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国的现状到底是极少数恶劣的投机分子造成的,还是党内高级精英的清醒的集体决策?

在海外建政圈一个受众不小的叙事里, 党内总有一个敢于豁出命改革的势力,但是被少数野心家投机分子利用, 始终功败垂成. 以习下李上为例:

李摔杯为号, 揭竿而起, 联合军方和元老, 要和习派干个人仰马翻. 这些不想要退休金的元老包括江泽民, 胡锦涛, 朱镕基, 温家宝, 宋平, 李瑞环, (甚至主席团大部分元老), 李桥铭. 他们苟利国家生死以, 站在风口浪尖紧握住日月旋转.

另一方面, 也有很多人很早就绝望了. 比如资中筠2012年18大之后的「余欲无言]: https://2newcenturynet.blogspot.com/2012/11/blog-post_6302.html

胡在任的时候, “两不走”说得不够明白吗? “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 封闭僵化的是老路不是错路不是死路, 但改革可是邪路啊. 说这话的时候, 瓶子算老几呢. 墙内所有的法, 所有的律, 和所有的矛盾, 归根结底似乎只有一条, “坚持党的领导”. 这个已经是肉食者最大的共识了, 那权力归市场还是归党, 白纸黑字的答案还是不够明白吗? 瓶子做得事情好像是必须做的呀. 唯一的, 可能就是瓶子的完成度高于常人. 瓶子很纳闷: 你们为啥反应如此之大嘞? 瓶子心里嘀咕: (在墙内你不能改变的唯一存在的叙事里) 你们的饭难道不是共产党给的吗? 难道不是吗?

为啥韭菜自己996, 不想创业, 偏偏想像出, 公司月薪1m的总经理会帮月薪4k的你把公司颠覆了? 李克强退休不香吗, 70岁拖上身家性命为你二次创业图啥? 干不成死翘翘, 干成了, 你猜退休金会变多还是会变少呢? 换你你会吗? 长江黄河该往哪儿流呢?

所以, 党国的现状到底是极少数恶劣的投机分子造成的,还是党内高级精英的清醒的集体决策?
lovelovepie 葱爆羊肉真的很好吃,向各位葱友推荐,自己在家也可以做。
就是宗教大法官啊,中共能变成今天这样中国人要负绝大多数责任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