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鼻祖-红歌作者们的悲惨下场

五毛鼻祖-红歌作者们的悲惨下场

现在墙内唱红歌盛行,俨然有压倒一切其它娱乐活动的势头。考虑到当年最高领导人的另一个人选,不厚书记,在进秦城前也大力推过打黑唱红,红歌在墙内的强势回归似乎具有宿命般的必然性。只不过,那些高声歌唱的男女老幼,是否知道这些红歌作者的遭遇?

第一红歌,国歌《义勇军进行曲》的作者田汉,晚年患糖尿病,文革中遭到百般折磨后小便失禁,被逼着喝尿,1968年12月10日死于牢狱之中。他的知名度太高了,所以享受了国家主席的待遇,死后不能用自己的名字,被化名“李伍”火化。就像宪法保护不了刘少奇一样,国歌也保护不了田汉。

刘炽,电影《上甘岭》主题歌《英雄颂》、插曲《我的祖国》的作曲者。他创作的歌曲还有电影《英雄儿女》插曲《英雄赞歌》,电影《祖国的花朵》插曲《让我们荡起双桨》。这些作品在艺术和美感上达到了红歌的顶峰。文革中刘炽成为辽宁省最早被抛出的文艺界人士,1968年被押往盘锦农村,一面劳动、一面批斗。一度被列入36名等待处决的反革命名单。

《游击队员之歌》的作者贺绿汀文革中遭受毒打,浆糊桶套在头上,被逼迫在地下学狗爬。因为据分析,歌词是“美化国民党统治”、“丑化中国人民”、“宣扬投降路线”。

《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的作者李劫夫。文革期间被关入“学习班”,一审查五年多,直到“四人帮”被打倒,还没有“散班”的信息。1976年12月17日,李劫夫因心脏病发作,死于“学习班”中。

《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和《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作者瞿希贤,六十年代中期得到了三个大人物的加持。第一个是毛泽东,北京文艺界层层传达毛泽东听了《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后赞扬说这歌“震撼人心”;第二个是江青,她把瞿希贤单独请到中南海她的家中,一起吃饭加散步,表面她在向瞿希贤请教音乐问题,实际上她要告诉瞿希贤她是个“文艺战线的哨兵”;第三个是周恩来,他通过秘书给造反派打电话说:瞿希贤为人民写了许多好歌,今后人民还要唱她的歌。然而这三把大保护伞也没能保护得了瞿希贤,文革中她依然身陷囹圄,经历了6年7个月的牢狱之灾。

《黄河大合唱》的作者张光年,文革时期被打入“牛棚”,《黄河大合唱》歌词被认为属于“王明投降路线”,在相当长的时间,《黄河大合唱》处于只奏曲不演唱的状态。

《东方红》的“词作者”李有源,“大救星”从延安窑洞升到北京天安门之后,他的生活非但没有改善,反而被折腾得揭不开锅,大儿媳为活命不得不逃荒要饭。

《浏阳河》的作者唐璧光,1952年土改时被定为“历史反革命”,免予刑事处分,留团管制使用。1957年因为提了一条意见,又被打成右派,作为双料反革命,锒铛入狱。坐监七年,劳改五年,又继续管制,直到1979年才平反。

可见当红歌的作者,不管是真心信仰社会主义,还是投机歌颂政治领袖,都的确是个高危的职业。当年没有网络,他们的作品占领了广播电影舞台等一切媒体,无论是个人声望、社会地位还是文化影响力都比今天的五毛们强得太多了。然而当政治运动的红潮袭来,他们的命运比普通的老百姓还要凄惨。

五毛们,在发帖之余请思考一下自己的处境和未来。如果你是一个已经肉身翻墙的自干五,那么不管你如何助纣为虐,有很大的概率不必为将来墙内的政治运动付出个人的代价。但如果你还在墙内,那你发的每一个贴子,在让国家的政治气氛倒退的同时,也在把你自己向无尽的深渊拉近一点。即使你已经身陷廊坊,你也要知道,你的未来是可以变得更悲惨的。

毕竟红歌回来了,文革还会远吗?

