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恐中时间表

20世纪末的90年代:见人就说,哪怕是警察,都可以说说自己的不满,我爱美国,我羡慕西方生活。因为没有聚集很多人,不会把我抓捕;

电脑普及前的2002年及之前,在QQ群里说低烈度的中共坏话,也没问题,最多被封号;

2005左右,百度贴吧还都是一大堆反贼言论。5月35日之类的到处都是;

直到习二二粉墨登场前,进出中共国,基本不会被搜电子设备,表现的正大光明,一点都不怕;

2014:雨伞运动……那时候进入中共国,也不用担忧,在这之后到2019年初,天天默认开着VPN我都不怕,明确告诉周围的人,我没微信,我也不懂你们国家的什么滴滴、支付宝等东西。而且在2019之前,进出机场、出入境虽然要刷脸,不情愿,但刷就算了,没办法,反正难得,刷一下,表现自然,我还是不怕。

2019年反送中开始以来,如果要进入中共国,我……手机不敢带了,要么二手的别人的,自己的帐号登录,有资料的,不敢带。

2020年1月:习肺炎开始后,我敢去中共国,但只敢肉身,最好还不是飞机,而是陆路进入边境地区一日游之类的,我还敢。手机、电脑不带,或者无资料的那种。

扫码出现后,50%我裸体都不敢去了,以及传出了收缴护照,害怕被困死在那里。

直到最近,又要挖海外关系,人口普查等,哪怕我裸体,我也不敢入境中共国了。因为一进去,没绿码就别想出去,想要出境,更是难上加难。这么一来,也就是当下,如果我家人有什么意外,我都不会去收尸,当然,出钱买墓地自然是习习屁的阴谋,但即便就是去看一下,打理一下遗产等,我也不敢去,把命陪进去不合适。即将变成北朝鲜一样的西朝鲜,也许出境就再也不可能了。

没错,就是2020年6月,我对进入中共国的恐惧,增加到了100%。也就是,平日里如果我驻在国驱逐我或者签证无法延期,我会选择去另一国,或者护照丢了,我就会去补办或者短时间进入中共国,而2020年6月,对,宁可非法居住,也不敢进去中共国。如遇遣返,誓死要求庇护。其实我本来很害怕申请庇护,现在也怕,因为我在非民主小国,也怕激怒当地政府。而到了今天,撒泼打滚也要提出庇护,尽最大可能不能去中共国。甚至可以说,2019年以前是加拿大国籍的外国人也危险,而继续发展下去2020年底,即便是我持有美国国籍,我也不太敢去中共国了。

重申一下,我尚未有犯罪记录,王培尔应该不知道我是反贼,但因为常年不住在中共国,也没有微信等,说不定王培尔的爪牙找过了N多次了,只是没办法发微信群信息找我而已。

以上就是我对中共国历年以来增加的恐惧,大家看有没有点道理。还有大家有什么恐惧的么?
26
分享 2020-06-28

79 个评论

我看過好幾篇貼文了,其實我不建議你一直描述自己的事情,即便你自覺沒有泄露什麼資訊,甚至弄一些假的誤導,但專業人士透過蛛絲馬跡的拼湊,也許會還原一些事實也說不定。
或許你只是想要找人傾訴心情,但還請注意安全。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問心
我看過好幾篇貼文了,其實我不建議你一直描述自己的事情,即便你自覺沒有泄露什麼資訊,甚至弄一些假的誤導...

也對,謝謝。但我還是有自信的,來這裡就是為了訴個苦。
不過你其實不用太害怕,你想想,打電話問家里人,某人的微信號這種,看似強大,實則弱的不行的虛偽政權,真的不屑。

圓珠筆尖都做不出來的弱國,不是一直想送中麼?其實完全可以通過人臉識別,把躲在中共敢惹的國家的人用間諜衛星拍攝,拍到他們的臉部,然後就能定位他們的住所,活動軌跡,為什麼沒有發生?

再者,華為間諜到處都是,各種無線路由器,網絡設備,難道不能在發帖時鎖定IP,然後去跨境綁架麼?比如我的居住的地方周圍幾乎沒有華人,但一旦鎖定我IP,不能派人來騷擾我麼?

更有,多少著名反賊們仍然有微信,依靠微信的監視,都沒能對他們隨遠必誅。

一個沒有祖國(美國)芯片,什麼衛星都不是的,國家,我覺得,需要害怕,但不用太恐懼。
已隐藏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Ziggy ?
还记得08年在网吧上网,QQ群里全是国家领导人的各种恶搞图,包括古惑仔手持砍刀的P图。那几年真的是中...

