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突厥斯坦的伤痕

大家好,我是一名记者,今天来分享我关注东突厥斯坦的见证。

我出生的地方在东突厥斯坦的边境,我家人在中苏关系正常化后,回到哈萨克,这是我与东突厥斯坦最早的联系,28年过去,我开始关注边境另一头的同胞与维吾尔人,并在33年后的今天被中国共产党政府针对,成为了罪犯,我越过边境会被逮捕。我是用真实身份在这边发言,很难得看见有这种平台,在中国的网站,不可能谈论。

东突厥斯坦的生活环境目前是安定的,但也是高压的, 各种利益集团的觊觎、贿赂、 毒品、宗教冲突(伊斯兰教内部冲突)、糟糕的医疗状况以及持续的心灵创伤经历影响少数民族。 东突厥斯坦在早期的确是以阿富汗塔利班和本拉登的盖达组织。伊斯兰基本教义派,或可以称泛瓦哈比派,他们也渗透了中亚邻国吉尔吉斯和塔吉克,这也是为什么我在很长的时间中认为东突厥斯坦不是一个好地方。直到陈全国先生对东突厥斯坦的铁腕统治,我在阿拉木图遇上一群逃来的维吾尔难民,我才开始改变想法。

政府最主要的责任就是实现和平,中国共产党重建道路和学校, 解放军没收了民兵的武器, 对维吾尔人非常重视。但是冲突仍然在那里,为什么会这样呢? 因为人们没有掌握解决,克服绝望的手段。 在新疆非汉人不支持汉族,不是因为宗教原因,更多的是经济原因,因为汉人占据了有利的天然资源,而教育并不重视其他民族,以我一位在中国受教育朋友告诉我说,课本中很少提及汉中国人以外的历史,甚至出现了中国的成吉思汗这种不可意思的奇怪理论。在我们草原民族的观点,成吉思汗不是中国人,从来都不是,蒙古王位的继承者不是现在任何一个国家,因此他不是任何一个国家的人,包括现在的蒙古国。

所以请不要盲目相信中国共产党的宣传,我们哈萨克人有自已的历史书,古代以蒙兀儿斯坦文书写的历史故事集«Сейфілмәлік-Бәдіғұлжамал»。描述勇士沙基尔兄弟的英雄史诗«Шәкір-Шәкірат»。阿布拉马别为统一的哈萨克汗国撰写的编年史«Қазақ хандығының жылнамасы»。还有米尔扎·海答儿的编年史« Тарихи Рашиди»。有些没有良知的中国自媒体说哈萨克人和维吾尔人没有历史,非常不对,我们有自己的历史,我们的汗是传承自成吉思汗,中国人每个王朝都没有前后相连,明国完全没有成吉思汗的血统,不能继承王朝合法性。 社会主义共和国对古代王朝没有继承性,苏联不会承认自己继承了俄罗斯帝国,但中华人民共和国认为自己继承了清国的领土,所以可以合法管理东突厥斯坦,本身是非常令人笑话。

还有中国对少数民族的压迫在于强行同化,将人们同化成同一个民族,他们把我们从马背上拉下来,将我们传统的多肉饮食以淀粉取代,从小给我们洗脑,令一些哈萨克人逃出了中国也是想回到中国。我也尝试过联系一些亲戚,但他们接到我一些信息,要求我立即终止,因为他们只要被发现与海外有联络,都可以构成关到集中营的罪行,中国共产党的科技有这个能力。我曾经是在哈萨克这边跳伞,进入中国的,他们只用了三天就堵塞了这个漏洞,现在两国边境比柏林牆更难跨越,在1990年代,边境往来是非常容易的,我去世的母亲还经常带我回伊犁看我姥姥。

共产党会把一些人的家人作为人质,威胁你在海外不能说话,或许是为他们做一些事,要是你对他们威胁太大,会想办法杀人。我舅舅多年前去世后,我认识的近亲中没有人还在中国,他们不能威胁我,但他们对于海外哈萨克民族运动者会威胁,有些时候甚至你祝对方salam也是犯罪,对我们基督徒来说是愿主赐你平安Жаратқан Ие сізге амандық берсін,共产党就是这样子,把人的组织和联系彻底打散。所以有一些海外哈萨克人民族运动家会把家人朋友在心中埋葬,把他们当作是已经死去的人。我在2018年时候,我回到伊犁,我见到一个哈萨克族同胞,我居然要用汉中国语与他对话,因为满大街摄像头,加上他是穆斯林,要吃猪肉,不吃也是罪。还有要求你结亲,派汉人住到你家,你家人不能到汉人家去,特别是我们哈萨克人长期跟斯拉夫人通婚,不像汉人,汉男人占了我们的女人,将我们种族变成更像汉人。

任何人都无法脱离他人生存,如果人们感觉自己没有价值,日常受到羞辱、污辱,甚至绝望和折磨。因为很多可怕的事情发生在他们身上,之后他们就会退缩,变得孤立于社会之外,成为中国共产党社会下的一个小点。并且他们不敢把他们这种感受,告诉他们所爱的人或者其他人,他们不想连累这些人。 通常人们用暴力来解决这些困扰,东突厥圣战士放炸弹砍人,或把中国政府或地方汉人看成的恐怖主义份子(看到这边的汉人朋友不要惊讶,在一些少数民族眼中,真正的恐怖份子反而是你们),所以他们要在民族生存战争中奋战。而这种暴力冲突使精神上受创伤的人容易失去控制,其症状就是容易激动和不断回想过去。所以这些人生活在中国共产党政权持续的恐惧中,发生心灵创伤事件时恐怖的体验会没有预兆地、突然地再现,没有办法控制。为了弥补这种内在的失控感,他们就会试图控制外界事物,他们通常控制的就是家人。不幸的是,整个东突厥斯坦的文化变得更加保守,更加落后和压抑,有了更多的约束。丈夫开始打妻子,爸爸妈妈打孩子,出门对汉人点头哈腰。

另一方面则是相信中国共产党,认为民族融合了,未来会更好。还有哈萨克族小粉红,就是他相信大国崛起,相信中国梦,认为一定要实现大统一,实现完全同化,建立一元大帝国。我们其他哈萨克人并不希望这样,但是事情就那么发生了。整个环境失去了控制,只能依靠暴力维持,如果无法打破这个暴力循环,这种暴力毫无疑问会传给下一代。事实上,这种恶性循环还在继续。

我的话说完了,谢谢大家观看。
18
分享 2020-11-13

23 个评论

>>民国是通过勾结苏联国共合作的北伐战争取得政权的,论及合法性不是和支共半斤八两么。起义虽然可以作为证明...


你這裡將兩件事, 可能是不小心, 混為一談了

繼承的合法性, 跟有沒有民命, 是兩回事, 沒有民主, 是沒有民命, 是對人民沒有了合法性, 而不是對前朝的繼承沒有了合法性. 那完全是兩回事

當然我沒說中華民國不用遵守, 上面我也說了不守約是有問題. 但單以中華民國對清帝國的繼承, 是沒有任何合法性的問題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