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病毒溯源分析,是不是人为?

================ 长期关注并更新 ======================
================ 第一次分析========================

PS:废话多讨论长,但是体现了思路和方式,如果心急的话,可以直接看补充5 (较为合理)


本文希望侧重理性分析,主要材料来自财新网的一篇报道。最终根源是来自柳叶刀的论文。

http://weekly.caixin.com/2020-02-01/101510144.html

http://www.rfi.fr/cn/%E4%B8%AD%E5%9B%BD/20200127-%E6%9F%B3%E5%8F%B6%E5%88%80%E7%96%91%E6%AD%A6%E6%B1%89%E8%82%BA%E7%82%8E%E7%97%85%E6%AF%92%E6%9C%89%E5%A4%9A%E4%B8%AA%E6%BA%90%E5%A4%B4


其中有这么几个点值得注意:

1. 病毒源应该不是活蹦乱跳自由的野生动物。

    几十个病人短期内同时出现,且又没有彼此接触的历史,说明感染的野生动物可能不是偶然性地进入了一家摊位,而是短期内同时进入了多家门店,这样才可能同时引起这么多人发病。”他对财新记者表示,该病毒在野生动物传染源里可能已经比较常见,这就增加了这些动物进入其他市场或再次进入市场,进而感染人类的可能性。



这个说法在暗示一个活的不受控制的野生动物在多次进入不同的门店,比如(猫、狗、老鼠)之类的。

反对:
因为如果是这类动物,那么他们因为活蹦乱跳到处活动,所以很容易传给他们的同类,进而更大程度去感染到人,而我们目前的防疫措施都是基于根本不存在这样的传染源在做(我们只防人传人,并没有说扑杀老鼠或者猴子等)。

所以第一个结论是:不存在一个中间的“自由乱跑”宿主。(可能存在中间宿主,但不可以自由乱跑)
注意:我并不是说,肯定没有大鼠或猴子之类的中间宿主,而是说,不存在“自由乱跑”的中间宿主。而这个也和实验室私卖实验品相印证,即,不太会让他们跑了,反而可能是直接卖掉(大概率是装笼子里)。



2. 单独的某个0号病人不存在。
财新文章中提到

    “几十个病人短期内同时出现,且又没有彼此接触的历史”。



彼此没有接触,这意味着,必定有多个0号病人,他们的传染方式并非来自人传人,所以只能说他们都接触了间接的传染源,即,接触了带病毒的摊位,所以所有说“就是xxx,他就是0号病人的说法都不正确” stone记的那个爆料视频可信性一下子就很低。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vzzWeyW4Cg&t=677


3. 病毒来源的海鲜市场有人为操作痕迹。(即,人为带到了海鲜市场)
财新文章中提到

    上述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病所1月26日披露的信息显示,该所从华南海鲜市场585份环境样本中检测到的含有新冠病毒核酸的33份阳性样本,分布在22个摊位和1个垃圾车上。



    香港中文大学流行病学教授唐金陵据此推测,华南海鲜市场当时应该存在病毒的多点来源,而且它们之间比较分散。



病毒样本如此分散,我们做如下推断的可能性,下面简称“带有病毒的猴子/大鼠”为“中间宿主”。
a. 中间宿主被人提溜到海鲜市场进行贩卖
b. 海鲜市场的商家一开始买到的是活的宿主,外面的买家来购买该中间宿主,摊位当场进行宰杀,杀完之后,内脏/血之类垃圾扔到了垃圾桶,最后进入了垃圾车。垃圾车的病毒源解决了,即,因为中间宿主被宰杀后的污秽含有病毒
c. 宰杀过程中即有可能会血液之类的溅到周边摊位,故而该摊位和相邻摊位都有一定程度的波及。但应该是极个别的摊位才有病毒,而不是22个摊位都有。


关于22个摊位都有病毒的分析:

可能性1. 宿主贩卖者,带着中间宿主逛了多个摊位进行询价,价高者得。
分析:不太可能。尽管实际上可以这么操作,但是 1) 不太可能问遍20多个摊位,一般也就是咨询4、5个摊位知道个大概价格就考虑出手。 2) 贩卖试验品这种事情,一般都有稳定的销售渠道,即,找特定的人(比如某老李,某老张)直接卖过去了,因为“偷偷摸摸的事情一定要找靠谱的人偷偷摸摸的做”。