對對!就是這種。蛤蟆和胡胡的一大堆。申請庇護是一輩子的事情?您的意思是等待時間長?我已經躲在外面很多年了,我的目標是中共在,我絕不能入境中共國,中共沒了,我也不想在中共國定居,除非去處理一些私事。

我也建議你和我一樣,你既然是翻牆?那就只用. cn以外的網站,我現在用0個. cn中共國網站。沒什麼放不下的。
有钱投资移民,没钱技术移民,其实去北欧国家还是比较容易的,过几年换了护照再回国就安全许多了。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fgfg
有钱投资移民,没钱技术移民,其实去北欧国家还是比较容易的,过几年换了护照再回国就安全许多了。

這就是我這種……沒錢又沒技術的,北歐是我的最愛,等習肺炎好點後,我想辦法實施,不過完全沒有頭緒,發了上百封郵件,也沒什麼結果。
換了護照發自內心也不想去中共國,唉。
Ziggy ? 回复 范松忠 黑名单
已隐藏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Ziggy ?
申请庇护要考虑到作为政治难民如何在该国生存,是否能融入当地文化,语言,生活习惯等等,不过既然你已在外...

问题非常大的就是,我没能进入这些民主国家,签证我也没能获得。我住在一个非民主的小国,我对当地语言、文化、生活习惯几乎了如指掌,不是夸大,但无法入籍,因为它是一个贪污腐败的小国。非英语国家,不过我英语也没问题,所以我应该想办法去另一个国家。

总之,谢谢你的祝福,中共没了的话,签证都简单了,还是期待美灭中共!我躲一天是一天,想想去你说的北欧的办法。
现在我对中共的恐惧确实也是巅峰 不过我感觉可能不是所有时期的巅峰  你以为100%已经到头了? 总加速师会给你看 还可以1000% 100000%。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oHo
现在我对中共的恐惧确实也是巅峰 不过我感觉可能不是所有时期的巅峰  你以为100%已经到头了? 总加...

不会的,100%是到头了,因为《愤怒的人民不再恐惧》。
而且总加速师是体育老师教的数学,我的数学是100%就是极限。现在在回落。

其实,我常说自己没有注册过微信,又逃难了15年?也是在“自杀”,因为其实逃出来的人没有微信的凤毛麟角,而我又说明自己不在发达国家。要锁定我其实不难。虽然我所在的地方他们可以判定是亚非拉的某处,但不要看这么大的范围,其实还是好找的。

也正因为我恐惧下降了,所以,如果这样都能被送中,我愿意认命了。不怕!我要是被跨境绑架了,也不会默默消失,我的当地朋友会帮我把消息发出去,因为我和他们都说得很清楚,虽然可能不能救我出来,但一定会让我存在网上。
因为发言被国安请喝过茶,微信帐号被永封过,从来不害怕,目前活的很好。
因为发言被国安请喝过茶,微信帐号被永封过,从来不害怕,目前活的很好。

你还生活在墙内?嗯!厉害!但是习二二会对你的迫害加码的,到时候鼓掌不热烈的,也算有罪。你还是做好准备吧。
BraveNewWorld 新注册用户
dororo之泪 回复 BraveNewWorld 新注册用户
我也觉得楼主有事。
…完全不知道你恐惧的必要何在,除非你确信自己很有被搞的价值,何况你常年在墙外天高皇帝远,如果以你的条件都要恐惧万分那我等墙内沦陷区的反贼岂不是都压根没法活了?我现在也就顶多有点被请喝茶的顾虑,别的也没什么了,毕竟咱就一韭菜,只要不刻意对着死线去冲,就没有任何去搞的价值,大概除非网警实在没人可抓但又必须交差的话会拿来充数?

记住,土共要的就是你怕它,你越怕它越横越猖獗越肆无忌惮,人们越怕它,它的统治越岿然不动,反之越少人怕它,它也就越离死不远了
…完全不知道你恐惧的必要何在,除非你确信自己很有被搞的价值,何况你常年在墙外天高皇帝远,如果以你的条...

你說的對,確實,鎖定一個沒微信的華裔,其實很簡單,再通過間諜衛星全球拍70多億人的臉,就能找到我在哪個國家。問題是,我確實膽小,我不敢黑在那裡,也不敢簽證逾期,我恐懼主要是恐懼例如印度一樣酒店不給住了,嚴重者簽證不給辦了,那麼我就麻煩了。

當然你說的對,它就是要我恐懼,其實恐懼過了也就不怕了。憤怒的人民不再恐懼。現如今,我有點過了恐懼的頂點,但還是捨不得牆外的日子,絕對絕對不想進牆內。至於你說的牆內反賊,其實,說句不好聽的,也許你們比我習慣的多,比如,日常刷臉、習名制+馬數據的直接監控,而我,從沒被這麼奴役過,所以我非常非常害怕和反感。
什么事?

BraveNewWorld 原话:看楼主说的话(太疯了?)会不会收到中共迫害。
BraveNewWorld 原话:看楼主说的话(太疯了?)会不会收到中共迫害。

哦,它的被删除了,我没能看到。
是啊,算是收到软性迫害,硬性的暂时不多,并不是没有,零星的。
你还生活在墙内?嗯!厉害!但是习二二会对你的迫害加码的,到时候鼓掌不热烈的,也算有罪。你还是做好准备...