本文欢迎转载,特别是分享到五毛泛滥的平台。
27
分享 2021-07-01

20 个评论

看的非常解气,非常过瘾

支持毛主席铁拳砸烂党内文化人的狗头
肉身已翻没事?没听过排华吗?
结合回形针事件某大手唱见非要下场一起掺和😁早晚自己也会被反噬😄
德匹下
zyzyyva 新注册用户
舔共的白左不也遭到反噬
好好的民族音樂改成紅歌
毛老二已经在中国横空出世了,当年邓小平的“团结一致向前看”不去追究毛泽东的过失,反思毛泽东的过错,导致了今天毛老二的复活,实在是一个悲剧。
  今后的春晚相信新的红歌会层出不穷,红太阳又照常升起了。
你是沒有提鄧力群,胡喬木,郭沫若那些狗逼,一生過得多滋潤,還得享共匪太廟。
再补充一个:

PLA军歌《人民解放军进行曲》,原型是公木创作于1939年的《八路军进行曲》。

公木1942年在延安被作为特务集团挖了出来,1958年被划为右派。1966年文革开始后,公木再次遭遇批判,被关押在吉林大学数学楼的一间教室,每天打扫走廊,动不动就会被挂上大牌子、用黑墨水涂脸拉出去游斗。他创作的歌词也像他的脸一样任人涂画。1939年原始歌词版本里“自由的旗帜高高飘扬”一句,在1949年的版本中变成“全中国人民彻底解放”;在1964年拍摄的电影《霓虹灯下的哨兵》中,唱出的是“胜利的旗帜高高飘扬”。现在的军歌版本则为“毛泽东的旗帜高高飘扬”。

自由就这样没有了,只剩下毛泽东。风水轮流转,现在轮到腊肉包子旗高高飘扬了。
我时代我思想我的江山。支那文化就是要做我的奴隶。敢造反翻天,敢踢开我当家做主,支那韭菜有种拿8000万人命来换。
说到田汉的遭遇, 我记得2014年以前, 内地比较高级的官员要定期选一批人去香港各大组织参与交流, 其中还包括去支联会. 支联会一个成员提前一周得到自己要发言的消息, 没日没夜把普通话练到能听懂的地步, 就为了绕开翻译拿田汉的事情怼那批官员"你们有什么资格唱国歌"(具体言辞激烈得多). 这次会议我还在YouTube上看过, 当时那批官员的表情十分值得鉴赏,估计是这辈子没有当面听过这种言论. 很遗憾的是视频我当时没保存,不知道有谁还记得叫什么名字的.

所以说, 品葱某些人成天指望习近平整治香港不得党内人心, 是不切实际的. 即使是雨伞运动之前, 贵妃的很多官员在香港也是受了不少气, 我很难想象他们支持香港人的画面.
文艺界本身就是中共受害高危群体,建议不要带着一种幸灾乐祸的心态看待,很多人是需要自保性命而拍马屁,诗人画家作家作曲家基本被迫害了个遍,共产党在本质上是反知识反理性,不允许独立创作能力的艺术家。另外,义勇军进行曲定义为红歌太过于勉强,虽然说张学良的部队最后是送给红军了。
被反噬他們也不會清醒。
《何人唱红歌》
三江四海迎盛世,
五禽六畜喜心窝。
鸡鸭结伴跳红舞,
猪狗比赛唱红歌。
-郭沫若
文艺界的旗手好像都没好下场来着?
>> 嘿嘿,没错,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就有排华。

不止,90年代末的印尼,近年的越南。
真是大快人心啊,让你们跪舔独裁狗。
活该。
范松忠 黑名单
我来吹个牛:

读小学时,听说《义勇军进行曲》的作者是被迫害死的,我就觉得,这个国家这么滑稽?对建国有功的人都这样?还有刘少奇,因为当时第四套人民币上有刘少奇的,死的这么惨,我就觉得这个国家很有问题了。

像这种“国父”,应该是铁帽子王才对啊,还有,总是提孙中山多么好,太奇怪了,中华民国不是敌国么?我以前就觉得想不通。原来中共从来就是这么心理扭曲。😀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