葱友怎么看待民主灯塔美国近年来的堕落?

最近川普事件有感而发,首先申明:发这个帖子主要是表达一下自己的惆怅,没有任何为中共/中国开脱的意思,也没有比坏的意思,无论美国发生什么,都无法justify中共对中国人的暴行。举个不恰当的类比,假如中国在包帝的统治下是从30分降到了20分,那么美国最近从90分堕落到75分,小粉红喜欢嘲笑美国比中国多降的那5分,但无论如何,中国还是不及格,美国还是民主灯塔。

虽然本人目前肉身不在美国,但日常都会花1-2小时看国际新闻(主要是美国新闻),信息源包括WSJ、Politico、the Hill等传统媒体以及Bari Weiss、Ben Shapiro、All-in等右派或中间偏左的英文播客,因此我觉得我对美国政治还是有一点了解的。

我说的堕落主要是以下几点:

1.国际外交方面,单说拜登政府这3年,就发生了阿富汗撤军(拜登民意下滑的转折点)、俄乌战争、美国在中东的影响力式微(沙特、伊朗在中国斡旋下建交、某些国家试用人民币结算)等,俄乌战争发生后以美国为首的北约直至今日仍然坚定地给予乌克兰各种支持算是为他挽回了一点分数,但是无可辩驳的是,美国在国际上的霸权地位确实是在削弱。

2.国内经济方面,通货膨胀高企,经济滞胀危机显现,只能用不断的加息试图解决通货膨胀的问题,没想到又引来硅谷银行破产风波。政府债务不断攀升,却仍在通货膨胀高企的同时开展各种扩张的财政政策,当然,这个不光是拜登政府的问题,两党政府都有这个问题。

3.国内政治方面,两党都被两边最极端的议题裹挟-民主党被气候、身份政治、LGBTQ/共和党被MAGA,目前美国最火的几个话题-控枪、LGBTQ、堕胎权、俄乌战争等,其实在中间(偏左或偏右)都有非常广泛的共识,但是温和的声音发出来也没有点击率,这就导致了目前美国政坛马戏团一般的现状。

