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永恒的意义

大陆大法弟子 必成

【正见网2022年04月28日】

今年的五一三,是我们慈悲伟大的师尊传法的第三十个五一三。短短三十年间有上亿人蒙受大法福泽,修心向善,返本归真。在这十恶毒世中,成为了走在神路上的人。有三亿九千万余人认清了中共邪党的真面目,退出了中共邪党的一切组织,抹去兽印。世界各地区、各个民族、各个国家也都因法轮大法的存在普遍使得道德回升,人心向善。法轮大法为人类带来了无数的光明与希望。在这伟大又无比殊胜的日子里,我也试着将自己的修炼过程简要成文,向师父汇报,与同修分享。

一、初识大法

小时候自己就很喜欢听老人们讲各种神仙的故事,还做过各种奇奇怪怪的梦,也相信这世上一定有神仙的存在。回想起三十年前那时自己小学还没有毕业,但气功热已慢慢兴起。我们生活的小镇上有一个大操场,那时候隔三差五我们几个小伙伴就去那里踢球。就看到每天都有各种各样的气功,三五人一群,十来人一伙的练着。好像是在1994年,我在大操场上看到了几个叔叔阿姨拿着录音机过来炼功,后来知道这叫“法轮功”。到我上初中的时候大操场上那些其他气功好像慢慢的越来越少,而炼法轮功从开始的几个人,十几人,变成几十人越来越多,直到最后半个操场的人一起炼功。有时我过去捡球时,都会慢慢的把球抱起来生怕打扰了他们,那时候就觉得炼功音乐那么好听,那些人个个红光满面,表情祥和。

我的爸爸也是一名气功爱好者,记得小时候经常家里都来很多人说着各种所谓的气功现象、特异功能,我都很愿意听。直到1996年我爸爸也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给我最大的感受是自从学了法轮功后,他变的不像之前那么爱发脾气了,对我和母亲也越来越好,因为工作优秀还当上了厂领导。我们一家人过着很幸福的生活。

二、邪恶迫害

直到1999年,慢慢的电视上开始说不让炼法轮功了,当时我的同学还问我:你爸就是炼法轮功的吧。我回家后对爸爸说:您知道吗?现在不让炼法轮功了。爸爸没有回答,只是微微一笑。直到有一天我妈到学校找我说:你快回来,你爸找不到了。我赶紧跑回家,直到快12点了,爸爸和几个叔叔才回来,一進门还没等我妈说话,爸爸和几位叔叔就兴奋的说:我们见到总理了,他答应给法轮功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那时就记的几位叔叔笑的那么开心。那天正是1999年4月25日。

可事情并没有向好的方向发展,慢慢的电视、广播、报纸都开始打压、污蔑法轮功。爸爸工作的单位也开始找他谈话,找到我和妈妈,让我们做他的思想工作,说如果还坚持炼的话职务就保不住了。很多亲戚来家里围着爸爸和他理论,爸爸从开始的逐个解释,到后来保持沉默。最终爸爸被厂方开除公职,从一名干部成为了一名买断下岗职工。那时还有很多同修来送经文,送小册子。我由于受邪党的蒙骗,只要看到他们来自己就很生气,看着爸爸还是这样坚定修炼,就觉得不能让他这样下去。有天我和妈妈说:我看这书得烧了,不然他就清醒不过来。我妈赶紧说:可别烧,你没看你爸把书看的比命都重要,你要把书烧了,你爸不得疯了吗?慢慢来吧。现在想想真是师尊的保护我才免遭大罪。

从此家里失去了往日的欢乐,取而代之的是妈妈整日的以泪洗面和派出所的各种骚扰,有时把他带走三五天,回来后感觉整个人筋疲力尽,他也不发一言,后来知道他被迫害到洗脑班,三天三夜不让睡觉。即便这样他也没有放弃修炼。有天一位叔叔为了不被迫害,只能选择流离失所,他把一箱子大法书拿到我家。妈妈说如果你要把书留下,我就和你离婚。我一看也急了,对着爸爸大喊大叫,说什么也不想让他把书留下。可爸爸最后还是背着我们把书留了下来。这箱子大法书就成了我日后得法的途径。现在想想这都是师父的巧妙安排。

