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武漢肺炎的經濟影響-中國在2020年要過的第一次經濟鬼門關

大家好,先祝各位新年快樂。

品蔥上最近的討論熱點,不外乎就是武漢肺炎,我大致看過,大多都集中在中國政府的拙劣手段武漢居民的應對、如何保護自己等等,討論這些當然很正確,畢竟現在最要緊的就是保護自己。

不過討論疾病的帖子已經很多了,不差我一個,所以我就來和各位談談這種疾病會給中國帶來的經濟影響


目前中國經濟面對的多重問題,內部有超高的政府負債地產泡沫的爆發非洲豬瘟秋行軍蟲等等(註一);外部有中美貿易戰、科技戰、金融戰(註二)。
在這些挑戰之下,中國經濟能勉強保住六%的成長率簡直是奇蹟,當然也可能不是奇蹟,而是單純的數字遊戲(註三),不過就當作是那樣好了。

接著,在新年甫一開始,先有一個小小的好消息,那就是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簽訂,美國降低了一點點關稅(註四),習近平大概還沒來得及開心多久,就爆發了武漢肺炎疫情。
在經濟層面而言,關鍵不在於疫情,而是爆發的地點對中國很糟糕,中國的運輸及半導體產業重鎮,武漢
講這些之前,得要先說明武漢的交通及產業。

武漢自古就擁有發達的陸路及水路交通,自中國改革開放並大力興建基礎設施後,空路交通也相當完善,可以說武漢就是整個周邊地區的輸紐
另外,自2000年前後,中國就開始在此一城市建設半導體產業,尤其是不惜花費鉅資吸引台商來此投資,讓武漢此名多次出現在臺灣的商業雜誌上(註五);近年來,由於習近平大力推動半導體自主化,不願依賴包含台商在內的他國企業,更是加大對中國半導體企業的投入,連帶也提升了對武漢的資源傾斜。

上面講了不少,蔥友應該能發現,武漢對中國有多重要了,對吧?

那麼,接著要講一點武漢肺炎的事。
1.比起SARS,武漢肺炎有超長的潛伏期,這讓檢疫難度變得更高。
2.武漢肺炎爆發的時間點剛好在中國春節前,考慮到人群早已回家過年,大規模傳播恐怕已經成為事實,至少武漢當地可以這麼判斷。
3.根據目前的資訊,疫苗研發最快也要一年,而且還不確定這型病毒會不會有大規模的變異,導致之前的研發全部白費力氣。
4.按照SARS的經驗,若不幸爆發疫情,想將其平息,最快也要三四個月,這是在一切順利的情況下才有的速度。
5.接續第四點,按照目前從中國傳出來的有限資訊,武漢的疫情平復看起來是非常不順利,加上中國的醫療系統是世界有名的爛,疫情恐怕會接二連三的爆發。


看完這些後,就可以正式進入主題:
武漢肺炎的經濟影響-中國在2020年要過的第一次經濟鬼門關

上次SARS爆發時,不知各位還有沒有印象各國城市是甚麼慘況
各處都宛若死城。沒有人願意去逛街,也就沒有人消費;沒有人願意到公眾場合,也就沒有創造商機的機會。可以說,當時世界各國的經濟活力都降到最低,所有人都賺不到錢。
如今,這惡夢即將在中國重演,還是在中國經濟無比痛苦的狀況下重演。

接著我們來談台商。
不可否認的,對中國的產業,尤其是電子業及半導體而言,台商是中國不可或缺的部分。
然而,現在的背景不是二十年前的美好光景,而是在美國開打貿易戰,全球供應鏈大規模轉移,離開中國的時空下。
在武漢的台商,即便中美大打貿易戰也不離開,是因為下不了決心離開。原因有很多,像是中國政府的各項優惠政策、勞動法令上的寬容、遷移費用過高等等,但現在呢?
中國政府開始大力培植自家人想要取代自己、遷走的同行已經完善/重組了其他國家的產業鏈、美國隨時會繼續在關稅和政策上施壓。
考慮到上面那些問題,武漢肺炎會不會是壓倒台商的最後一根稻草呢?如果這是壓倒台商的最後一根稻草,那其他國家的企業,其他產業的外企呢?

