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第一次聽過六四天安門事件,是在什麼狀況?當時的心情如何呢

https://i.imgur.com/llzCMJL.jpg
各校大学生在天安门广场高举旗帜。(档案照片/美联社)

相关问题:如果你变成了1989年的赵紫阳,你会怎么办

*回应时,请各位注意隐私安全,不要透露过多明显私人讯息。



(節錄自中央社)

1989年6月4日震惊全球的天安门武力流血镇压事件,至今年满30週年。外界通称的「六四事件」或是「八九民运」,可概分两时间点。狭义是指6月3日晚间至6月4日清晨的武力清场,广义是4月15日胡耀邦过世后,由北京的大学生发起的近两个月抗议游行行动。

「六四事件」的爆发,背后有更深远历史脉络。中央社报导认为,胡耀邦过世仅是对中共不满的导火线。若从整个1980年代看,中国政局的「三架马车」分别是中共总书记胡耀邦、国务院总理赵紫阳,以及隐身幕后的中央军委会主席邓小平。

胡耀邦、赵紫阳与邓小平的「党政军」三架马车,为1980年代的改革开放创造出稳定环境,但胡耀邦发起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也间接成为当时中国知识份子「讨论中国未来方向」的标准。

年轻学子们在大学校园内积极引进西方知识与新思潮,畅谈中国未来走向,自由风气远胜今日;但关心国事势必对当下中国政局产生批判,官员贪腐与民主监督即是一项,并引发了1986年底至1987年初的「八六学潮」。

作为「八九学运」前身的「八六学潮」共持续27天,发起者方励之1987年1月被开除党籍,撤销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副校长职务。

时任总书记胡耀邦因受到党内保守派的施压,被迫在政治局扩大会议主动请辞,总书记一职由总理赵紫阳接任。中共的「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宣告开始,也埋下爆发「八九学运」的远因。

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过世,北京各大学生自动发起追悼仪式并至天安门广场献花。4月17日,游行学生提出「重新评价胡耀邦同志的功过是非、肯定其民主、自由、宽鬆、和谐的观点」等7项要求,未获中共当局任何回应。

4月22日在人民大会堂举行胡耀邦追悼会,灵车未绕行天安门广场导致学生不满。隔日,北京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宣告成立,选举中国政法大学的周勇军担任主席,北京大学学生王丹、北京师范大学学生吾尔开希,也被推举为各自学校的学生代表,并呼吁各校罢课。

在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政治背景下,北京各大学学生团体的相继成立,让中共元老们认为背后有股政治阴谋,目的是推翻中国共产党执政。

4月26日人民日报发表彙整自邓小平讲话的「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社论,正式将学生运动定性「动乱」,引爆学生的愤怒,并于27日举行大游行至天安门广场抗议,以及此后5月4日大游行、集结天安门广场与绝食等抗议行动。

5月19日凌晨,时任中共总书记赵紫阳在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温家宝陪同下前往天安门广场,直接呼吁学生结束绝食,应该健康地活着,看到中国实现四个现代化那一天。这是他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此后即遭软禁。

赵紫阳赴广场引爆邓小平不满,5月20日由时任国务院总理李鹏签署北京部分地区戒严令,正式宣布戒严并调派军队进北京,直接导致6月3日晚间起至6月4日清晨的天安门广场武力清场流血镇压事件。


你第一次听过六四天安门事件,是在什麽状况?当时的心情如何呢
题主是初中时看到电视上的新闻专题,知道有这样一件事情。但要到大学时选修中国研究课程,才比较详细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
已邀请:
谢邀。我是大概初中一年级的时候听同学说的,已经不记得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心情了,只依稀觉得没什么反应,可能认为发生什么事都不奇怪。即便如此,得知你国黑历史之后仍有一种忧国忧民的紧迫感,也就是认为你国稳定了仅仅不到30年,对比你国的洗脑,是非常难以置信的。这让我认为这个国家没有办法提供给我所需要的安全感和自豪感,也不值得我为其贡献什么,更加坚定了我跑路的决心。

因为我从小就是个很叛逆的人,小学就关注你国各种负面新闻,也不太相信你国的洗脑,什么俯卧撑躲猫猫之类的梗在贴吧上已经看烂了,不过当时贴吧愤青很多,也用不着我去当那一个,而且我基本都是当乐子看的。不过我父母还是很保守的,记得小学的时候被法轮功老太发了一本「九评」,父母见到之后立刻告诉我「看了就会死」,而且九评开幕过于玄幻我也看不懂,就没继续看下去。

上初中之后经同学推荐「自由门翻墙」,起初只是拿来去Gelbooru看小黄图(网速慢不想去草榴,不去P站因为不会日语,鬼知道为什么我十一二岁就成了老司机),之后也开始看起了政治。和初中同学讨论过如何才能让中国民主,包括民主素质论的正确性(如是否要清除阻碍民主的粉红等),而且当时班里很流行韩寒等公知内容,我也是在那时候读了1984,而且班里还讨论了薄熙来事件和可能的下一届领导人。但接触的信息越多就对你国越绝望,虽然没有一个事件让我特别震惊,但每一个事件都让我对你国好感降下一级,直到习上台之后的反腐我才彻底意识到了呆在你国是没有未来的,因此哭爹喊娘(literally)的让他们把我送到了美国。

从上面的时间线大家也能看出来,我其实也算是00后,只不过因为美国高中和大学允许提前毕业加之学术氛围比你国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才让我跳了两级在今年读上了grad school。然而再回首一下之前启蒙我的初中同学们,在习的第二任期之后彻底沦为一般通过岁静婊,对我们曾经讨论热火朝天的「民主化」问题再也不闻不问,认为民主与否已经和他们没有关系,甚至连墙都已经不知道怎么翻。而那个曾经告知我六四和翻墙的「启蒙导师」也只在去年才成功肉翻,同时也不再关心任何政治问题。

以上故事真实发生在一个非北上广深(当时的)三四线小城的一般通过初中班里,足以说明半自由的网络环境其实完全可以逐步推动新一代青少年公民意识和民主进程的发展,而习上台之后的网络环境逐步恶化,最终导致曾经关心政治的人也不再关心或不敢再关心,逐步沦为大家口中喜闻乐见甚至活该被杀的小粉红。幸好当时父母同意把我送去美国读书,否则现在我可能也成了一位该死的「中国人」。
yvshin 真·废物青年,国内不知名国际学校高中生
 是学生,家庭条件不错。上学学校比较好,以前在同学里都会流传一些“爱国主义是流氓最后的聚集地”“爱国是感情,没有主义(体系)一说”之类的词,所以小时候也不会当小粉红。给我政治启蒙的是游戏,品葱应该也有人玩的吧---p社四萌:钢铁雄心,欧陆风云之类的,脑子里大概就接受到了唯物辩证历史观之类的想法。之后就非常中二了,开始看《君主论》之类的古典政治书目。在网络上关注最多的也是gamecores,混乱博物馆这种“硬核”主播。
 我那时候的历史老师是个年轻的女性,有几次课讲完了,老师就让我们把窗帘拉上然后偷偷放六四事件的影片。政治老师似乎也知道,有次上课给我们放《坦克人》的照片,叫我们感兴趣就回去查。
 学会翻墙之后,我爸看到我看台湾的时政节目,也挺感兴趣的,会给我讲解周永康,薄熙来之类的党内政治人物。
 挺感恩的吧。
说起来挺惭愧的,我时19年6月3号,忽然想翻墙(当时频率不太高),然后我的vps挂掉了,挂掉了我就搭,反复七八次,我恼了。64到底是什么让tg这么怕?当时翻墙出来了解也只是油管,但是,当时比较火的视频是寒梅和德国知事,可想而知我也被洗脑了。