4.边境危机,这个大家都看得到。

还有校园枪击案频发、大城市治安恶化等问题,这里就不多说了。

长远来看,我对美国是有信心的,毕竟这是一个比烂的时代,美国再怎么堕落,她给予人的自由仍然让全世界最顶尖的人才为之趋之若鹜,美国仍然是大部分前沿技术和创新发生的地方。最重要的是,美国在这个最分裂的时代碰到了愣头青包帝,可以让美国两党前所未有的团结到同一个方向上去,这也许是美国人的幸运吧。
这位葱油,首先你能坚持跟踪比较广谱的正规英文媒体,已经超过99%的人,甚至99%的美国人了。
但是我觉得你看待问题,需要从更广的时空角度来看。
1.国际外交方面,撤出阿富汗绝对是一个正确的决定。事实上从阿富汗撤军并不是Biden的主意,在Obama时期就已经计划。Trump把撤军当成他的竞选承诺之一,但是直到他下台,也没有真正展开。Biden刚刚上任就撤军,正是根据Trump定下的时间表。在准备不足的情况下撤军,Biden是有政治勇气的。其实从阿富汗撤军永远没有好的时机,因为阿富汗政权太腐败太拉跨。打个不恰当的比喻,Biden撤军就是快速过峰,长痛不如短痛。Biden利用了支援乌克兰的机会逼欧洲国家站队,特别是德国和法国。你说美国霸权在消退,其实还是受了中文媒体的误导。美国通过乌克兰战争,团结了值得团结的对象(欧、加、日、澳)。世界上几乎所有发达民主国家都站队美国。剩下的国家,其实是和美国有根本理念分歧的,本来就不值得团结。不要忘记,Biden在当副总统之前担任了36年参议员,对国际和国内政治的了解远超过Obama这种素人总统。他在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任职长达11年,其中近一半的时间是主席。Biden的外交策略,无论是战略还是战术,都是近二十多年美国总统中最强的。
2.国内经济方面,美国产业逐步空心化已经四五十年,由此造成的经济和社会问题不是一朝一夕能解决的(甚至无法解决)。但是你如果从长历史时期看,美国目前的局面不是最糟糕的。比如民众反对民主党加税,但美国目前的个人税率是很低的。目前最高税率大概是35%,而1944-1963年美国最高税率都在90%以上。换句话说,如果仅仅从提高政府财源上来说,美国政府的操控空间还很大(民意是否支持是另外一个问题)。美联储目前的基准利息率目前接近5%,而你回看历史,在1980年代早期高达20%,目前的利息率也就是2007年的水平。换句话说,就是目前这些指数在历史上都不是事。美国目前就业还是比较充分的。就算经济衰退到来,也有一定的腾挪空间。Biden政府的一个可能错误(其实也是近二十年美国政府的通病)是疫情期间花钱大手大脚,给民间的救济大水漫灌,最后导致大通胀和股市泡沫。事实上,美国同中国相比,政府扩张财政政策的力度小得多。美国主要是民间资本主导经济运行的。
3.美国国内确实出现很多问题,比如政治极化,社会治安变差。疫情三年犯罪率飙升,但反过来看,美国从2000年-2020年左右的低犯罪率,反而是历史上的一个特例。目前的犯罪率还没有回到1990年代的水平。如果说政治动荡,那么1960年代的政治动荡比现在厉害得多。那个时候苏联真的对美国意识形态有很大威胁。中共目前对美国的意识形态威胁,比起苏联来不值一提。中共作为一个传统帝国,其意识形态输出能力比东正教传教传统+共产主义迷惑力双重加持的苏联差得天地悬殊。如果你仔细观察,其实Biden就是你说的温和派总统。这里要批评一下Obama。Obama是最有条件缓解社会极化、促进种族和解的总统,但他几乎没起作用,甚至起了一点反作用。Trump的上台甚至有一部分要归功于Obama。Obama这种专注个人形象,万千宠爱于一身,但是政治能力和眼光其实难副的总统,和马英九有点像。
你之所以看这些媒体,觉得美国一团糟,其实是还没有适应民主国家的媒体。不光美国,所有言论自由的民主国家媒体上的本国,都是一塌糊涂。台湾就是一个例子。这和中共正好完全相反。而媒体本身也往往是短视的,有卓见的(比如习近平一上台就看穿他本色的只有《经济学人》)并不多。连《纽约时报》还在疫情早期称赞过中共的铁腕防疫呢!在疫情期间,大量的媒体危言耸听。但是媒体本身也有一个学习和矫正的过程。正规媒体提供Facts,而Opinions需要自己综合判断得出。
美国是有它很大的问题,比如文化和人种的多元化带来的价值观模糊化,政治两极化,政治正确的双刃剑、指责文化盛行、一些问题积重难返(枪支暴力、毒品滥用、税务漏洞)。但是美国从来也没有完美过,将来也不会完美。没有不切实际的期待,也就不会有过于悲观的失落。
美国和中国对比,就好像两国的防疫历程。一个是一路失败和挫折,但是一点点靠近最终的胜利。一个是一路成功伟大(宣传上的),最后忽然溃坝,摔得比谁都惨。
要说美国堕落,70年代了解一下。“垮掉一代”(beat generation)不是白叫的。军备竞赛一度输给苏联。欧洲被华约扩张到捷克斯洛伐克(欧洲中世纪之后,这是野蛮人西侵最远的,当年奥斯曼土耳其虽然短暂打到过维也纳,但是随即被波兰打爆)。太空竞赛一度输给苏联。军事上一败于朝鲜(反正不算赢),二败于古巴,三败于越南。社会上一塌糊涂,什么妇女解放、性解放,全部上街大游行。黑人暴动,同性恋暴动,吸毒者暴动,整个街区整个街区地放火开枪抢劫。经济上美元崩盘(真的崩盘,立国一百多年攒的黄金储备消耗殆尽),通货膨胀史无前例。文化上共产主义思潮红遍全世界,到处都有共产党的支持者。

