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现在有像点样子的小规模民主选举吗?

比如村长选举,据说是可以投票选举产生的,各位了解的各地农村选举情况如何?

小区业主委员会代表选举?公司董事长选举?
这些小范围民选,实际运作的效果如何?

还有中国各地的普通党支部书记选举,团支部书记选举,是内部作秀还是比较像样的民选?

中国民间具备一丁点民主选举基础吗?
水仙花 一个美丽的人
超女是民主选举的苗头。可以去了解下2005的李宇春和2006的尚雯婕。

李宇春当年不是官方看好的,无奈人气一直高。
尚雯婕就更传奇了,她整个选秀经历,用四个字概括就是“逆风翻盘”。

李宇春的选上,证明了给中国人选票,中国人是愿意选出自己的代表的。虽然选出的这个人,未必满足所有人的喜好,但在2005年李宇春的确是多数人的偏好。

尚雯婕的选上,证明了一个参选者是可以用个人魅力征服中国的选民的。尚雯婕曾经的人气是最差的,光海选就参加了三次。可就这么一个人成了黑马,到了后期,人格魅力爆炸,人气完全挡不住,稳居第一,把种子选手谭维维刘力扬压得喘不过气来。当然,尚雯婕是有这个实力的,她后来的发展也证明了这一点。

尚雯婕被票选为冠军之后,学院派的人士甚至打电话给湖南卫视,说湖南卫视这个比赛结果有问题,因为在他们眼里“谭维维比尚雯婕强”。事实上,论技巧谭维维的确更胜一筹,但选秀就和选举一样,是一个综合考量的比赛,综合来看,尚雯婕的超强天赋,无懈可击的现场发挥,素人成长的经历,的确比谭维维这种科班出身,举手投足透露出圆滑世故的“老油条”有吸引力的多。所以观众选择了她,而不是看似各方面都为冠军标准打造的谭维维。

其实这也是ccp害怕的地方。连续两年,一个李宇春,一个尚雯婕,都不是大陆社会主流人士能想到的冠军。李宇春那届选完之后,天娱放话李宇春火不过三个月(结果打脸了)。尚雯婕那届,谭维维刘力扬甚至唱功很差但人气高的厉娜都曾经是社会主流势力力捧的对象,但人民群众票出来的是尚雯婕。这里面的不确定性足以让ccp害怕了。

我没记错的话,2006年之后,广电就下了文件,选秀就不准再搞全民投票了。全民投票会让人民意识到自己原来可以用选票做那么多事,在ccp的眼里,这个头不能开,这个苗头不能起。
我亲戚有做村书记的,中国的民间选举,城镇到居委会,前者我不了解,后者农村最多可到行政村级

行政村的意义和自然村不同,一个行政村包括多个自然村,在过去它有个更多听到的名字“公社”

行政村的书记也是选举出来的,不需要公务员考试,但是要党员身份,行政村书记,国家是给工资的,不同地方不一样,我们那里10多万人民币一年,而自然村书记没有工资

农村选举确实是民主投票选出来的,但是呵呵,在我看来几乎和日本地方议员选举没区别,封建性极为严重,几乎是世袭的,A镇开展一项新项目,以后建设农村房要报备,A镇下的村书记就以此为条件敲诈农民钱,直接敲诈是不可能的,但是他会提条件:你想要建房就得去他指定的某个建筑公司让他们给你建房,来了你才发现这个公司的老板是那位村书记的亲戚,农村里面一个家族,不要觉得少,一个村100家人盖房子,随便就几百万人民币了,这还只是一个项目

裙带政治关系,在中国基层民主非常常见,尤其是农村地区,由于人口流动少,地方封闭,尽管镇级别的公务员需要通过公务员考试,但是镇级别下的行政村自然村形成一个巨大的关系网络,腐败到极致,而考入这个镇的公务员想想又会是哪些人的儿女,有这个条件的不就是那些村书记的或者他们裙带亲戚的垄断小公司的子女,一代又一代,从村级别往上到镇最后到县之后到市里

