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人大法弟子所见另外空间(1-6)

西人大法弟子口述,海外大法弟子整理。

我丈夫是一位美国西人学员,得法一年了,中文名字叫龙龙。刚认识他时,我带着他一起修炼,他的表现令我非常吃惊。他的很多状态和我当初得法时一样,五套功法,学一遍就会,一上来就双盘,一盘一个小时。学法基本没什么疑问,书上怎么说就怎么信。书上所说的修炼状态,开天目、通周天、炼功出现坐在鸡蛋壳里的美妙状态、灌顶、玄观设位,一样一样经历。去吃肉的心,去色欲之心,去各种执著心,一段时间出现一些事情针对一种执着心,包括体会到去掉情修出慈悲心的经过,非常有意思,修的非常快。当时觉得他真是块料。

一次炼第五套功法时,音乐已经结束,他看到一颗很亮的星星自天而降,转而变成无数的法轮,围绕在我们的炼功场。然后他看到了师父的法身来了,开始给我们清理内脏,他看到师父非常忙,从他内脏里拿出了一些东西然后又放進去一些东西。之后,师父开始为我做看上去相同的事,但仍没停止同时给他做。这时有两位同修已经出定,开始寒喧,他们看不到师父,但是师父也在给他们清理内脏,他们在聊天,师父不理会,不停地给他们加持一些东西。事后龙龙告诉他们,他们非常吃惊,并非常感激师父,即使他们没在炼功状态,师父仍帮他们清理身体(他们当中一位是新学员)。

他说我们的炼功场能量非常大,即使我们离开了,能量仍在那里。

他说他常看到另外一个自己坐在自己对面和自己一起炼功,样子、服装一模一样,只是没有胡子邋遢的,脸上很干净。他非常入静,炼的非常好,龙龙说没办法,看到他那样,自己只能认真的炼。

一次他开摩托车,头顶上一个大法轮跟着他,周围建筑物的影子映射在摩托车上,但他看不到法轮的影射。他转弯,法轮也跟着他转弯,总是在他头顶前方一米多远的地方,一直跟到家里,他再看不见了。

还有一次他看到我的身后好几个一样的我。我发正念时,一只手立掌,另外空间看到那只手是一把利剑,但时长时短。我告诉他,短的时候是我正念不强了。

他和同修炼功时,看到场上有四个陌生人,和我们一起炼,他们不是这个空间的人,不在这个空间显现,但他们确实在和我们同时炼。有一个同修从楼上下来,他看到是一条金色的龙飘着下来,他没告诉那位同修,因为他还没确定,讲给他听是否对他有不利影响,比如生起什么执着心之类的。

有个同修在社区活动中唱大法歌曲,他看到他的嘴里发出的都是能量,一团一团的,很强。

炼功时,他看到有很多星球在一名新学员头的周围转,那名新学员第二天再来炼的时候,双盘了一个小时。

一天,我们场上来了两个学功的,一个是黑人女孩,一个白人男孩,他看到法轮围着女孩转,可是不围着另外一个转。过了一会儿,那个没法轮的走了。那个有法轮的女孩,单盘足足坐了一个小时,她说她相信大法。我们看到她炼功的时候很静。

龙龙说,他从小就知道一粒沙里有三千大千世界。还知道他选择了今生的父母,选择了出生地。他说很多人是掉到这里当人,但他不是。白人的孩子有一个看护他们的女神,有两个大翅膀,龙龙从小看到她。龙龙自幼开着天目,但他不知道那叫天目,以为每个人都一样。给小朋友嘲笑多了,他发现,不能讲给他们听,也不能讲给大人听,他们看不见。

龙龙说他读大法书,没有什么问题,师父说什么就是什么,没什么好质疑的,不用刻意去理解就可以理解了,因为师父在法上所说的句句真言。

我和龙龙一起炼功,炼到一半,我要休息一下,于是龙龙讲了他所看到的,听了之后,我非常震惊,对我的触动很大。由衷的想到,如果我们自己修炼不好,谁都对不起,包括对不起自己世界的众生。

他告诉我,当我们炼功时,在我们各自的后面,一排排,一队队,一眼望不到头,无边无际的人跟着我俩一起炼,即使我们这个空间的树木,围墙也影响不到他们。他身后的人,穿着和他一模一样,只是面目和头发和他本人有所不同;我身后的人穿着和我一模一样,看上去他们是不同国家和种族的人。他们看上去就是这个空间的肉身,但他们却不在这个空间显现,哪怕是一点点。当我暂停了音乐,要求休息时,他们所有的人都停下来等待。他们每个人在炼功时都非常入定,非常虔诚;炼的最差的是我们自己的肉身。听到龙龙这么说,我觉的自己太惭愧了,修炼了这么多年还这样,实在是不知道珍惜大法的一种表现。