所以某个东方乡巴佬老头有底气在自己国家面临崩溃的时候,还豪迈得说:形势不是小好,是大好。

然而苏联赢着赢着,区区十来年之后,到了80年代末一下就垮了。连国家都没了。

而美国,继续周而复始地不停“堕落”,永远气急败坏地折腾。
主要原因就是美国30多年都没有一个能够跟它抗衡的敌人了。

“世界和平”的悖论就在于此。人的本性是短视而堕落的,尤其是当大多数人都意识到自己没有生存性危机的时候,在各自所在环境中争取个人地位最大化(简称内卷)就变成了主要诉求。刚开始的时候由于历史传统的遗留,这种竞争还比较克制;但随着和平日久,竞争会越来越突破下限,共同体中长久保存的共识对个人逐利的约束力逐渐消解,如何在共同体中争取利益变成了几乎所有人的行为模式。信息技术、新传媒的普及更让这种共识的瓦解速度陡增,看到的现象就是美国政治的“极化”。

所以现在包子跳出来把自己塑造成专制主义的世界秩序挑战者,对于美国以及整个世界来说是好事。虽然中国目前其实根本就没有和美国相抗衡的实力,但是它只要被塑造成一个强大的外敌并且被多数西方人认可,那么这种危机意识就足以扭转西方人共识瓦解的趋势,而自由世界共同体的信念强化有助于全球的政治、经济、技术发展进入一个更健康的循环轨道。
这是典型不懂得民主国家的政治生态,不懂得美国的历史。美国从建国以来一直就是这样吵吵闹闹,但这并不等于美国没有力量。

首先谈俄乌战争,事实上俄乌战争进一步加强了美国在欧洲,亚洲乃至整个世界的领导地位,让西方民主国家进一步认识到在保卫自己国家领土完整的时候必须团结一致依靠美国。

在经济方面,美国目前通货膨胀确实比较高,但从历史的角度看,远比不过70~80年代。床铺执政期间,大力推动美国跨国企业把厂家搬回美国,同时提高关税。这些政策目前都陆续起到效果,事实上现在许多工厂和生产线都严重缺乏劳动力,最近去费城北部和南卡,分别看到 一家小的轴承公司 Bartlett,一家pepsi cola工厂,一家直升机制造厂 Leonardo , 一家日本印刷公司(以前胶卷公司)FUJI,还有洛克希德马丁在南卡的 F16V 生产线,都在厂门口贴牌子找人。现在连找人割草,修院子的普通 contractor 都很难约时间。美国失业率持续低迷,当然也就造成通货膨胀。事很多事情都是有两面性的,好事不能都占。事实上,如果美国希望Made in American,保持一定的通货膨涨是必须的。美国通膨退到2%一下确实和中国加入WTO以后大量中国产品进入美国市场有关,但对于美国这不是长久之计,不符合美国的长远利益。事实上美国在80年代以前通膨都不低。

美国的政治从来就是两党吵吵闹闹,民主国家之间和内部的争吵是民主国家的常态。如果独裁国家认为这是一种懦弱的表现,那请参考普丁。

边境问题一直都有。民主党上台后确实有段时间松懈一点,但很快也就回到了以前的政策。具体 CBP 在工作中,没有实质性的政策差别。

美国一如既往的坚实,仍然是自由民主的灯塔。
美国的超级大国地位是二战之后奠定的。既不是靠经济(因为1910年美国GDP就全球第一了),也不是靠民主(因为英法也是民主灯塔),而是靠地理位置和地缘战略:本土完全躲开二战,英法德意日几乎被打废,为了应对苏联扩张,寻求美国的保护,美国趁势控制了西欧和日本,建立了北大西洋体系。美国的强大不仅在于自身实力,受限于地理位置的孤立,如果没有办法投射到全世界,也不会有今天的影响力。