三、错失良机

之后的日子里,爸爸还是坚持每天早上起来炼功,家里也时不时的来同修拿东西送东西,每次我一看到他们来心里就很生气。直到有一天我看到桌子上放了一本小册子,上面写着《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不知为什么自己那天就想拿起来看看。等我把整本书都看完后,自己感觉脑袋像被炸开了一样,然后就感觉天旋地转。里面说的事我都很相信,但表面又好像被什么东西间隔着不敢承认。

爸爸慢慢从屋里走出来说:现在的人连好奇心都没有,就不想想我为什么这么坚定的修炼?你看完明白了吗?我们没做坏事。现在什么感觉?我说:头晕。那就休息休息吧。我没理爸爸就出门了,想着可能是屋里太闷了,就骑车往外走,我家住在一个大上坡的地方,当我回来的时候就感觉有人推我一样,轻飘飘的就回到了家。可我不知为什么开始浑身出汗,我爸问我说:好点了吗?我当时受毒害太深就回了一句,没有,就看完你这本书,我现在头晕,浑身冒汗。我爸说:那是好事啊,是师父在给你清理身体啊。突然觉得小腹处有个东西在转,转的很强烈。我问爸爸说:你们的法轮在哪放着?爸爸拍拍小腹。我说:那我肚子里好像也有一个。爸爸激动得不敢相信说:啊?这么快吗?你给我比划一下有多大?于是我用手在小腹部位画了个碗口大的圈。他说:看来你和大法缘分不浅呐。爸爸说:你先看看《转法轮》吧。于是我看《转法轮》,看完一遍后好像一下子明白了很多东西,自己也知道爸爸做的事没错,爸爸还教我炼功,可自己当时只学会了1、2、3套功法。

由于刚刚开始工作,也知道这法挺好,但觉得自己现在还达不到那个水平,就放下了,但有时遇事也知道向内找找自己的问题。当自己遇到什么过不去的关时就憋一口气,就能清晰的感觉到法轮的旋转,心里也就能马上平静下来。现在想想就像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中讲的那样:可能有的学员也感觉到了,有的人得了法之后他回家去炼了,不来了,好象没有音信了。也许象种子一样埋下去了,也许有其它原因,两方面都有。

由于当时自己刚刚步入社会,还有很强的在常人中的好胜心和干事心,所以大法的种子虽然埋在了心里,但却被自己的人心间隔着,错失了良机。

四、历经魔难 师尊保护

2003年爸爸突然出现“脑出血”假象,当时我到医院时看着楼道里的家人和瘫坐在椅子上的妈妈,21岁的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后来爸爸就再也没有醒过来。家人们轮流看护,到最后只剩下昔日的几位同修还在一直陪着。开始家人们看到几位同修时都用气愤的眼光看他们,因为家人都觉得爸爸是因为炼了法轮功不吃药才得病的。可他们每次都是笑脸相迎,认真的照顾着爸爸,他们看我叔叔和妈妈已经快熬的筋疲力尽了,就说:你们别再熬着了,我们看着他就够了。通过这事妈妈也很感激这几位同修。那时我白天上班,晚上要坐一个小时的车去医院去看护爸爸。

一个月后爸爸去世了,自那以后,妈妈就经常发愣。直到有次和我说:儿子,我们别在这住了,我看到这家里哪都能想起你爸,咱们搬家吧。可那时我们还欠了很多账,哪有钱买房?但看到母亲伤心的样子自己只能说:行,我过两天去看看房子。后来我们搬到了新的房子。但我的压力也随之增大,要还债还要还贷款。没过多久家里又出了两件对我影响很大的事,妈妈又回到了原来的家,只有我一个人住在新家。周末妈妈回来也因为我性情大变经常吵架。甚至有次参加专业考试画画时,我刚画完打算交上去,结果前面的人一回头把我桌上的涮笔筒碰到了,笔筒里的水直接洒在了画上,由于画还没干,整个画瞬间都花了。

我看着花了的画低头苦笑着,监考老师过来对我说:你的画都花了,你还笑得出来。我说:没事。监考老师对我说:我大概对你的画有印象。没事,我会按大概印象给你一个分数。我还是说:没事。那时的我就觉得所有倒霉的事就该发生在我身上,这事太正常不过了。自己好像对什么都没有太多想法。我突然想:爸爸教导我的做人方式根本不适合现在的社会,现在本来就是唯利是图的社会,自己就应该与时俱進,人就应该为自己的仕途努力,能救自己的只有自己。