当我们炼第二套功法时,龙龙说,所有的人围成一圈,穿着象他的人围在第一圈,穿着象我的人围满第二圈,就这样一圈一圈的围着炼。不一会儿,师父的法身出现了,穿着袈裟双盘着端坐在我们之上空,师父连续的打着手印,时而大手印,时而小手印。龙龙说他不明白师父讲的是什么。我说:在我的层次认为,多学法,按师父的要求做,如果该你明白,师父会让你明白。

炼完功后,龙龙坐了好一会才缓过神来,告诉我说,开了天目也不好修,因为有时候转不过来弯,有时真不好区分哪些是这个空间的,哪些不是这个空间的。对他来讲,很多时候,另外空间和这个空间,好象在一个空间。

第二天,龙龙告诉我,一切的发生都和第一天一样,不同的是,这次他看清楚了,师父在打手印时,打出无数的很小很小颗粒比钻石还要亮的东西,打到我们和我们身后所有人的身上,师父不停的向我们身上挥洒,落到我们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里。我想所有读过《转法轮》的人都知道了,师父在往我们身上储存高能量物质!我一直以为我们在炼功时,师父给下的法轮和机制在做这件事,原来都是师父在做!我告诉龙龙,其实,我那天炼功时都不太入静,可是师父好象不太看重我人的这面,不停地往我身上发功。我觉得只要我们想修想炼想救度众生,即使我们人的这面迷一点差一点,师父还是给我们做,就看我们那颗心。

到时间发正念了,龙龙告诉我,那些人都在等着和我们发正念呢。但他们不结印清理自己,整点时,我们立掌,他们也立掌。

发完正念后,龙龙告诉我,他们都走了。

第三天,有位新学员和我俩一起炼功,他得法一年。龙龙说,他身后的人穿着象他一样的衣服,也是无边无际的;师父对他和我们一视同仁。

看来,我们炼功和发正念时,要穿着整齐得体。不能因为很早或很晚发正念,就可以只穿内衣内裤。在心态上要严肃。学法,炼功,发正念,都是很神圣庄严的。

龙龙对师父非常尊敬,家里的大厅挂满了师父的法像,龙龙常敬香,样子很虔诚。他听师父讲法,不经意的学会了很多中文,有时中国学员谈话时,他能说出我们谈话的大意,问他是不是太太教的,他说是师父教的。他说师父法身和他讲英文。还说他曾看见自己黑头发,样子是中国人。他说他不喜欢中国制造的产品,除了他的中国太太。

顺带讲一件神奇事,一次龙龙的同事被机件打得鲜血直流,龙龙本能的用手捂住伤口,告诉他说没事,结果当他把手张开后,同事的皮肤根本没有伤口,不知道血是从哪里流出来的,同事目瞪口呆,说他是超人,龙龙告诉他不要讲给别人听,并向他洪法。因为公司整年无事故,以抽奖的形式发奖,龙龙抽到了一等奖,正是他想要的一件产品,价值1500美元,龙龙不想要,想给别人。我说要吧,省的买了,回头把钱拿出来做真相资料。我知道自己,无论这种做法对不对,我都有贪心。而龙龙确实没有。

还有,龙龙说我俩炼功时,那条金色的龙常常出现,龙身很硕大,但游动自如。

龙龙对我修炼上的帮助很大,而他谢谢我使他得法。其实都是师父在安排在做,我们人的这面不过是听师父的话表面形式上在做,实质的都是师父的无边法力而致。

一、在集体大炼功时天目所见

龙龙参加了2009年华盛顿DC法会及之前的活动。在炼功场,他看到了场上一个拱顶形状的能量场环绕着在场的大法弟子,但有个别人虽在炼功场上,但不在这个椭圆形的拱顶能量当中(那些人可能是那些假修的,混事的或想来干坏事之流吧。),另外空间,无望无际的众生一圈圈围着我们,跟着我们一起炼功;在我们和那些众生之上他还看到又一个拱形的能量场罩着;天空上一个大法轮,是一个全方位立体的,其下有着无数层法轮,其中有着数不清的物质和世界的,无法用语言形容的那么一个大法轮,大法轮上有师父的一个大法身,蓝色头发圈,黄袈裟,打大手印;在师父打大手印过程中,大约在师父胸前的中间位置,发出巨大能量,落在在场大法弟子身上。

