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介绍一下831决定里的一个小trick

背景:在97之前,基本法只说了前三届的特首怎么选举,写清楚: 

Quote

二00七年以后各任 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如需修改,须经立法会全体议员三分之二多数通过,行政长官同意,并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批准。


所以2007年曾荫权连任之后,香港民众就开始讨论下一届怎么选举;年底,中国人大常委会宣布: 
Quote

2012年香港特别行政区第四任行政长官的选举,不实行由普选产生的办法 
2017年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五任行政长官的选举可以实行由普选产生的办法


跳过众多争议,我们马上来看2014年8月31日中国人大常委会宣布的办法《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普选问题和2016年立法会产生办法的决定》 


Quote

一、从2017年开始,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选举可以实行由普选产生的办法。 

二、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选举实行由普选产生的办法时: 

(一)须组成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提名委员会的人数、构成和委员产生办法按照第四任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的人数、构成和委员产生办法而规定。 

(二)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产生二至三名行政长官候选人。每名候选人均须获得提名委员会全体委员半数以上的支持。 

(三)香港特别行政区合资格选民均有行政长官选举权,依法从行政长官候选人中选出一名行政长官人选。 

(四)行政长官人选经普选产生后,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 

三、行政长官普选的具体办法依照法定程序通过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附件一《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予以规定。修改法案及其修正案应由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根据香港基本法和本决定的规定,向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提出,经立法会全体议员三分之二多数通过,行政长官同意,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批准。 

四、如行政长官普选的具体办法未能经法定程序获得通过,行政长官的选举继续适用上一任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



可以认为提名委员会跟当前的选举委员会差不多,在暗箱操作下,基本上还会是建制派占三分之二、民主派占三分之一的样子。 
理解了这个背景,就好理解上面这个831决定里的二(二)的最后一段: 
Quote

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产生二至三名行政长官候选人。每名候选人均须获得提名委员会全体委员半数以上的支持


假设说没有后面这一段,如果提名委员会的投票只能是单选的,按照投票数排列,只要民主派齐心,推出来的候选人可以排第三,甚至可能排第二。可是有了这段,“每名候选人均须获得提名委员会全体委员半数以上的支持”,民主派的候选人就完全不可能出线。 

因此,这个831决定直接触发了占中(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运动、雨伞革命,所提出“普选”方法没有按照法定程序通过,就根据第四条,default到“继续适用上一任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 


复习一下,理解一下5年前这831决定的重要性。
14
分享 2019-08-30

8 个评论

我有两个疑问,其实一直想和一般的港人了解一下(以前接触多的多半都是有政治身份的,也不好聊这个),在这也提出来,了解一下:
第一是831决定出台时,社会普通群众的一般意愿是什么呢?我个人认为831决定的办法虽然离普选有距离,但如果当时能通过,这样每个人就能去参选了,虽然被提名的可能都是很恶心的人,但每个人都能投票参与的话,有利于社会的民主氛围,从长远看也是有利的。
第二是23条立法,2003年的时候我还在北京中央部门。23条立法失败实际上给中共的触动非常大,党内当时普遍认为香港铁了心都要做反共基地,这实际上改变了对港的整个策略。还是从策略角度来讲,当时社会普遍观点就是认为不能有这方面的妥协?
上述问题只是从策略角度讨论,如果葱友道德上批评绑架还请见谅了。
第一,普遍認爲前置的篩選不是普選,港人還是習慣普通法管轄,法律沒有定義不愛國是犯法,那不愛國也不應該剝奪一個人被選舉的權利。
第二,因果關係要分清楚,就算2003年的5年后京奧,港人還是非常自豪的一分子。到底是先有既定策略和定位,改變了港人,還是港人天生反骨?
對於「但如果当时能通过,这样每个人就能去参选了」這個看法,容我引一段來自當年香港獨立媒體的評論來回應:

//人大831框架決定將來的提名委員會組成依舊按照現行由1200人,四大界別組成的選舉委員會產生辦法。這1200人,由四大界別組成,300人來自工商、金融界;300人來自專業界;300人來自勞工、社會服務、宗教等界別;其餘300人為立法會議員、區域性組織代表、香港地區全國人大代表、以及香港地區全國政協委員代表。全港350萬合資格選民中只有約24萬人能參選成為提委會的委員。

有人質疑指大部分行業的從業員都沒有界別代表,令大部分選民根本無從參與這候選人提名程序。而且,大量界別的選委又由公司票選出(如漁農界的60席全由公司票選出),令公司票嚴重壟斷選舉,會引致權力盡握於大財團手中,令選出來的特首候選人會傾向維護商家利益。

