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可以认为除了中国,俄国以外,德国的民族劣根性最为严重?

德国诞生了马克思,诞生了希特勒,是唯一被共产党和纳粹两大毒瘤都统治过的国家,发起了两次世界大战。进入现代社会,又成为西方国家亲华亲俄的急先锋,一直对中俄采取绥靖政策。这次疫情更是痛斥美国指责who是单边主义,破坏世界团结。所以,德国人的劣根性是否可以被认为仅次于中国和俄国
Wolfychan Christian
樓主見到的只是德國人離棄神的結果。
德國向來是聖徒、勇士和音樂家的故鄉,同時因為強敵環伺有著尚武的傳統,又可能因為同樣的原因注重內在(讀作思考)和秩序。儘管如此,德國即使在它的老宿敵法國眼中仍然是以崇尚自由著稱的,即使是威廉一世的時代都一樣。
後來民族主義和浪漫主義興起,他們漸漸忘記了神,甚至以國家為神,自然出現了很多奇奇怪怪的哲學,又因為他們對所謂「東方智慧」的謎之著迷,自然出了很多離譜的東西。法國以前都曾經有過,認為動物沒痛楚的盧梭即是一例。
中华菊头蝠 年年有蝠
二战前德国本土产能是英国本土产能一点五倍以上,人口也多于英国,但是英国控制着全世界的航道,也就是全世界的资源流动。这种我很牛逼但被个小个子不停戏弄的感觉不好受,德国人的能力也让他们觉得有挑战机会,还是不要动不动拿某国来比,一个是优秀闹的一个是猥琐闹的,能一样吗。
mortal 有時候看著對岸很奇怪,民主意味著人民比政府和黨重要,為甚麼中國人民要把自己的位子擺的如此卑微...
我曾經看過<<真確>>一書,漢斯。羅斯林指出人類有許多直覺偏誤,跟這件事有關的事概括直覺偏誤,概括直覺偏誤指的是人類將東西歸為一類,就認定這一類是完全相同的,就像樓主認為納粹以德國人為主,就認為德國人都和納粹一樣邪惡,但如果你看過辛德勒的名單就知道,仍然有積極拯救猶太人的德國人,有時候我們需要找找看[同一類中的相異之處]。
带钢丝的韭菜 意外搜到,发现签名被改。本站站长再一次以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永远只配被称作是一条中国人,或许其嘴上反共,行为上却比共还共。
明末清初的大儒王夫之说过——古今之大害有三:老庄也、浮屠也、申韩也。
对应到现代人能听懂的概念,实际就是指共产主义、射秽主义、法西斯。这三者,是一个妈生的。有了一个,就一定会带出另外两个。

所以,一切都是 “文化” 问题,而与 “血缘” 没什么关系。
普鲁士的整体文化,一贯就野蛮而反智。这就肯定会弄得满地都是卡尔马克思、希特勒,只不过只有卡尔马克思、希特勒名气最大而已。尽管它们根本不是原汁原味的 “德国人”(一个是犹太人,一个是奥地利人),但它们毕竟是在这种文化背景下成长起来的。
对付这个,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把其一整代年轻人杀干净、人为地制造文化断层。显然,“二战” 起到了这个效果。因此,今天的德国人与当年的普鲁士人,作风上区别其实很大。

至于在瘟疫期间德国的那些骚操作,不怪德国,而应该怪英国。是英国在数百年里,把无耻当国策而造成的。玩的是 “三个火枪手” 的博弈模型。

想具体了解这个博弈模型,请参考: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9918
在那里,我对它有过深度解读。

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二战前期的英国会有那一堆骚操作。因为二战的本质根本不是别有用心的政权宣扬的 “反法西斯战争”,而是西方资本主义阵营为了对抗 “红祸”,刻意对法西斯阵营绥靖,而导致的局面失控。简言之:二战就是资本主义阵营想拿德国人当枪,替自己挡住毛子,结果玩砸了。共产阵营才是二战的第一责任者,西方资本主义阵营是第二责任者,而法西斯阵营仅仅只是被当枪的傻子。
显然,在二战前,美国、法国都是英国的传统态度,说明这种缺德套路已经传播开了,当时整个 “西方资本主义阵营” 都在这么玩。

所以,现在的这个德国,在对待瘟疫的态度上,其实就是二战前 “西方资本主义阵营”、尤其是英国之态度的翻版——
存心想看着美国、中国狗咬狗,而自己及整个欧盟则坐山观虎斗。
这与默克尔本人是否出身东德毫无关系,而是跟英国人学的。 

这种缺德套路胜率确实高,英国也正是靠这个而混成了 “日不落帝国世界搅屎棍”,但这种套路只讲眼前输赢,却完全不看是非对错、更不看长远的将来。早晚 “聪明反被聪明误”。