还好。其实很简单,我这种路人甲,没有任何影响力,也不会花什么资源在我身上,哪怕是迫害我。
还好。其实很简单,我这种路人甲,没有任何影响力,也不会花什么资源在我身上,哪怕是迫害我。

确实,我也知道,但我受不了每天2~3次身份检查,而且手机还有被装恶意软件,以及窥探我隐私的风险。
确实,我也知道,但我受不了每天2~3次身份检查,而且手机还有被装恶意软件,以及窥探我隐私的风险。


不知道你有多大影响力,反正我没有受到任何身份检查,别说一天两三次,两三个月也没碰到过一次
手机“被”装恶意软件更是没听说过,自己不乱装,谁能强行给你装?不放心国产安卓,最多买美版苹果就是了。
隐私这个确实是问题,不过我和大部分人想法不同,我觉得我的隐私不值钱,反正只要用软件,就有泄露的风险。
不知道你有多大影响力,反正我没有受到任何身份检查,别说一天两三次,两三个月也没碰到过一次手机“被”装...

有啊,各种安检,坐出租车也要出示身份证出城,火车,都是,烦死人了。
我没什么影响力,我手机也没装中共软件。而且从用智能机开始,从没用过墙国的“国行”。

我觉得隐私值钱,我的隐私不只是有些小电影这种层面,我也要写写文章,比如访问品葱等,当然我没有用手机访问。

河南某农村有过派出所强迫装间谍软件的新闻,不知真假。
有啊,各种安检,坐出租车也要出示身份证出城,火车,都是,烦死人了。我没什么影响力,我手机也没装中共软...


哦,你把坐火车坐飞机也算身份检查了,不过这个全世界都差不多吧,起码飞机是一定要查身份的。

我也一直在访问品葱,在发表文章(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被请喝茶,被封号?),好像也没什么事。

农村出啥事也不奇怪,所以要去大城市,哪怕你要躲起来,也是大隐隐于市嘛。
哦,你把坐火车坐飞机也算身份检查了,不过这个全世界都差不多吧,起码飞机是一定要查身份的。我也一直在访...

坐飞机不检查的国家极少,有是有,不算吧,但坐火车不检查的太多了,而且“出租车出城登记站”这么幽默的小房子,只有伟大的大共国才有的特色!

刚听到一个酒店泄露个人隐私相威胁的事情,这在我居住国基本无法想象,因为除了入境,入境后我的去处,居住国它也基本不知道,因为车票、租房,没有一个是强制实名制的。所以,你让我如何忍受一天看2~3次身份证这种大共国。

哦,还有,即便是大城市,街上的警察都比中共国的小城市一样,而中等偏小的城市,不是农村,街上基本十几,二十公里甚至更远都没有看到执勤警察,相关警务机构是有,但那种中共的警务站,完全没有。街上气氛很轻松。

不知道你是否有足够财力,因为隐于市当然是好的,猿人市政治问题太多,还是其他几个大城市可以考虑。
我歷經江蛤蟆時代與胡溫時代以及習包子時代,我感覺江蛤蟆時代與胡溫時代的自由度比習包子時代自由多了,江蛤蟆時代輸出自由主義思想的日本動漫與歐美單機遊戲以及歐美電影被大量引進,胡溫時代墻內有凱迪網委婉反共,習包子時代大量輸出正能量的國產劣質動漫與國產劣質網絡遊戲以及國產電影掩蓋了輸出自由主義的文化產品,被整肅的凱迪網已經被小粉紅佔領了。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反共左派 观察
我歷經江蛤蟆時代與胡溫時代以及習包子時代,我感覺江蛤蟆時代與胡溫時代的自由度比習包子時代自由多了,江...

強烈支持和堅決同意!

蛤蟆說: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2008京奧口號)

習畜說……算了,這麼骯髒的話,我不想重複了。
江蛤蟆時代對輸出自由主義的歐美動漫是開放的,當時變形金剛 野獸之戰在中國的電視頻道可以無剪輯播放,黑猩猩隊長領導的自由陣營對抗霸王龍領導的極權陣營的內容西化了很多人,還有日本動漫龍珠裡邊龜仙人與布爾瑪之間關於情色的橋段在江蛤蟆時代是可以在電視頻道上觀看的,那些橋段促進了很多人的性心理發育,習包子上臺之後大量劣質國產動漫掩蓋了歐美動漫與日本動漫,很多歐美動漫與日本動漫已經不允許在電視頻道播放了,因為缺乏自由主義的熏陶,習包子時代的年輕人更容易成為小粉紅。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反共左派 观察
江蛤蟆時代對輸出自由主義的歐美動漫是開放的,當時變形金剛 野獸之戰在中國的電視頻道可以無剪輯播放,黑...