美国的办法是:通过共同的敌人,团结一大批盟友,将本国实力投射全球;因为美国本土远离欧亚大陆的纷争,基本不用担心敌人会攻入,所以如果没有真正的敌人,就会把一些具有一定特质的国家“塑造”成假想敌。前者出现在冷战时期,美国的敌人是苏联;后者出现在冷战之后,美国的“敌人”是中国、俄罗斯、伊朗、朝鲜、叙利亚、古巴、委内瑞拉、阿富汗等国。之所以“敌人”要打引号,是因为这些国家中许多和美国曾保持着相对良好的关系,如中国和俄罗斯,但最终因为种种原因分道扬镳彻底决裂。后冷战时期,美国在欧洲“树立”的敌人是俄罗斯,在东亚“树立”的敌人是中国和朝鲜,在中东“树立”的敌人是伊朗。通过这四个敌对国家,欧洲、东亚、中东自然会需要美国的军事支持,进而美国能够控制这三个地区的外围的富裕地带,进而也就控制了全世界的高科技与能源。

美国不仅需要地缘上的“敌人”,还需要价值观上的“敌人”,且最好二者能够重叠,这样美国就能够保证,自己团结的盟友,既在地缘利益上与自己保持一致,也在价值观上与自己保持一致。冷战以及直到今天的围堵政策,正是利用了这个原理,让美国和盟友之间的关系极为紧密和稳定。例外总是在两要素中缺乏某一个,例如土耳其和印度,前者逐渐远离民主价值观,后者则在地缘利益上需要俄罗斯。此外由于美国在地理上远离它几乎所有盟友,对盟友没有领土诉求,因此盟友会更加放心的让美国驻军。借助这种紧密的关系,美国可以自然而然的在政治经济军事等方面深度介入盟友,而不需要像苏联那样使用武力胁迫,前者的代价显然比后者要小得多,自然联盟的关系也就更紧密。

就国际时事而言,俄乌战争从短期来看,对美国有利,因为美国与盟友之间的关系更加紧密了,但是长期来看未必。北约最为一个军事同盟,必须要有一个假想敌,而冷战之后这个敌人一直是俄罗斯。在俄罗斯咄咄逼人对外扩张时,北约自然会团结,但当俄罗斯国力急剧衰退乃至四分五裂,或者转型成为一个亲欧洲的民主国家时,北约恐怕很难继续以当前的形态继续存在下去。目前俄罗斯已经独木难支,必败无疑,俄罗斯爆发革命甚至内战的可能性很大,最终很可能迎来二次解体,届时可能无法再对欧洲构成威胁,北约存续与否将成为一个大问题。

同理,如果中国国力衰退或者转型成为一个亲西方的民主国家时,日韩台估计也会寻求防务和经济上更大的自主权。其实中共倒台与中国民主化,客观上会促进美国的经济影响力,但对美国维持政治和军事上的霸权极为不利,因为如果中国民主化,中国和欧洲之间的意识形态壁垒不再存在,而两者之间不存在任何地缘纠葛,中欧大概率会结成如今中国和俄罗斯之间的“准盟友”关系,这很可能动摇美国战后构建起的北大西洋体系,即美国作为欧洲唯一的保护者、欧洲作为美国最紧密伙伴、两者共同享受既存国际秩序利益这一格局。

美国的国家精神,来源于五月花号公约,以及其背后的白人盎格鲁撒克逊新教徒族群的精神信仰,虔信上帝,勤俭自强,崇尚理性,尊重个人。就美国国内政治而言,只要美国的国家精神不变,美国的主体族群不断壮大,那么无论美国内部有多“乱”,哪怕发生内战,也不会衰落,因为新大陆处女地的资源太丰富了。唯一巨大的威胁是非法移民,因为非法移民游离于美国主流社会之外,会逐渐侵蚀美国的国家精神,使之发生质变。美国被视为新罗马帝国,但罗马帝国殷鉴不远,如果美国继续放任非法移民涌入,导致欧裔白人成为少数族群,那么美国的国家精神将会发生质的变化,类似罗马帝国被蛮族移民摧毁的历史可能会上演,也只有这样美国才会彻底衰落。
十字军征支大佐 福音派传道人 境外反共势力 亨学家
虽然很多葱友们不能接受美国社会的堕落这个论点,但这确实是个残酷的事实。

比如本大佐亲历的一件事。本大佐曾经有一辆05年的雅阁,老是老了点,但很好开,除了用不了Car Play,没有自适应巡航的功能以外,就没啥缺点,用来上下班很合适。18万迈的里程,按理说再开个3,5年一点问题都没有。某一天停在路边,就被歹人割走了三元催化器。这种事情对在洛杉矶生活的华人来说,根本就是司空见惯,不值一提。这对于墙内向往美帝的葱友来说,是不是很难接受?

