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一談反詩

國朝的詩人承著杜甫、白居易的傳統,到今天繼續寫著反詩(當然,那些老幹部不能算詩人)。我還能跟詩詞圈某些人對上暗號,我們乳包文化真的太厲害了!

最常見的就是六四事件的詩。不少老一輩的愛好者還會每年都寫祭詩,現在的也不少。最出名的屬《舞會記憶》,是2009年、事件二十週年所寫的:
夜寂桐風緩,校舍舞步旋。白衫漿猶硬,青裙漾微瀾。延牆排課椅,躬身請偕前。心靈如鮮果,慢四轉快三。適作水兵曲,消息布輕攣。某公忽暴死,私檄已張懸。亟出觀所以,春星正爛漫。車鈴清且亮,春徑去不還。去不還,去不還。雙華表,玉欄杆。者般顔色天皴破,拍手重唱胡桃歌:胡桃雖貴,箝之亦碎。其全難調羹,其碎令湯沸。
沸湯溢流金,長街舞步旋。白衫蒸汗雨,紅旗列蜿蜒。紅旗忽在後,紅旗永在前。人在紅旗下,旗手多少年。左衽呼而鼓,人潮許同攀。昨夜桐風緩,執手意未殫。誰爲歌一曲,馬賽促心弦。亦有靜坐者,席地學壁觀。呼而鼓,呼而鼓。天不應,心如堵。者般顔色將來做,拍手重唱辟穀歌:一日不食可。二日不食可。三日不食可。四日不食可。五日六日不食可。千人萬人不食可。爾不食,雞犬升天可。
雞犬盡升天,天兵舞步旋。夜氛傳庭旨,四海禁狂歡。暗騎銜枚至,長街弓影盤。桐風寂而緩,請解公車還。沫散潮复聚,星沉炬乃燃。结阵用干戚,敢触不周山。大城声浪涌,攘臂起余酣。蹈火何所惜,华章又激弹。禁狂歡,禁狂歡。矢已集,弓已彎。者般顔色風吹過,拍手重唱李下歌:有李有李花甚渥,不可以坐,不可以坐,李花結實連枝椏。有李有李大如輪,不可以飧,不可以飧,李子樹下埋死人。
維某日某夜,坦克履帶旋。廣場同起舞,抵死作纏綿。前仆印深吻,後偃若仰蓮。腥腥三界火,蓮葉何田田。夜寂星光淡,碑上銅露寒。禦河無聲水,輕撫玉欄杆。花謝承恩後,魚戲蓮葉間。黎明事灑掃,日出華表颠。事灑掃,事灑掃。大幕垂,徒擾擾。者般顔色人看錯,拍手重唱鄧林歌:死矣死矣,天不教人知。化爲鄧林爾何癡。
俄有故人來,置酒開我軒。絮絮叨舊話,一別二十年。某日校舍中,有女似白鷳。星明桐風緩,快三舞步旋。某日廣場上,抬箱同化緣。紙箱棄何處,無乃化紙錢。一飲還一啄,歲華各自捐。既捐何足道,相對待夜闌。舞步旋,舞步旋。躬身禮,請偕前。者般顔色真寥闊,拍手重唱舞會歌:蹦恰恰,蹦恰恰。啦啦啦,啦啦啦。

這是用西方組詩的方法入詩,非常新穎。而第四段寫用古樂府的手法,實在是高妙。我記得有一人說最後一段的“啦啦啦、啦啦啦”就像萬靈的舞蹈。當然,寫這種東西需要無比的功力。

再說一下一首著名的《醉太平·赠胡僧时廿二年》(詞牌選得好):
寒镫在衢,疎星在湖。相逢欣指头颅,似依稀故吾。春光又臞,馀音渐枯。都门旗鼓须臾,有幽兰未屠。

賞析我就貼別人寫過的吧:
词本不隐晦,词牌也选得很有意味,另题已透出:赠胡僧,时廿二年。胡僧者当世诗坛之重镇也。廿二年,则己巳之日也。二十年间弹指,而人物俱能存者,不知尚有几何。矧风云天象,复不知往幻何如矣。彼时或陈言慷慨,或负志澄清,而今虽非漫灭,然消沉磨洗,已非可致夕死之真理。其间深恸,或不减于华表之悲也。
首句言:寒镫在衢,疎星在湖。在衢者,深居于市,在湖者,简居于野。然隐于市或隐于野,都不过微光一罅。若二十二年间,星分云散,缄言避害或至于变更名姓,此所谓不言沉痛而自有深慨者也。
下句令人惊心动魄:相逢欣指头颅,似依稀故吾。 这本是现实中一个很寻常的取景,死生契阔,而重逢仅谑笑说:“你丫越长越像我了”。若在电影里,可能是一个很沧桑的镜头。但是文字上,似乎还可以有许多隐喻的透露。欣指头颅,何所欣也?欣二十二年间此头尚存耶?头颅即存而未随境而迁者耶?我等既不可知之,而作者又不屑缓道细琐,仅把此等悲欣,在历史的推进面前泯为一指。此与彼,吾与汝,在一段时空之内构结成了一个奇妙的联系:“看到你,就像当年的我”反之不亦如此乎。行文至此,已经在情感框架上得到了圆满。
后半阕补叙故实:春光又臞,余音渐枯。是说春天将逝,此喻一场运动留下的痕迹,渐渐被人为政令或者时光流驶所磨平。于是下句都门旗鼓须臾,既可承上面的春光余音来说,是春风旗鼓消歇,又可以坐实。至此,实体部分也填充基本完整,叙述趋于定格,但是对于这个题目来说,还需要最后一笔来补全:有幽兰未屠。这个屠字看似粗了,但是有“风刈草”的比拟,也就可以看作是上面春风的余续。但是对于象征意义来说,这就是在苍苍莽莽间,一点希望之力量。全词也因此不至于沉沦至底,若龙潜渊而升,另有一种感动。