可能性2. 宿主贩卖者,在交易过程中,中间宿主逃脱出来了,跑了好多个摊位,最终被抓回了笼子里。有没有这种可能?这个可能性为中性,即,或许有,但是感觉不大。倾向于认为笼子还是比较牢靠的。(参考笼子:https://web.popo8.com/202002/07/15/8e42849aed.jpg
另外,个人也更加倾向于认为,猴子本身不带有病毒,因为实验室的人是万万不敢这么做的。最多是拿没做实验的,或者不染毒的猴子去卖,如果真的拿带毒的猴子不加处理就去卖,那么实验室的几个人也肯定都死了。所以猴子大概率是无毒。此处我偏向相信石正丽的“性命担保理论”(毕竟他们都是专业的实验室人员,这个是有多危险他们并不是不知道,哪怕再贪再愚昧,也是不敢做无毒害处理就直接卖的!这里更不用提王延轶这种二代是不可能去真的做实验室接触病毒的!但是我相信她是有权接触到病毒源交给其他人倒是。。。我只是不觉得是“专业的”实验室人员所泄漏。)

可能性3. 宿主贩卖者在收到中间宿主后去海鲜市场进行贩卖前(比如进行宿主交接的时候),身上已经携带了病毒(而且剂量/浓度不小),例如,鞋子/裤子 粘上了大量的病毒,去进行贩卖,一开始不知道在哪里可以贩卖中间宿主,(这种活猴在海鲜市场并不是每家每户都在买卖,但是有少数在进行),故而进入海鲜市场之后,就边走边问,问了两个摊位之后,走了许久,来到了几个摊位可以买卖,询价3、4家,出手了。

有没有这种可能?这种可能性蛮大的。
这样可以解释22个摊位都有病毒的问题。但是无法解释怎么会有那么多剂量。
除非是交接中间宿主的时候,第一卖者故意令其接触到了大剂量的病毒。

另外,此处还有另一个小疑问,即,如果病毒是在宿主贩卖者的鞋子或者脚底下并且泄露到各摊位到话,那么夜晚的时候海鲜市场的老鼠跑老跑去,就容易传播这种病毒到各个地方,疫情会爆发更为厉害?(还是说,这种病毒根本不会在老鼠之间传播?而只有灵长类的活猴/人?对了,此处提一下,后来,政府全面禁止了所有的野味交易。所以禁止了野味交易,也就禁止了活猴进一步传播到可能性?其实不禁止也不太可能继续野味互相传播了,毕竟第一个活猴已经被卖了然后宰杀,何况我们上面腿断了,猴子本身很可能不带病毒。)


财新文章也提到:

    唐金陵说,考虑到初期感染者有部分没有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和感染者密切接触史,除华南海鲜市场外,还需考虑武汉其他市场有无病毒检出,探明“一大片”的范围究竟有多大,以最终彻底切断动物再传染人类的机会。



注意他说到

    “考虑到初期感染者有部分没有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和感染者密切接触史”



所以说,除了海鲜市场,还有其他地方也存在这个病毒。我们暂且认为,宿主贩卖者拿到了钱,去了其他地方游荡。


上述分析完毕,感觉是人为放毒的可能性比较大,那么


问题1. 假如是人为放毒的话,那么问题是,去海鲜市场直接放毒的人是有意还是无意?
分析:无意可能性较大。如果是有意,则很容易留下把柄。

问题2. 去海鲜市场进行宿主贩卖的人是什么身份?
可能性1: 实验室人员?
分析:不太可能,他们自己就知道这个有多危险。更不可能带着病毒去贩卖。

可能性2: 实验室人员经常卖给的老李/老王?
分析:也不太可能,如果是这种人,疫情发生后的第一时间就可能会自己去警方报道,就算不去报道,也会进医院,如果活下来了,那么有可能也会说出真相,要么就是直接肺炎死掉了。(如果是肺炎死掉了,那么始作俑者也就是故意放毒把活猴交给他的人,需要打通医院的中间很多关系,不容易,甚至在他发病前就要直接谋杀掉他,也需要打通很多关系)

可能性3: 无家可归的流浪者/或者最没社会存在感的边缘社会蝼蚁人。
分析:这种可能性比较大。分析如下:

1) 始作俑者送给流浪者,和他说可以去海鲜市场卖了还钱,当然始作俑者的目的是为了散播病毒,而非充满爱心。

2) 该流浪者卖了钱之后,跑到其他地方好好吃了一顿,或者是到某外卖小吃摊,如三轮车摊点,去买了好吃的东西直接就跑到了大桥底下边吃边喝(因为这种人的自卑是无法在饭店吃饭的,哪怕卖了活猴有了钱,身上衣服依然破烂,是进不去的,否则某饭店应该会中招也有很多)