他所在层次看到,大约有20%的在场同修,师父的能量落在他们身体上,看上去很快充满一层细胞,突然间他们的身体快速的震动并发出声音,之后他们就变成透明的了,肉身不见了。又过了一会,他们又显现出来,能量在他们的身体上又开始储存。当他们炼完第五套功法,合十出定时,他们看上去象外面一层透明玻璃罩着里面的肉体。

其他的同修,能量象一颗颗钻石,落在他们的身体里,还不能形成一层皮肤。极少数人,“钻石”落在地上,他们的皮肤接不住,储存不下。他看到少数大法弟子当场得到师父灌顶,白色的象牛奶一样的,象小碗口那么大的白色高能量物质流自头而下,灌到在场大法弟子身体里。其中有他认识的大陆来的同修。

另外一位西人学员看到龙龙和我,这个空间穿黄色印有“法轮大法好”字样的衣服,另外空间我们身穿金色盔甲、帽子、面具、手套,全是金子构造的,看上去刀枪不入,并且一人一把剑,佩戴在身上。

在刚认识龙龙时,看到他身外一层灰不琉球象泥做的盔甲,好象野山猪,为防护自己,不被箭穿透,长年在泥地里打滚,身上一层一层的厚厚的泥,干在身上。那时他刚得法,距离目前一年五个月时间,那层泥甲已被师父加持转化成金甲。大法修炼,我们自己都数不清楚,师父给了多少好东西。

我在2001年被恶警非法关押在拘留所时,被他们指示的人毒打,一次最长达4个小时,我当时根本感觉不到疼,那时我已知道,师父给了我好象金钟罩、铁布衫的功能。这种功能在我体外,有时想感受,可以感受到。他们曾为不让我睡觉,用戴在我手上的手铐拽着我的手腕,将我的身体从地上悬在半空中,手铐卡進手腕,却卡不進肉里,也不淤血。即使那样,我照样安详的睡觉。他们拽累了,再看还是对我不起作用,赶紧放弃。

师父赐予的防护罩,金盔金甲金剑,保护着弟子,在邪恶疯狂迫害中无数次被抓被毒打被暴揍,我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自己从没流过一滴血,也从没因为遭受迫害而流过一滴泪。

二、法会现场所见

在法会当天的较早时间,他发现能量场开始变了,只有师父的能量,覆盖全场大法弟子每个人不同颜色的能量。他认为师父已经在会场了。

当师父来到讲台时,我们周围的空间变了,不再是这个空间的墙壁场地,看上去师父把我们调到另外空间给我们讲法。(这一天目所见另外空间,十年前有大陆弟子也见到将来有一天会是这样,而且是全部大法弟子包括大陆大法弟子。)还有很多高级生命和我们同时听法。整个会场被一个鸡蛋壳状的能量场笼罩着,即使有颗炸弹也爆炸不了,绝对安全,全部都在师父无边法力制约以下。

当师父直视他时,一边讲法一边用思维传感提醒他,同时用一只手抚摸在他身上,大意是:不要忘记,你今天的命是大法给延续来的,是用来助师正法的。他觉得声音很大,他以为我在他旁边也听到了,其实我没听到。

当师父说到想来看看大家,并展开双掌挥向全场,他看到从师父手掌中打出能量,抚摸了在场所有人的全身,每一个人,无论修的好的不好的,无论是否真修的还是来干坏事的。龙龙看到在法会现场和游行中都有来干坏事的,龙龙说他们小腹部位没有法轮,也没机制,他们什么都没有。他们也干不成坏事,根本动不了,有的被制约住了,有的被师父清理掉了。

之所以写出此文,是想以此证实大法,并鼓励同修,更加信师信法。龙龙曾说过,他的心里有一个坚定大法的信念,即使有谁把他的心切成无数片,撒落在世界各个角落,他的每一片心仍然还是那一念:坚信大法!

