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少民国家认同与大汉沙文主义

第一次发帖,主要是逛品葱这么久了,看到不少少民葱油痛斥中共迫害,但没有看见从少民葱油的角度分析的文章,虽政治民俗文化等非我所长,但我可以就我的角度观察到的普遍现象作一点分享。


先说两点:

1我不反对汉人或汉文化

2无论汉少,皆是韭菜


@反組引力球

这也是与您讨论下的结果思考的结论,我不想歪楼所以再开一帖

我本人而言很喜欢诗人王藏的诗,主要是他是真正为少民发声的汉族义人,他一直认为少民与汉民可以平等相处,共同走向民主,无奈现在中共是不歌颂也是罪,把他抓去关,逼疯他的妻子,具体看此视频:https://youtu.be/Yx028KEye7g。王藏有一个对于西南少民的看法我一直很支持,我们不是朋友,而是兄弟,因为朋友可以选,兄弟不能选。我认为同处一室,求同存异,这才是民族和谐的真正正确的观点,而不是现在那种表面优待,实际歧视的虚伪做法。是一种法家式的分而治之的损招。

接下来说说中华民族或是华人,此词是晚清发明,但中共将它异化了。在古代中国,没有什么华人,华夷之辩更多的是文化认同,你认同儒家,写汉字,就是华;你不书汉字,不受王化,就是蛮夷。古中国已有蛮夷入华夏即华夏,这是一种阿Q精神,就是被蛮夷打了还是自称为我是你老子。忽必烈和多尔衮要是得知,恐怕得笑死。要是日本打过来,恐怕也能成为中华民族的一员。那中国对华人更加异化,将华人等同中国人,以此构建国族认同,把什么成吉思汗努尔哈赤这些全当作中国人,所以也连带捆绑了中国内部与汉文化没多大关联的民族都是华人。我年纪不大,但我还是看见在京奥前后还是有不少的少民对中国有国族认同的。后来战狼粉红文化兴起,这事儿就歇菜了,至少在非汉少民地方来说是急转直下。

那为什么少民国家认同构建不起来,首先最重要的还是语言肤色文化都不同,天天听到皇汉说中国人黄皮肤黑头发黑眼睛,我以及我身边至少近二三十万少民都没有满足这三点,藏疆蒙更甚,与汉人一眼就可以看出有不同,民族国家是肯定不行的,新中国立国70年了,我等少民还是有自己的语言和文化。这是中华民族构建的一个大硬伤,就是汉文化不等于中华文化,中国目前的领土都是在清朝的基础上构建的。皇汉天天吹的大明可没有占有目前中国以少民为主的地区。以我家附近为例,你问人家有没有听过勃印曩和大理段氏家主,比同时期明朝地方官更为人所知,用汉语的说法是“只知土司,不知皇帝”。


中国国家认同还有一个可能性,就是上世纪的共产浪潮,我可以说共产党对西南少民地方的现代化有贡献,民国中晚期时我们这发展可落后了,没有共产党干掉地方土司,这屁地方还是传统封建政权。当然这也就造成了云南文革时的狂热,因为旧有的制约力量除了伊斯兰教外都不再存在,当然改开后这些土皇帝家族又复活了,甚至还是共产党员,这党就是这么魔幻,地富反坏右前几年才被打倒,转身一变又成了地方干部。直到习上台才压制了,江时代那真的是一个个小王国,贪污干部都不足以形容,简直就是包税大户。就是因为共产党的发展是割裂的,不断的在切换道路,所以有时候真怪不得改开早期官媒的精分,既批判大毒草又向西方学习。因为共产党就是和总路线一同摇摆的

共产或社会主义的路走不通,那就走经济发展的路,反正信小平同志的也有口饭吃。五毛在那时候是当作笑话的,有钱花,信什么毛左为人民服务。我记得小时候上网没有敏感词,百度刚开始时没有楼中楼,回别人还要告诉别人回几楼,少民是可以上网自由说自己语言的。不像现在微信你用非汉语还会被审查,新东方还说不学好英语怎么带路,那时候我还记得有人记录少民独特的风俗。那时侯的中国非常美好,各民族是基于真心紧紧团结在一起的


小粉红及大汉沙文主义起来的原因我认为还是充满欺骗谎言的仇恨教育,先是反日,也强调中国百年苦难,告诉别人落后就挨打。这给了皇汉绝佳的土壤,加上后来明朝那些事儿,造成了2006年开始明粉群体的出现,他们认为一切阻碍他们的人都是满遗汉奸。在2012年前后,皇汉之后又出现小粉红,就是中共自世纪初以来仇恨教育的结果。当然小粉红带动了所谓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产生的另外一个副作用就是少民民族主义,或更确切的说,不认同汉化的少民民族主义。那让少民们怎么办呢?所以中共才在这几年间温水煮青蛙消灭各少民民族认同,但今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中共可能上层有人下了硬指标,直接硬来取缔少民文化全面汉化。加上小粉红在贸易战和战狼外交的影响下,迅速义和团化。他们认为中华民族已然到了危难之时,不愿做奴隶的人也要起来。捍卫最好的伟大祖国或阿中哥哥。当然就像扶清灭洋的团民,需要时就是义民,不需要的就是乱民。现在就像当年义和团围东交民巷的使馆,只敢比比几句,但又不敢真的挑战全世界。

所以皇汉们把气撒到少民头上,“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国有难,回必乱”,只要你不汉化,就是汉奸走狗卖国贼。官方宣扬民族团结,下层泥腿子干压迫少民的破事,又是古代儒表法里那一套。

中共挑拨中外矛盾,汉少矛盾的本质,就是赵家人把自己和他人的利益矛盾,上升为整个国家和民族层面的矛盾,把国家和党的利益挂在口边,捆绑汉党国华四位一体,用来维持自己的权力安全。这也是为什么我对大汉沙文主义者抱持怜悯,因为你们和义和团都是主子的奴才,需要时是义民,不需要时是乱民,一刀下去,人头落地而已。
11
分享 2020-10-15

15 个评论

既然门宦老哥回了我,顶帖分享我的立场,我个人而言对绿教和门宦没有什么仇怨,但是它们的上层人士捆绑教民,愚弄他们。以大义作为遮羞布,来掩盖他们龌龊肮脏的行为。我虽然力量弱小,无法正面对抗赤绿任何一方,但作为一个有良知的人,我的心灵不屈服在暴力之下,因为任何以暴力维持的组织,本质上就是强盗团伙,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都要反对。共产党成立国家是为人民服务,现在国家为赵家人服务;穆罕默德成立伊斯兰教是为全世界受苦受难的人,让他们脱离俗世的苦海,现在伊斯兰教被沙特王公贵族,伊朗教士,埃及穆兄会等等的组织骑劫,为他们个人利益服务。公民与公民之间的关系是平等的,这才叫公民社会,公民们授权给公民管治的权力,当他做不好可以换了他。现在中国共党红二代与门宦家门是基于血缘继承权力,他们不是人们推举出来的,这种世袭权力本质上是一种贵族政治,把人民和教民当作他们家的奴才,这和清朝没有多大分别。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