3) 故而该小吃摊可能有些人或许中招,但小吃摊光顾的人并非很多,而且是流动摊点(这里解释海鲜市场之外的病毒来源地)

4) 流浪者的身份(裤子破烂拖拉,鞋子破烂,具体见“犀利哥”的照片,注意看他的鞋子和脚 https://new.qq.com/omn/20171202/20171202A0CQ6C.html )都符合无意放毒的基本条件,鞋子沾上了病毒培养液之后,由于“毛细现象” 那么他如果在拿到中间宿主的时候,脚底下的一滩水的确浓度挺高,而他没有意识到的话,就会因为毛细现象,他的裤子带了非常多的病毒。关于病毒的存活时间,请见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67309326/answer/981546758 看看冠状病毒体外存活时间,培养液甚至可以存活21天之久

5) 流浪者第二天或许感染,他的直接反应或许是自己吃坏了东西,身体不舒服,也没钱去医院,最终曝尸街头。也不会有人关注到他。后面大概率在桥底下被灭口了。(或许是带走烧掉了,或许是其他不为人知的灭口方式。)

总之,无意的中间放毒者要满足一个身份,即“社会里最最最最不起眼的人”,是死是活没人管。只有这样,才能远离人类社会关系网,才不需要动用很多关系去打点中间者进行说谎和掩盖,才不需要灭口很多人而只要一个人。(否则假设是一个正常人,你让他去贩卖活猴,他首先就会质疑,然后生病了还会去医院,然后你要灭口还很麻烦。。。)


总结和提炼:(结论可能错误,详见补充5)

1. 多个0号病人
2. 多个染毒地点源,但是只有一个大的,即,海鲜市场
3. 人为放毒的可能性比较大
4. 放毒的人无意放毒
5. 放毒的人社会关系几乎为0,考虑城市流浪者的可能性



================ 补充1.1 关于无名者身份的论据的补充========================
下面回复中,我发现有增强城市流浪者身份的论据,即:
海鲜市场是一个大的爆发源,注意,只有这么一个大的爆发源,而不存在多个大的爆发源。

    根据论文,金银潭医院收治的首个感染新型冠状病毒患者发病日期为2019年12月1日,并没有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家人也未出现发烧和呼吸道症状;至12月10日,才另有3人发病,其中两人也没有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



“前4名感染者中有3人没有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 而且 “在金银潭医院收治的前41名患者中,仅有27名接触过华南海鲜市场”

也就是说,绝大部分都是来自于海鲜市场,而且只有这么一个大的爆发源,不存在第二个,否则新闻会报告出来。

这么说来,城市流浪者去流动摊点买吃的可能性很大,而流动摊点因光顾客较少而且是流动的,所以无法成为一个大的爆发源。另外,注意到,武汉2019年的11月24号到12月30号一直在连着小雨,所以如果病毒在流动摊点附近,很容易被冲淡掉。(第一例病例是12月1号)


可是海鲜市场因为一直没有清理,所以病毒一直存在那里,所以很容易成为一个大的爆发源头,也是唯一的一个爆发源头。



================ 补充1.2 关于海鲜市场的22个摊位的分析 =====================
http://news.xhby.net/index/202001/t20200101_6461851.shtml
https://info.51.ca/news/china/2020-01/843763.html

这个新闻记录了记者访问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的过程,里面有一些记录:

    附近一摊位店主大爷称,六街有几家卖野味的,有野鸡、蛇等很多品种,“你来晚了,(都)关门了。”


    在附近街区,记者还发现了一些摊位附近有闲置的铁笼。对于记者询问是否有野味卖的问题,摊主显得非常警惕。


    记者在西区入口处向几名卖干货的摊主和小卖部店主询问哪里能买到野味,都说“往里走”。



上述新闻表示:(结论错误,详见补充5 )
1. 有几家卖野味,不多,肯定不会到达22个摊位之多。
2. “往里走” 说明,卖野味的摊位非常深入,那么如果是拾荒者/流浪者去寻找并且进行售卖宿主,鞋子裤子占有病毒,就很容易把病毒传播到22个摊位了。