后来返送中事件,也随波看了黄智贤、小马识图、好奇大叔和唐湘龙,当时觉得他们说的好有道理。但是看了一个多月,发现这些人的视频前后不搭,首鼠两端。一度陷入迷茫,到底什么是真的,当时什么新闻都看不下去了,好吧,恶补历史,本人去年好懒,不想看书。从沈志华的朝鲜战争、中苏关系、波匈事件和反右,到高华的四清、林彪;韩钢的高岗,四清;秦晖的文革、宪政、福利制度和政府。看完之后对tg的了解也就差不多了。

却始终看不懂香港,因为当时翻墙出去,脑袋里的墙没越过去,直到看到inty的香港视频,才发现几十万人在游行,全是合理非。我才慢慢醒悟,正巧找到Stone记,翻回去看香港事件;之后看江峰。。。。

年底才知道看的人多得视频往往都是忽悠人的,对历史感兴趣后,六四有两本书才让我一窥究竟《改革历程》《许家屯回忆录》,再加两本《李锐口述历史》和《人们不会忘记》,六四的进步意义不容置疑,但是却让改革派最后失去权力,让政治改革后继无人;影帝后来说想要政体改革,我是相信的,奈何胡温没有太多实权。蛮可惜的
我都快忘记我是怎么知道64的了。就是我人生几十年,之前从来不知道有这个事情,脑子里也没有想过会发生这种事情。啊,我想起来了,我很早的时候,有一阵子挺腐女的,然后到处搜刮同性恋的电影看,然后有一部电影叫《蓝宇》,然后里面有一个非常隐晦的片段就是,小受出去了,然后外面一阵兵荒马乱,然后小受就死了。当时我看的时候,其实一脸懵逼,怎么还就死了,啥年代啊,没发生战争啊。然后好像是百度了一下,很隐约的知道这个是有点涉及到政治。这算是一个萌芽吧。然后在国内的时候,我也没有什么翻墙软件,一直都是比较傻乎乎的岁静。后面自己出国了,用谷歌浏览器,就有种打开新世纪大门的感觉。慢慢的就看了很多64的视频。挺震惊的。然后非常非常的佩服。那个年代的学生,我觉得是非常有风骨的,也是真的对祖国很热爱,他们是真的想为社会做点什么。哎。你国真的太恶心了。
我是香港人
從小就知道有8964這事, 每年支聯會都會在維園集會紀念64事件
我記得08年是全香港的黑歷史, 為四川地震而痛心, 為北京奧運而感到自豪
2008年是香港人對中國歸屬感最高的時期
同年, 初中的我真正深入了解64事件, 上網不斷翻查資料和圖片, 然後我徹底的反共了

現在有說法是中共很怕香港不紀念64, 因為這是香港人作為中國人身份的情感牽絆
香港除了幫助大陸人了解國內以至世界真相, 還為中國保留了先烈的民主自由的火苗, 真希望這個火苗終有一日在全國燃起...
事件发生时,已大学毕业在某省会工作。

开枪前所在的省会城市已连续一周多有游行,以学生为主。天安门开枪的消息传来后,去几所大学,看到很多退党声明贴在墙上,镶在大楼上的李鹏的题字被撬掉......。

自那以后,对此党不再抱幻想!
天下无贼 你想多了…………
我就在北京。6月5号还骑车去了复兴门………………
poisson 守护世界上最好的阿葱哥哥。不想理性发言的去微博,太平洋又没加盖。膜乎:掀翻小池塘
当时十二三岁这样,听长辈们讲的。后来上Google查,当时Google Youtube都没和谐,看了和他们说的一摸一样,坦克压人。