蛤蟆做太上皇的2009年,引進了2012,號稱一刀未剪,他們還很自豪。

可是我哪怕是習二二年間出生的,我也一定會成為反賊,我有99.999999%的自信,因為很簡單,我的逆反心理,越讓我做的我越不做,越不讓我做的我越好奇。這一點是奠定我反賊的基礎,我想哪怕是朝鮮我也會是的。

說個小故事,幼兒園和小學時,看到我班贏了比賽,拍手,和看到對面班級贏了拍手,我當時的感慨就是“就是這群小孩拍手和對面一群小孩拍手的區別”。所以,習二二還要加油才能洗我腦哦!
出租车出城登记站从来没听说过也没遇见过,我见识太少了。


这个有的,因为在90年代末2000年出头的时候出过很多出租车司机被抢劫杀人的案件,因为当时觉得出租车司机有钱,所以就叫个出租车开到城外直接杀了,然后抢钱,如果是女司机更加....可以那啥一下。
所以你可以看到出租车后来都有围栏把司机保护起来,晚上上车的乘客不能坐副驾驶,防止被抢。
后面就有了这个政策,如果出租车要出城,必须要登记,威慑劫匪

目前还有地方保留这个政策吗?我不清楚,恐怕在治安比较差的地方可能还有,话说现在司机都没有现金了,抢也抢不到什么。
sousou 回复 范松忠 黑名单
坐飞机不检查的国家极少,有是有,不算吧,但坐火车不检查的太多了,而且“出租车出城登记站”这么幽默的小...


为什么你的出发点就是警察就是来管理政治问题的?

警察大多数职责是在管理治安的

夜晚在一个无人的街道上面,如果我看到治安岗亭我觉得会有安全感。
现在还有这种情况吗?

现在司机没有现金了抢啥,我反正近十年都没听过这样的案件了

现在小偷都快失业了,偷个钱包都没有钱

偷个手机都没有办法解锁,只能当配件卖
你說的對,確實,鎖定一個沒微信的華裔,其實很簡單,再通過間諜衛星全球拍70多億人的臉,就能找到我在哪...

全面电子监控,我可不习惯,一直在消极回避,但有些时候也没得选,只能说能避开则避开能糊弄就糊弄罢,实在逃不过了就应付上,边缘化还是做得到的,毕竟桂枝也还有着数以万万计的,几乎彻底电子绝缘的老人(和穷人?),以及其实更加根本无所适从的先天性电子白痴,比起寥寥的反贼,这些人对于土共来说才是更为头疼的

我从开始进入网络之时就对其有着正确而正统的理解(确信)——它的匿名性,但多数墙民则不然,时间越往后推,他们进入的就越是一个已经被土共全面掌控且本就相当扭曲的网络环境,他们从未,也根本不能形成一个正确的认知,另外别忘了,支国人可是比谁都愿意牺牲自由来换取所谓的便利——该死的他们根本就不知自由为何物,那不是他们德行中天生的一部分,因此对于大部分墙民而言,如今这个全面实名的电子环境,我除了德匹下之外无话可说

另外我再强调一遍,支国14万万的韭菜,任凭你匪再有能,它用来维稳的资源也是极其有限的,值不值得抓全然取决于你的价值,你若不是郝海东回境,它就算知道你是反贼,也就至多给你记上笔帐,毕竟你一没乳包冲塔,二没结伙颠覆,他抓你来作甚?你怕,其实也说明你心里有鬼,然而我们的诉求既是正当的,我们的心里又凭什么有鬼呢?该有鬼的是他们,那些终有一日会被拉清单的错误执行者,对于土共的全面电子管控,我能感受到的只有无比而持续的厌烦,就像一只不断在你耳边嗡嗡飞的虫子,待我有朝一日端了它的老巢,自然也会把它一同解决掉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sousou
为什么你的出发点就是警察就是来管理政治问题的?警察大多数职责是在管理治安的夜晚在一个无人的街道上面,...

是的,那要看什么国家,中共国,我第一想到的就是:身份证,扫码,等骚扰。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sousou
这个有的,因为在90年代末2000年出头的时候出过很多出租车司机被抢劫杀人的案件,因为当时觉得出租车...

没有这个也有登记,要么现在开始电子扫描?总之有一个类似岗亭的地方,要么就改名叫治安管理等。
sousou 回复 范松忠 黑名单
是的,那要看什么国家,中共国,我第一想到的就是:身份证,扫码,等骚扰。


我不能理解你的状态,难道你是陈光城一样的人物?绝大多数人走在中共国的道路上都不会发生你说的这种事情,你这个是想象?还是真实的?

就像上面那些朋友说的,就算去喝过茶也没有你说的那么夸张。

人家警察干活也是要成本的........按你这个逻辑配置,中共要配5亿警察都不够
全面电子监控,我可不习惯,一直在消极回避,但有些时候也没得选,只能说能避开则避开能糊弄就糊弄罢,实在...