之后为了尽快在工作中有所進展,我一头扎進了红尘中不能自拔。用各种手段竭尽所能的迎合,没过多久就成了当地最年轻的部门主任。自己更觉得洋洋自得,觉得人就应该这样。那时的自己每天白天上班,晚上各种酒局,在红尘欲海中消耗着自己。可当自己静下来的时候总觉得越来越空虚,好像内心的自己很挣扎,但现实的自己又被世俗的一切间隔着。自己有时也摸摸小腹,感受下法轮的旋转,我就能获得片刻的宁静。那时身体也变得越来越糟,整夜失眠,一闭眼各种事情就像过电影一样浮现在眼前,翻来覆去每天都要到3、4点才能睡觉,白天迷迷糊糊的去上班。再后来自己把自己灌醉才能入睡。内心的挣扎也越来越痛苦。

直到有天晚上我心脏疼的不行,到医院做完心电图说是:心悸,心衰三级。医生看到我说:你这才20多岁,怎么心脏这么差,你得马上住院,要不太危险了。我说好的,知道了。我拿着诊断证明直接回了家,就想反正我也那么倒霉了,如果老天要我的命就拿走吧。当天晚上自己回到家不知为什么自己就想看看《转法轮》里的师父,我翻开书看了师父一眼后小腹处的法轮飞速的旋转了起来。我赶紧合上书,就觉得这是有次数的,我不能总看,看一下就够了。

那天晚上我做了个梦,自己在一个小山上遇到一个老人,他说我带你去个地方。我就跟着他,我们从一个破房子的炉灶下去,越往下越黑。走到一层就看到一个铁笼子做的门,他一挥手门就会打开,我看到各种受刑的人,痛苦的哀嚎。老人问我看到了吗?我说看到了。又下一层,门再次打开又有更残酷和更可怕的各种受刑的人。一直走了很多层,直到有一层他刚要打开门,我说别开了,我害怕。老人严肃的看着我说:这已经是第十七层了。你在之前都没有害怕说明你已经在第十七层了。

我从梦中惊醒,我知道那里就是地狱。自那以后,自己开始调整状态,不让自己再那么随俗世下走,晚上他们再叫我出去喝酒也尽量不去。那时心里就觉得《转法轮》那本书好像马上就要没了,我得想办法把他记录下来。而且感觉越来越强烈,于是有天我开始翻开书,按《转法轮》书上的内容一字字的录入到电脑里,每天都打一点。

五、走入修炼

直到2012年,因为我一直对修炼很感兴趣,在网上认识了一群这样的人,其中有一个是广州某大学的教授,他在网上很有名,有很多追随者。他说自己是修道的,之后的一段时间人要遭受一个很大的灾难,一般人都会在这次劫难中死去。因为我在政府部门工作,他让我帮忙和他去新疆某地洽谈一个项目,我去后一切都很顺利。他在那里买了一块地,做心灵培训,有很多人参加,每次听完他的培训每个人都有很大变化。尤其是我,听完以后第二天马上变得很有劲,甚至皮肤都变好了,他也有很多徒弟。

有天他对我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来新疆吗?因为只有这里才能躲避灾难,明年我就要回昆仑山了,我的能力只能传授给一个人,你别看这里有上百人,我唯一看好的就是你,今天我要给你净化身体,我当时也没在意他说的。到了晚上他让我闭上眼睛,我一闭眼就看到一只狼走了过来,当时吓得自己不知怎么办,又不敢说话,突然想起:我还有法轮,我不要他的东西,法轮能保护我。他刚要碰我,突然说:哎呀,你怎么身上那么多红点?我说不知道。他说:改天我再给你清理身体吧。就这样师父又救了我一次。