当下的反应是,我以后要干翻这破党。
buleeee 我相信你能让天下所有的报纸都说你的好话,我也相信你能消除一切对你不利的声音,但是我不相信,你能修改别人写给你的悼词!
可以说当时是完全好奇心的情况下接触的64,那个时候我12、13岁吧,然后翻墙上了YouTube,首页推送的就是天安门事件的纪录片,3小时左右,相信很多人都看过那个纪录片,看完以后对这个党就产生了极大的厌恶和反对心理。但是看完那个纪录片以后还是不过瘾,就去上了维基百科搜64,当时的年纪其实不太能理解不管是政府也好、学生们也好,那些心理和对策,特别是学生们的政治诉求,倒也不是觉得不对,只是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邓小平下令开了坦克,拿军队武力镇压了学生,这一点上即便是年幼的我都觉得共产党做的十分荒唐和极端,后来也是通过64起了这个头以后慢慢看各种反共的纪录片和影像,我初中的时候看法轮功和辛灏年比较多。最后说句题外话,我的所有反贼朋友们也都是通过64这个话题才逐渐认识和熟知对方的价值观,因为能和我聊到64的朋友,都是反对共产党镇压学生,而不知道64的朋友通常6成是政治冷感,4成是粉红,不过上到高中以后大部分知道64的居然都是支持邓小平碾压学生的奇形种了......
若得自由故 光复hk 时代革命
记忆最深的就是那个大姐对着人民解放军说你们不能镇压人民,你们是人民的军队,你们是保护人民的呀,当时看的泪流满面。
德先生和傅先生 民主與自由,萬世都不朽。
第一次看的時候是初中,毫無感覺,也不相信,也沒興趣。第二次看是大學,這次真的深入了解了,看到ytb上的的六四影像和香港那首自由花,直接就落淚了,非常震撼的感覺,為那些同胞感到心痛。最無恥的是很多五毛還說那些戰士就是為了拿綠卡……在國內反對支共,不跑國外避難,還能有命?非得一個個學劉曉波先生赴死嗎?一點因果邏輯都沒有。
89年我在读小学,64新闻出来的当天我爸爸和我姥爷(49年前入共产党的)大骂共产党。大学时还没有墙,在国外的网站上能看到64的历史。当时流行用FTP下载各种资源,每个大学里都有几个私人架设的FTP,在上面偶尔能下载到64的纪录片。
臭虫 香港加油,中国加油,良知永存,正义不朽。天涯,公众号,新浪,Facebook难民。。
是我北京的大爷大娘说的,他们当时一个在居委会,一个是外科医生,讲的不多,但是满腔怒火,我记得最清楚的一句就是“北京人到现在也无法原谅共产党”
红冬里的青鱼 自由、民主、法治
父亲扛着去的,他说:未来这肯定是个大事,让你也亲眼看看
听我妈说的。她当时在枪林弹雨之下跑出去救过人。
但是从她那里听来的多是一些微观视角下的故事。真正了解六四全部还是在某年去台湾过春节的时候,在那边读了赵紫阳的《国家的囚徒》。
秋篠宮悠仁親王 看什么看啊
13岁上初三那年学世界史,老师讲东欧剧变然后说中国也有波及,于是就说了六四,顺便讲了韩国光州民主化运动。他说全斗焕当时进去了邓小平却还逍遥法外,因为中国的法律屁都不是。讲的很详细,还有齐奥塞斯库狗男女被枪毙的各种细节。(估计是袁腾飞的粉丝,我看过袁腾飞的视频也有这些)
Ganondorf 塞尔达传说玩家
我当时不相信,当时基本没网络,我从学校听同学说的。尤其是不敢相信死了上千人。回去问我爸妈,他们说确实死人了。但我爸说会平反的.....可这都20多年也没见动静。
tommy_lee 移民积极分子
不知道大家是否相信,我读大学的时候,老师上课还会跟我们推荐九评共产党,当时只是觉得好奇,有趣,真正讨厌共产党倒是因为炒股,通过炒股票亏钱慢慢认识到共产党是我们社会的病根
中学老师说的 而且他直接称64为天安门大屠杀
迪迪 香港加油
一个美国留学多年的学生问我:你听说过四五事件吧? 就是在天安门,坦克压死人的。我看过好多资料, 其实根本没死人。  那些学生,没事上街闹事,肯定要镇压的。  
我说: 你说的是六四吧?  
他又说: 你知道国内为什么要建防火墙吗? 阻止美国的油管,谷歌,这些公司都是美国政府控制的。 让他们进来就完蛋了。 
。。。
第一次知道六四是小学时从长辈口中听到89年北京死过很多人。详情一概不知。
第一次全面了解六四是08年,当时还是初中生,从一个海外归国的同学口中听到的。
当时维基英文版还能直连,我去查了很多英文资料,对着字典一点点翻译,和那个归国同学的关系也很好,
彼此讨论了很多。
当时觉得虽然tg虽然犯过很多罪行,但存在改良的可能。自从2018年修宪以后,彻底对改良绝望。
Hiaigntv 不要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辩护,不要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洋洋,不要嘲讽那些比自己勇敢、更有热量的人们。可以卑微如尘土,不可扭曲如蛆虫。
是父母看电视聊天的时候。
xxx(某个明星)又出来了啊,之前不是去广场被封杀了吗。这么多年过去了,可能是没事了吧。

类似的事,在网络上的各个角落里也还有很多。
06年还是07年看的一部香港电影《蝴蝶》有六四的情节,有个老太太大喊“释放王丹”
小時候看新聞聯播, 冷不防一具PLA烤肉, 那天夜裏不敢獨自出廳。

只有官方消息渠道, 當然小孩子也不會刻意去留意這些新聞, 很快就過去了。
vry_joker 人们不需要自由,这是最好的时代
中时家里人偶尔提及的,已对CCP
的下限有了认知。再加上老人提及的三年
饥荒,文革,朝鲜战争等的细节,对这个政权已不报多少希望。大学时第一次看到完整的视频,刷新了对他们作恶能力的认知。
亞巴頓 the beginning of end
坦克人.............................

https://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zh/7/70/Tiananmensquare.jpg

當年天安門的屠殺,最後是劉曉波被挫骨揚灰作結!

我想包子維尼非常開心,他這一代人開心到認為自己可以收賣全中國,再收賣全世界!

但問題是:血債就是血債,你不想償還不代表不需要償還!