注:文中对话和思维传感到西人学员大脑,均为英文语系。

2009年9月21日,我和太太在家炼功,太太在“ 头顶抱轮” 时,两只手没对齐,我看到她手上的能量不能形成循环,而是飞射到别的地方,这实在影响我,我一再提醒她,两只手要对齐。上次在华盛顿和纽约法会期间炼功,我看到很多学员的个别动作不标准,有的甚至很离谱,他们当中有的炼了十年八年了;有些学员动作错的很一致,都是在同个地方,多加了个小动作。希望借此一角提个醒。(在大陆的炼功点上,大家会推选出来教功人员,一人一天,每周轮流,负责解答常人提问,教功和给大家纠正动作,有学员炼的很入静,就炼完后告诉对方。)

动功结束后,我们稍作休息,我看到满场的众生在静静的等待,什么表情什么话都没有,就是等待。这也是每次炼功,我都尽可能五套功法一气呵成的原因,不忍让他们多等。我感觉到他们那里的时间和我们这边不一样。一次我一个星期没炼功,但我感觉到在那边,他们的时间很慢,我们这边一个星期,那边就一会儿。但无论如何,都应该在炼功时间炼功。

从开始我们炼功,就看到师父的法身端坐在我们头顶上空,以大手印往我们身体发送钻石一样的高能量物质,从我们的身体表面皮肤進入身体,停留在细胞当中,逐渐的形成一层,身体渐渐的变成透明玻璃似的,当身体完全象透明玻璃一样时,师父的法身开始为我们从头顶灌白色的高能量物质,象碗口那么粗一股一股的,从头顶灌下来進入身体,直灌到我们炼功结束。师父走时,我看到他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化作一朵优昙婆罗花,向四周光焰的瞬间散去。

我小的时候,常看到一男一女两位老人跟着我,别人看不到。我开始修炼大法之初,在打坐中,看到他们对我修炼法轮大法非常高兴,满意,然后师父的法身来了,非常年轻轻瘦,他们退去,其后再未见。

当我们炼静功已经超过一小时的时候,我看到来了一个人,身穿中国古代黄色上衣,黑头发,和师父长的一样,很年轻,坐在我太太对面,两只手对着她的小腹部位准备做什么。我看到师父的法身仍在我们上空给我们灌高能量物质,怎么师父又同时出现,就问“ 你是谁?” 师父以思维传感以他的名字直接回答了我。(每次我不能确定所见到的是否是师父,就直接问对方,如果真的是师父,师父会以他的名字直接告诉我。)并说:“ 这里太黑了。”(指我太太的小腹以下子宫部位),那意思是黑的没法形容。然后师父开始对着她的腹部打小手印,我看到她的小腹和子宫部位不黑呀,可见我层次有限,我看着不黑,师父看很黑很黑。我太太确实常觉腹部不舒服,表现为象妇科病,并且不孕。开始,我还以为她的法轮出了问题,因为我曾看到别的学员法轮变形。这时她的小腹和子宫部位变成透明状,骨头及内脏器官清晰可见,她的法轮精致美丽。师父打了一会小手印然后,我看到从师父的双手发出极其极其明亮的能量,随着师父的双手直進入她的腹部,移动着在为她做着什么,但我看不清,就是觉得那种能量无比的强大和明亮。这时我太太已经合十准备出定,师父见状,转过身来,在我的胸膛部位为我做着什么,可能那里有什么不对劲儿,因为平时我会偶尔感觉到胸口疼。我是过后感觉到胸膛变的更加坚硬的,当时只想到赶紧告诉太太再多忍耐一会儿。她马上明白了,又开始入静。师父就回过身去,继续为她发出强大的极其明亮的能量。

之后,我看到师父带着我俩飘了起来,我俩的身体变成了透明的,几乎看不见身体,一会儿,师父又带我俩又回到了地上。

这时我看到了我的龙,他更加健壮,硕大,他满场游动,一边游动一边看着我们。非常自如,完全不受体积庞大的限制。他的外表和法轮一致的不停变换着颜色,“ 哒哒哒哒”不停地变换着。龙大多数时间呈金色或者头发卷一样的蓝色。然后,我看到龙变成了我,又变回一条龙,然后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那个人的肌肉相当结实大块,我感觉到在他体内有着万夫不挡之勇,他穿着中国古代服装,看上去25岁或更年青些,上身赤裸着,他转过身去,我看到在他背上,有四五个中国字,好像刚刚纹上去的,还很鲜活,但我不认识中文。我用英文问他,你背上怎么有字?他用英文说:“ 是我母亲给我的”(my mom gave to me.)我问:“ 写的是什么意思?”“ 保卫中原(或者中土,他没说中国),保卫国家。” 他回答。“ 你叫什么名字?” 我问,他没回答。他手里卧着一根很长的棍子,棍子头上有茅一样的枪头,还有樱子,我不知道那叫什么武器,但是我感觉到那武器有着非常强大的能量,在他手里振动着,非常有杀伤力。

