邪恶。居然颠倒黑白了。已经超越了一个民族几千年的道德底线了。
>> 下一步中共训练警察,随机选择街上平民,不问青红皂白,直接迎头暴打。反正警察也是用来给中共干脏活...
为什么会这样呢?有些警察似乎也是恶人。
>> 用白色恐怖对抗恐怖主义算是共产党的老手段了,用舆论—暴政—叛徒来消灭一切反对他的势力,比如突厥...
新疆已经是军事管制了吧?我靠拼多多上的伊斯兰教课本明确写了不发新疆。不允许维族人念诵真主至大的口号。清真食品宁夏陕西云南有阿拉伯语言教材也是回族可以有。新疆就没有。我专门搞了小调查。新疆不算正常社会了吧?
我也专门做了调查。搜索拼多多圣经商品。结果没有圣经出售。汉族人严防学习圣经。宗教自由在中国被严格限制。但佛经道德经甚至所谓封建迷信风水算卦服务比比皆是。色情图书也打擦边球存在。但圣经被限制。
实际中共历史问题的二手书同样可以买到。比如大饥荒文革荒唐记载。共产主义失败记载的历史书籍。最敏感的还是时政有关系的。但内容在变化。色情虽然说社会主义不容许。但当局没有消灭完色情。默许它在一定范围内存在。历史问题的书籍也是。
>> 下一步中共训练警察,随机选择街上平民,不问青红皂白,直接迎头暴打。反正警察也是用来给中共干脏活...
根据我的调查在拼多多上监控器随便都可以买。保安装备也是还有防弹服商家专门写明为新疆保安服务。可见外国媒体报道不是空穴来风。可以印证新疆局势复杂。另外中国严禁匕首开刃刀剑出售。对于冷兵器严格控制。更不用说枪支了。这个没擦边球可打。
实际有些可以打擦边球的。比如色情以人体艺术发货。比如加速器翻墙服务都有。但当局有能力禁止网开一面为啥?不懂诀窍。但电话卡实名制绝对的。也没有擦边球可打。跟枪支弹药一样严格。可见防范网友也是当局的重要任务。
贵匪之前不是还和塔利班在帝都共商世界反恐大业吗?所以这个没什么毛病嘛,不算说一套做一套了
马克思主义的政党,其本身就是邪恶的。国家社会主义,最终走向的就是一党专政,一人独裁。和君主专制不同的是,共产党批了一层工农的外衣,给自己扣上了中华民族的帽子,在宣传上钳制舆论,混淆概念 把自己标榜位伟光正。这是他们维持统治的必要手段。
习近平上台以来,中共对外扩张,狼子野心,对内高压管控,欺压良善。他们容不下任何不同的声音。所以任何主张个人权利,主张言论自由,甚至吹捧的不够正确的,全都被扣帽子,抓辫子,打棍子。
简单来说,中共唯一在乎的是他们的执政地位,任何影响到他们统治的人,都会被暴力机器冠以污名,而后被维稳。不管你是农民工,是异见人士,还是真正的恐怖分子,也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发生,只要你影响了舆论,有可能动摇中共的执政地位,你都会遭到同样的镇压,这是出自于对言论的管控,并不会区分你具体属于什么阶级。中共眼中只有趴下摇尾巴的狗,还有企图站起来当人的反贼,所以但凡不忠者,在中共眼中就是賊,就是需要被迫害的对象。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