但願美中貿易戰,香港反送中,武漢沙士,是他們惡夢開始!
那时候学校组织看64真相什么的纪录片,看到烧焦的尸体,肠子都被扯出来了,后来又看了外国人拍的纪录片,看到了柴玲的表演,吾儿开溜的感想,说实话,我对这些人真的能够建立起民主制度是怀疑的。
第一次听说是自己的父亲说的,第一次在国内媒体上看到应该是高晓松前几年的节目里有过暗示。这也是我第一次看有媒体人敢提到这个事件。第一次听到还是初中,心理毫无波澜,也毫无兴趣。然后某一天大法的网页广告出现了,记得公司的传真机时不时会也会收到大法的保平安宣传单。从此知道有墙这种东西,说起来大法应该启蒙了不少人,感谢!
新津孙笑川 点踩我的死个🐴
第一次听说还得感谢法轮功的小光碟,让我知道了中共原来是这样作恶多端的一个组织,我以前一直以为中共的所作所为都是正确的……
Audi2020 Communism is bound to die.
当年6岁但记忆非常清楚,电视上放长安街上汽油瓶燃烧的画面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当时我的感觉是北京很混乱。到了中学,被电视和书籍洗脑成“学生是反革命,杀死士兵,把士兵剖腹,吊在金水桥上”,到了大三用Google搜到了当年的视频看了才知道学生是民主行为,当时思想动摇,感觉这二十年的教育是彻底的欺骗,从此不再相信狗共。赵紫阳拒绝镇压的行为在狗共历史上是前无古人,令人钦佩,这是他的伟大丰碑。
wangcai 品葱只不过是另一群傻逼聚众狂欢罢了
六四学潮其实很多人都知道的,只是对政治不关心而已。我从小就看一些历史剧,知道政治斗争都是血腥残酷的,又听说过文化大革命,对共产党的印象就是“这是一个腐败残暴的政府,还喜欢大搞宣传自欺欺人”。翻墙看了视频之后内心毫无波动,这就是我印象中的共产党搞出来的事儿,不意外。
Sulaiman_Gu Student activist. 国語騎射(こくごきしゃ, Manjura-niyamniya). Kita berjuang untuk Free Hong Kong dan East Turkestan. 推特:@slmngy001
Ironically, I owe my first encounter with Tiananmen to a yellowing Communist Party phamphlet. I grabbed it from an old book stand when I was a 14-year-old high school freshman. With all its blatant propaganda and party lies, the book lacked persuasion but outlined a mystery to a teenager's inquiring eyes.  It inspired me to launch an online truth hunt which I concluded with a homework essay calling the murderers by the correct name. My dissident teacher was shocked. He gave it back to me in private, with nothing written or said. 
李柠檬258 向自由与真理献身
12歲左右有一次在大街上撿到法輪功的小冊子,當時我還對西方嗤之以鼻是個堅定的共黨擁護者,看到上面八九六四的相關介紹後嚴重衝擊了我幼小的心靈XD
後來回家問了父親(某大學老師)才知道這件事情,才知道了這段被掩蓋的歷史,從此我便走上了獨立思考探尋真相的道路,現如今成為堅定的反賊
kanyoudu1029 国贼亡后,建新天
我的高中历史老师谈到64时欲言又止,然后叹息了一声,不过我觉得已经很好了,相比我的一些大学老师,是64参与者,但现在却为赤匪唱赞歌,并且说坚决拥护赤匪,真让人恶心。
子卿云鹤 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
我妹妹跟我讲的
(她天生极左粉红,在了解六四之前喜欢吹捧文革和饥荒。但是她对时事了解度不高。有一次听到同学谈论六四,就来问我六四事件是什么,我当时也不知道,于是就扒遍全网查资料,自己找到了VPN上外网搜,给我妹解释,并且给她看资料)
这也是我的政治启蒙。
水心 韭州巡抚
六四时还在小學低年級,曾亲眼见到过那時的大学生们游行集会的场面,可能当时年纪太小,不太明白这意味着什么。还记得当时老师告诫我們说不要围观,参与,要相信政府相信党,好好学习繼續做共产接班人此类的话。这多年過去了,往事历历在目,向那些民运先驱致敬。
FriendA 一个追求真相的小青年
第一次听说实在19年六四事件30周年在推特上看到香港的纪念活动看到的。我很好奇是啥事件,去维基百科查了一下,从此对CCP深恶痛绝。
nanami 金田本尊
让这件事从历史中消失是极不负责任的,屏蔽不让知道不让说不意味着这件事没发生,历史只能讲述不能隐藏。翻了墙,总会知道这件事。
2005年,赵紫阳去世,党报都在角落发了一个小小的豆腐块文章,报道这个事情。从此开始了解“1989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风波”
ppp111 初来乍到,多多指教
看过完整纪录片,才知道当时大致是怎么回事,但还是有一些觉得莫名其妙,就是纪录片里面采访了彩铃,她在镜头面前说国家再不如何如何就要亡了??(黑人问号),接着就是游行途中的口号:坚持党的领导吧(???),还就是在台阶上跪求,情愿,希望里面人能和外卖交流,还有就是人民与军队冲突!
总之,我觉得这场运动其实更可能成为一场至下而上的改良运动,(当然邓的定了调子,谁也不敢怎么样)而不是什么革命!!!可惜匪党不想受制于人,还是坚持不是自己领导的东西都是异端,都会威胁自己,而严厉镇压!
其实还有一个就是对民主的理解,对自由的理解,即便不全也不深,但是想想比今天那些粉红,单一化而有无能思考的生物好多!
我不用听说,我在那一年,听过美国之音,看过CCTV的蓝屏播报,见过游行的学生

不过我感觉现在外网说的64和我感受到的不是同一个事件.....
刍仔 观察 天理昭昭
当时的CCTV播的,看见很多年轻人在广场上静坐,因为还是小朋友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年长了翻墙知道的。有一年和一个同龄人聊天,我说我还记得64,那时候电视台还能转播这样的新闻,真是开了眼,他说他看见电视画面上出现烧焦的尸体,所以记得特别清楚。
麦克 Courage and Honour! We March for Macragge!
大概是08年左右在贴吧听说的,在墙内搜不到具体信息,后来找到个梯子(应该是轮子的),搜了一下“六四事件”,当时就被共产党恶心到了
89年小学六年级,在上海目睹了大学生游行(就在家门口),跟着父亲听美国之音,从那时开始就接受民主启蒙教育,不相信共产党
当时上小学,听隔壁的老人说邓小平在天安门杀死了上万名学生,当时觉得可信度比较低,毕竟老人之间的闲聊总有一些假新闻,所以没在意
后来上大学时才知道真相,包括坦克人
一百公斤的麦子 萨格尔王的岿然不动的宽衣者
我是初二的时候听我台湾的亲戚说的,他们那时候会大陆探亲。只是简单的提了一下,说天安门广场枪杀学生,他们有看到纪录片。
我老爸是89年大学毕业的,当时在写论文,就没去北京。他有一次在朋友聚餐时聊到,去的学生全部都回来了,没有听说死人的事情,可见死伤人数应该很小。他说当时他想过去北京,主张枪杆子里出政权。他表示很可惜这种和平示威的方式被镇压了,只能学老毛的武装斗争才能成功。然后他们就聊了一些事件的起因,性质,学生领袖之类的,他们还是认为这次学生运动是正义的,要求民主,反腐,不是什么鬼扯的境外势力操控。但是我还是没有太多的认识。
直到现在翻墙出来看维基百科,油管纪录片,差不多有个大概的认识。
不过周围的人基本上还是不知道太多的,特别是不翻墙的人知道的很少。大多数人认为镇压过后才得到了稳定高速的发展。
6.4那年我初中毕业,我的学校距离天安门直线距离2公里,当时学校下午基本不用上课,都去天安门支援学潮(其实就是凑热闹),6.3号晚上,直升机飞的很低,用喇叭喊话,我父亲判断要出事死活不许我出门,到凌晨的时候开始打枪,我当时住在鼓樓,我身边的同学就有死在那里的,还有一个被戒严部队带走从此无下落……
gunner 小心身边五毛党
上高中在宿舍有听同学说,八九十年代北京有学生运动,学生在天安门前请愿,邓后来就派人开车去碾压他们,但他们没有说是六四。我当时觉得挺吓人的。当时宿舍还聊了文革法轮功之类的。但我当时对D对政府抱有一种敬畏心理,心里默认政府和党永远是伟光正,我一直没有转变为反贼。直到今年我翻墙看到了六四还有D的其他黑料……
初中学校里有传闻说某位校领导是当年参加过六四的,后来就问了我亲爹这件事,他说他当时也准备坐火车去北京了,结果运动很快就被镇压了。然后去维基上了解了具体情况,很吃惊但是触动不算太大,不久后维尼就封了中文维基。
高中,当时还是一个比较粉红的同学告诉我的。没什么太激动的反应,那时不关心政治,也不知道这件事意味着什么:一群学生想要争取某些权利,然后跟军队冲突,最后失败。