最後做個總結:中國經濟的狀況只會繼續惡化,看不到任何好轉的跡象
也就是說,即便這個鬼門關中國挺過去了,後面也多的是難關,更何況挺不挺的過去還是兩說。
當時SARS的慘況還歷歷在目,零售業和旅行業的連鎖倒閉潮看起來也就在眼前了,更別提其他產業和外資。


PS:我知道大概會有五毛來笑,說中國不會被區區的小病毒打垮,這點我完全同意
打垮中國經濟的是美國和中共,也只會是美國和中共,武漢肺炎只會是誘因。

============================

註一:其實還有中國外債跟金融壞債沒說,不過講那些已經夠嚴重了,再講這兩個沒甚麼意義。

註二:美國還沒正式開打後兩樣,或者正確點說,剛用了一成力,中國已經吐血內傷了。

註三:簡單說就是通過某些計算方式,把模糊地帶的數據一起算進來,就能得到想要的數字。
或者更直白點說,就是造假。

註四:和所有關稅比起來,真的就是一點點。
一千兩百億美金的關稅,從15%降到7.5%,川普根本是在耍習近平。

註五:有興趣可以去搜尋臺灣的商業雜誌,上面會有很多看起來非常聳動的消息。
最近跟武漢有關的資訊,應該是某人跑到武漢去投資半導體的消息。
OS:(他現在搞不好想死的心都有了。)
37
分享 2020-01-23

23 个评论

非典的时候真的是百业萧条,成就了现在的电商行业。可是现在没有类似电商一样的新经济模式,武汉真的可能成为那骆驼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次武汉的事件,希望国人都能明白信息透明真的是太重要,信息不但是金钱,更是能救命的,防火墙只能把人困死。
現在很多台商的工廠從沿海遷去湖北那一帶的,這次大概訂單也要轉單了,台商應該也會明白雞蛋不要放在同一個籃子裡,加速撤出
郭台铭晕倒在厕所。
参考2003年的非典,那年GDP增长率同比跌了1个点。 

当年还没有封城,也没有成为世界公敌,更没有傻逼领导人。

今年的肺炎疫情对经济绝对会是个重创。
@pcuser123
其實電子商務在中國的發展要更晚一點。
2003年那時,支付方式還沒有像現在的世界這麼多元,而且人們也還不習慣從網路上尋找商品購買。
另外,這次除了資訊透明和言論自由問題外,還有專制國家都必然產生的官僚弊病,可以參考美劇《核爆家園》(中國譯名:《切爾諾貝利》)。

@Childhoodagain
的確不少,中國沿海省份的成本提升後,很多台商就順著中國政府的優惠政策轉移到中國內陸省份,中美貿易戰開打後就更是如此。
武漢因為有大量台商投資電子業及半導體,也成為其他產業台商的聚集地,除非鐵了心做中國內需,否則這次武漢肺炎應該會讓他們下定決心撤離中國。

@Ambulance
哈哈,我倒是很希望郭台銘會因此哭暈,不過很可惜,這次他大概不會有什麼事,這位老兄在貿易戰開打後,跑路的速度也不慢。
鴻海只是有幾間工廠在武漢,封城也傷不到鴻海多少,頂多是缺料會延後交貨。

@就要习嘻嘻
中肯的判斷。最好的比較方式,是尋找同一國家在以前的類似情況。
當時中國經濟如朝陽初升,現在的各種問題都沒出現,成長力度也很有勁頭,但就這種美好的光景,成長率都會劇烈下降,更遑論現在這種危在旦夕的經濟現況。
從去年到今年初,國際市場對於貴金屬的需求量上升,如白金及黃金ETF漲幅超過15%,另外鈀金也漲了近30%;可能跟市場不穩定有關吧;抑或者股市熱錢流出,轉投實入體金融商品吧?

另外這次爆發肺炎,我家附近的婆婆媽媽們,似乎熱衷於炒作防疫股,如生產不織布(好像是口罩的原料?)的廠商或者生產醫用試劑等等的公司股票,不過應該只適合炒波段而已。另外我覺得這次台灣半導體應該不會受到影響,若新聞報導屬實,台灣半導體產業在貿易戰期間已經完成了轉單,到不如說對台灣是個利多消息。

不過請教大大,對於這次的防疫相關概念股、半導體產業、以及直至今日的貴金屬價格飆漲有什麼看法呢?

接著討論一下陰謀論,有人認為這次中國這麼乾脆地簽署貿易協議,極有可能早就知道疫情不可控,故及早做止血以防腹內受敵。請問大大認為如何?
@black
好久不見,有一段時間沒跟你聊過了。
從去年到今年初,國際市場對於貴金屬的需求量上升,如白金及黃金ETF漲幅超過15%,另外鈀金也漲了近30%;可能跟市場不穩定有關吧;抑或者股市熱錢流出,轉投實入體金融商品吧?