在提委會的組成跟以往選委會相同以外,出閘門檻也引起很大的爭議。以往的行政長官選舉,並無規定候選人數目,都是「八分一提名入閘」,即最多可以有8個候選人。可是,現在人大831框架要求參選人須獲得過半數提名委員支持,才能成為候選人,而且最多只可有2至3個候選人,門檻比現時的八分一選委會委員提名為高。

故此,有人認為人大831框架對香港人的選舉權和被選權作出不合理限制,甚至比現行的「小圈子選舉」更退步。//

可見一旦認同了831框架,香港特首選舉實際與澳門特首選舉無異。今天,我們看澳門人對選舉的反應,他們對選舉大多漠不關心,所以「有利于社会的民主氛围,从长远看也是有利的」這句話是錯誤的。

831出台時,民間有幾個反建議,主要集中在提名問題上。當中最具認受性者有二:直接提名(公民提名)、政黨提名。前者即提委會委員會會在候選人獲得超越某一百分比的選民提名後,無條件給予該參選人入閘的權利。後者則確保行政機關提出的政策得到立法會支持,有利管治。

但上述方案都被中共否決。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劉仲敬的理論用來顛覆共產黨政權有什麼欠缺之處?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item_id-450108
過於路徑依賴。

阿姨的諸夏不是解決共產黨,而是解決大洪水的。
在劉的理論裏,共產黨不用推翻,到時間它自己就會死。

只是共產黨死了之後,中國依然沒有辦法實現民主,因爲中國人缺乏結社、憲政和法治的能力。
所以中國立刻會陷入無政府主義狀態(大洪水),絕大部分人會在缺乏政府的保護下在很短的時間内死亡并且斷子絕孫。(互害社會)

這種情況在中國古代已經發生過很多次,是歷史事實,并且世界上所有國家改朝換代,只有中國死人最多,可以在幾十年之内,通過内戰屠殺,消滅一半以上人口。(德配下)

劉把這種獨特的現象總結爲:中國人沒有組織國家秩序的能力。(世界文明窪地)
他們都必須像寄生蟲一樣,寄生在一個獨裁者身上才能活,否則就會死去。(費拉無產階級)

那麽,中國人想要提高文明水平,實現民主文明,第一個需要提高的,就是組織國家秩序的能力。

所以劉給出一個解決無政府狀態的方案,就是諸夏。大家都去嘗試著建國,不要統一。

這樣的好處是:
1、可以充分鍛煉各個小國家内人的結社,組織能力。提高“德性”
2、就算這些小國也是個獨裁國家,推翻一個小獨裁者更容易。

總之,就是重走一邊歐洲各個民族國家在現代民主化之前的狀態,才能最終產生出現代民主文明。

==========================================

劉的理論問題在於路徑依賴。

説白了,就是他認爲一個文明不能跨越式發展。

中國人不經過歐洲中世紀那麽幾百年的分分合合,民族國家互相勾心鬥角,頻繁戰爭,是不可能有現代文明意識的。當然 ,經歷完這個過程,“中國人”也就如同“羅馬人”一樣,已經消失于歷史之中了。

很多學者認爲,文明是可以跨越式發展的,中國人無需經過這幾百年的鍛煉,也能直接學習現成的民主國家的經驗,在中共死亡之後,實現民主化,成爲一個現代國家。
比如王劍就是這麽認爲的,他經常跟觀衆互動時說,你怎麽知道中共亡了,天下就一定要大亂呢?你怎麽知道中國人就沒有能力和意願實現民主化呢?

=======================================

我認爲,諸夏有一個問題是,大洪水意味著其他國家不會插手。

但是美國、日本、俄國和印度看到中共下臺的時候,居然不會插手扶植代理人是很難想象的。
就算以劉的馬基雅維利主義的角度看,美俄是一定會插手扶植代理人的。

諸夏戰爭最後一定就是看誰背後的大腿粗,但是美國不可能會扶植兩個代理人,因爲這樣并不划算。
這造成一個結果就是,諸夏就算有,存在的時間不會很長,而且也不會如同劉那樣期望的向歐洲中世紀那樣自然發展。

而是擁有美歐日裝備的某個軍閥會議最快速度解決掉其他所有的國家,不等你民族發明完成就已經一統江山。
当时港人反对831框架是认为这种所谓普选比不普选还差。不普选特首不能张口闭口民意授权她这样干的,按831所谓普选,选出来的不但是土共傀儡,还会大言不惭自己是普选出来的民意授权特首。
完全同意。民意授权很珍贵。
没错。历来的“人大释法”都是由香港政府发起,询问人大,由人大常委会回答。这次是人大常委会“无喇喇”地发来决定,而且是很具体的行政长官的产生方法的决定,根本就没有先例,不符合香港基本法的规定。
时代革命 已停用 ?
已隐藏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09-01
  • 浏览: 5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