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律 百年詠史[37]盧山會議

七律  百年詠史[37]廬山會議
匡廬深處神仙會[1]    玉殿凌霄互操娘[2] 
憂國元戎直犯上[3]    滿廳頭領半騎墻[4]
神州終化阿呼獄[5]    山寨翻成忠義堂[6]   
應怪老彭疏護主        東宮戰歿恨難忘[7]
註[1] 當時的記錄員李銳認為,廬山會議一開始確有點像神仙開會的味道,「白天開會遊山,晚上散步跳舞」。
註[2] 7月31日,8月1日,毛澤東連續召開中央常委會批判彭德懷。毛發言:「對別人要求民主,對自己要求獨裁,共產黨不是毛氏宗祠。學我一九二七年,搞彭氏宗祠。要實行民主,這回決定開中央委員會。華北座談會操了四十天娘;補足二十天,這次也四十天,滿足操娘要求;操夠。大鳴大放。」8月11日,毛又說:「集體領導要不要?這是赫魯曉夫強調的⋯⋯這次會議滿足要求,不能我一個人說了算。以後一個月開一次中央全會都行,天天開會,免得老說沒有民主,個人獨裁,還是你那個獨裁好,你那個軍委有無民主集中制?現在是攻不民主自由,他們要搞的政治掛帥,是小躍進,不躍進。華北操40天娘,操20天不成,這回滿足操40天,還加5天,叫你滿足操娘欲望。」
註[3] 指彭德懷上萬言書。朱德曾痛心對彭道:「老彭,你這是犯上作亂呀!」中共高層已把毛視為帝王。
註[4] 聚義廳的頭領們騎牆還算是好的,另一半卻是落井下石。
註[5] 廬山會議原計劃糾正左倾浮誇風,自彭上了萬言書轉而反右,中國至此滑入饑荒的深淵。「阿呼地獄」,佛教宇宙观諸多地獄的一種。法苑殊林·卷七:『復何因緣名阿呼地獄?此諸眾生受嚴切苦逼迫之時叫喚,而言:「阿呼!阿呼!甚大苦也!」是名為阿呼地獄。』
註[6] 廬山會議開了個人凌駕中央委員會、個人凌駕於全黨上的先例,開了個人專斷、個人決策的先例。廬山會議後,毛澤東逐漸成為黨內的「特殊人物」,無人敢直接提出批評意見——聚義廳終於變成忠義堂。
註[7] 毛曾說:『「始作俑者,其無後乎」;我無後乎?中國的習慣,男孩叫有後,女孩不算;我一個兒子打死了,一個兒子瘋了,我看是沒有後的。』毛引了孔子的這段話,憤恨自己的「無後」,他認為彭德懷在朝鮮戰爭時期沒有照顧好他的兒子毛岸英,使毛岸英戰死、導致他「無後」。
0
分享 2023-12-13

0 个评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