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文慢更 请诸君雅正】我眼中的体制内逻辑

原文更新处telegram/taibai1886
从某自由派媒体出走至此十年有余,鄙人也算是堪堪看到体制内大漩涡的些许边缘,之前有缘遇到些年轻网友,便打算写一篇长文慢慢更新,但开题不可避免地涉及一些高层逻辑,这并不是我擅长的领域,我想求助于大家是十分有益的,还请各位雅正。

回群友sitty:高层的行为逻辑是什么
这个问题很大,不妨从几部分开始切入,这会是个大命题,慢慢写。
一、基本规则
毛说自己“和尚打伞,无发(法)无天”,确实,毛应该是中共历史中最为挥斥方遒的一位,但事实上,没有人能够在这个体制中真正做到百无禁忌。类似于帮会,平时按地位各自张扬,但总有些基本规则谁也不能逾越。这不是我擅长的命题,目前一时间能想到的有以下几条。
不可赶尽杀绝。这条是非常关键的红线,有观点认为始于延安整风时期杀得太狠,故元老们约定俗成;
权力世代相传。与上一条相辅相成,如果按官面来说,被称为“红色血脉”,“红色江山代代传”。这一届国家主席的唯二选择,薄熙来与习近平,都直接来源于元老家庭,当然这只是一种共识,并非完全没有竞争,能量过差,亦会被新的权力集团取代。比如周恩来总理的两位侄女(他一生无后,所传私生子无论真假,亦未能得到承认)便供职于边缘部门。当然,人大代表与政协委员资格不会少,亦能找人代笔出售大量回忆类书籍;
【tips:道听途说,据说元老家族的后代如果起名为叠字,比如薄瓜瓜,便是无意角逐政坛的暗号,道听途说,姑且听之】
各自划定界线。权利部门与高利润行业会被不同的权力与家族垄断,它们之间泾渭分明,通常不会互相争抢。这始于改革开放年代,毕竟蛋糕再一直变大,互相争夺不如加紧跑马圈地。技术官僚一派在未来可能会寻求新的圈层,再加上蛋糕不再变大,这条规矩可能会破坏;
这是我一时间能想起和确定的,我和中共高层人士接触不少,但是这种真正的权力中心非一般人能接触得到,后面再慢慢补充。如果想要一言以蔽之,我想可以理解为中世纪的贵族血统论,真正的权力中心相互之间会有基本的共识,亦不是缺乏红色基因的人物所能染指--当然温家宝家族也许是个例外。

二.体制的运作规则
这同样是非常大的命题,先简单聊聊后面再慢慢深入,先说惩罚吧。对体制内规则的理解,不应该从法律或者宪制角度出发,考虑到开国的历史与传统,不妨把它理解为帮会会更为合适。对于基层的小干部,它们是随时可被替换的廉价消耗品,在出现重大问题时,可以对他们实行法治平息民怨。推广到中层干部,他们拥有的政治资本让他们不再那么廉价,但是同样的,如果他们做得非常出格,亦可帮规伺候,比如“生活作风问题”、“背弃社会主义思想”辅以总能查出来并放大的违纪行为足以将之漂亮的击倒。所以整个体制里,我们能接触到的部分,通常奉行“不求无功,但求无过”,再辅以强力的弹压与舆论管控制度。在这部分,你要明白的是,体制内的“违纪”,往往不在于目的主体危害了公权力,抑或造成了百姓生活不幸(事实上颇多“闯将”“干将”冒着巨大风险借此节节高升,比如“百日无孩”那位书记,再比如文革期间广西那位食人干部)。除权力斗争的失败者以外,他们受到清算的真正原因,往往在于做出了有害整个体制内利益稳固的行为,当然,舆论压力在这两年也成为了危害稳固的一个重要理由,这使得普通人在面对较弱小的利益集团,或者反对派具有实力的利益集团时存在可能——至少有脱下他们几只白手套的可能,这在建国以来是非常罕见的,我认为普通人的这种能力不会长久,它只会作为斗争激烈时期的斗争与维稳双向手段,放任这种让普通人敢于挑战权力的能力,不利于“红色江山”,亦不符合奉行法家思想的中国。
6
分享 2022-07-20

7 个评论

还有一些杂七杂八供各位一哂。
卷首语
幸遇三盏酒好,又逢一朵花新。片时欢笑且相亲,闲话往来阴晴。
多年以来,一直随身带着本手札,遇到百无聊赖的时节,抑或千篇一律的例会,便翻开本子,写些给自己的话。这本小札取名为闲话闲说,内里第一页写上了这半爿《西江月》。
正在或曾经,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每个人,大多难逃随波逐流的命运,但也有人不知命,不认命,在那风雨里溯流而去。笔者也曾追索,曾向往,随缘变迁,自知不敏,磨平了那遗世独立的气节,也失了那曾经奔走高呼的勇气,成了那檐下之人,得以免遭风雨摧残,却也难逃低头。
因而在这檐下与诸君共享一些曾经的,以及未来的想法,聊聊这漫卷皇天后土同黎民苍生的大雨,闲话些过去与将来。鄙人才疏学浅,与大家共勉,闲谈,所谓三人行必有我师,争取在那风雨里,寻到些许晴日的预兆与痕迹。
【归档.2018】发改委9.3上午会议瞎想
土地财政的基本逻辑是赋税,火耗很大的赋税。
基本逻辑是卖地-开发-接盘-炒作-涨价卖地,土地资源是丰富的,人为的控制住宅用地的比例来加速进程。但这不足以解释。
更深一层的逻辑在于土地财政链条足够长,足够灵活,又足够扣人心弦。自地方财政开始,环保、市政、教育、建设...能想到的部门基本都能插手,亦自有油水。足够灵活,不能形成全国统一的标准,要因地制宜,要适应各地状况,才能方便操作。足够扣人心弦,要找到大部分人的最大交集,比如成家,比如立业(也许是在大城市留下),链条不够长,不够灵活,不能成功,参考公立教育改革;不够扣人心弦,无人接盘,参考国产家电下乡。一举得到未来十数年乃至数十年的赋税,无非此三者兼具。
经济压力有点大了,这种赋税可能会加重,房价不能无限,食品是基本盘,目前能看到的,还有医疗,教育与治安。
等后续
>>等后续

谢谢支持...我比较擅长舆论与经济方面,显然年轻的朋友们更热衷于神秘的中共体制逻辑,这不是我十分熟悉的领域,希望大家帮助,也容我慢慢思量咯
其实从中共建党延续迄今的列宁主义和保密主义作风倒不难猜想内部运作。

基本上把它看做有理论武装和高度组织的黑帮就能抓到脉络,用现代政党的角度来看待并不合适。
歡迎新朋友來到品蔥。支持原創,支持理性反思。期待下文。
>>其实从中共建党延续迄今的列宁主义和保密主义作风倒不难猜想内部运作。基本上把它看做有理论武装和高度组织...

是的,我现在逐渐理解这个问题
它们之间泾渭分明,通常不会互相争抢。这始于改革开放年代,毕竟蛋糕再一直变大,互相争夺不如加紧跑马圈地。技术官僚一派在未来可能会寻求新的圈层,再加上蛋糕不再变大,这条规矩可能会破坏;
================
这条应该已经被破坏了,新能源汽车这种行业明显背后是多个派系家族投资,原来不断增加的股份制商行也是例子,北交所的成立也是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