============== 补充2 关于人为故意泄漏的补充 ====================

个人觉得无意泄漏的可能性中性偏小。

因为不论是石正丽还是哪个实验人员,大家都是专业的,这玩意多危险,专业的人都清楚。

但是,如果有意泄露呢?这个就是实验室规则制度防不住了。。。

================ 补充3 关于实验室中有该病毒的论据的补充 ===================

武汉2019年的9月份还进行过新型冠状病毒的演练,官方还进行了报道。这可以一定程度印证实验室或许有这个病毒(好像无需证明了)。
https://www.secretchina.com/news/gb/2020/01/29/921208.html

================== 补充4 关于何方势力人为放毒的讨论 ===================
PS:本补充4的所有的讨论内容 因为补充5的说明 显得可信度较低。(中性偏低吧)

假如我们认为是人为故意所为,那么在这次疫情里面谁会得利,进而分析出谁最有可能放毒?
私以为,是党内的反习势力。
因为这么几个事情,每个事件都涉及到部分家族的利益,导致他们对习怨声载道。奈何龙袍加身,没有办法。故而放毒,不然接下来的金融反腐,可能自己家族也会完蛋。(毕竟中美贸易战还在继续,经济低迷,协议还要履行,现国库缺钱,从其他家族手里剥夺过来?)
1. 打老虎拍苍蝇,打黑除恶
2. 演艺圈大收割
3. 中美贸易战
4. 香港事件
5. 台湾大选

但是具体是哪一派势力,哪一个家族所为,不甚清楚。请熟悉国内政治局势的人帮忙补充

此处补充,放毒候选人列表:

候选人1. 王73 。

如下理由(绝大部分理由都是官方新闻,除了王73家族在金融界的势力,国内找不到):
1) 湖北省一把手蒋超良曾是王73的得力副手。
https://news.qq.com/a/20161030/001252.htm
2) 红十字会名誉会长是王73,会长是陈竺(陈竺下面展开)。
https://www.redcross.org. cn/html/NewsList.html?type=news&cla=zhld
3) 陈竺曾经在2003年非典之后,筹措资金,大力投资和兴建到武汉病毒所,说是创始人不为过。
https://www.thepaper. cn/newsDetail_forward_5705221
4) 王73家族金融银行势力庞大,是一块待宰的肥肉。
http://www.rfi.fr/cn/%E4%B8%AD%E5%9B%BD/20170723-%E7%9B%97%E5%9B%BD%E8%B4%BC%E6%8E%A7%E5%88%B6%E9%87%91%E8%9E%8D%E5%B8%9D%E5%9B%BD-%E4%B9%A0%E8%BF%91%E5%B9%B3%E9%9A%BE%E4%BB%A5%E6%B6%89%E8%B6%B3
5) 王73自己党内职务为零,现只剩一个国家副主席,权力全来自习的一句话,而且王自己是裸官,故而王的政治安全感/家族安全感也极低。特别是习发表讲话,2020继续坚持打老虎行动,特别是金融反腐,王73瑟瑟发抖。
http://cpc.people.com. cn/n1/2020/0113/c164113-31546519.html


讨论:
大家看看,这几个关键词是不是都来了?
湖北、武汉、病毒所、红十字会、反腐。
关键这次疫情控制的各个方面,湖北省的很多做法完全是“火上浇油”,就是怎么乱怎么来!红十字会也是,吃人都吃的不要脸,直接干央视管你谁谁谁!武汉病毒所也是各种乱搞!
总之这些关键词绝对是让中国乱上加乱的核心力量,这么说一点不为过。
特别是李文亮,涉嫌故意杀死,然后再假惺惺去抢救。这更能激发网友暴怒!乱乱乱啊!红十字,乱乱乱啊!湖北F4,乱乱乱啊!病毒所,乱乱乱啊!

总之:王73这一派的人,完全是在搞事情。
但是别搞错了,王73的目的应该不是为了权力,更多是为了自保别来搞我,达成某种平衡的协议。
其实王73被抹掉常委之后,当时非常恐惧,当选副主席的时候,怒敲桌子,这一定程度表明了他的态度,大概意思:你们等着瞧!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KDRKi3LBn4 ( 1:10 开始)

候选人2. 习自己。
讨论:不可能。
习经过了了 1/ 休宪 2/ 中美贸易战 3/ 反腐 4/ 返送中 5/ 台湾大选 党内基本已经怨声载道。
此刻,自己再给自己放一个大病毒,自杀式袭击么?不太可能。
个人依然以为,习是具有政治理想的人物,只是能力不够。如果他没有大的政治理想,反过来自然可以做一个毛少将的人物,吃喝玩乐,自然而终,想必比他现在更舒服。
但,他是希望成为历史上的一个人物!所以 说是习放毒,那我可能怀疑你是不是党内的反习势力。或者是被(假)民运过分洗脑而丧失独立思考的人。