然后我看到龙恢复了龙身龙样,龙又变成我,是我年轻时候的样子,很瘦,但浑身是劲。然后变回龙身,又变成他。龙就这样轮番变换着。我完全不知道这其中内涵,也不知道为什么让我看到他?是要向我和我太太传达什么信息?我觉得自己与他有着不平凡的关系。

最后,我看到那对老人,忽然变成了年轻人,离开时,和师父的法身一样,他们的每个细胞变成一朵优昙婆罗花,在空中四射散去。我和我太太的众生随即离去。我出定。

出定后好长一段时间,我仍然看到自己和太太的肉身象透明玻璃一样。

后来我再炼功,看到的和这次基本一样,不同的是在快结束的时候,我的龙变着变着,忽然那位武士和我及我和太太瞬间换上了完全一样的全金盔甲,全金面具;各自腰间佩戴着宝剑,剑柄剑壳是全金的,但剑由能量构成;一模一样的一块圆形令牌在各自胸前,上面写着中文字,竖着写的,两排,共计大概五六个字(但如果字是上下结构的,两个字其实是一个字,总共就没有那么多个。)。我不知道字的意思,虽然我正在学习写中文。这场景上次炼功时也出现了,但只有我和我太太穿。最初看到这身装束时,看不清圆牌上的字,修炼了一段时间以后,才慢慢看清。

以上所述乃有限层次所见。师父为我们做了太多太多,这只是目前我所能看到的,而我看不到的还不知道有多少。再回头看看常人的物质利益,实在没什么好执着的。当炼功时思想翻江捣海,如果能想到师父就在我们身边,为我们不停的处理身体,加持好东西,那么还有什么值得胡思乱想的呢?我和同修们一起炼功,他们看不到,甚至感受不到,可能也想不到,但是我真的亲眼看见师父在为他们无偿的付出,所给予的是无法用价值衡量的,是用多少钱都买不来的,(那高能量物质也不是人间的物质,有钱也没地方买呀。有地方买,人家也不卖呀。)是极其珍贵的!是任何一门其它法门的师父都不能给予的!给了我们都不需要我们知道,也没要我们感激,完全是无偿的,所给予的却是无价珍宝!就这么白给了我们,就这么无私伟大!我们自己务必珍惜和感恩!珍惜和感激师父为我们所做的一切!珍惜大法!珍惜修炼机缘!珍惜每次炼功机会,控制好自己,好好入定。炼功时一定要定,学法时一定要净,差一点都相差十万八千里,差了一点,法所显现的内涵我们就看不到了。我学法时,每个字都显现出法轮,不时的从书中飞出来,每个字后面都层层叠叠,有着无尽的内涵。希望同修更加尊师敬法,在助师正法的路上,更加勇猛精進,不辱来时使命,不负宇宙众生。

那个后背有字的人,近来连续出现在我打坐中,他每次一样的装束,上身赤裸,后背的字呈很深很暗的红色。有时他会舞动长枪,反复演示武功,一遍又一遍。有时,他空着手做搭弓射箭姿势,忽然间,弓箭从无到有,已被他握在手中,想射哪里箭就到哪里,箭随念动,一支箭出去,另一支已在弓弦;他停时,弓箭自动消失。他还擅长武动不同兵器,很多种,武功精湛高强。

我的龙一会儿变成他,一会儿变成我,速度越来越快,以至于我无法分清是龙是他还是我。这时,我明显的感觉到我的肉身在变,浑身的肌肉变成和他的一样刀枪不入,前所未有的结实。出定后我查看自己的肌肉,坚硬如铁。这事儿想起来好象在做梦,可确实是我正在经历的。