几乎彻底电子绝缘的老人(和穷人?)应该不是共匪防范的对象。主要就是农民工,打工的适龄青年,还主要是男性。

支国人可是比谁都愿意牺牲自由来换取所谓的便利:哈哈,我国的支付宝多先进啊,美国都是”村“……这种肮脏的言论我见过很多,完全无视。

我当然知道,维稳的资源也是极其有限的,所以我才在品葱到处说我没微信,出中共15年,还不在发达国家,这样,即便是10~20年内,非发达国家,然后中共用间谍卫星拍我脸搜,也不会去动用这种来抓我,因为要把我送中,需要十几万美元的费用是跑不了的,因此我也不担心了。

你怕,其实也说明你心里有鬼……不,没什么鬼,只是监禁15天我怕,更怕的是无法出境,你知道我在一个小国住了这么多年,我在这里活得非常开心(虽然无法入籍我很愤怒),我非常热爱这里的生活,难道我不怕一旦被送中,哪怕是不抓我,但禁止出境,我的人生就全毁了。

给你一个建议,如果你决定不离开,但又想自由一点,你可以用外国SIM卡上网,或者最好搬到边境城市,直接用对方国家的SIM,近的地方你甚至可以到其对岸租WIFI。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sousou
现在司机没有现金了抢啥,我反正近十年都没听过这样的案件了现在小偷都快失业了,偷个钱包都没有钱偷个手机...

小偷都快失业了,支付渣国的支国人说:“骂晕太伟大了,解决了小偷”。
你看这强大的奴性。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sousou
不好意思,你大概和我呆的不是同一个国家..........

我……呃,不知道了,我这是10多年前的了,最近一直没有去中共国,最后一次去,几年前,看到的都是治安岗亭之类的。因为短暂停留,没有再去城市边界地区,所以我不知道了。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sousou
我不能理解你的状态,难道你是陈光城一样的人物?绝大多数人走在中共国的道路上都不会发生你说的这种事情,...

好的,我理解你的疑惑。我是极小的人物,你的逻辑在胡胡年间是成立的,可如今害怕武汉买菜群的习二二,任何虾米都是习二二打击的对象,这点你别忘了。

喝茶喝到被嫖娼的,死在看守所里的,有吧?好吧,我是很珍惜我的生命,非常怕死在中共国,请原谅。
出租车出城登记站从来没听说过也没遇见过,我见识太少了。

不,是我的数据太老了,我说了,15年前我就《出中共记》了,后来段时间有去过,但时间太短,没有再去过城市边界,所以我也不知道了。
sousou 回复 范松忠 黑名单
小偷都快失业了,支付渣国的支国人说:“骂晕太伟大了,解决了小偷”。你看这强大的奴性。

事实罢了
各个国家都在搞移动支付,科技往前走,有的快有的慢
因为中国移动支付作的好,你就反移动支付
因为中国高铁镐的还行,你就骂高铁
这都没啥逻辑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sousou
事实罢了各个国家都在搞移动支付,科技往前走,有的快有的慢因为中国移动支付作的好,你就反移动支付因为中...

对,你不知道,我不是逢共必反的人,只是中共它背后几乎什么都是阴谋,比如大陆游客,也是作为要挟的武器,高铁发展的好,当然是好的,但进出刷脸,习名制就不说了,甚至还什么失信,不让买高铁票等无耻行为。
sousou 回复 范松忠 黑名单
好的,我理解你的疑惑。我是极小的人物,你的逻辑在胡胡年间是成立的,可如今害怕武汉买菜群的习二二,任何...


那我只能觉得你有被迫害妄想症,喝茶喝到嫖娼之类的,你我估计没有这个资格让他们埋这个坑。我能理解你的意思,如果共产党要搞我,分分钟能搞死我,但是为啥会来搞我呢。
让我想起那个美国电影国家公敌,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sousou
那我只能觉得你有被迫害妄想症,喝茶喝到嫖娼之类的,你我估计没有这个资格让他们埋这个坑。我能理解你的意...

我也没办法证明自己是正常人,我也不和您争,我只是希望安心的,在中共国以外过完我美好的一辈子。羊看到狼的照片,觉得害怕,你觉得是被害妄想吗?这是生理反应。
sousou 回复 范松忠 黑名单
对,你不知道,我不是逢共必反的人,只是中共它背后几乎什么都是阴谋,比如大陆游客,也是作为要挟的武器,...

游客什么的没啥好说的

高铁实名制安装摄像头之类的,如果站在大众的立场上来说,的确有助于社会治安的维护,因为逃犯之类的无所遁形。以前有个段子说你出广州火车站站立不能超过5分钟,否则钱包一定被偷。几乎去过广州的人都会被偷钱包,或者被抢包。摄像头装完以后,抢劫的马上少了很多。

当然也有人说这个是对人民的监控,你都实名了以后,是为了维稳阿。

这个也是客观存在的,不过如果你如果去问问普罗大众一定都关心的是治安更加重要。不能否认目前大多数城市里面治安都还是不错的,哪怕以前很混乱的地方现在也没有让人觉得不安全。

至于你说的失信的不买高铁票,我非常赞成阿,很多都是欠钱不还的人,欠了别人的钱说自己没钱,法庭判下来不还钱的无赖。还有那种高铁上面占了别人的座位拒绝让的人,这种人就是应该整治整治。否则没有道德的约束,你能拿无赖怎么办?

