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在国内外打真相电话救人时的感受。

我是从二零零七年开始在大陆用电话讲真相的,那时主要用手机自动群发短信。刚开始干扰很少,不长时间敏感字被拦截,在字与字之间用字母和符号分割;每次发完信息后要改手机串号,要卸下电池。后来买卡成了最大的问题,有时刚买的卡发了几条信息就不能用了,又发展到要实名购买,更有多起因买卡和购买手机被绑架、酷刑折磨及判刑的。在大陆用电话讲真相确实阻力很大,但不管怎样艰难,在师父的加持下还是能够突破。

在大陆打电话讲真相

二零零八年有同修在外地被绑架,我们在常人网站上很顺利的收集到当地610、洗脑班、公安和政法委的电话,多个同修参与拨打语音电话,还有同修邮寄真相信件。那天下着大雪我到离家很远的一个公用电话亭,打了一位公安领导的电话,他接听电话时大声说:法轮功打来的,我们正在开会呢,有什么事你说。他一直没挂断电话。我在电话里告诉他大法的洪传和美好、“天安门自焚”真相,那位被绑架的大法弟子是多么的优秀等等,希望他们不要参与迫害。被迫害的同修的家人去外地找相关单位,他们说:某某是什么大人物呀?!自从他到我们这儿后,每天电话和信件不断。同修的家人反馈说:邪恶没敢过分的折磨他,讲真相起到了很大的震慑作用。

我们当地的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弟子很严重,特别是监狱副政委用各种阴险恶毒的手段强制所谓“转化”,因此得到邪党中央的表彰,并将其它省市坚定的大法弟子转至该处继续迫害。针对此事,同修在一起交流,收集监狱迫害者单位及个人信息,到家属区发资料、邮寄真相信件、并往单位及住宅打电话。她只要听到真相电话就挂机,同修就加大力度打住宅电话。一次她母亲接了电话,同修语重心长的告诉她,她女儿如何在监狱迫害大法弟子,并列举了大量的实例,很多年长的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甚至超过了她母亲的年龄,让她的妈妈听了很震惊,不相信自己的女儿怎么会变的如此的冷酷,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她说她的女儿从小到大都很优秀,她还一直以她为荣呢。同修又讲了大法的美好,同样作为母亲都希望自己的儿女有好的未来,不要为了暂时的利益做中共的替罪羊,给她讲明善恶有报的天理,让她等女儿回来证实是否属实。

过后同修再次打电话,她母亲说:对不起你们,我的女儿承认参与了迫害法轮功学员。通过同修多次给她妈妈讲真相,她答应劝说自己的女儿不再参与迫害。后来据从监狱回来的同修反馈说她确实收敛了很多。

在营救平台打专案的体悟

来到海外后,我在景点讲真相,去年中共病毒爆发后上平台打营救专案。在同修的鼓励、帮助下,我遇到的问题很快就可以解决,我整理了一篇真相稿,从疫情开始,讲到罗马的四次大瘟疫、九字真言的威力、自焚伪案和活摘器官的真相、大法的美好、中共的邪恶本质、为什么要三退、追查国际的宗旨、翻墙网址等等。第一包案子快打完了,不接听的占大多数,最长的28秒,再就是骂人的。同修说他们也经常遇到这种情况,她曾经打了80多通电话硬是让骂她的人明白了真相,听着同修无私的交流,感受到师父教导我们的:“不信良知唤不回”[1]、“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2]

最后一个电话打通了,我心态平和,语速、声调和节奏适当,同修们帮我发着正念,在讲到三退的时候我问他入过党没有,他说入过,我说用真名帮你退了好吗?他没有回应,继续把我准备的真相都听完了。我感受到这个生命在这8分多钟的时间里明白了真相。同修鼓励我说打的很好,我知道是师父的加持,让我感受到大法慈悲的力量,真相电话救人的威力。

一位国保队长参与了多起迫害,我持续打了13通他才接听,开口就说:我现在调职了,没在那里工作,不要再打给我了。我还没开口他就挂断了,我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对方前面12通虽然没接,但他明显知道是法轮功学员打来的,我再打过去,他说已经退休了,看来又在撒谎。我说只要他参与过迫害,都会被立案追查,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我一共给他打了18通电话。这通电话让我油然升起对常年在平台持之以恒讲真相同修的敬佩,也深刻体会到师父告诉我们的:“别看邪恶们在猖狂,都在胆战心惊,都在害怕。当然邪恶的生命在没有被清除完之前还要指使恶人干坏事,被邪恶操控的时候恶人就没有了理智,冷静下来的时候它们都在害怕。学员的每一个电话都使它们震惊的睡不着觉──怕。”[3]

