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其实墙内民众都知道所谓防疫就是折腾民众?

如下图

https://i.imgur.com/WU9x583.jpg
https://i.imgur.com/MBNp9d3.jpg

应该是今天(11月26号)上海的事情,是不是其实国内的反贼比想象中多多了?
发热去个医院除了咽拭子免费,其他各种乱七八糟强制收费,而且门诊报销不走医保,就是说要全自负,问题是两三百大洋起步(十八线小县城都算不上,市中心离农村只有4千米多),当地月薪也就两三千,谁受得住?而且能测出个鸡巴?另外发热门诊是独立部门,建筑都是独栋,还有自己的ct仪器等(一台大ct机躺着扫那种可是很贵的,一个发热门诊单独配了一台,你就想想)……一看不是新冠,又不是马上死的样子就赶紧让你回家自己看看吧,器官破了来医院给你做手术(医生明着跟患者说),检查半天花了上千测不出发生了什么,最后一顿折腾,一个月工资进去了,另外别想着什么纠结村民集会了,稍微大点活动警察就围一片了,骂起来了手机拍一拍就要被训话,也别意淫什么抓抓抓,传唤来说警察一个电话你就乖乖去了,集会活动抓都是直接把你带着走的,带走也不怎么说,只说有一点敢发网上去就后果自负,九成人就趴下了,毛子不也挺畜劲大的吗,一样给苏联治的是服服帖帖的,国外意淫的蛆哪能明白这些玩意?
只有反贼和被铁拳的人会这么想,其他人都觉得清零政策好。

中国人本能的排斥不稳定的生活,排斥害群之马。

清零政策真正倒霉的只是总人口的一小部分,绝大部分人生活并不受影响,他们怎么会关心那些人的死活呢?说不定心里还希望他们早点去死呢!
转生蜘蛛又怎样 之前的号没了 也懒得找回了 干脆转生
别整天YY什么国内的反贼比想象中多多了之类的了,猪叫罢了。
反贼这词本来就没有定义标准,或者说是嘴两句共产党就算反贼了?那毛左蝗汉兔杂这些也得算得上大反贼了,毕竟人家嘴的更多
Johnwick3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兲朝法律效力包举宇内囊括四海
我有個紅粉知己從重慶出發前按規定做核酸檢測,高鐵到成都轉大巴五小時去個四線城市出差兩天,到達後第二天變黃碼,這下隔天不能搭大巴回成都,當地酒店街道辦找上門要要求去做核酸,兩天一次,搞到出差的第九天才變綠碼趕緊搭大巴回成都轉車回重慶,悲劇的是回重慶的第三天又變黃碼不能上班,又要去做核酸檢測,也是兩天一次,搞了四次變綠,折騰了快20天!
我朋友那时候刚好躲开了疫情爆发的阶段(她老家那时候爆发了),结果回老家的时候发现自己原本在低风险区是绿码,结果说所有她老家那里的人都变黄码。那她刚到机场离家几百公里怎么回去,骑自行车??有黄码,公车计程车哪个敢带你。天真的 说中共管理的好我一点都不相信
Emmanuels 韭病成医
清零政策是一种产业。在外部经济不倡的时候,医保、社保里的钱,正好被支政府以拿出来搞防疫为借口挪于解决财政赤字问题。韭菜们隔离自费,还要被支政府掏一笔。这是韭菜要拔根的节奏。
Joshua 自由之地即祖国
绝大多数人都是敢怒不敢言,再怎么蠢的当发现自己接种了疫苗也被穿防护服的以防疫为由封门关在家里的时候也该开窍了,国外的情况不做评论,国内这病毒早已政治化,成为中共控制民众最强力有效的武器。

https://pbs.twimg.com/media/FDr7NbhXIAIluiO?format=jpg&name=orig
阿拉灯神丁 小熊维尼喜欢我大蛇丸吗
在墙内扁桃体发个炎都得要48h核酸,狗操的ccp真是想钱想疯了
品蒜人 🤬不友善用户
@阿拉灯神丁   狗都不操

墙内民众感觉大部分不知道防疫是折腾人,但是墙内反贼肯定比想象的多
a45298 熱愛自由的人們,就該互相照顧。
這只是人性的展現,在大多數人的心中,任何公共利益也比不上個人得失來得重要,跟有沒有反賊的傾向毫無關係。
已隐藏
sjw 🤬不友善用户
已隐藏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