在这里面有个人和我关系很好,我说了我的经历,她也很害怕,还说她看过法轮功的书,我问她在哪里?她说可以翻墙啊!于是她给了我翻墙软件,我也第一次看到了明慧网。那时自己就像迷失的孩子找到了家。我在明慧网上一口气看完了所有的经文,看完后自己好像一下子就明白了所有的一切。自己也开始学法炼功,那时每天学3-5讲法,有时到了周末哪也不想出去就想在家学法,一天最多看6-7讲。有天走在街上,就觉得世人离我很远很远,觉得他们好可怜,迷迷糊糊的活在世上,我闭上双眼,流下热泪。就看到地球浮现在我的面前,变得越来越小,最后变得像一个小亮点一样融進了我的心里。那是第一次感觉到慈悲的神圣和大法的神奇。自己的工作不但没有影响到,反而被提拔成了我单位最年轻的副职领导。

那时我们都是在网上交流。都觉得应该抓紧救人,不是因为怕自己落下,而是怕世人没机会被救度,因为师父在《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说:“我讲过,我说一天是过去的一秒钟,后来我也跟你们讲过,我说现在的一年是过去的一分钟。”所以我们必须抓紧时间,不然世人就再也没有机会了。白天我利用一切机会给同事讲真相,晚上自己学着打印各种资料,下班后夜里去发。

因为当时还不知道在网上学法不对,自己又没有别的途径接触同修,在网上就认识了很多同修,我看到大家都在当地找到了自己的同修。连开始给我破网软件的同修也说自己在师父的安排下找到了当地的同修。可我却一直也没有遇到过。当时看到明慧网上的文章就觉得同修们都做得那么好,其他城市真相也都做得那么好。可每次我去发真相资料时看到我们所在的城市街道上从没有过真相资料,也从没看到过同修讲真相。心里就想:同修们,你们都在哪?为什么我们的街上没有真相资料呢?

后来自己想:修炼不就是修自己吗?为什么要看别人呢?就算这里只有我一个人,我也应该尽到自己大法弟子的责任,既然我在这里我就是这里众生得救的唯一希望!自己心里反倒是信心满满。每发一份真相资料,心里就想:众生们,你们期盼的真相来了,快来看吧。回到家后发正念时也想:清除有碍众生得救的一切邪恶因素,让看到真相的人都能明真相,把真相资料发给更多的人,让更多人得救。有时刚在车站贴完真相资料就来人看。有时到小区楼上刚把真相挂到门把手上就有人打开门。那人就像看不见我一样的把门关上。

六、突破怕心

在这期间我也开始和家里的亲戚讲真相,虽然有的能接受,有的不接受我也不放在心上。自己也一直在网上承担了很多救人的项目,但由于自己没有安全意识,也不知道注意网络安全,在2014年被邪恶钻了空子。

那天晚上大概1点多,单位领导给我打来电话说有个急活,让我赶紧下楼。因为我们工作的特殊性,这样的事情之前也有过,自己也没多想,穿好衣服就出门了,刚一出门就看到有4、5个人在门口,穿着便装。他们一边一个夹着我的胳膊小声的说:我们是市某处的,配合一下,我们要了解点情况。他们把我带到车上,我们领导趁他们不注意在手机上打了两个字:IP。我微微点了下头,心里大概也知道怎么回事了。由于当时自己根本就没想过这事能让自己碰上,也从没了解过反迫害的相关法律。他们问我电脑密码我就告诉他们,还觉得自己这是堂堂正正,一打开电脑很多大法的东西就在表面上放着,我也都承认这是我的东西。

他们把我带到派出所问了我很多问题,其中一人说:你年纪轻轻工作这么有为,这么好的前途怎么干这种糊涂事。你以为我们就因为你电脑里有点法轮功的东西就这么兴师动众吗?那还用我们来吗?当地派出所就可以抓你了,你说吧,你还做了什么?我大概明白他们应该是因为一些网上的项目找到了我。我告诉他们:如果你们有证据,随时可以处理我,如果没有我要回去工作,单位还有100多号人等着我呢,明天如果我回不去单位,整个区的某项工作没有我的签字就没法开展,明天还有市领导要来检查,这个责任你们谁负的了?他们互相对视了一下就出去了。这时已经快晚上了,他们又带着我来到我家里,進门后妈妈说:你干什么去了?急死我了,一天很多人都在找你。他们来到我的房间翻了很多遍,最后打开的柜子,柜子上面就是大法书,我心里想无论如何你们也不能动我的书,不准抬头看,他们看了一眼就把柜子拉上了。

到了晚上他们看也没法再往下進行了,就送我回家。那个市里公安某处的人对我说:你知道吗?只要我们盯上的人是肯定出不去的,你们很多领导都在为你说话,回去后别再犯糊涂了。