抱歉洗得有点儿多,不过我只是觉得有些东西并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sousou
游客什么的没啥好说的高铁实名制安装摄像头之类的,如果站在大众的立场上来说,的确有助于社会治安的维护,...

我知道你说的客观原因,我一点都不否定。但中共的阴谋,根本不是我们太阴谋论了,而是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它做不到。

失信的不买高铁票,我也赞同,但是,对不起,我只信任三权分立的国家,中共国信用破产了,只要对习二二不服的,你就是煽颠,你就是失信人员。规则都是习一头定的。

换句话说,我若是香港人,通过送英条例,没问题,英国派来的港督,没问题,但不好意思,送中,就是不行。
sousou 回复 范松忠 黑名单
我知道你说的客观原因,我一点都不否定。但中共的阴谋,根本不是我们太阴谋论了,而是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它...


你说的这个就是目前中共的死理所在

就好比美国说中共可能利用华为监控全世界,注意只是可能
中共说美国已经监控全世界了,大家都知道,注意是已经
美国说中共你是一党专制,想干啥干啥,我们美国的权利有约束的

美国说中共你搞国安法
中共说你美国有几百条国安法
香港说国安法不是关键,关键是你们司法不透明,一党专政,你想说谁是间谍就谁是
于是又说不下去了。

这个话题中共其实自己知道,但是很难绕出来的。
不过我觉得你的思维逻辑有点儿过了,没必要。除非你是郝海东之类的,否则爱干啥干啥去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sousou
你说的这个就是目前中共的死理所在就好比美国说中共可能利用华为监控全世界,注意只是可能中共说美国已经监...

美国是已经,而且我也知道,我也厌恶,实话说,但我仍然选择拥抱美帝,为什么?不为什么,NSA不会因为我一句骂美国的话抓我,习习屁会,就这么简单。
sousou 回复 范松忠 黑名单
美国是已经,而且我也知道,我也厌恶,实话说,但我仍然选择拥抱美帝,为什么?不为什么,NSA不会因为我...


各有各的G点,你在中国的网络上骂老师,说我要杀了老师,多半没事,在美国马上被抓,怕你真的带枪去校园枪击。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sousou
各有各的G点,你在中国的网络上骂老师,说我要杀了老师,多半没事,在美国马上被抓,怕你真的带枪去校园枪...

我知道,你伟大的中共国下载盗版也没事,在德国就死定了。在美国也很惨。
所以,还是去一个亚非拉,无大数据的,贫困的独裁国家好,即便是独裁,也没那么多维稳费,还算是自由。
sousou 回复 范松忠 黑名单
我知道,你伟大的中共国下载盗版也没事,在德国就死定了。在美国也很惨。所以,还是去一个亚非拉,无大数据...


自由而言,都是平等的自由,对于你是自由,对于心中险恶的人也是自由的,没有办法获取绝对的自由,因为你的自由可能会给别人不自由。

我不敢把自己放置在亚非拉的兄弟中间,我怕死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sousou
自由而言,都是平等的自由,对于你是自由,对于心中险恶的人也是自由的,没有办法获取绝对的自由,因为你的...

我敢,只要不是太烂的地方,比如东南亚、东欧,北非,我觉得都很好。中东的土耳其也挺安全。
sousou 回复 范松忠 黑名单
我敢,只要不是太烂的地方,比如东南亚、东欧,北非,我觉得都很好。中东的土耳其也挺安全。

中东北非东南亚这种穆斯林国家控制最为严格的,喝酒都没有自由的地方你都愿意去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sousou
中东北非东南亚这种穆斯林国家控制最为严格的,喝酒都没有自由的地方你都愿意去

酒我不喝,那么……东南亚、东欧前苏联国家,总行了吧?
sousou 回复 范松忠 黑名单
酒我不喝,那么……东南亚、东欧前苏联国家,总行了吧?


如果不打仗,乌克兰挺不错的,男女比例失调,说乌克兰妹子年纪大了会变胖也是江湖传言。。。。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sousou
如果不打仗,乌克兰挺不错的,男女比例失调,说乌克兰妹子年纪大了会变胖也是江湖传言。。。。

刚才有点忙,本来就想说乌克兰,因为乌克兰价格是欧洲国家最便宜的,白俄也行啊,再怎么独裁,也没有中共那么恐怖。哈萨克什么的,都挺好的。
sousou 回复 范松忠 黑名单
刚才有点忙,本来就想说乌克兰,因为乌克兰价格是欧洲国家最便宜的,白俄也行啊,再怎么独裁,也没有中共那...


哈萨克好像也是穆斯林

穆斯林最大的问题就是排外

还是乌克兰吧,就是经济真的不咋地。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sousou
哈萨克好像也是穆斯林穆斯林最大的问题就是排外还是乌克兰吧,就是经济真的不咋地。

嗯,那就乌克兰,我喜欢经济差的地方,注意,经济差不等于基建差,乌克兰城市也是不错的,因为也是苏联搞得基建,不会像巴基斯坦、孟加拉,印度那种没厕所的,河边都是臭水这种。

经济越差,物价越便宜,我太喜欢了。经济好到挪威这种……唉,消费不起。
几乎彻底电子绝缘的老人(和穷人?)应该不是共匪防范的对象。主要就是农民工,打工的适龄青年,还主要是男...