我那位亲戚,平时经常得去吃不同饭局,一个县城一个镇里的大小公司基本都是各个县镇官二代垄断,逼迫县城农村人不得不外出打工,毕竟你想在老家开公司,自由竞争这种地方根本不存在,人家有关系几天营业执照就出来了,没关系就得给人打工

我那时一度认为基层选举也就那回事,共产党可能说的没错,中国要是基层民主扩大,可能更腐败,因为从自然村的宗族关系延申,到行政村,再到真正代表国家公务系统的县镇,究其根本,实际上本就是一场政治权利分配,公务员尚能风水轮流转,而所谓的民主选举常常反而使得地方势力滋生社会无法流动

究其根本是因为农村本身有天然的宗族性,一个自然村选举首先是同姓之间联合,其次是亲戚关系联合,利益均沾,而且农村结构依附性过高,几乎不可能产生出公正的选举,一个村几百人几千人,你今天选了谁谁谁第二天低头不见抬头见,而只要有一个派系建立村委会了,这个村就几乎永远那个派系或者具体化那个宗族世袭了,顶多分些利益比如倒卖公家沙土的时候拿些钱给村里其他家族

因此,我确实认为中国农村的基层民主选举十分失败,但并不代表我认为民主选举是错误,只是在中国的农村是失败的,民主政治如果从下而上根本不可能,实际上会发现,一个县镇它的政治结构,从村到镇街道到县城,完全还是血缘封闭化的,甚至有些地方还蔓延到地级市甚至到省里,形成一个巨大的地方势力关系网络,涉及一个地级市各行业民间势力集团,甚至于形成地下银行。

最典型的就是温州,甚至一度中央都极力打压,而且这和那些沿海特区不一样,那些地方是干部权贵延申出来的权贵资本势力,说白了还是共产党自己找的代理人。而温州属于民间势力扩大,形成自己的政治代言人,逐步蚕食政府机构,在初步形成阶段没有和其他地方一样被来自中央的党政势力所扑灭的一大原因可能是宗族势力的团结。其实沿海的很多城市都有这样的特性,但我认为这可能也不是完全消极的,这很类似最早的野蛮的意大利式的城邦贵族民主政治,党政权力甚至在这里需要和这里庞大的地方势力相妥协,如果没有共产党的统治,慢慢逐渐进入古典式的城邦民主不是没有可能
MCMXIX 国民自治
之前“偶像选秀”啥的算不算,而且不是小范围的,是全民直选。“饭圈”甚至发展出了大规模的组织,已经到了能够运作大笔资金,并且能够引导社会舆论的层次,怎么看都比“键政"圈生猛多了。

当然,不意外的是,如今已被全面封杀。
共产党人的野父亲 齐心的口技很棒!
最近这段时间中共的农村正在所谓的换届选举。
说一说我的见闻
选举人就是找的一些村民代表,党员之类的,全是官员们信得过的人,并不是所有村民都能投票。
被选举人不知道从哪里找的一些人,有上一届的村领导班子,还有一些不认识的。
投票的这些人很多基本上对投谁都是无所谓的态度,让他们投谁就投谁,有的人甚至不识字。
安排一些工作人员,盯着投票的人,叮嘱他们选谁,但这个并不是强制性的必须投哪一个人的票。
大致就这些,有更多的等我见到了会分享。
鬼岛 吃果子愛拜樹頭 吃米飯愛拜田頭
小学选班长
一个同学20来票
一个同学十来票
老师出来了说老师一票顶十票
恭喜第二个同学当选
差不多就是这个程度吧
中国绝大部分的小区物业都不是选举出来的,也没有业主委员会。

其实在一定程度上中共是允许小区业主自己选举物业的,但是绝大部分的中国人都漠不关心,最多出了事去找下物业。

连自己住的小区的物业都漠不关心,还有什么地方会有选举?