还会疑惑:既然认定政府处理得当、学生是错的、是境外煽动,那何必封锁?
大概也就十年前 人人网上 有很多人分享64的事件 墙内也有声音呼喊平反64
百度上是可以搜索到64的 你敢信吗?
今昔这样的对比 真是令人感叹
FKnoShesDied 一个脆弱的网络难民。
十四岁的时候,我在姐夫的电脑里发现了相关图片与文字资料,都是血淋淋的真实资料。我至今印象深刻。
当时我觉得难以置信,直到我十五岁的时候结交了一位为我启智、助我开拓视野的某传媒名校的大四男友,他的电脑里除了文艺片,毫无疑问也存满了这类史料。
有这么一部分人,从来没有忘记过历史。
当时小学,经常在门口看声援北京的游行队伍,一周能有好几次,学生和已经工作的人都有,我还给他们比划过胜利的手势
听高中政治老师讲的,那个时候已经分到理科班了,这门课只用会考,说了些大学生 坦克语焉不详的内容然后在那唉声叹气。底下的学生都在埋头写数学英语之类的作业,基本没什么人在听。
当时已经记事了,快要上一年级了我记得,是在我爷爷奶奶家的黑白电视新闻看到的,播放的都是解放军的惨状,当时太小了完全不懂,我也记不住大人们是怎么谈论的。许多年以后听我表弟说他一个老师的儿子当时去北京了再也没回来,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大概是初中的时候,那时候我们的历史老师有提到过,但也没有多说,只是让我们有兴趣的自己去查资料,当时还没有墙这种东西谷歌可以随便上,然后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瞬间就觉得小学时候什么红领巾绿领巾宣誓效忠共匪是多么洗脑的活动,然后还问过家里人当年的情况,他们说当年北京为了镇压这场运动甚至把我们这个小城市的兵都派了过去,于是共匪在我心中神圣的地位一瞬坠入深渊
j記得本人N年前第一次知道youtube的時候第一件事就是搜索8964  八九年當年還只是小學四年級 只知道看新聞聯播。
虽然肉身翻墙但是之前不太关注政治。前两年的64开始才知道的,因为那天恰好想要换微信头像 但是不让换,我就好奇为什么。后面发现有人微博发不出去仅仅是因为带了64这两个数字。然后就知道了。我还问我妈什么是64,她说那天新闻联播画面就是对着马路的。本来去年也快忘了这个事情,又是不让换头像就想起来了。说来也是讽刺,要不是禁这么狠我都不知道有这个事情。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看名字,江會四邑人
我小學或初中時,聽我爸說,我爸當年看香港的電視台直播,當時珠三角還沒有公共天綫,都是自家搭衛星鍋。現在不行了,衛星鍋犯法,要用公共天綫,插播江門電視台的惡心廣告,敏感內容會被和諧

領導者有柴玲、新疆人吾爾開希等

清場前關燈,黑,記者的相機攝錄機全被廢了,因為沒光綫

然後坦克就來了,還有槍聲

坦克壓死了不少人,被槍打死也不少

我心情倒是很平穩,沒甚麼大感覺,畢竟時空距離太遠了,當時我沒出生,而且家鄉在珠三角

所有發言都看了,不包括我在內101則留言,大部份都是和我一樣沒啥感覺,情緒不甚波動
cocodayo 最近似乎發掘了預言屬性
我爸也是很牛X,從出生到現在一直都看穿tg的陰謀詭計
自小在他灌溉之下,從來對tg沒有一絲好感
8964在學校學到的,我本人也上網查
好學校真的很重要
今年八月中旬独自去了一趟香港 以前就知道有墙这个东西但是一直没有去翻也没有想翻墙的想法 到的头天晚上想起来香港好像没有墙就下载了一个YouTube 就看到了BBC关于6.4的视频报道 刷新了我的认知
我妈跟我说的,还跟我说这事一定会像文革一样,学生会像文革受害的人一样平反(当然她老人家现在是粉红了……),我当时还小不懂,不知道意味着什么,只知道镇压学生是错的
第一次看到的片段是一堆人在奔跑,其中一个人推着三轮车,三轮车上躺着一个人,幼小的我问父母是怎么回事,父母也讲了一次。直到我可以上网,那时候没有那么严格,可以上高登,公仔箱的论坛,在里面见识到真正的64,先是愤怒,然后是无奈。老一辈都知道的事情,年轻一代却不知道自己国家的历史,真的是悲哀
雨后小故事 ssh-ed25519 AAAAC3NzaC1lZDI1NTE5AAAAICil8epQoSg0W0ATYZIr+Z76td2XC7cnlhoj3lJEzov6 ed25519-key-yhxgs
大概10年左右的时候,逛贴吧经常见到那种“8963+1的计算结果,四个数字没有人可以发出来,不信你试试”的水经验帖子,然后因为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就去百度

也是那段时间,在贴吧看到一个帖子“在家门口捡到了轮子的宣传册和光盘”,那个帖子的楼主把光盘里的文件打包上传了网盘,是自由门翻墙软件。于是我获得了人生中使用过的第一个翻墙软件

当时百度搜索还能找到一些非常隐晦的东西。那时候谷歌好像还没有被墙,可以直接上。维基百科不记得当时能不能直接上。最后我在维基百科看的64事件的相关资料

感受大概就是很震惊
山东大学留学生 我的中文很好!
高二的时候听说的。那时我们语文课前有一个学生做的小演讲,讲什么都可以。有一天一个同学气愤的说,他想讲89年暴乱的事,语文老师不让。当时一脸懵比,89年还有暴乱?就不停缠着他问,他断断续续说了一些学生抗议啊,解放军进京啊,坦克机枪啊什么的。从他的叙述中我得出了对事件大概的印象,感到的是震撼,刺激,想要继续窥探的好奇和从戏剧性的想象中得到的满足。那时我是狂热的毛粉,觉得解放军干得好,还在周记中写了自己的想法,觉得应该直接架起机枪突突了那些混账学生。因为那个时候渠道有限,了解也就停留在了坊间传闻的层面。对于事件发生的原因,过程,反响,具体细节一概不知。真正有了比较全面的了解是在大学会翻墙以后了。
人生经历一部分, 没啥听说不听说的. 导致前半生一直在思索这个事
有为六四屠杀洗地的看着很好笑

说几个事:
1.
每个路口都有多辆军卡或一辆1路公交车打横烧了堵路
本地人管1路叫大1路为跑长安街路线车很大有一般公交两倍那么长, 就是一拖挂
当时有驾照及驾驶技术的人很少, 即便让驾龄快20年的我去把这么长的车打横堵路也做不了那么完美
烧大车得去油箱戳个洞汽油流出来, 看汽油流向离远点等油流过来再点不然人也很危险
在三总部这边是各军队大院派军人穿便服加上职工把老旧军车及公交车开出来堵路点燃的

虽然这是事后所说学生暴乱的罪证之一, 但堵路烧车却不是学生干的
堵路烧车本身是不是只为栽赃说不好, 这么干能降低镇压部队进城速度

2.
学生打军人就更搞笑了, 除非找三个体育系的学生不然你能打过一个进城的军人?
无论是赵紫阳派系部队还是镇压部队, 进首都的有政治/业务不过硬的兵谁能信

3.
当时学生也不注重宣传, 在上学的路上看见大学生拉横幅打旗游行当时也不知到时为啥
大学生可能是出于对运动的纯洁性考虑没发动初高中吧
也许运动本身就是给上面看的向上提意见, 压根没想发动其他社会阶层吧