我不是决定不离开,我巴不得住月亮上也不想在桂枝待着,只是奈何实在没有资本跑路,一没富裕家境二没海外亲友,周围既没人支持我也没人申援手,单靠我个人奋斗,鬼知道猴年马月能够我永久肉翻,我现在只做两个准备,第一,不结婚不生育,其实主要是绝不生育,婚万一万一碰上灵魂伴侣了可以结,但生育是永久肉翻之前绝不能碰的底线,第二,虽说也很虚无,那就是万一美军真打来了,和家里的老粉蛆彻底决裂,然后去所谓的叛国投敌当汉奸,不然我真的宁可去死,就像你签名写的,宁做美国狗不做中国人,他妈的支那哪里有人可言?撑死仿生人…毕竟我英语还不错,带路我可是乐意的很,只要能活到战争结束,说不定就能由此开启我通往文明世界的大门了呢…不瞎意淫了,虽说攒钱肉翻诚然是长期策略,但就现在这个局势,攒个锤子也翻个锤子,现在墙内已然该开始提防大洪水张献忠了,哦不过,短期内日本我真的可以考虑下,不过留学途径肯定不会走就是了
我不是决定不离开,我巴不得住月亮上也不想在桂枝待着,只是奈何实在没有资本跑路,一没富裕家境二没海外亲...

我愿意跟你说一个事,不过不一定你信:
我在庆丰改元前,拿起一千三就跑(人民币)。然后家里给我寄钱以及自己想办法赚,所以我没能跑到民主国家,但从最方便的老挝出境,这样不需要先办理签证,离开再说。
目前我从老挝离开后就前往距离中共国比较远的地方居住。因为这样,中共只知道我进入了老挝,但不知道我从老挝再去第三国是哪里,这样确保了我的安全,哈哈。

你的准备是对的,确实,你要是生育了,就等于给中共提供韭菜,那不是我们来品葱发泄情绪的对中共不满,而是你的孩子必然遭到迫害,毒奶粉、低考之类的,不必多言。

对,我确实也怕死,那是肯定的,但也像你说的,如果需要面对死亡的那一天,今年1月、2月我考虑了很多,如果我染习肺炎,我一定要坚持死在居住国,莫说美国了,死在伊朗我都愿意,死在中共国的话,就等于习二二赢了,我输了。

我英语也行,每天用英语交流都不是问题,没有沟通障碍,你应该也不错,因为我和你大概都是发自内心憎恨中共,所以也不愿意做“中文奴隶”吧。

日本太好了啊,我也想去,但有什么办法去?留学?我可能太老了,比黄之峰老,所以不太合适。也没钱去留学。
我愿意跟你说一个事,不过不一定你信:我在庆丰改元前,拿起一千三就跑(人民币)。然后家里给我寄钱以及自...

…你是本来就住的离边境近吗?我住的地方拉开窗帘就能看到海,不过你这操作确实不常规,通常来讲跑路会有计划地往发达国家跑,只能说看来你确实厌恶土共到一定程度了罢

不想生育不光是为了不给土共提供韭菜,还因为我在这方面的思想极其的反传统反人类,我认为此世间没有多少事会比私自造就一个智慧生命要来的自私,而且这个罪责完全是你和你合伙人自己的,当然了要都跟我这么想人类早好灭绝了(笑),以及,这是我对传宗接代,父母有恩,孝敬长辈等(在我看来)支臭无比的价值观念,以及自身被赋予的这类迫真意义实则迫害的反叛和否定,但其实呢,我跟父母的关系并没有很差,也就一般罢,但隔阂是巨量的,我不会去跟他们交流这些,因为我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就像我了解支那人一般

废话有点多…还请见谅,我也是九五后了,也不年轻了,总之我的学生生涯已经永久性结束了,虽然话说回来即便有机会我一时半会也绝对不会再想上任何形式的学了,毕竟被墙国的教育体制毒害了目前的大半生,恐怕这辈子都不会再想上学了罢…我是完全没有任何出国经验的,我也看过一些葱油分享的移民方法之类的,感觉好像真的没什么我能用的,唯一的办法就是有足够多的钱,那这个呢我也还是没有…一时半会也搞不来,所以一时半会也不想了
…你是本来就住的离边境近吗?我住的地方拉开窗帘就能看到海,不过你这操作确实不常规,通常来讲跑路会有计...