选秀节目骚操作太多,根本不是什么选举。
自由的拉宾诺维奇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我仔细想了想,狼人杀好像可以投票……(小熊维尼不要把这个桌游给禁了啊喂)
记得小时候跟着我爸去选过乡长,我只记得在那玩了一整天,后来才知道是投了三次票都没选上党指定的候选人,然后选举就取消了,以后再也没搞过。这应该是93、94年左右的事。
已隐藏
中学的班长选举还是有民主的,至少是无记名投票,所有人可以报名

初中我还选过班长,几乎所有人都投我票,尤其是男生,班主任一点也不想让我这个“聒噪的男生”当班长,但是在民意下只好同意让我当副班长

后来高中更民主一点,是直接涂无记名答题卡然后机器统计,也没有任何钦点了。不过那个时候是2010年左右,社会氛围还是追求自由化的,不像现在这么的红和专

再后来上大学了后,也没有什么民主选举了,而是莫名地有人就成了班长,党什么的干部了。不知道是因为习开始执政,还是说中国的成年人本身就渴求权力,总之大学的班级和学生组织比中学时要更令人烦躁沉闷,只有个人生活上因为没有高考压力而放松了很多
大地之灵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利维亚桑小号,寻求恢复账号
我不是农村人,不知道村委选举是怎么回事,只知道中国无论是政府部门、事业单位还是公、检、法等司法部门的公职人员都需要参加公务员考试才能当上,比的是读书考试的能力,达到面试线后,再被几个领导面试,最终决定录用,完全是精英政治,并且要对党忠心,民间完全没有置喙的余地,跟古代的科举考试没多大区别。这样的官员当上也只会对党负责,让上级满意,而不是倾听百姓的声音。即使村长真的能靠民主选举上台,一个村子里总共也没多少人,很大程度也是靠当地的势力和人情选上,并不一定能选上有德有能的人,而多是有权有势,和上级关系好的人,这样的人即使是选举上台也是替上级国家机关维护统治农村的工具。他也只能管他们那一个小村庄,上面还有村支书,还有乡、县、市、省等各级地方机构管理,特别是强调全国都要向党中央看齐的情况下,村长根本没有多少自主决策权,最多管管当地民间事务,维护社会治安等,能对中国整体的民主自由有多大帮助?几乎没有影响。真要开放民主选举,实行地方自治,培养公民自由和民主意识,最起码也要从县市长开始选起,这样才能有一定的投票人口基数,脱离人情和个人势力的束缚,选举才能真正被人重视。真正的选举要让竞选人公开发表自己的执政理念和成绩,并让媒体自由报道,对过往信息严格检视,让公众知道才能让民主真正变得有意义。
至于公司选董事长,这个和政治选举不同,公司本来就是个人创立的,很大程度上是老板的私产,所以就是选董事长一般也只会选创始人,这点也并不令人反感。只要不是选董事长没有本事的儿子继承家业,或者董事长本人出现重大过失,都不算有太大问题。但政权属于公权力,国家属于全体公民,非个人、组织所独有,所以当然应该由全体人民共同选举产生。即使不能一下子把选举权赋予所有人,至少也要有自由表达的权利,要让媒体自由报道,而这在当今的中国根本没有,所以中国完全是极权独裁国家,连威权国家都比不上,现今中国没有任何民主政治可言。
逃离索多玛 小熊维尼
广东乌坎村,有过短暂的民主选举,最后以政府镇压为结局收尾。
切勿为虎作伥 三十年一个轮回,1984你准备好了吗?
据说人大代表是可以选举的,但我只见过选举通知。却没见过那些人出来拉票或者给民众什么承诺。
呵呵……我只能無奈的笑笑了,選舉對於群眾來說沒有任何意義,一張選票下來讓你填,但是看名字誰都不不認識,讓你填誰就填誰,形式主義而已。
妲己 🤬不友善用户
要想投票选举,前提是达到一定公民素质,也许从八零后开始可以,再老点的估计没有谁会把这个当回事,他们只关心自己,再大到亲朋好友,谁执政什么兴旺都无所谓,现时阶段没有用的,这个政体本身就不民主,怎么进行选举?而且多党制进行投票选举才会吸引群体进行投票,一个党里选一个未免太过单调刻薄。
超男超女当年那么火,中国民主选举的基础是有的。但是这个红色恐怖的体制不仅没有设置选举通道,建政以来的历史已经用铁拳教育了普通民众莫碰政治。即使在自身利益受到伤害的时候,大多数人还是选择默默忍受。
赤清太史 粪蛆心理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赤清终生荣誉史官(野);
我们那村里人也没见过选票啊,从小到大都没见过,几十年了也没听父母说过哪次要选哪位当村长;在村里的时候没见过,背井离乡的就更没见过了。
barcarolla 御坂美琴是我老婆,P社玩家
小学生选班干部勉强可以算民主选举了,然后幕后老师也是可以钦点的,除此之外我是没见过国内有民主选举,当年大学里让我们选人大代表直接给了我们两个名字让我们选,我连这俩是谁都不知道,也没见过本人。。。
很遗憾从朝廷到小学生甚至幼稚园,并没有。朝廷也不允许
选择蓝色 江城瘟疫起 端午除恶习
说到小区业委会选举我自己亲身经历了两个小区的选举,都号称民主选举。第一个小区的业委会代表都是社区直接指定的,当然他们也确实是小区的业主,但其他业主去报名后也装模作样的被写入候选人,然而,我们业主却并没有选票🤷,啥时候选的也没通知,最后公布出来果不其然自发报名的业主一个都没选上,完全黑箱操作。此小区的业主人心比较散,有民主意识的少。有点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那味。