简单来说,因为民主党放开边境,让大批的拉美人蜂拥而来,来了之后又不让他们合法地去工作,正常程序弄个工卡都要一年多,这一年多时间里,那些无证移民不去偷不去抢,你要他们怎么活?

另外,美国这些年的枪杀案,也比前些年增加的不是一点两点,而是成倍成倍的增加。本大佐是坚定的拥枪派,认为是人在杀人,而不是枪在杀人。可问题是,为什么美国的坏人一下多了那么多?可即便如此,民主党还要大幅削减警察的经费,减少警察的编制。而且警察辛辛苦苦把坏人抓了,监狱这边没几天就放了,结果犯罪分子得不到应有的惩罚,出去之后更加肆无忌惮的作案。每年有几十万人口从纽约、洛杉矶等民主党控制的城市移民到佛州、德州及亚利桑那等红州去生活。难道这不是堕落?

另外吸毒、堕胎、无家可归者数目激增... 这些都是美国堕落的表现。美国不是纯洁的白莲花,我们骂美国,是因为 -- 我们爱美国。我们生活在这个国家,我们希望美国能变得更美好,而不是相反。
以前媒体根本没有这么发达,美国很多黑暗面你不知道而已,现在人人都有手机,肯定容易统计啊,比如说有个专门统计枪击死亡人数的,以前怎么统计啊?还有你说的通货膨胀问题我觉得是疫情封锁导致,你休息了这么久还要发钱肯定有代价啊。
     没必要像粉红那样天天纠结什么美国霸权,事实上在美苏冷战美国也没领先这么大啊。你为什么喜欢纠结中东呢,中东退军很早就确定了,天天在那里驻军不要钱,没什么用还浪费军费。事实上中东不可能离开美国,中国只是作为石油买家给个面子而已,根本就没那个实力插手中东。你又支持乌克兰,又要看紧台湾。肯定要战略收缩啊。
     其实美国一人一票60年代才有,70年代美国好像还有石油危机,长达十年的通货膨胀。总统也是被刺死,什么各种门,以前以现在的观点来看肯定没有90分,90年代加州好像还爆发过动乱呢。
阿富汗还好,两党都是要退的,没有别的办法,只是拜登退的离谱,连盟友都不通知,还刚上任就炸死一家无辜人。乌克兰的问题,的确我觉得的如果是川普在台上,普京可能不会入侵乌克兰,但川普可能会想说服乌克兰放弃东部和克里米亚,当然这一点从长远来看也不一定对乌克兰不好,毕竟相反的话乌克兰就得实施一些不人道的措施控制亲俄人口,永远不要小看西方人立场逆转的神速度。你提到其他的问题,伊朗印度沙特非洲就和俄罗斯一样,第三世界本就保守民族主义,谁也不想变成美利坚男女不分的样子,但和民主党打交道就要服从左派的文化帝国主义。左派将最近乌干达同性恋入罪的事怪到基督徒福音派身上,我倒觉得相反,是他们太极端搞得第三世界都怕了。就连法国偏左的马克龙都经常指出这是美国文化在影响欧洲政治。

主要的问题还是国内政治,越来越两极化了。右派当年抨击左派反对一切川普的政策,如今他们也是,为了反对而反对,这都快成卖国了。

有人提到美国输着输着就赢了,罗马也是这样啊,除了罗马人没有人能击败罗马人。有人把罗马文明怪罪于日耳曼入侵,且不说这和边境危机一样纯粹自己作死,但其实就连西罗马帝国灭亡后罗马人也还是罗马人。真正让罗马身份灭亡的转折点是查士丁尼的再征服意大利,打着解放的旗号,说着希腊语自称罗马人却来屠杀歧视真正的罗马人。

美国的集权主义倾向是很明显的,就连左派都挺民族主义玻璃心,我不止一次听到非右派说他们不想听外国人讨论美国的问题。我倒希望美帝也跟着俄罗斯中国一起解体,势力均衡对大家都好。

一直到拜占庭黄昏前,罗马有很多次机会能续命,光荣的军事胜利和出彩的外交计策比美帝靠谱多了,很多时候真就一次意外,多次意外,然后全盘皆输。也是因为拜占庭历史,实际上比我和很多人的偏见好多了,于是我觉得文明周期的理论可能不正确。罗马帝国完全是救的了的,只是那对罗马人又有什么好处呢?
约瑟夫二世 失败的中央集权者
额。。。不知道楼主看过《光荣与梦想》么?

