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三线城市,卖地收入占到政府财政总收入的38.92%,政府财政收入越发陷入困局?

看到一篇《中国经营报》撰写的中国三线城市贵州遵义财政困局的文章,数据详实,觉得还不错,摘取了其中一些段落,大家看一看。



原文链接:http://www.cb.com. cn/index/show/jj_m/cv/cv12533641101

债务压力与税收财政双面挤压之下,红花岗区(遵义一个市辖区)开动了“卖地”法宝。

《2019年红花岗区政府性基金收支调整预算表》显示,2019年政府性基金收入由年初预算35.27亿元调整为26.04亿元,但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由年初预算14亿元调整为24.66亿元。也就是说,国有土地出让收入与政府性基金收入占比由年初的39.68%调高至94.7%。


从遵义市2017年至2019年三年间的财政收入上看,遵义市的财政收入虽有所增长,但增长率却在逐年下降。遵义市财政局称,2019年是全市财政工作异常艰难的一年,遵义市面临着宏观经济下行、财政收入锐减、债务偿还进入高峰期的多重压力。

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遵义市财政总收入分别完成586.31亿元、718.08亿元、798.96亿元,但财政收入增长率在2019年出现锐减(增长率为11.3%),其中税收分别为168.04亿元、201.7亿元、208.2亿元,分别占财政总收入的28.66%、28.08%、26.06%。

对于财政收入锐减的原因,当地政府在报告中称,一方面遵义市税源产业结构单一,而另一方面新兴产业成长缓慢。

收入锐减的同时,遵义市的财政支出却有增无减,2017年至2019年遵义市的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分别完成636.58亿元、677.49亿元、743.4亿元。政府性基金预算支出分别完成158.7亿元、224.08亿元、253.59亿元。

这意味着,2017年至2019年财政支出中,单就一般公共预算支出与政府性基金预算支出两项合计分别为795.28亿元、901.57亿元、996.99亿元。也就是说,其财政明显入不敷出。

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遵义市政府债务分别为1394.14亿元、1365.63亿元、1445.57亿元。遵义市统计局在《2019年固定资产投资运行分析》中也称,化解债务风险导致建设资金趋紧。

“随着化解债务防范金融风险力度加大,融资渠道不畅,尤其是地方投融资平台债务清理等因素影响,部分项目建设资金较为紧张。”而受此影响,尤其是政府投资项目如航新快线、遵义软件园等一批总投资较大项目,不同时间、不同程度地停缓建。

为了筹集资金化解政府债务风险,市政府与区政府的办法如出一辙,加大力度“卖地”。

《2018 年遵义市市级财政决算报告》显示,由于土地出让力度加大,筹集资金用于化解政府债务风险,使得土地出让收入比上年大幅增长。

2017年至2019年,遵义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分别为180.24亿元、269.05亿元、314.91亿元。其中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分别为176.38亿元、261.95亿元、310.96亿元,分别占遵义市财政总收入的30.08%、36.48%、38.92%
1
分享 2020-04-19

4 个评论

整个中国,房地产相关的收入占到财政收入3成左右,房地产是不可能被放弃的。所以他们想搞房产税,从存量中找钱代替增量,但是好多年了还没看到进展。2019年,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又增长11.4%,从我个人的主观感受是,一二线城市的房价没怎么上涨,但小城市在涨。因此“房住不炒”,事实上是房地产发展从一二线传导到三四五六线而已。至于这种状态能延续到什么时候,不得而知。
整个中国,房地产相关的收入占到财政收入3成左右,房地产是不可能被放弃的。所以他们想搞房产税,从存量中...


这种“卖地”经济就是饮鸩止渴,一方面,商品房的开发在人口总量将下降的趋势下,不能存续;另一方面,各地政府赖以续命的卖地经济已经碰到了耕地红线,工业、商业和农业争抢用地的情况越来越危急粮食自给。

而推出房产税无疑会让房地产市场萎缩,房价这么多年高歌猛进,已经成了一个积重难返的系统性问题,即使中共的智库看到了这些现象,一方面,地方政府的资金短缺只能通过卖地填补;一方面,房地产吸收了大量的就业、资金和老百姓的财富。

导致现在,房价即不敢降又不敢涨。

这是一个足以炸死中共的“大雷”啊,静观二三年,相信,以习近平的智慧,肯定会从诸多方案中选择最糟的一种,把事情搞砸。
贵州还有一个问题是地方负债严重,这几年基础建设太猛,即使有中央财政强力支持,地方仍需要大量举债。这也是一大隐患。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德不孤,必有邻。燃旺自己,点亮他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4-18
  • 浏览: 3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