所以,如果不是伟大的丘吉尔站出来力挽狂澜,二战会打成什么样还不知道呢。
能在英国这种恶心的文化环境里冒出丘吉尔这种目光长远的伟人,真是不容易,其难度等同于在普鲁士那种恶心的文化环境里冒出一个俾斯麦。也难怪俾斯麦为什么与李鸿章私交极好,毕竟全德国唯一不是疯子的人,与全中国唯一不是傻子的人,能不惺惺相惜么。

当然,中国人玩这个,才是祖宗。只不过恰恰因为中国人太会玩这个,真把脑子给玩废了,还自以为自己聪明。以至于在鸡毛蒜皮的小利面前,个体与个体都是 “与人斗,其乐无穷” 的大师;而到了面对内部强权与外部侵略者的时候,要么任人宰割、要么 “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汉族文化,不是正统华夏文化,而是楚文化之延伸、是东亚土著文化之复辟。这种文化发源于河南,做大于江西、湖南、湖北。这种地方极度盛产人渣,数千年来都在向外边输出瘟疫。
一两个楚庄王、伍子胥、屈原,代表不了所有人。正如萨拉丁本人品行高尚,我们也不能以这种眼光去看所有穆斯林。楚地,毕竟还是更盛产王安石、蔡京、朱熹、朱厚熜、严嵩父子、杨嗣昌、唐生智,以及大名鼎鼎的毛遮洞、林彪,甚至还有现在的郭美美。
甚至即便在台湾,与中共搅在一起、捅执政党黑刀子的,仍然是河南人韩国愚,祖籍江西的湖南人马英九。

两千年前,楚人摘了暴秦的桃,把整个华夏所有人都拉低到了楚人的水平,并改称 “汉族人”。
两千年后,楚人摘了刮民党的桃,报废了自清末以来无数先烈为争取民主而付出的鲜血,再度把整个大环境拖回皇权专制时代,把所有人都称为 “中华民族”。

古代楚人得了暴秦之故地,直到后来的三国时代,秦故地仍然是经济不能自给、常年靠关东输血的穷山恶水,甚至到了萌、清、近代都还穷;
当代楚人得了东北、香港,短短几十年,曾经全亚洲最繁荣的满洲、东方之珠,也被拉低到了南昌、长沙、武汉的水平。

是的,不少来自楚地的人,现在反中共反得很给力。
但是看一个人,不是看它无势之时受了欺负是否敢反抗;而更应该看它得势之后是否会去欺负别人。
你觉得那些嘴上骂中共组织、习胖子个人特来劲的,得势之后能在 “权力” 面前做到自控么?
就连在一个小小的网络平台,用户与用户之间产生冲突,有管理权限的会直接对你上私刑,没管理权限就留言喷你,连发言权都没有的就只能躲背后踩你、甚至诬告你。它们会动用一切它们能想到、能动用的手段来恶心你一吧,偏要出了这口恶气不可。这样的人一旦掌握更大的权力,还得了么?
同樣的講法也可以套用在法國上
出現第一個付諸實行的共產主義政權(巴黎公社) 
出現過文革式的血腥時期(法國大革命)

二戰靠美國打救,二戰後反美退出北約
都60年代了 作為一個西方國家還在北非搞殺平民的戰爭罪行
反犹主义在一战前的欧洲盛行,是否说明欧洲人劣根性?
种族歧视在美国经久不衰,是否说明美国人劣根性?
把某种现象归为国籍的一元思维太就是扯淡
NZRdlClr5 固定那幾樓才會網路連接異常一定是結界|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儒反納粹
又是祭出這個老梗的時候了:
奧地利最成功的事情就是讓全世界相信希特勒是德國人,而貝多芬是奧地利人
而且波蘭不也是被兩個大毒瘤都統治過了?唯一?唯一?!
你以為波蘭是自己喜歡才建了『位於波蘭的集中營』?
那不就完了,就連你的前提都是不成立的
你这个可以套用到美国身上,建国后的扩张数不清的印第安人死在美国人屠刀之下。没有哪个民族是一尘不染的莲花,关键是未来这个民族是否继续选择作恶。
筱田君 为我们的兄弟Donald J trump 祷告,人非神不完美,臭皮囊也可以维护公义
我是客观的人 观察 我是追求客观的人
一战是奥匈帝国发起的,不能算德国挑起的,德国只是后来加入,俾斯麦之后德国领导人战略眼光较差,一根筋,要么过于激进要么过于白左
被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统治过的国家不止德国,还有西班牙,匈牙利,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克罗地亚,捷克斯洛伐克等等。甚至把标准放宽一点连法国也算(巴黎公社和维系法国)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