我生在离边境很远的地方,从没见过“外国”的那种可怜“内地人”。对,当然要往发达国家跑,但我没有实力,再差,也比土共好,这说明我是真心恨,也有粉红骂我脑子有病,也行,反正我是真的憎恨习名制和马数据的威胁。于是我先从边境出去,然后去转机去另一个更遥远的国家,这样习名制无法监控到我去的是哪一个国家,只知道我从老挝消失的。

哦,生育的事,没问题,那是你的自由,想生还是不生都没问题。不过你可以考虑一个概念,发达国家的人都不想生,或者生得少,越贫穷越落后越生得和猪一样。考虑到这点,生1~2个也算是正常的,不是中共国(中华)传统文化。

比我年轻啊,我也不想上学,你不要说什么没有出过经验,我就是“拿起一千三就跑”的那种人,我的想法极其简单,能办出护照?能免签或能办出签证?能合法出去?为什么不走呢?就这么简单,没有任何顾虑。

不管如何,你还能忍受,说明习名制和马数据揍你揍的还不够狠,我的话一早就不能忍受了。

祝好运。
因为发言被国安请喝过茶,微信帐号被永封过,从来不害怕,目前活的很好。

工作,社保,公积金,父母养老金,子女上学都没影响?连坐可不是闹着玩的,可能你初犯没到严重的程度吧。。
工作,社保,公积金,父母养老金,子女上学都没影响?连坐可不是闹着玩的,可能你初犯没到严重的程度吧。。...


我这种屁民,没有任何影响力,主要是转发,以及在小圈子讨论导致的被封。被请喝茶是自建的论坛上有“煽颠”言论,后来政府想了个办法,直接全国私人不许开论坛,我的事也就彻底解决了,完美。
没有任何影响,不过确实我也没影响什么人,这是主要原因吧。
所以我始终希望包括楼主这样的葱友不要过于紧张,说难听点别把自己太当回事,没有影响力的话,铁拳根本都没那个功夫捶你………………
我这种屁民,没有任何影响力,主要是转发,以及在小圈子讨论导致的被封。被请喝茶是自建的论坛上有“煽颠”...

是这个道理。还有一点区别是经济发达地区,沿海地区比内陆落后地区在对待这些事情上能松的多,多年前的一个学生转发500敏感帖子被拘留就发生在大西北。。
工作,社保,公积金,父母养老金,子女上学都没影响?连坐可不是闹着玩的,可能你初犯没到严重的程度吧。。...

一开始会没太大问题,但习二二的文革2.0如果完全实施,到时候你连出城市都做不到,不是危言耸听,因为有丑云等的帮忙。
我生在离边境很远的地方,从没见过“外国”的那种可怜“内地人”。对,当然要往发达国家跑,但我没有实力,...

发达国家生育率低,越穷越生比如非洲,这我都知道,但以孝道为代表的对经验和权威的病态尊崇绝对是桂枝特色,至少也是以古代支那为辐射中心的形成的泛东亚文化圈的特色,除此之外我还没听过哪里有「百善孝为先」,「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这类说法,或者哪里的社会至今还是以这么一套价值为准则运作的(听说韩国尤甚),简单说下结论,这是「支性」的核心构成部分,它一日得不到剔除或改善,这个社会就一日扭曲依旧,就算土共死一百次也还是岿然不动(日韩或许可以是因为他们只是受毒害,且没有桂枝这般长久稳定的环境,而桂枝是毒根,光来一遍现代日韩复刻是远远不够的)

我确实比你能忍,大概可以这么说罢,或者说远不比你对土共那般深恶痛绝,我也的确是没挨过正经铁拳的,纯靠天赋和后天的自我思想矫正形成的反贼,但我自认为立场还是很坚定的,因为我的天性和桂枝的环境水火不容,我寥寥的数个好友也基本都是如此

另外说实话,严格来讲我现在也还是才脱离大学没多久,如果未来墙内的环境急转直下(大概率),那么我也不是就没可能像你那样决然跑路,虽说到时候可能想跑都跑不掉…总之还是借你吉言罢,我同样祝你好运,也祝天底下所有的反骨仔好运,或许终有一天,我们会在应许的阳光之地相见
习二二要查20年,你……我只能祝你好运了。


有所取舍吧,家人朋友都在这边,在把他们都移出去之前,我还是会在国内生活。
…完全不知道你恐惧的必要何在,除非你确信自己很有被搞的价值,何况你常年在墙外天高皇帝远,如果以你的条...

红色高棉前车之鉴。四分之一,你敢说你碰不上那四分之一的概率?总之身家性命最为重要,不值得为什么虚无缥缈的东西冒险。
发达国家生育率低,越穷越生比如非洲,这我都知道,但以孝道为代表的对经验和权威的病态尊崇绝对是桂枝特色...


孝道为代表的对经验和权威的病态

我明白的,不过逢共必反是不必的,就像不能因为喝水会噎死就不喝水,也不能因为中共国高铁风生水起就恨高速铁路,那是日本开创的。同样也不能因为支那文化喜欢多生,就拒绝生育,不是吗?

就像我对简体中文,只是作为一种工具,不去恨它,但绝不做它的奴隶,绝不把我的主要语言设置为中文,不过需要用的时候,照样用。

没关系,我18岁时就“拿起一千三就跑”了,你大学毕业了,也不年轻啦,黄之峰都……不过还是祝福你!愿在自由之地相见!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6-30
  • 浏览: 129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