昨天集体炼功时,有两位同修炼完动功后有事离开,而在我们炼静功时,我看到和他俩一模一样的两个人出现在我天目所见的空间场中,也在和我们一起打坐,看上去就是他俩,但不具备肉身;还有不计其数的和他们长相似的众生也随我们一起炼功。不同的是,当师父的法身在空中,同时从我们在场的每一位学员身上往下拿业力时,我没见师父的法身为这两位做。当师父法身的每个细胞变成一朵优昙婆罗花,那些花均匀的落在我们在场每个人身后,瞬间那些圣花聚成师父法身,双手打出很多法轮,在我们背后,从我们的身体里拿進拿出着什么,为我们做很多很多事,但是那两位身后的师父法身没为他俩动手。但当师父为我们灌顶时,也给那两位灌,光一样的能量,象液体一样灌下去,他俩一下子就变成透明的了,比我们都快,之后我就看不到他俩了,但感觉上他俩还在。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师父为在场所有同修灌高能量,以前只是个别的。炼功前,我们这个学法小组,经历数个星期,看完了师父的九天讲法,不知是否因此得到师父对我们大家的同一加持。

我们中的一位西人新学员,在最后几分钟疼的停下来伸腿,但是师父法身没停止给他灌顶。一个老阿姨,病业干扰导致她只能断断续续散盘,在她停下来揉腿的时候,师父的法身仍没停止给她灌顶。

我曾经看到另外一位西人新学员,初期抱轮时,没法忍受,中途停下来很多次。在他肩膀和胳膊处,充满象铺柏油路所用的那种漆黑无比的黏黏的沥青一样的东西,不断的向各个方向滴落。业力所在空间应该没有万有引力,因为我看到黏糊糊的业力离开他身体时,不是垂直滴到地上,而是向四面八方离开他身体。当他停下来时,那些黑漆漆的东西就呆在他身上,不动了。我将自己看到的结合对法理的理解与他交流,下次再来抱轮时,他一直忍到音乐结束,这次我看到那些业力不是一滴滴的离开他身体,而是从他身体里奔涌而出。由此我想到,有时我们不是不能忍,是不想忍,不明白为什么要忍;不是做不到,是不想做到。关和难面前,如果真的想过去,就真的能过去,就怕不想过。这些,师父在法中都讲过。

师父把我们每个人的很大的业力一起拿去,为我们默默的全承受了。令我震惊的是,当这么多人的业力被师父同时抓在手中时,我看见师父的双手立刻变的满是鲜血,但又即刻恢复了原样,照样移动着,打着手印,继续往我们身体里发功,看上去发出来的功比拿走我们业力前更多更猛烈。师父面目祥和,为我们做的那么坦然,一面为我们无偿的承受,一面无偿的给予。在师父为我们这么多大法弟子同时的一拿一给中,我看到了造物主的风采。

另外,我已经看清了自己和我太太胸前圆牌上的那些字,都是繁体的,只其中一个不同。我把那两个不同的字画出来给我太太看,太太说那个有很多横的念“龙”,那个下面有四个点的念“凤”。

修炼大法,对于我来说是很有乐趣,很有意义的事。有时不明白法理,有很多迷,不能救起更多的众生,会令我感觉到苦,其余的全是美好。我相信有很多同修比我看到的更有趣,更有意义,我认识的当中就有一位西人学员,他因为我而得法,至今修炼已一年多,师父给他开的功能很全面,他讲的比我看到的更丰富更神奇,常常看到我暂时还看不到的。所以认识我的同修大可不必认为我修的多好,大法修炼,我们都还差得很远很远。

打坐中,我看到了师父的法身从我家大厅的每一幅师父照片上走了下来。之前在梦中我已亲历此景,还不自觉的梦里脱口而出:原来每张照片中都有师父的法身呀。当时在我梦中的众多法身,和我说话时的每一个完整句子,由他们每位说句子中的几个字,这样连续共同说完,众位一个接一个共同完成一个句子,完成的效果就象一位法身在表达一样,他们的思想完全一致,整体配合的极尽完美。

这次在打坐中我看到了共有十六位法身,站在我和我太太周围的四个方位,每个方位四位法身。在他们的外围,是圆形能量场,之上是师父,穿着常人服饰。出定后我数了一下,我家大厅里正好挂了16幅师父照片。

我又看到了那个使红缨枪的赤膊志士。前几天我睡懒觉,不愿起来炼功,他用枪的棍子末梢轻轻敲我的额头,那支看上去那么长那么重的枪,他掌握的准确自如,敲的力度不至于伤到我又足以唤醒我。那只龙在他身旁。我睁开眼坐起来,看到他们在看着我等着我,仿佛就在常人空间。

这次我象看电影一样看到了岳飞的一生经历。他自小有龙护体,就是我常看到的那条龙;他一生做了很多好事,可是有一男一女说了很多他的坏话,用尽酷刑把他害死。他体内的龙完全可以飞出来制止那一切,但是龙和他一起承受着巨大的凌辱折磨。看到的这一切,在告诉我他们所承受的,是为了今天。我再次看到了岳母刺字,刺字时,岳母已经知道岳飞有真龙护体,当时也只有岳母知道。