==================== 补充5 关于病毒形成以及扩展的分析 ==================
谢谢启明星的回复,引起更多的思考以及更有益的分析。

首先推翻前面的结论,上述的故意放毒,“毛细现象”+”病毒培养液“ 的说法可能性几乎为0,因为这样的话,病毒培养液大量的病毒暴露在空气中,自己也感染,风险极大。因为小概率事件+小概率事件+小概率事件的事件,概率常识告诉我,这太难了。。。
而实际上,只需要有一个被感染源扔出去,让他把这个感染源带到社会上即可引起人与人之间的传播。而自己甚至只要做好基本的防护即可,例如,N95口罩,然后做好通风消毒即可。毕竟交易的时间很短暂,病毒停留时间不会太长。(这个感觉类似于,你和一个刚得这个病的病患呆在一起,如果是很短时间,而且你注意基本防护的话,大概率自己是不会被感染的,而他却很容易把病毒传播出去,是这个道理)。

下面是我回复启明星的内容:


谢谢你的回复,你提供了几个比较重要的结论,我总结一下:
1. 病毒是人为带进去的,因为检测到的就是人类冠状病毒,而非中间宿主的病毒,否则中间宿主源头很容易就找到了。从这一点来说,最近所谓的“穿山甲宿主论”大概率可以认为是官方造谣了。如果是穿山甲的话, 那么很多捕杀穿山甲的人,他们早就该发病了,而且穿山甲族群自己也会发病。实际上并无该新闻。





2. “慢慢扩展至22个摊位”,这个值得进行一些讨论。
事实1) 根据新华社的报道,http://www.xinhuanet.com/2020-01/27/c_1125504355.htm 585份病毒有33份是阳性,阳性里面的93%分布在海鲜市场的西区,西区存在野生动物交易。
事实2) 官方通报的第一个病例症状出现的时间是12月1日,我们假设病毒在11月下旬就开始出现进行传播了。1月1日是515份病毒采样的时间,另外70份是1月12日采样时间。

分析:
1. 93%的这个比例,有种感觉,即“这个病毒是被一定程度锁在了这个海鲜市场的西区”。

2. 从11月下旬就有了病毒并且开始传播,到1月1日采样。经过30多天的“发酵”,的确很可能可以“慢慢扩展到22个摊位”。但是仍然需要解决两个疑问:

a. 海鲜市场的其他区病毒阳性极少(7%),为何?
分析:海鲜之间不感染,只有某种野味才会感染。也就是说,一开始是病毒从其他地方带到了海鲜市场,然后在这里留存并且在活的野味和人类之间互相感染。而且根据 http://www.bjnews.com. cn/news/2020/01/22/678104.html 报道,这个人是在东区经营,但是也感染了,原因是他住在临近西区的老小区,每天都要出入西区。所以其他非西区的7%估计很多都是因为“出入西区”被得来的。

b. 海鲜市场的这个初始病毒被带进来的方式?
可能性1:“飞沫传播”?如果一开始是某个人被感染,然后“通过飞沫”散播到了野味摊位,进而在野味西区之间感染到其他的活物宿主?
分析:不太可能,因为如果是“通过飞沫”这样的手段,那么势必也会“通过飞沫”感染到其他地方,进而有其他的大的病毒感染源地区。因为,在西区被感染的人也可以通过飞沫传播的方式,把病毒传播到其他地方,例如,饭店,超市,办公楼等(半)密闭空间,进而形成另一个大的传染源地区,实际上早期并没有这种地区,只有海鲜市场这么一个大的感染源地区。所以“飞沫传播”方式不合适。

可能性2:大量的咳嗽和喷嚏活动之后的“飞沫传播”产生的之后的气溶胶。(那些说气溶胶不传播的,就是在造谣。政府不过是不敢表示而已,因为这样形成的恐慌不是一点点,而且对经济货物出口都会引起极大问题!)
分析:可能性较大。推演如下:
1/ 野味交易,飞沫感染到了某个摊位老板。
2/ 老板开始咳嗽、喷嚏,和其他摊主闲聊/麻将,调换野味等活动。
3/ 这么多咳嗽、喷嚏之后,西区的气溶胶病毒浓度极高,感染到其他老板,进而集体咳嗽、喷嚏。这和 http://www.bjnews.com. cn/news/2020/01/22/678104.html 里面说的 “80%的生病的都在西区” 结果一致。
4/ 气溶胶占了水气之类的,重的落下,到了摊位上,轻的依然悬浮在空中,自然容易被人吸入,进而更多的人感染。这也解释了为何出入西区的人都可能会被感染。