這個嘛,很明顯是在避險,我認為你的判斷沒錯,大概是前年(2018)看壞美股的熱錢流出,轉投貴金屬避險,造成去年一整年貴金屬價格都在上揚;
這部分可能要查一下華爾街那群傢伙還有沒有在做空美股才有辦法下判斷。

另外這次爆發肺炎,我家附近的婆婆媽媽們,似乎熱衷於炒作防疫股,如生產不織布(好像是口罩的原料?)的廠商或者生產醫用試劑等等的公司股票,不過應該只適合炒波段而已。

手上要是有多餘的流動資金,是可以考慮炒一下,畢竟疫情爆發看起來已成定局,相關企業的訂單只會多不會少,股票短時間大概會水漲船高。
這的確只適合炒波段,誰也不知道疫苗/特效藥什麼時候會研發出來,搞不好跟SARS一樣,氣溫高就受到抑制也難說。

另外我覺得這次台灣半導體應該不會受到影響,若新聞報導屬實,台灣半導體產業在貿易戰期間已經完成了轉單,到不如說對台灣是個利多消息。

也不能說不會有影響,畢竟台灣有不少半導體企業有設廠在中國,有興趣投資的話,可能要查查看相關企業的生產主力是放在哪裡比較安全。
另外對半導體廠確實是利多。如果疫情進一步擴散,那原本給中國的後續訂單也會轉移到台灣和其他國家。

接著討論一下陰謀論,有人認為這次中國這麼乾脆地簽署貿易協議,極有可能早就知道疫情不可控,故及早做止血以防腹內受敵。請問大大認為如何?

這倒不是不可能,但問題是他們會為了防止腹背受敵,而讓自身顏面有損嗎?
你可能不是很瞭解共產黨,對他們來說,黨的顏面比人民的生命重要太多,兩者根本沒有可比性,很難想像他們會這麼做...。
NOT 中國
應稱為 中共國或大陸
NOT 中國應稱為 中共國或大陸

中共統治的中國還是中國
肯定会受创,甚至有一定可能陷入衰退,湖北是人口大省,又离东南沿海各省不远,输送的劳动力十分可观。这么一折腾半年内沿海的出口产能会严重缩水。再加上封锁造成的娱乐性消费减少,第三产业也要跟着遭殃。温家宝说过“政治体制不改革,经济体制改革的成果也保不住。”谁也没想到会是这么个实现方式。
单说半导体产业,我本科学的半导体,现在已经转行了。本身我就对中国的半导体行业持非常悲观的态度,假如真如题主所言,中国的半导体怕是要再受一次重创。再者有一点,按照这种态势,这次瘟疫也许得闹上几个月,在武汉读书的大学生该怎么办,单武汉就有两所985,几所211,数不清的其他学校,这些学生难道得过几个月解禁了再回学校?影响了这些学生,对以后的就业形式又是一波打击。难啊。
當年2003年的時候中國物價及人口數字是很美好的,物價低廉,人口紅利爆發,成為了世界工廠後直至2008年都處於經濟過熱的上升期。在人們普遍認為下一年的工資應該比今年高的預期下,社會上的消費傾向為本土零售旅遊房地產等等製造了相當大的價值,也令整體進入一個欣欣向榮的正循環。

2020年,在武肺前已知的已經是滯脹,豬瘟引發基本食物價錢上升,外資撤離,本地製造業倒閉。在影子銀行及民間借貸的迅猛增長下,我的預測是2019-2024的5年間是中國最後的狂歡。接下來高失業率,樓按爆雷,銀行壞帳超預期增長,企業外借美元債失信導致清盤,連帶引起全中國企業借貸成本急升都將會是必然發生的事情。

貿易戰第一協議預期中共不能做到,但美國亦未必會單單因為第一協議而發難,Trump之前提出香港人民主將會出現在貿易第二談判中,我預測的是美國將會整頓這個全世界最大的洗黑錢中心。各行業將會迎來大洗牌,除非中共在美國的意料之外倒了,然後北京上海法律系統重寫,否則香港的法律體系仍然是最方便的踏腳石。

在信心不大的預測中,假如中國在香港事情上讓步,實則以後的金融命脈被掌握,中共沒有機會再成為老虎,反而會變成亟需親美而生存的政權。
當年2003年的時候中國物價及人口數字是很美好的,物價低廉,人口紅利爆發,成為了世界工廠後直至200...