看过的话,怎么会产生美国堕落了的印象?美国之前比现在烂多了好不好?

30年代大萧条,你们敬爱的麦克阿瑟准将带着骑警冲击退伍军人讨薪的帐篷营地,死伤多人,堪比天安门事件。

60年代民权运动,白人不把黑人当人终于激发出来了民权运动,然而在68年这一年,总统和民权领袖就相继吃了黑枪。

80年代和日本竞争汽车产业,没事就扛着棒球棒去捶日本车。连代东亚人一起被锤死的案例都有。

这些都是不把人当人的时代背景,现在的美国好的多了。至于内部政治极化,这个是没办法的事。美国的人口从WASP(White Anglo-Saxon Protestant)变成了现在的多种族共存的局面,政治极化在所难免,不过参考德法的经验,政治极化的后续发展很可能是碎片化。这不,最近共和党不就分裂了,而碎片化的民主并不坏,当然更没效率,但不会出现不把人当人的情况。

所以,还是那个问题,美国怎么就堕落了?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我常说练就看穿党国扯蛋的本事不一定要出国

去多读人民日报合订本

看看几十年前上面怎么描述美国乱象的

核实一下后来发生了啥

然后在琢磨一下是不是哪里不对味
其实西方国家里,美国本来就是支性最重的国家。

世界上最讲究实用主义的两个国家,一个是中国,另一个就是美国。

美国之所以强大,是因为自由主义加实用主义这一套,在科技发展上有着极高的效率,一直通过科技领先全球来吸纳人才和资本。

最近十几年科学停滞不前,美国最大的优势自然变小。实用主义这一套东西盖过自由主义,那不就显得越来越支了?

要说民主灯塔,那还得是英联邦啊。
Nederland Ja, ik ben die grote ontdekkingsreiziger en veroveraar van oceanen en landen.
人间不是天堂, 任何国家都将经历磨练和考验. 作为自由之地, 勇士之乡, 我想美国社会是习惯面对挑战的, 希望这一代人如同他们战胜了纳粹和日本的先辈, 得以抵御罪恶的诱惑和进犯者.
FreedomExisted 左逼都該上直升飛機
Election has consequences,讓左逼上台自然就得忍受左逼帶來的一系列問題,這幫cultural Maxists 別的不行搞事情煽動情緒那是一套一套的,Biden這個老年癡呆一老政客也說不上有多強的政治主張,完全是他的handler講什麼他做什麼,他當初能選上唯一的原因是他不是Trump。雖然我是川粉但也得承認很多美國人不喜歡Trump說話的方式(但支持他的政策)再加上支那病毒,所以Trump下台了,只能說God works in mysterious ways.
什么叫美国近年在堕落?在人民日报上美国不是已经堕落了七十多年了吗?

支那人永远想不明白美国真正强大的原因就在于此,美国人从来不会认为自己的国家是完美的,相反他们认为美国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而且敢于自爆家丑。一个敢于正视自己不足,并且想方设法去解决的国家不可能不强大。而一个骄傲自满,认为自己完美无缺的国家一定会沦落为地狱。哪天美国人和朝鲜人一样只能夸自己国家好,不能说一句坏话的时候美国才是真完蛋了。

邓江胡时代中国发展快也是一样的原因,因为领导人比较谦虚,承认自己的国家比不过发达国家,新闻媒体也敢于揭露社会的黑暗面,主动向西方学习,这才创造了几十年的经济奇迹。
说实话美国解决边境危机的方法多了去,但是美国真的没在意,如果中美能像墨西哥一样承接美国的部分第二产业输出那绝对不会有边境危机这个问题。