题外话, 基于对这个党的了解. 即便当初改革派获胜现在也好不到哪去
为什么否定共党? 因为坏. 大方面体现在低效/贪污/独裁/经济失灵, 细的略过...
那么换改革派上去就能高效/廉洁/民主/经济复苏吗?
若相信这种说法就说明还有圣君情节, 怀疑制度化民主化, 内心还希望自己有特权或期待被特殊照顾等

贪污治不了, 因为从井冈山时代就有贪污金条/烟土/枪支弹药的事
开国腊肉杀的两贪去用电子表格的 IRR 函数算下净现值, 会有惊喜

低效/独裁/经济糟糕改不了, 因为共产主义自身局限性
虽说现在是修正主义但无法比拟资本主义的生产/财富创造能力
即便真敢走资本主义路线了, 却没有制度性民主去平衡官员/资本家与工人的关系

每次到崩溃边缘就掠夺百姓资财硬挺, 共产嘛就这么回事
橘希实香 科学少女,海外党,果壳膜乎难民。旋律ですっっ、私は旋律担当、そして救世主様が奇迹担当ですっ(请关爱濒危素学家)
早就了解了,毕竟学校里有个叫什么什么烈士的画像。

初中的数学老师跟我们讲的

印象最深的就是,他和一个朋友逃命,他一回头他的朋友没了。一回头,友人坐在路边,往回拉他的肠子。还念叨着骂邓小平。此人五个月之后死于伤口感染。

很多同学都很震惊,但我很是平静我也清楚地知道,这里也只不过是一个饿不死人的朝鲜仅此而已。
molecular Thinker
我爸给我讲过他的一个同事,学习核物理的,参与六四运动,从此终生不得重用。
荣誉非国民 请不要忘记品葱第一原则:拒绝情绪化发言
亲历
支那五毛网评员 请称中国为支那。梵语Ci^na—stha^ na音译为支那,与葡萄牙语荷兰语德语英语中的China以及法语中的Chine皆源于大一统暴秦chin。也可用俄语Китай称中国为契丹。
当年爸妈看了电视新闻,虽然只是通过支共控制的电视,但也侧面了解了学运的全过程。后来我长大了,听爸妈转述的,反对李鹏邓小平,反对官倒,赵紫阳突然罢免消失,江泽民上台什么的。当时搞不懂五四运动学生暴力纵火成了爱国主义。六四学生和平绝食抗议,怎么就成了反革命暴乱,坦克镇压?
学校的历史课本没多少内容,于是就在互联网上搜索寻找相关信息,大概是02、03年左右,那时的网络比现在自由N倍,没有身份证实名认证,没有手机强制绑定,没有网络安全法,还没有跨省抓捕。好像是通过法轮功还是其他什么海外网站,接触到六四事件的资料与照片,从此逐渐觉醒。
车轮1989 为了言论自由。
第一反应是不相信。如果发生在文革期间,我无条件相信,但是在改革开放之后,距今不远的89年,在国家首都当着上百万居民的面用坦克屠杀学生……我实在想不出是什么样的政府会做出这种决定,并且上百万观众居然默契的保持了沉默?
后来学会翻墙,看到了越来越多的证据……从此不对此国和平发展为民主国家报以任何幻想。
印象中第一次是在小五的時候才比較詳盡地了解這事。

那時每一年的六四當天,我的小學都會在早上的祈禱會為死難者默哀,然後在小五那一年的六四,中文老師突然在課上問我們到底知不知道這是什麼事情,我們是小學生嘛,當然是不知道了,於是老師就播了那一條著名的紀錄片,又向我們說當年他們的親身經歷。印象中最深刻的是老師她說他們在當年看到新聞後睡不着,就幾個老師商量了一下,在學校掛上了一幅長白帛,幾個中文老師用大毛筆在上面寫下“痛心疾首”這四個字。

可能是老一輩會對這件事有更深的體會吧,我知道這事後還是對tg的欺壓沒甚麼感覺,要到四川豆腐渣工程和温州動車事件才得到成功的震撼教育
 我是上大学的时候才知道的,当时是用迅雷下载的纪录片,看到了开枪以及坦卡压人,那时候才知道共产党有多恐怖。 不过当时我还是半个民族主义分子,即使反感中共的六四屠杀,但还是认同中共的经济发展。 


后来看了太多,才差不多彻底对民族主义反感。
鸡鸡 我的小和尚,如一根金箍棒,一会儿大,一会儿小。我觉得,我看你时很大,我看云时很小。
这坟挖的。

92年左右满街都是“人民子弟兵爱人民”的标语。
仔细一想,完全就是三百两。
何方刁民状告本官 最开始,五毛被打倒了。接着,温和的反贼被当成五毛打倒了。然后,资深的反贼被当成五毛打倒了。最后,所有人都被当成五毛打倒了。这一切似曾相识,不是吗?开始,不爱党爱国的被打倒了,然后,不说话的被打倒了,最后,连爱党爱国爱得不用力的也被打倒了。
莫非我是这个网站年纪最大的人吗?
8964发生的时候,我每天晚上都在看中央电视台的新闻报道六四,不过当时年纪小,不太了解他们具体在干什么,只知道是一群人在闹事。现在还记得当时的一些电视画面,其中一个画面是,有个士兵被烧死了,一群人拖着他的尸体在走。后来这个士兵应该是被评为了烈士,照片贴在我们小学的墙上。



话说,那个时代的小学生中学生应该有很多都是知道六四的,我记得在后面几年的中学作文辅导书上,经常有范文提到这个事件,将其称之为“春夏之交的那场动乱”,只不过这些作文书后来都遗失了。如果你们能找到92-95年左右的中学作文辅导书,一定能看到这样的说法。
襄陽侯習鬱 高中生术数家,只占卜不会风水择吉
我年龄小,20天前才知道。有些黑客在墙内开了维基百科的镜像,我看的时候正好没封。越看越感兴趣,就用加速器和ssr翻了墙。
务必要深入研究这段历史,找到不可反驳的证据,不要一味夸大。
tony231 80后医生
91年
当时刚上初中的班主任给我讲的
除了震惊,就是不理解
真的不会马上反共