就这样我回到了家,这次事对我影响很大,第二天上班后单位同事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回到家妈妈更是哭着对我说:儿子,我们日子好不容易好起来一点,你可不能再出什么事了,不然我就真活不了了。

强烈的怕心让我也不敢去发资料了。自己也知道肯定是哪里没做好才造成这样的结果。回家后就开始大量学法,可自己再也不敢去做证实法的事了,但心里又很难受,知道这是怕心,是必须要突破的东西。可那时的状态就是被怕笼罩着,直到有天晚上我又梦到窗外有人大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趴着窗户看,原来是有人在外面发资料,那个同修还对我说,快起来,我们一起走。我一下子从梦中惊醒。我知道是师父在点化我,自己也终于突破了怕心再次走入了正法的洪流中。又开始继续做三件事。

七、起诉江鬼

2015年,我在网上认识了一位外地新得法的同修,当知道他也在北京时自己很高兴,觉得终于能和当地同修联系上了。后来她介绍我认识了一位山西同修阿姨,说是99年以前的老同修,我更是兴奋的不行,因为在我心中老同修都是像神一样的存在,都像在明慧上交流看到的那样。还记得第一次见面时老同修和我分享了很多她们在当地修炼的故事后来遭受迫害的故事,我们也开始每周一起学法。记得第一次一起集体学法时轮到我读的时候自己激动的说不出话,只知道流泪。因为我从没有过这样学法,之前都是听说集体学法是什么样的。那段时间对我的提高很大,老同修那种无私和善还有在迫害中坚定的正念给了我很大的震撼与鼓励。

那时正是诉江大潮刚刚开始,记得是在5月份网上同修开始讨论诉江的事,当时有的人同意,有的人不同意。觉得这样太不理智了。当我还在犹豫的时候,周末去见老同修,她说她已经把诉状寄出去了。当时我问您怎么这么快。她平淡的回答了5个字:师父让做的。我说:如果他们来找您怎么办?她说:修炼这么多年了,江泽民就是迫害的元凶,既然师父让做那我们肯定要做。如果他们真的找我,我会一级一级的去和他们讲清真相,告诉他们这到底是怎样的一群人,这些年这些人都经历了什么。我知道他们不会善罢甘休,但我们这些年不就是不惧迫害的走过来了吗?我们不能因为他们不讲理,他们做错误的事,我们也放弃选择正确的权利。修炼就是放下生死,人成神的过程。这对你也同样是个机会,修炼本来就没有榜样,你就按照你觉得正确的做吧……我看到了自己和老同修之间那种巨大的差距。

回到家后自己心里越来越难受,心里知道这事该做。但又突破不了自己人的观念。我问自己:你到底在怕什么?怕失去现在安逸的生活?那又何苦选择修炼放弃了那么多呢?为什么不像之前那样钻营自己的仕途之路呢?那样不是可以得到更多吗?天上会要一个不合标准的人修成神吗?我每天都在网上看着诉江数量的增加,大概涨到300多人时自己还在算,如果真的现在有一亿人修炼,精進的有几千万的话,这300人置于这几千万人差距太大了。大家为什么都不诉江呢?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是在看数量,数量大了也跟着起诉,如果数量少就觉得的心里不踏实。这时我问自己:如果没有人修炼了呢?如果只有我一个人修炼,自己敢不敢站起来起诉江魔头呢?我心里终于给出了肯定的答案:敢!即便所有人都不参与,我也要为师父为大法站出来。我一定要站到法庭上以原告的身份控诉江泽民的罪行,即便失去现在的一切也在所不惜!