正常来讲除了美洲走线大军以外没人能通过陆路移民,你看尼日利亚人也不会用这个方式偷渡。墨西哥现在的经济水平就证明,到了这个水平根本不需要用走线这种愚蠢的方式跑路。

事实证明美国能把朝鲜这种一塌糊涂的国家,都改造成韩国目前的完全发达国家,改造尼加拉瓜萨尔瓦多对于美国根本没有什么难度。
一直很反感美国作为民主灯塔的说法,政治思想是法国的,制度根基是英国的,美学是意大利的,学术和思想是德国的。而且蓄奴蓄了五六十年,并且长期把非白看作二等公民的国家,这样标榜也说不过去吧。

更准确的说法是,美国是最强大的民主力量。
reddit_suck 爱因斯坦:“支那人正因为他们的生育能力而受到无情的经济机器的严酷处罚。”
美国跟支那和俄国一样是大陆国家,人一多就会费拉。加上美国的外来种族不断稀释昂撒人,越来越支也是不可避免的。

但是美国目前的情况仍然比支那和俄国强很多。欧洲才是真的费拉,俄乌战争打到现在还没打完,还联手封杀chatgpt,可见欧洲人比美国人还躺平。
补充一点,阿富汗撤军当然是需要的,但不是越战西贡沦陷式溃逃,而是有步骤的实施。但是偏偏这实施的非常糟糕,简直是越战后又一灾难级反面教材。这点倒是有点学伟光正的只要结果、不管过程
美國佬其實戰後一直是這樣的(惟有90-08年才算全球的絕對霸主)


經濟危機一波接一波,石油危機/87年經濟危機

60年代社會有嬉皮問題,80年代有去工業化,90年代治安問題嚴重
确实是在走下坡路,但是就此坏成垃圾国家的可能性很小。
大家关注的主要都在物质层面,这其实这并不是大问题。
真正的问题是基督教信仰的淡化,虽然文化里还嵌着内核,一时半会还没事,但已经看到带来的后果就是腐败,虚伪,贪婪,嫉妒和愤恨。而你们所说的自由民主法制等次生信仰都会随着消失。
以后会怎样谁都不知道,看上帝怎么带领。
说最坏的情况,就是不可修复的错误导致美国灭亡,但这又怎样,美国的思想还是会传承下去,大家会永远记住这个人类历史上最强大的国家,并在其他地方复制,会有一个新的美国诞生,出生时就修正了之前的错误。
翻越柏林墙 不要核酸要吃饭 不要封锁要自由 不要谎言要尊严 不要文革要改革 不要领袖要选票 不做奴才做公民 罢免独裁国贼习近平
因为移民到美国的中国人越来越多了

我看这个答案亲美反美双方都能接受
美国的确在倒退,全人类历史现在都在倒退,而且我觉得将来无法预测。很多过去的规律现在都不适用了,现在的人普遍得过且过,走一步看一步,少有确定性的东西。
美国的问题是光明会和美国宪政爱国者之间的斗法。光明会对中情局,民主党控制更多点。爱国者集中在军队。光明会背后是爬虫人势力。
我来晚了 新注册用户
罗斯福,杜鲁门,组建战略情报局的几个人,马歇尔(此人不是傻白甜,在美国的总参二部干过大活)都是共产国际或光明会(主要隐藏在基督教青年会)的特务.远一点的威尔逊总统更是一个光明会的大骗子,战略特务.类似于台湾地区的李登辉
就共慘主義氾濫而已