簡單的諷刺也是有的,比如這兩首絕句:
直教流水演流金,天绽祥光海献琛。指顾六朝歌舞地,繁华恐不似如今。
夹江场馆起恢宏,万国衣冠贺晏清。谁想当年奠基者,已然一半在秦城。

獻琛典出“憬彼淮夷,來獻其琛”,就是各屬國的蠻夷,哦不世界上的其他國,來和中國合作。其他就比較簡單了,各位肯定看得懂吧。

這次肺炎的時候也不少人衝,如這首五律:
天王既止谤,海内颂声繁。共道欧风弊,當推秦法尊。潜夫徒末议,小子自狂言。孤愤真无谓,何如酒一樽。

秦法就是秦朝的法律,相信揭竿為旗的典故大家都知道吧。有人跟我說“是誰道歐風弊,又是誰推秦法尊啊?”我倒相信作者沒有任何這個意思。

年輕人衝塔的不少,衹是在墻內貼詩就不能隨便寫了。我倒是搜到了某一首《衝塔吟》:
某公箜篌之所悲。暴虎馮河人莫追。歲暮衝塔寒風吹。旁人憂之不自危。或有惜者雙淚垂。狂夫狂甚不能隨。卮言自比博浪錐。謂天悠悠其聽卑。嗟國不自有綱維。人盡仰之日照葵。汝獨異趣欲怨誰。此事正好為遺規。願勒金石書之碑。落以飛屑負以龜。閉爾泉中世莫窺。子息寄人妻去帷。還君冢草春葳蕤。至此何得更壽眉。嗚呼誰解衝塔狂士之所為。

直接用典掉書袋,不然管理員看懂就完了。推薦一門軟件,搜韻的自動箋註:
https://sou-yun. cn/Labeling.aspx。看古文什麼的都特別有用。

2000年時候,懂格律就可以在網詩圈稱高手了,到現在發展了二十年,詩詞可能是五十幾年來的最高水平了。我衹能希望各位能夠再接再厲,把傳統繼續傳下去。
13
分享 2020-06-28

12 个评论

吼啊,正如我師父琉璃光所言
文藝乃對抗暴政的利器
乃至於唯一利器呢
文藝乃對抗暴政的利器

乃至於唯一利器呢

是啊,有時候連正常的東西都會因為你懂的原因變得敏感。我記得在反賊詩詞羣裏看到這圖片:
https://i.imgur.com/t3FGJOE.png
中国移不动 新注册用户
我不喜歡,绕来绕去的表达。写个字,还得附上社会意义,历史意义,各种什么意义。说句得罪的话,刘慈欣,余华,莫言笔力也不够。不是说写的不好,就是弄的有点刻意了。
我不喜歡,绕来绕去的表达。写个字,还得附上社会意义,历史意义,各种什么意义,而且刘慈欣,余华,莫言等...

沒事,自己看自己喜歡的吧。詩詞這東西真的是小圈子,大部分都是自嗨。
衰謝難酬一顧知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軍持雪泥詞裏面收的那場春夏之交時候寫的都挺好的,尤其莫唱當年擊柱歌,據説軍持當夜就在長安街上。不過我對他現在寫的東西就欣賞不來了。
請問這種反詩一般發布在哪裡?哪個貼吧?
請問這種反詩一般發布在哪裡?哪個貼吧?


据某圈內人說,這種東西呢在各作者的集子裏零星的出現。我懶得看國朝的舊體詩(因為很多都比較晦澀難懂),所以也沒發現多少。可以搜索一下銘社、乾社、唐社、留社各箇社員的詩集,看看有沒有。

軍持雪泥詞裏面收的那場春夏之交時候寫的都挺好的,尤其莫唱當年擊柱歌,據説軍持當夜就在長安街上。不過我對他現在寫的東西就欣賞不來了。


沒事,雪泥詞雖然在國朝排的上號,我也一點都讀不懂啊。
据某圈內人說,這種東西呢在各作者的集子裏零星的出現。我懶得看國朝的舊體詩(因為很多都比較晦澀難懂),...


好的,我還想問一下,這類反詩是不是大膽發微信給朋友也可以?不會被發現
好的,我還想問一下,這類反詩是不是大膽發微信給朋友也可以?不會被發現

我聽說微信、QQ上直球衝塔的風險也不太大,這種東西就更可以了。知乎的管理員在幾年前衹需要初中學歷,是這兩年纔升級到需要高中學歷的(可以查到)。高中的話讀過的詩詞加起來不到一百首吧,管理員肯定不會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