于是第二天我自己一个人拿着诉状到邮局去邮寄,邮局的人跟我核对了信息后,信件顺利发出。当从邮局走出门的那一刻,我感觉自己就像在飞一样,连天上的小鸟都在叽叽喳喳的叫着。第三天我就收到了回执信息。在一次发正念时,我看到在一个亭台楼阁的空间中,有一排一排的莲花坐在旋转,有很多空着的座位,我看到自己盘着腿坐在了一个莲花座上。我知道这是师父对我的鼓励。

自己诉江之后,也变得更有信心了,也觉得自己更像个修炼人了,自己更加坚信自己这一生就是用来修炼的,自己也真的在践行着自己的使命。

之后我和那位老同修阿姨去了他们那里,看到外地他们那种堂堂正正在大街上发资料,看到来个人就追上去讲真相的状态,我也很快融入了進去。觉得这样才像个大法弟子该有的样子!之后老同修带我去了悬空寺,由于是周中去的,所以没有多少人。我之前对悬空寺的印象就是师父在《洪吟》中的那首<游悬空寺>,所以也一直想来看看。可时机不凑巧,我们去的时候正好赶上那里正在修复,没能進去。

正感觉有些遗憾时,老同修说:我们也别白来。说着就在景点下面对着悬空寺炼起功来,因为我从没在室外炼过功,看到老同修这样心无杂念的炼功,我也突破了自己的怕心和她一起炼起功来。我刚一炼功就看到有一群和尚抬着高大的木头,一根一根的在往山上运,有个小孩儿就很淘气的抱在大木头上荡秋千,小孩儿一直跟在寺院老方丈的后面,时不时调皮捣蛋一下,老方丈什么都知道,也不说他,只是慈悲的笑着,我清楚的知道那个小孩儿就是我。此时的我早已泪流满面,最后那座山上展现出师父巨大的法身像,罩住了整个悬空寺。我赶紧双手合十跪倒在地。我知道师父给我展现这些就是告诉我,自己生生世世早已与师父与大法结缘,现在到了兑现誓约的时候了。

2015年底,我也在师父的帮助下终于和当地同修有了联系,两位老同修对我帮助很大,让我在修炼的路上走得更加平稳。也指出网上学法不符合法的一面,我从此也有了自己学法的环境。开始和当地同修联系上就想赶紧做一些帮助同修或者参与大法项目的事,当时就觉得好不容易和当地同修联系上了,自己也终于有机会可以为大法做些什么了。但两位老同修看到我的干事心和出于对新同修的保护一直带着我学法,也为我之后做好三件事提供了坚实的基础。通过大量学法自己也度过了很多难关。我觉得这一年在悬空寺的神奇经历,和终于梦寐以求的找到了当地同修,都是师父对自己诉江的一次鼓励,好像为我推开了一扇大门,从此我也走上了平稳的做好三件事的路上。

八、结语

2017年在师父的点化和两位老同修的鼓励下,我与另一位同修结婚,妻子同修一家都是修炼人。结婚后她帮我给很多家人讲了真相。她的活泼善良给我们这个因失去亲人的家庭带来了无数的欢笑。我们现在已经有两个宝宝,母亲也因为妻子同修的讲真相,从新认识了大法,也捧起《转法轮》和我们一起学法。这在我之前是根本无法想象的,我们现在一家人在大法的呵护下其乐融融。

回首过往,还有很多神奇经历,因篇幅有限不再赘述。是师父在我最迷茫时点醒了我;是师父在我最危险时保护了我;是师父在我每次遇到关难时帮我打开了智慧。我有时看到现在两个可爱的小宝宝,看到笑容满面的妈妈,看着勤恳乐观的妻子同修都觉得这很不可思议。我知道这些都是因为自己修炼了才得到的。

这篇稿写了很多遍,也改了很多遍,一遍遍修改的过程也是去除证实自我的过程。如果没有大法,我现在会是什么样呢?也许是个在世俗路上浑浑噩噩的势利小人,也许是个内心有修炼愿望却走入邪道、小道的一员,甚至可能是英年早逝的年轻人,仅此而已。是师父将我重塑,变成了另一个人。

如果有人问我:你是怎么走進修炼的?是因为身体原因?还是有人介绍?我会说:是师父领着我走進修炼的。自我正式走入修炼那天起,自己就知道大法不是治病的,不是为了满足精神需求的,甚至从某种角度说也不是为了自我救赎的。大法在我心中是生命永恒意义的所在;是成为无我为他的大觉的最快捷径;是自创世以来神留给人的唯一一部上天的天梯;是创世主在这最后末世一切都已败坏下的洪恩浩荡!更是主佛留下的未来乃至永远的一切保障!千言万语也无法表达弟子对师尊的敬意。在这普天同庆的日子里,弟子恭祝师尊生日快乐!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https://www.zhengjian.org/node/274968
0
分享 2022-05-03

0 个评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