我还看到师父从我和我太太的躯干四肢上拿下业力,非常巨大的业力,师父的双手立刻鲜血淋漓,看的我再不忍心,差一点说出来:师父请不要再拿了,那是极大的痛苦,您为什么要替我承受?我拿什么配得上您的恩德?可是没等我说,师父将自己的手恢复了原样。

我看到给我和我太太灌顶时,所有法身配合师父一起灌。我还看到学法小组的中有几位同修,和我有着某种特殊关系。看到我和我太太的身体在打坐,可又有我们两个穿着盔甲站在肉身后面,盔甲比以往更明亮,金色更纯;在我太太的穿盔甲的她后面空中,我第一次看到了一只传说中燃烧的凤凰,格外美丽。

打坐过程中,我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只感觉自己的一丝意念,集中在眼睛鼻子部位,所以还能感觉到眼睛鼻子存在。

我的母亲多年前患了严重的疾病,她非常担心。一天,她听到一个声音告诉她不会有事,会看到自己重孙,会永远活着,现在我母亲的重外孙已经6 岁。最近我母亲病的危急,我看到了同时同地的不同空间里都有一个我母亲的身体,她每去一次医院急救,我都看到有一个空间她的身体死去,而死去的身体所携带的业力摊给了别的空间的身体。从我母亲最微观那层身体开始了,已经先后有很多层身体死去。

我放师父的讲法录像给我母亲看。母亲说多年前那个对她说话的声音正是师父的声音,说的是英文。我的母亲也炼过几次五套功法,其实她连走路和站立都成问题,但是她却坚持炼动功一小时。她说抱轮的时候几乎要跌倒,但是她看到大厅里师父单手立掌的那张照片对她说:你可以做到,我会帮你;你不会死。最近,我常听到她自发的念叨“法轮大法会帮我”,“法轮大法好”。

结束前,我看见在师父胸前,出现一个古代用沙子计算时间的仪器,师父对着它打了几个小手印,那代表时间流逝的沙子,坠落的速度慢了下来,甚至停了下来;然后师父说(大概意思):时间没有任何意义,时间并不重要。然后师父又对着它打了几个小手印,瞬间瓶底的沙子全部流了回去。

当我们坐下来发正念时,只见凤凰从我太太的身体里燃烧而出,最先看到的是燃烧的翅膀,“啪” 的张开,凤凰“飕” 的飞了出来;之后我看到龙和凤分别一圈一圈围绕着我和她的身体,飞翔着;可当我们立掌时,他们变的异常威严,那种威严令邪恶胆寒,令人肃然起敬。当我第一次看到他们那副样子时,说实话我人一惊,那种威严,那种能量,人看到了,百分之百会害怕。

只见一股股烈火从龙口里喷出,一定范围内的邪恶随之而灭;我并不去指挥他,我相信龙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和怎么做。龙有时去中国大陆范围厮杀,有时在三界内除恶。一会儿在这里忙活,一会儿在那里忙活;他具神速,来去自如,超越时空和距离。

而凤凰的眼睛放射出镭射一样的电力,那强烈成度仿佛两个烈日直射,很远范围内邪恶随即消失;然后凤冲出更远范围,奋勇除恶,法力十足,威力无比。除恶时,很少看到和乱鬼邪恶搏斗的过程。龙凤有一个一到,那里的一定范围内的邪恶就会被解体,邪恶几乎没有交手机会。自此,我和太太变的很注重发正念。

当我们炼功时,我看到燃烧在凤凰的每一根羽毛上的,似火而非火,非人间火,或者准确的说其羽毛由火构成。背部羽毛及凤尾部分有五色,黑白红蓝黄,这是用人的语言形容,实际上看上去更象能量,其色人间绝无仅有,哪怕是一点点相似,只能形容成那些颜色。火主要集中在翅膀和上半身,极为光焰。而我太太若在炼功时打瞌睡,凤凰象超级飓风一样围着她急速的旋转着,紧紧护住她,但不反应在我们这个空间,因为我留意到当时家里燃烧的蜡烛,没被那边的“飓风”吹到。