這也不是甚麼近年才有所謂的墮落
而是美國一直存在這個癌細胞

地球上的破事情
幾乎八成以上都跟共慘主義有關(攤)
你是中国人 你是中国人,你爱中国
2010年来整个世界都在加速崩溃 搞革命搞共产主义就是要腐化社会搞乱现有秩序才有机会 又不是头一回了
切勿为虎作伥 自由,科学,爱。
美国国民自由过度,福利高税低,毒瘾遍地,零元购每天发生n次这样的情况下,必然会导致社会出现不劳而获的人+大量的社会价值的损失。不劳而获的风气加剧美国产业空心化,全美各地领救济金不干活的人和抢劫为生的人,导致保险公司赔偿供不应求,政府补贴保险公司,补贴lgbtq等等手术费用,导致政府财政陷入危机,只能收割盟友,比如日本韩国等等,加剧日韩的内卷和贫困。这是一个恶性循环,美国这样下去,盟友都会因为无法支撑美国的吸血最终寻求出路。
c2h4 🤬不友善用户 我对中国的深厚感情,导致我精神分裂
言论自由法治完善就算民主灯塔?台湾比美国要民主多的多,不能黑在那就不民主了吗?
这要从哪个角度看,如果从创造力和社会活力的角度看,美国目前的高度已经无人能及了,而且似乎还没有到顶,不过我也想象不出还能有更高的状态了。
当然自古无不灭之朝,但罗马帝国衰亡史可是要从凯撒一直讲到君士坦丁堡陷落的,现在似乎连凯撒还没看见。
确实是倒退了,这几年拜登的对外政策很失败,什么塔利班在阿富汗重新夺权,乌克兰被俄罗斯入侵,巴以冲突,伊以开战;对内,推行了过左的措施,又导致了国内的极化。
zgkK7A 观察
已隐藏
法克油二百斤 “盛世”中的一枚“韭菜”。
再堕落,人家的人文素质、文明程度
以及生活水平也比“洼地区”领先一百年,
操心操心自己国家吧,饭都快吃不上了!
自己浑身是毛,还舔着B脸说别人是猴子!
没觉得民主灯塔堕落啊,反而觉得太民主了

对待流氓国家为什么要这么民主啊?
罗马共和国向罗马帝国转型的历史时期的必经阶段, 目前我认为美国还没有到达最巅峰,等消除了最后一些残余地方的威胁之后,才是迎来盛极的历史时期,然后才可以看出在哪一方面显现出衰落的迹象。
NZRdlClr5 固定那幾樓才會網路連接異常一定是結界|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儒反納粹
所謂民主燈塔是說美國框架上是民主的榜樣,目前最合理最實在最民主的框架,不是說這個框架裡能出什麼好東西了
要是民主但被一群愚民主,那結果當然也是愚蠢的。好比你用正確的數學公式還是可能算錯,因為你笨。但正確的公式是必要的,好的框架是必要的,從獨裁的框架裡出來的看似好結果也不是真正好的
就框架產出的結果而言,美國早就瘋瘋癲癲的了,歐洲從來比較靠譜。墮胎權早就不是什麼問題了,同性戀結婚早就合法了。控槍?瑞士人槍說不定還比你美國人多呢,人家怎麼做到沒槍擊每一天的?就美國還沒爛死,天擇太忙,還沒追上美國而已
但美國沒有國王,各州形成聯邦,單憑這個框架就夠燈塔的了(當然,你也可以說瑞士算一種燈塔)
一枪一个小朋友 愉快的键盘侠
美国现状是装吃的盘子里被加了一坨屎,中国是粪坑里面有一些倒掉的食物
美国的facebook等等被中共国禁止,但是不能突破阻力禁止中共的微信。美国的电视,报纸在中共国无影无踪,但是中共的在美国自由传播。美国不可以在中国发现股票债券,中共的企业在美国大肆圈钱。中共敢于绑架美国人和加拿大人政治讹诈,而美国明确有中共的红色后代,确不敢报复。美国用我们自己办法与流氓斗争,岂不是太傻?
functional Russian
民主就是这个样子,鸡一嘴鸭一嘴的。哪里有独裁国家那么光鲜亮丽?
kamome このまま飛び立てば どこにだって行ける。
出现trump和他的truth social这种抽象玩意(上面对川普的个人崇拜甚至不亚于毛时期)
俄乌战争中没收/冻结俄罗斯私人财产;的确,老毛子是侵略者,但是“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应当是作为圣旨的存在,声称这些私人与政府相勾连而处分他们的财产是否未免牵强了点?要是换在二战时的美国,大抵是不会作出这种事的

不知如何评价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4-04-15
  • 浏览: 26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