可能性3:“大剂量高浓度”方式携带,比如脚底或者衣服占有大量的病毒。
分析:基本不可能。即,有意或故意的方式,例如,令该城市流浪者脚底下占满病毒培养液或者其他方式。这种方式太不靠谱,因为无法保证自己的安全,除非交接货物的时候是穿着防化服在P4实验室的负压房内,那更不可能了。

补充5的结论:
1. “慢慢扩展论”基本成立,可以靠”飞沫“+”气溶胶“的方式达到。
2. 由于西区是大部分病人在一起,所以”气溶胶“浓度密度都很高!
这个结论表明:方舱医院很危险,这个做法是不对的!!!
因为时间一长,交叉感染之后,这里的气溶胶浓度机高!最后的结果就是,随着”慢慢扩展理论“,方舱医院的人全部感染,全部中招(今天是2月9号下的这个结论,我们后面来验证方舱医院的情况)。
所以方舱医院那些所有不做好防化服装备的医护人员/工作人员都有很大的被感染风险!
HenkGao 我姓高,叫高老庄
非常赞的考据精神!
我的几个观点。

现在这个病毒发现除了飞沫,还可以通过接触传染,而且面对面15秒钟就可以传染成功,无症状可以传染。
多个0号病人+多个染毒地点:可不可能是0号病人感染之后无症状,在接下来的时间内在特定地点活动,造成了多人感染,自己又全身而退(自愈)?

22个摊位和垃圾车都发现了病毒:会不会是某种特定宿主动物,每一个野味商家都在售卖,在市场内交叉感染,而发病死亡的动物尸体被扔进了垃圾车?

现在只知道摊位发现了病毒,却不知道是何处发现的。如果是地面,可以考虑动物、老鼠,如果是人手可以接触的地方,考虑是人。
Jojomug 没有
刚刚看到一个神贴总结最近围绕病毒发生的事:

2019年7月5日,加拿大P4实验室华裔科学家邱香果因盗窃病毒样本被加拿大情报机关逮捕
2020年1月24日,世卫组织全民健康覆盖——生命全程部门执行主任Peter Salama博士猝逝
2020年1月28日, 哈佛大学化学及生物化学教授Charles Lieber 因为隐瞒与华中科技大学(武汉)的合作而被FBI逮捕
2020年2月4日, 加拿大P4实验室总监Frank Plummer在肯尼亚猝逝。

巧合吗?如果不是。。。O!M!G!好莱坞都不敢这么拍啊!
方案D 数据品葱娘创作者 品葱数据娘?!游戏制作人?!前吸欧弟小吧,留学党,品葱娘同人游戏开发ing
就是人为的,高层已经开始吹风了。

俺家妹子给俺举个不太恰当的例子,你发现一个洞穴里有一个汉堡王。那么你可以确定如下两个可能

一,有人带进来的

二,经过漫长的自然演化,一百公斤的麦子被风不换肩地吹到山洞里,后来有一头牛闯进了附近的农田,不小心沾上了一堆菜。它跑进树林里正好发生了森林大火,它的一块肉和菜都掉地上了。风正好把麦子扣在了肉和菜上。然后大火烤呀烤呀直到把麦子变成面包,把肉烤熟。

请问这二者哪一种更有可能?
谎言领主1127 我就和大家说说大实话
当然是意外,如果是故意的,弄死这么多美国人,现在中南海早就接受饱和核打击了。说白了还是政府反应迟钝,習维尼:只要武汉人不到中南海传播病毒,我就当没病毒这个事。
是人为,也是天灾。
病毒是人为合成的,这点石正丽自己在论文里已经说明了,在合成病毒的过程中一般是用动物做活体实验。这些实验动物流入了市场,可能主要就在华南海鲜市场里销售。
所以病毒是人造的,泄露也是人为的,但却不是初衷。
这主要是实验室管理混乱导致的。
其实这也反映出中共就是一只纸老虎,内部早已经七上八下颠三倒四,每个机构都腐朽混乱,无法管理了。崩溃也就是分分钟的事。大家备好粮食,磕着瓜子喝着可乐,等着这一天的到来吧!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沒空去讀caixin文章。不過提出質疑黨國敘事值得肯定。