至于反共,是工作3年后,00年之后的事了
pincong124 某東盟國居民
我大學畢業後 有人傳給我 香港電台 鏗鏘集 我才開始接觸共黨的黑暗
初中在WOW吧碰巧看到有人在討論「89年的事」,但欲言又止,都說不懂的就「翻墻」去看。當時VPN還比較好找,於是在百度就找到了自由門,學會了翻墻,也通過維基和yt知道了六四。
那時年齡還小,覺得沒什麼,不過是又擴充了一下歷史知識面而已;但神奇的是,這件我曾不以為然的「小事」,從第一次知道開始,經常縈繞心頭,每年都會去找資料,重複地看了又看,到了高中感觸越來越深,憤怒與悲痛也越來越深。
三年前才知道……一个人问我:你是不是觉得大陆很好?我说:是啊!然后她问我:你知道六四事件吗?我说什么来的?她就笑笑叫我自己去查。我当时看了维基,感叹自己信息闭塞,国家把消息封锁得这么好,自己又很想逃避,想当作什么都没发生,宁愿自己不知道,过了很久才正视这事。就在今晚看香港示威直播,我问妈妈知不知道六四,她说知道,她那时候看电视新闻直播,从早上看到晚上,说很血腥,那些学生们坐地上,坦克就那么压过去,反抗的被枪打死,全是血……真的很可怕,今晚从妈妈口中说出这些我挺惊讶的,问她为什么从不告诉我,她笑笑。我猜她也有心理阴影吧,不想提……
谢谢邀请
我其实从小就知道六四,因为我父母都去过广场,我妈妈还在广场上住了两三天。
所以似乎很小很小就知道这件事情,而且也知道这件事情官府不让说。

其实六四很可惜,差一点就成功了。
匮名用户 高仿 请活下去。
小时候在路边傻傻的看大学生排着队喊口号走过去,感觉很带劲,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家长不说,电视里CCTV那套你们都懂的;由此半信半疑,对六四的了解一直都很片面;直到几年后能在邮局网吧上网了才逐渐了解更多,也收集过一些口述历史。
泠鸢0412 自由职业
谢邀。我初中二年级即六四二十周年的时候,听我妈追忆大学时光,谈到她的大学所在城市也发生了大规模学潮,教授领着激进派学生绕着政府机构举横幅游行,要求实行宪政民主……她很钦佩胡耀邦赵紫阳等改革派对改革开放的贡献,但是认为八九民运是被欧美反华组织资金支持的幼稚学生发动的反社会主义暴乱,邓小平理应镇压。(现在想想发现我妈是被极权政治彻底洗脑的自干五)。
然后历史课讲邓小平南巡讲话确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老师很隐晦地提到89年胡赵下台后发生的经济衰退和保守势力卷土重来。下课后同学们议论纷纷,我当时是小粉红,觉得六四就是知识分子颠覆政权的行动,和欧美各国通过和平演变导致苏联解体,东欧剧变一样幼稚可恶。上高中后翻墙看维基,看到六四死亡数字和坦克围城的图片心头一惊,慢慢地明白共产党早就异化,89之后变成了捍卫权贵资本主义的奴隶制肮脏团伙。
关于第一次对六四有所耳闻的记忆,已非常模糊.
但我记忆犹新的是,我要做共产主义接班人的愿望大概在初一的时候就断绝了. 

那个时候<<政治>>这门课我是从来是不听讲的, 作业也从来不做, 但考试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名列前茅.
没有别的原因, 初一的时候我已经朴素地认识到了<<政治>>这门课, 完全是中共政府自我吹捧.
考试的时候只要拍中共马屁, 一切功劳归于我党, 一定是正确答案, 我果然也都答对.
那个时候大概还没有"洗脑"这个概念, 但已经初步知道其本质了.

同样在初一那年, 一个同学跟我聊起他的一个亲戚, "十几年前在北京上大学, 却死在了北京", 至于死亡的原因, 模模糊糊听到"那个时候解放军在天安门广场枪杀了很多学生". 鉴于这么大的事我却闻所未闻, 所以我是不怎么相信的, 也就没把这个传说当回事. 之后又模模糊糊从身边的人听到过只言片语, 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印象了. 

但我对中共最初的反感, 全然不是反右, 大跃进, 文革, 64 等这些事件所影响. 
而是被课本上堪称智障的洗脑用语所启发: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这种话在逻辑上纯粹是站不住脚的, 所有这些对党的吹嘘, 与我现实中从大人那里听到的"办事就要送礼"的生活经验互相矛盾, 令我无法信服, 并自发性地开启了怀疑一切洗脑教育的序幕.

在这种较早的自我启蒙的基础上, 来到国外之后再接触中共黑历史, 也就坦然接受, 没有太大思想冲击了.
      有一段时间完全不相信。一是因为太过于震惊,二是受五毛影响(当时还不知道有五毛这东西)。后来仔细想想,相比起文化大革命,64更糟糕的地方在于政府封锁得更彻底,国内的亲历者发不出声,国外的媒体也缺乏报道的来源(最主要的就是那张Tank Man)。严格意义上来讲,我在修宪前还算个自干五,但修宪后完全成了反动分子。在修宪前,认为CPC 更多是个长老共和的体制,修宪后发现这个组织完全没有下限。
小学的时候听老师和家人提到过。之后开始对政治好奇后上维基百科看了很多,加上有一些家人回香港时候买的书,所以就知道了。
其实一开始知道这件事我觉得还好,毕竟镇压学生这件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在历史上出现。后来我才知道这件事不能在中国说(因为似乎家人和大部分小学老师都知道,所以觉得很惊讶),这就很不对了。
让我最震惊的是我高中的时候去了另一家学校,里面不少人是刚从中国出来。我就聊天的时候提到了这个,结果不少人直接选择了不相信。之后我又听了我的同学们的一些讨论,说这件事是可以被部分justify的。我听了之后只能想:你的这些justification甚至不能在国内被说出来!如果真像你说的这样justifiable,为什么不能说呢?
当然有一些人就开始说中国的普通人的素质都不行之类的。从此我就对素质论具有了极大的反感和警惕:因为大部分时候,这句话都是作为“中国人素质低所以不能民主”的argument的一部分。
(不过现在过去了十多年回头看一下,当年这样说的人也积极反对修宪和共产党的管制了。人果然是会变的。)
第一次是在李毅吧看到的,那时候的帝吧还不是粪坑,总体的倾向也是自由派。当时的感觉是十分同情学生,觉得他们是勇士。对于共产党的看法是不愧是共产党,做出这种事真的毫不让人意外。
三年大饥荒不就被质疑是不是事实吗?
瞒着瞒着,下一代就忘记了,就好像满清末年,哭着喊着不肯剪掉辫子的汉人,已经完全不知道留辫子是怎么回事了。
上次共享单车的小蓝车事件就非常震惊,一个公司居然上上下下没有一个人知道。他们都是90后。
然后就因为这样一桩意外就倒闭了,最后这个怎么倒闭的事情也变成了消失的新闻,被忘却了。
他们仍然在恐惧,因为外界还在不断提醒他们,全世界都知道,只有被圈养的才不知道,光知道眼前的饭食。
六四只是他们干的坏事中最出名的一件,如果不是被围观,严重程度哪里及的上前三?
文革都快被遗忘了。
正是因为我们老是要忘记,所以每一次都要吃苦头。
下一次很快就要来了。
pupupupu 台灣人,對中國內部抱有好奇
台灣歷史課本有教,第一次聽到應該在小學五六年級左右。