第二个小区,这个小区总体文化程度经济状况要高一些,关键是心比较齐。业主群里直接号召一声大家一起集中到小区某地签字,把社区和原开发商指定的物业换掉了。大家分工明确,一部分业主起草倡议书,一部分安排时间有序排队签字,一部分负责调研物业公司最后列出五个物业公司,十个业委会代表人选。都在公示栏有详细介绍以及当选后的工作规划细则。全体业主(不含租户)一家一票,最后票数高的当选。这应该就是民主的雏形吧?而且当选的有试用期与有效期,一年后再次投票认为服务不合格直接不再续约。也不是罢免,就是不再续约了。由于本小区业主的高标准,严要求,目前已经换掉三家物业公司了🤣
kpk 新注册用户
现在小学生选班干部,老师钦点的比较多,也算民主吧
同意只有狼人杀那位朋友,
论文研究表明,狼人杀最高胜率,就是随机投,随机杀,
这正是符合狼人杀这种博弈环境下,彻底的民主投票程序和预期结果的,

学校的投票肯定不是民主,
1. 没有竞争,
2. 没有竞选程序,
3. 请各位好好回忆一下狼人杀的投票玩法
强国小粉红 新注册用户 缓则
所谓的基层群众自治制度,是中共引以为傲的“中国特色”政治制度之一。
被中共青睐的制度,你觉得这玩意能是真正的民主吗。
和平天使习近平 海外top大学政治学硕士在读
说起这个就很想念我的小学班级
当时竞选各个委员班长副班长都是完全的民主选举,各个科目的课代表就是各个老师直接指认
当时是先自己提出想要竞选哪个位置,将各个位置的候选人都列出来之后不记名投票,直接由班主任副班主任同时在场一起唱票在黑板上公布票数

当年一到三年纪我是学习委员,四年级改选的时候我主动放弃这个位置去竞选体育委员,把我班主任直接整蒙。毕竟当时学习委员算是除了班长以外实权最大的官了,各个课代表归你管不说,自己想做啥时候打着学习的幌子还能黑幕一波hhh。只能说当年too young too simple,为了体育课上能多打会儿球,就放弃了学习委员,导致到了小学高段成绩直线下滑
以前有,从“超级女声”这种选秀,到地方人大代表和村委会选举,还是有些亮点的。只不过从庆丰大帝上台后,基本就没有了,各种有独立性真实性的选举全面销声匿迹。今年北京十几个访民/政治犯家属集体参选基层人大代表,很快就被阻挠破坏,被迫停止参选了
95后
我第一次认识到民主集中制是什么东西的时候是在初中6年级的时候选举班干部 小队长什么的
本来很民主的 1人提名5人 最终票数最高的人是班长什么的
投票到最后 班主任来了 然后民主走完过程后班主任集中钦定了班长跟小队长
虽然班长还是同一个人 但是那些小队长什么的就完全不是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