多個0號病人可能是黨國信息戰的煙霧彈。

柳葉刀言之鑿鑿12月一號一個0號病人,諸位看客抓住這個別鬆口便是,一定要黨國給個回答。
蓝色药丸2 黑名单
为什么不是习近平干的呢?这个病毒闹大的话包子就可以名正言顺的闭关锁国
https://news.sjtu.edu. cn/xsjz/20181108/88115.html  这个页面本来放石大妈的冠状病毒和跨种研究的,但现在访问不了了,不做亏心事干嘛把它删了https://telegra.ph/file/3c411ddeba7cc8ef1fd23.png
決不再做奴隸 黎明來到 要光復 這香港 同行兒女 為正義 時代革命 祈求 民主與自由 萬世都不朽
中共體制內現在很多人都不滿習近平,但是其中受威脅最大的就是金融銀行體系的。畢竟習近平的「家業」已經沒錢了。如果要搞事,中共金融銀行體系的黨國大員是最有理由搞習近平的。因此我贊同你的分析。
这种病毒感染迅速,死亡率不算太高,是完美的对台生化武器。我觉得就是武汉病毒实验室泄漏的。现在就是缺证据,不过应该是瞒不了多久的。
wahniop 炮声隆隆 离我心灵很近的某处 弥漫着吞噬生命的烟雾 低头看消息,在西北边,数百人 被蒙住眼睛押上了死亡列车
老子不知道怎么说 只有恐惧 明天能不能看见太阳的 
看到一个比较专业的起源分析,转载:

2019冠状病毒传播起源初探

(其一)原始链接 https://www.douban.com/note/750329932/
 防删存档 https://web.archive.org/web/20200205054035/https://www.douban.com/note/750329932/

(其二)原始链接 https://www.douban.com/note/750424924/
防删存档 https://web.archive.org/web/20200205054035/https://www.douban.com/note/750424924/

(其三)原始链接 https://www.douban.com/note/750498535/
防删存档 https://web.archive.org/web/20200205054035/https://www.douban.com/note/750498535/

 (其四)- 压轴篇 原文已被作者隐藏 
防删存档 https://web.archive.org/web/20200205054035/https://www.douban.com/note/750967797/

 (番外篇1-- 论病毒自然传播支持方的逻辑谬误)
原始链接 https://www.douban.com/note/751165885/
防删存档 https://web.archive.org/web/20200207105542/https://www.douban.com/note/751165885

大意是说病毒起源无非5种可能:

1.自然产生,自然传播。

2.自然产生,武汉P4研究所意外泄漏。
3.自然产生,武汉P4研究所人为故意泄漏。

4.人工编辑,武汉P4研究所意外泄漏。
5.人工编辑,武汉P4研究所人为故意泄漏。

作者文章里排除了,人为故意的可能,接下来又排除了自然产生的可能。

只剩:4.人工编辑,P4研究所意外泄漏,但目前仍缺少原病毒的证据。

番外篇,大意是指出了财新一篇报道“专家一致认为新冠状病毒非人造的”若干问题。
索多玛艺人 ? Коронавирус: здрасьте ,支人 支文化 支党 属于自然界三种互利共生的毒物,谁也离不开,谁也别想逃离责任
如果制造病毒的和提供“解药”的都是一伙人,对于绝望的人群,新的特效药你敢吃不吃?以后疫苗敢打吗
武汉封城的时候没有停止飞往国外的航班,川普一直说是故意的
如果是73干的那他会希望军队一起被削弱或者形成地方自治吗?
是不是真的从海鲜市场检测出了病毒还值得怀疑呢。如果是由于别的地方泄露了病毒导致了类似SARS的病毒传播,最容易甩锅的地方就是野生动物市场。然后再甩到乱吃野生动物的人身上。

暂且当做真的检测出了病毒吧。报道中检测出的是人类病毒,而不是蝙蝠病毒或中间宿主的病毒,否则就会报道已找到病毒源或中间宿主了。这说明海鲜市场的病毒是由病人带进去的。而且海鲜市场是在1月初才采样的,如果一开始就是这么大的污染面积,肯定不止这么一点病人了。这说明12月初海鲜市场的污染面积还是比较小的,慢慢扩展至22个摊位。
Childhoodagain 死而復生childhood 重生
我覺得推論方向沒問題,這個病毒的傳播一定是某個帶原者不經意的傳播,而且是非常不起眼的人,源頭可能真的不是華南市場,之前台灣sars就是一個清潔人員傳染整間醫院.
其實最簡單的方式就是官方公開收治第一個人的行動路線,如果是12/1發病就醫,按照這個病毒的潛伏性,應該至少11月中旬就感染了.
只是目前好像都沒有任何公開的訊息,這就非常弔詭了,為什麼要隱瞞這種事?
關於
补充4 关于何方势力人为放毒的讨论

的一點討論:

是否還應該考慮到病毒的殺傷力?