同意,唯一觉得可能根本撑不到2024了,经济下行从2017年就已经出现端倪。
家里有人是做清洁用品供应商的。
接到几个朋友的消息都是,自己的工厂已经被军管,门口就是党卫军和党卫军拉物资的车。
不知道拿物资是不是打白条。
家里有人是做清洁用品供应商的。接到几个朋友的消息都是,自己的工厂已经被军管,门口就是党卫军和党卫军拉...


给人民币也算打白条
给人民币也算打白条

也是喔XD
@Scott
勞動力不是問題,你別忘了中國正好爆發失業潮,能填補的勞動力多的是;出口縮水更多集中在貿易戰和供應鏈撤離,而非勞動力不足。
另外內需就不要想了,能不倒閉到爆發倒閉潮就是老天保佑了。

@ql77777
你學電子出身的啊?真可惜,要是你來臺灣或去南韓發展,那前途可是一片大好,尤其未來幾年半導體依舊是臺灣的重心,而且前景一片明朗。
至於中國的半導體產業受重創是必然的,本來就是用錢勉強堆起來的,習近平先搞自主化,然後又來這種鳥事,除非慶豐大帝大灑幣,不然中國半導體必然死傷慘重,有點規模又做出口的的台商跟韓商肯定跑光,或遷走大部分的廠。

@rgjdwte
喔?你的親人是從事這方面的工作嗎?如果方便,能不能告訴我供應醫療物資的狀況?像本來供應給醫院的狀況如何,這種事就行。
我不信任共產黨,但沒有詳細資料,很難判斷武漢肺炎會不會受到抑制。

PS:如果可以,人民幣換成美金或其他硬通貨比較安全。

@神都不爱的男子
你講話真實在XD
2020年,在武肺前已知的已經是滯脹,豬瘟引發基本食物價錢上升,外資撤離,本地製造業倒閉。在影子銀行及民間借貸的迅猛增長下,我的預測是2019-2024的5年間是中國最後的狂歡。

2024啊,你認為中國能應對房地產泡沫、內債和通膨到那時候嗎?而且是在經濟停滯失業又嚴重的狀況下?
能不能和我談談你的依據呢?

貿易戰第一協議預期中共不能做到,但美國亦未必會單單因為第一協議而發難,Trump之前提出香港人民主將會出現在貿易第二談判中,我預測的是美國將會整頓這個全世界最大的洗黑錢中心。

我大致同意你的觀點,川普不會因為第一次協議未完全遵守而發難,但我認為他是連任前不會,連任後肯定繼續痛打。
另外,我認為美國不會逼迫香港完全改變洗錢的角色,最多把香港改回1997年那種對大家都有利的狀況,當然,要是能救香港人於水火,順便賺個美名,他肯定更樂意。

在信心不大的預測中,假如中國在香港事情上讓步,實則以後的金融命脈被掌握,中共沒有機會再成為老虎,反而會變成亟需親美而生存的政權。

那得看中國能不能找到對外的突破口,去年英國那次他們差點就成功了。
而且我不認為中國會放掉香港,至少不會完全放掉。
勞動力不是問題,你別忘了中國正好爆發失業潮,能填補的勞動力多的是;出口縮水更多集中在貿易戰和供應鏈撤...

老哥你是台灣人啊,其實幾個月前我面過台積電,但是是南京的分部,估計也接觸不到什麼核心技術,一面後酒沒啥信了;三星我報名了,筆試讓我翹了,據說三星中國分部扣的一批,而且只有朝族人才會重用。外企在中國的分部差不多都是這樣,像Xilinx,cadance夜差不多這樣。幸虧我業餘學過編程,找了一個寫c底層的工作還沒算失業。台積電這種的我這樣的大陸學生剛畢業就想去估計沒辦法吧,你曉得有什麼渠道嗎?
勞動力不是問題,你別忘了中國正好爆發失業潮,能填補的勞動力多的是;出口縮水更多集中在貿易戰和供應鏈撤...

別的我暫時沒接觸到,大陸大學的半導體學科教育真是個問題,首先儀器不到位就不用說了,跟計算機同為信息學科,我們學的物理數學不說比他們的難,也可以說是一個難度級別的了,但畢了業人家就是容易找工作,而且比我們掙錢還多,這種情況一個聰明人還會願意在半導體領域死磕嗎,還不是人才都外流到掙錢快的IT行業了。18年中興事件後這種情況似乎也沒什麼改變,我19年找工作時感受到的還是低薪,一年的時間似乎夜沒有任何變化。gcd做了什麼嗎?我沒感覺到
@ql77777
台積電在南京的廠啊,我記得那時台積電力排眾議跑去中國設廠引起軒然大波
你去面試台積電,那我想你的學歷應該很不錯,但沒有下文是滿遺憾的,你有繼續嘗試嗎?
雖然我不清楚中國的職場文化,但隔一兩個月投一次履歷應該不會引起人資反感,或是他們對外公開招材時也能去試試。
台積電給錢很大方,而且又是世界五百強企業,能進去混個一年半載的,對你的資歷很有幫助