我太太觉得旧势力给她安排的很阴险,反复对她做手脚。主要表现在主意识不强。当她决定必须刻不容缓的解决这个问题,并立即付诸于行动后,当然这一念也是师父给的,我才看到她体内冲出来的凤凰,从此她状态超常。她说,现在回过头来看看周围同修,真想给他们提个醒,主意识要强。否则,外来的东西和人的观念会上来主导主思想,表现在人中:炼功睡觉;精神紧张,思绪恍惚,不自信;胡思乱想;修成的一面被抑制,神通反应不过来,在做具体事时,不能静下心来,让人的负面尽量不起作用,有意识的运用正念神通,发挥修成一面的作用,为人处事表现的念力集中,理智善良。

她走过来的经验是:时刻提醒自己,主意识要强!必要时,可心里反复默念这句有针对性的法;只要有空,可利用小块时间反复背<论语>,几遍几十遍的背,要用心背,不是用嘴背。

她明白这点,是因为在梦里,师父点名让她背<论语>,其实她会背,但她这人曾经很不自信,这也是主意识不强的表现,怕背错,就把同修的书借来,可是同修的书有些字是黑的,辨别不出来。她又拽过来另外一位同修的书,也有几个字黑掉了,就这样她没背出来。醒来后,她只要有空,就反复的背,因为不愿让师父失望。多读经文<道法>和“主意识要强”、“心一定要正” 等有针对性章节。

她还认为,决心很重要。只要下定决心,只要相信师父,相信师父说的话。是那种全身心从头到脚,从里到外,从微观到宏观的,用自己整个生命去相信师父,相信师父会指导我们;相信我们缺什么师父会给补什么,缺多少给多少;真的相信“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师徒恩> 。持之以恒的完全相信。这是一件不难的事,但不是自认为的那么简单,因为有时觉得自己是相信呀,可等回头看看,还是有那么一点不信。法学的好,自然会信师信法。

还要发正念很好的清理自己。稳住心学法,认真发正念,扎扎实实的做好讲真相,结果就是成功,因为师父给安排的事是必成的。我体会到三件事是相辅相成的。

打坐中,我还看到师父带着我,徐徐下落到一个地方。那是沙漠中的一处水源,甘甜清澈,龙和凤合力守护的地方,好象是他们的家。凤用翅膀煽风,她的翅膀“能煽风能点火”,阻断沙尘的试图侵袭和污染覆盖;龙盘踞于此,用能量守护。那里的情况以一日的长短周而复始,每天清晨显示出一样的景致。龙凤尽职尽责,各行其事,那种配合是感觉不到配合的配合。

那个地方在人中的对应,正是两年前我太太在人中遇到我后,梦里师父告诉她的,去接一位从那里来的高僧,我太太在梦里只看到我的背影并听到我的声音。当我讲述那个地方时,一个念头让我知道,可以在网络上查到。网络图片准确的展现出那个地方,在中国大陆,不过那个地方,即使我太太是中国大陆人,也闻所未闻。

我也曾在梦中等待过她,我们彼此在不同地方一面奋勇杀敌,一面往一块走。我的形像和盔甲酷似岳飞,手持长枪。除尽邪恶后,我飘落到一处,那里是无边无际的平地,就再没什么了;平地中间两条线,线上线下各12块基石,基石貌似无人可撼动。因为我早来了一会,有空浏览了一下环境。然后我太太也是飘落而至,和我穿着一致,但看得出,她是女性战士,手拿弯刀。当我们冲破重重阻力相逢后,我看到我的12块基石和她的12块基石自动的两块两块合在一块,变成更牢不可破的更大的新12块。她正是我此生要等到的人,她的名字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被一个声音所告知。

那位因我而得法的另外一位西人同修问我,最近是否看到凤。他说在我看到的一个月前,他已经看到了我将看到;他说因为这一切都是在师父周密的计划中,正准确无误的一步步向人中走来。他说他已经看到了很多将要发生的事情,但是他不能向我透露一点。在修炼上,是要精進的走好师父安排的每一步路,其实只要把自己的脚,放進师父已经在路上印好的每一个脚印上,就可以走到成功。

这位西人大法弟子,得法一年多。看来,时间真的不重要,修炼状态和时间没关系。我想,反而和对师对法的那颗赤胆忠心;能否信,能否悟到,能否做到有关。
3
分享 2021-10-12

0 个评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党性就是兽性。退出中共组织(或党,或团,或队)即是恢复人性。同时避免了分担它的罪恶,遭受它的灾祸。危难来时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10-12
  • 浏览: 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