到目前爲止,病毒的致死率在中國以外還是很低,可以反推出這病毒其實并沒有想象中的危險。 那麽在任意一個醫療防疫過關的國家和地區,只要能迅速發現0號病人,疑似病人會被隔離,疫情就可以很迅速的控制。要對醫療系統造成的影響,可能需要大量帶病”游客“。

只是中共將這天災演變成了人禍。

如果是用來對付黨内的人,或許他們相當蔣經國卻沒有實際能力。
hkfool 從來職業無分貴賤,黑警POPO有委任證會捉賊唔會蒙面, 佢地係政權私人 ARMY 唔係警察, 終於有證人證明差佬輪姦。。。如果我提的问题和写的故事能够让一两个人重新思考片刻,我已经要感谢品葱...我需要冬眠了。
在历史过程中,不同人以不同的意图和行为造成不同的结果。 阴谋论总有逻辑上的存身空间。

因此疫情中的恶意扩散和愚蠢的推出国境都是存在的。 但是也都没有证据。

非常可靠的是隐瞒疫情, 这个证据太多了。
ZetaFC 观察 在下自由意识主义者,无政府资本主义者,奥地利经济学派
你这叫阴谋论,就是个歪打正着的可能性最大。考虑这些意义不大。
中共大面积发动五毛污蔑美国,这是在明明白白告诉我们:病毒就是我中共发明的,你能把我咋滴
haytt 这个壬很申必,什么都没有留下,,,
我之前发过一次,有一个假设可以解释大部分疑问:
1. 大大部署武汉某实验室研制生化武器攻击台湾,因台湾地位特殊未加入WHO,届时可假借控制疫情实现国家统一
2. 该实验室研制生化武器过程中产物出现无意/人为泄漏,发现时已无法控制,若被发现病毒为单中心扩散,恐怕会暴露真正的病毒爆发中心,整个计划会大白于天下
3. 中央紧急开会讨论,决定在附近的华南海鲜市场多点同时投毒,以掩盖真正的病毒中心
4. CDC坚称食用野生动物导致,不可人传人,并将确诊标准定为必须有华南海鲜市场史才算,以协助伪造出华南海鲜市场才是扩散中心的表象,并在某时刻对市场进行全面消毒,消灭投毒证据
Cocafuchi 爬梯子
新的穿山甲为中间宿主论其实也变相的将病毒溯源推向了人为。

穿山甲在国内本就稀少,被列为二级保护动物,这里的穿山甲指中华穿山甲,但是穿山甲分很多类,那么拿来研究的最容易获取源就是通过向特殊机构购买走私的穿山甲。

实验证明分离的病毒株与感染的人的病毒株相似度99%,可以说是基本一致吧;

假设是一致的情况下,那么通过自然演化的让病毒携带在穿山甲上的概率与人为相比较,自然演化肯定是小概率事件,如果可能的话,病毒早就在别的地方或者更早就爆发出来了;毕竟符合蝙蝠+穿山甲两种条件的,并不是只有中国而已。

而既然其他地区没有爆发,则直接就印证了,病毒就是在国内爆发的。

只不过要分成了有意还是无意罢了。
关于22个摊位都有病毒的分析:

想到一個可能性
我不清楚是不是整個市場的店都不是直接抓野味的,而是存在一個上游供應商
或者根本很多家都是同一個老闆,用同一個貨源(這是在任何市場都存在的現象)

可能存在一個上游供應商,集中儲存抓來的野味 統一出貨 
然後可能有一天抓來了一隻不明來歷的野味 感染了同一批貨
上游供應商同一天向22家店出貨

於是22家店都有病毒,而首批病人同時出現就解說得通了


至於上游供應商為何沒感染,可能是獵戶身體好 只發展成輕度感染者
而生活圈子小,也沒有傳染給別人
小骂大帮忙 识别大外宣:问题不大,情况不严重,往好的方向发展,总体可控。
补充了王73的可能性。补充了海鲜市场的部分情况,野味摊位并不多,而且需要“往里走”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识别大外宣:问题不大,情况不严重,往好的方向发展,总体可控。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6-03
  • 浏览: 144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