三星的話,我是聽說過他們的種族主義,不過沒有碰過實例所以不予置評。
但你翹頭也太可惜了,理由和上面一樣,三星也是世界五百強企業,幹不上去也沒關係,進去混個一年半載,好好的打磨自己的資歷和經驗,到時想不想跳槽都隨你高興。

附帶一提,就我所知半導體企業基本上不在乎帶新人,其實他們更喜歡這麼做,因為這能培養員工忠誠。
(半導體行業門檻不低,人才相對就少,員工忠誠就顯得重要。)
(但是中國的狼性企業文化是怎麼樣我就不清楚了,但至少其他國家講的出名號的半導體公司都差不多)

至於渠道,很抱歉,電子業我幫不上忙。

===================

另外,關於你抱怨的問題,這是我在中國論壇常看到的,學術落後於產業、產業環境不健康

第一項,其實這很明顯是教育經費的預算不足,以及大學教授的知識跟不上現在的環境。
這應該算是共產黨的鍋,中國大學的環境聽說是烏煙瘴氣,這種環境大概也能猜到那些巨額的經費跑哪裡去了,更別說那些尸位素餐的老屁股。

第二項,我直接說吧,這絕對是共產黨的鍋。
一般來說,如果想振興某個產業,那需要做的就是讓產業環境安全健康
就像在魚缸養魚一樣,最重要的是水質,然後還得小心寄生蟲和會亂吃其他魚或汙染魚缸的大魚,必要的時候得把這種大魚宰了,來保護魚缸的環境不被汙染。

共產黨是反過來做,完全不在乎水質和寄生蟲,只想看到一頭大魚出現,然後去跟別人炫耀。大魚即使汙染魚缸或亂吃其他魚,他們也不管,反而處處護著這麼一隻大魚。
你覺得這魚缸,包括那隻大魚,會不會哪一天就死絕了?

比喻方式應該比較好懂,共產黨的產業政策根本是小孩子在養魚,說不定小孩子都會養的比他們好...。
台積電在南京的廠啊,。你去面試台積電,那我想你的學歷應該很不錯,但沒有下文是滿遺憾的,你有繼續嘗試嗎...

感謝您非常懇切的回復,目前我也是騎驢找馬,畢業前還能找到更好的企業也說不定。大陸的形勢說實在的到習早期為止還是比較開明的,那時我還是高中生,對於GFW和言論自由我彼時還是比較樂觀的,因為網絡日益發達,受過高等教育的人也越來越多,自由開放是遲早的事,萬萬沒想到會成了現在這樣。此次武漢事件之前,我還比較傾向改良派,我個人非常為李克強的境遇感到惋惜,李中堂畢竟有過經濟和法律的高等教育經歷,總歸會開明一些。可是呢,李中堂掌權似乎可能性渺然。只能說現實很殘酷。
台積電在南京的廠啊,。你去面試台積電,那我想你的學歷應該很不錯,但沒有下文是滿遺憾的,你有繼續嘗試嗎...

大陸的企業的狼性文化應該就是華為和大疆起的頭。我秋招參加了華為的完整三面。可以感受到,華為並不是一家技術導向的大企,非技術部門進入難度要比技術高。半導體當然就是他們的海思主導,但我是本科生,就算學校不錯,想做集成電路還是不夠,所以我投遞了華為的軟件崗。說實話筆試面試都不難,但是軟件畢竟不是我的專業,隔行如隔山,基礎知識都是我惡補的,但還是通過了三輪面試,雖然沒被錄取,真的不難,假如我就是學軟件應該就拿到offer了。第三輪面試官是部門主管,他直言不諱的問我假如一連兩個月,天天讓你加班到凌晨一點,第二天九點正常上班,你該怎麼辦。華為的加班都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不過大陸的學生們大部分都是想進華為的,包括我當時。從面試難度綜合工作強度可以感覺出來,華為的技術人員並不追求高能力,更傾向於要求好身體素質能高強度加班、老實聽話的,有人說其技術是靠密集的勞動力堆積上去的,此言似乎不假。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出身臺灣的民主法治信仰者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1-30
  • 浏览: 7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