當時其實沒甚麼感覺,後來知道中國不能討論的時候很驚訝。
國中,老師給我們講的
看著坦克人流下淚來。

不能想像他當下是怎麼想的。
之前都把中共的新聞當笑話看來著,後來開始覺得這樣的zf真的很恐怖。
台湾研究 台湾政治与社团研究
很多年前的某一天,一位中共党员给了我一个神秘的硬盘(或者其它任何大容量存储介质),那时还不存在YouTube

第一次看的3小时纪录片,那时候形成对六四的整体感觉,跟现在差不多(柴玲那段其实没觉得特别气愤),唯一不同的是后来又看到了这些学生领袖们老去之后的样子。
上初二时一节生物课上老师吹牛逼说当年他的两个学生也去了,都没回来,死不见尸。08-09年的事情
折木 やらなくていいことはやらない やらなければならないことは手短に
泻药 我的父辈在当年正好是某知名大学学生(当年如果是知识分子家庭出身的话考取知名大学还是比较容易的)。他以及我所认识的他的一些同学亲身参与了64事件

我从没听他详细的叙述过他的亲身经历,但从种种表现来看这应该是一起让他不愿回首的往事。我第一次听说大概是在初中,当时去日本旅游寄宿在他的一位同学家中(那位同学当年是政治避难跑出来了)。偶然听到一些碎片,再追问时我爸却回答:你想知道的话自己去找吧,我不愿意回想起来

我记得老品葱有一个问题,叫做“如何面对历史才是正视历史”,这大概是我所见过品葱里最有质量的问题之一。我并没有责备我父亲或者他的其他同学的意思,但只是当这段历史的亲历者都把头转过去不愿面对的时候,悲剧才会一次次的重演。汉族在我看来的确是最为不正视历史的民族之一:不仅无法正视自己的侵略史,甚至连自己的受害史也不愿面对(从这点来讲真的是比日本差出至少一半)。也托他们的福,我直到肉身翻墙之后才大抵了解了这段事情

当然 我爸的好处在于对tg不再抱有期望。攒够钱之后立刻肉身翻墙了

ps 最近学业繁忙,错过两个邀请表示抱歉
疯狂习近平 反共反支
我是大学毕业之后才知道的,当时不相信,事后很震惊。
80后中期。可能八九年当时就知道出事了,因为当年(但在我印象中却是90、91年)有次国道上很多军车开过,爸爸说北京出事了。大概92、93年时有亲戚从北京回乡,提到具体的场景,但我只是听转述。

小学时教室外挂着雷锋赖宁相什么的,也有几位共和国卫士的。当时有些书上简单提过,好奇的我总是反复读,想从中知道更多的秘密。

小学高年级或者初中时,有个老师给我们讲过当年小县城里的学生也响应游行了一次。

那时候大概知道有开枪镇压这回事,并且因为心里有党和政府一定是正确的这一公理,心里大概努力为开枪开脱了很久,大概相当于必不可少的恶之类的吧。脑袋里有抽象的“暴徒”的概念,却从来没有具象。知道王丹、吾尔开希、柴玲这几个名字,也没有觉得他们罪大恶极,虽然我忠党爱国。

可能上高中时就不再在心里为党和政府开脱了,并不觉得处理得对,但另一方面还是忠党爱国。

上了大学以后,很快就对自由民主等等多少有了点儿概念。可能是03年接触到那部著名的纪录片,了解到详情;当时还有很多网站可以了解更多。从紫霞穿梭到国外留学生的bbs,再穿梭到未名空间,历史版政治版有大量讨论(现在似乎删除了),很多经历过六四的学生,那时候也才三十二三岁,写了很多自己的亲身经历。慢慢了解到更多的细节。并没有带来政治立场上的冲击,因为在那之前我已经被潜移默化为自由主义者了。

难以想象,从那时算起,又是十几年过去了。1989年时王丹二十岁;我细细地了解六四的详情时他已近三十五岁;现在他已经五十岁了。经济天翻地覆,社会开放了很多,政治上的控制,却一日紧过一日,不要说充满了理想和希望的八十年代,颓废而充满了个人发展机会的九十年代,就连我上大学时还有一塌糊涂这样几乎什么都可以讨论(以今天的标准看来)的地方,甚至想起重庆模式都有恍若隔世之感,连薄熙来也显得没那么可恶了。
我是00后,说说我自己的故事吧。我从小就和外公生活在一起,外公经常看新闻,而我陪着他一同看,久而久之我就很好奇现实世界真的那么好,共产党这么完美?后来,我发现共产党并不完美,它发动过大跃进与文革。而从那时起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每天都把高中教科书关于文革的那一课看一遍,那是我大概四五年级,后来六年级认识了我的一个死党,那时我们第一次见面,他就问我:你觉得装这么多摄像头有什么用?我直接就回答他:监控国民用的;政府为了自己的统治会做任何事情,民众的命与隐私对于政府什么都算不上!
     初中时我听到父亲和外公讨论六四事件,而且还提到机枪扫射民众这样的字眼,于是我就开始疯一般的试着查找六四事件的资料,不过得知真相后,并没有什么感触。(上文已经提到了我当时对任意一国政府的态度了)
最早的时候,我父亲隐隐隐隐约约会提到一些关于六四的事情,没有明说,我也没有在意。真正好好了解六四是读本科的时候。那个时候墙还没有筑得很高,可以上Facebook、YouTube之类的网站。无意中发现了那个三小时的著名纪录片。
以前会认为国内国外是差不多的言论环境,之多国外的言论骂共产党的会多一些罢了。可是天安门纪录片给我深深一击。这样一个影响巨大的事件仅仅在课本上以“1989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风波”或者“国际国内局势动荡”这种语焉不详的描述一笔带过。我不知道课本上还对我们隐瞒了什么。
我为现在呆在墙外感到庆幸。
有意思,我也大概是比较早知道,但是我在早得多的时候就已经不太相信学校的洗脑了,特别是共产主义与集体领导的部分,但是与共产党的对立情绪并没有建立起来,实际上听说64后也没有,一开始我对64事件的看法是比较孤立的,因为在这之前我已经知道很多反对政府的游行,活动和连带的种种伤亡。

而现在对64的了解每一年都在增加,每一年的理解也不一样。64在我心目中也越来越重要了

而我真正和共产党情绪对立的那一刻反而是小得多的事情,不过是封锁或者修改了几部喜欢的娱乐节目而已。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鹿ㄦ| https://medium.com/@onedeeroneroad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3-17
  • 浏览: 20505
  • 关注: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