以后领案后我都会在明慧网和追查国际搜索对方是否参与过迫害,并收集迫害者手机、座机、住宅信息,逐个拨打,有时还会收集所在单位的值班电话询问此人的情况。一次领的一包案子全部是同一派出所的,我上网查到:一家四口中,母子被迫害致死,父子分别被判刑六年。我打电话时用这个案例切入,告诉他们因为迫害致死某某某,他们派出所和警察将被追查。有两个参与的警察反应激烈,不停的辩解开脱自己。对于直接参与迫害的单位和个人,我还会持续不断拨打,因为他不明真相会继续迫害大法弟子;另外不管他接和不接,都会制止他再迫害,都能起到震慑作用。迫害不停,打电话不止!

向内找、去人心、归正自己

我出生在一个长期受中共迫害的家庭,从小性格内向、不善言辞。修炼后与同修交流时也多是沉默寡言,戒备心、疑心很重,怕自己的利益受到损失。也怕讲的不好,有损自己的形象,把名、利都看得很重。

初上电话平台,家人(同修)就鼓励我多交流,说:你有打电话的基础,有在大陆营救同修时给公检法人员讲真相的经历,还有在景点面对面讲真相的体会,你看平台的同修那么无私的交流自己的经验,你为什么就不愿与同修交流呢?我第一次鼓足勇气发言,就打断了同修的话语。再次交流时我又不知从何谈起,听到同修提问时我就不自觉的显示自己,还把在大陆控告行恶者的做法用在这里,明显感到和同修间心性的差距。名利心还没去,显示心又冒出来了。有位同修说:阿姨,你是从大陆来的吧?虽然不是说我,但我反应激烈马上接话怼她,明显的争斗心和妒嫉心的表现。还有技术同修无私的帮我解决问题后,我还疑惑同修为什么留下我的信息,现在想来自身有太多为私为我的人心和党文化残留的因素。

我地解封后事情明显增多,平时一天可以打一、两包案子,现在一天一包案子都打不完,有点着急。看到同修刚领的案子很快打好了,我羡慕不已,交流时同修说我:不要在这里搞攀比、搞勾心斗角。我听后感觉有些刺心,家人同修说:同修肯定是为你好,要感谢同修的慈悲指正,有谁会这么无私的给你指出问题,让你尽快去掉那些不好的人心呢。也说我不应该和同修比多少,每个人的情况不同。我向内找自己,体会到电话平台是个纯净的修炼环境,当然对我们的心性要求也高,任何不正的言行都要归正,因为这个场是不允许有任何不纯净的因素影响我们救度众生。怎么还有不愿修去的想法呢?真的要感谢同修无私的帮助,及时的指出我存在的问题。

我们真相组在月会交流时,协调同修说我主动提出分案,分担大家的工作。我听后很惭愧,因为不了解平台的运作,协调同修安排我值班,我误以为是分案,主动要求同修教我,以致造成同修的误解。对此我也再次找到在大法中求名、证实自己的心。

每次平台同修的交流我都受益良多,同修为众生着想的境界,兑现着他们的誓约与使命,无私的交流圆容着整体。我找到自己的差距,我是站在被迫害的角度在讲真相,也是以制止迫害为前提,打营救电话也还是希望对方能停止迫害,没有从法理上认识到救度众生才是最主要的。这个生命彻底醒悟后,恶的因素已经清除了,他自然就明白参与迫害的可怕后果,也就知道按正确的方式去做了。

感恩师父的精心安排,在营救平台表面上是在讲真相救众生,实际上是在成就自己。把在其它环境中没意识到的执着心在这里暴露出来,修去它。在兑现我们救人的使命的同时,更要提高我们的心性,成就着我们。希望在电话平台这个纯净环境中,我们以法为师、相互切磋、共同精進实修、不断提高自己,珍惜师尊为我们延续的宝贵时间。

以上是我的浅悟,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济世〉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二零零三年美中法会讲法〉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5/24/%E6%89%93%E7%9C%9F%E7%9B%B8%E7%94%B5%E8%AF%9D%E6%95%91%E4%BA%BA%E4%B8%AD%E6%8F%90%E9%AB%98%E8%87%AA%E5%B7%B1-425844.html
2
分享 2021-07-31

0 个评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