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YTIMES 习近平强硬政策背后的智囊团

https://cn.nytimes.com/china/20200803/china-hong-kong-national-security-law/

Author: 储百亮(Chris Buckley)

香港——田飞龙第一次来到香港时,要求自由选举的呼声不断高涨,他说,这个社会似乎体现了他在北京读研究生时所学习的自由政治理念,令他感到同情。

然后,当2014年这些呼吁升级为香港各地的抗议活动时,他开始日益赞同中国的警告:自由可能会走得太过火,威胁国家统一。他成了示威活动的强烈批评者,六年后,当中国对这个前英国殖民地实施全面的国家安全法时,他成了这项法案的坚定捍卫者。

....

中国共产党长期以来培养了大批学者来捍卫自己的议程,而这些威权主义思想家的突出特点是,他们毫不掩饰地鼓吹一党专政和坚定自信的主权,并且转而反对他们当中许多人曾经接受的自由主义思想。

“我原来弱的时候,我全是接受你的规则。我现在强了,并且我有了自信之后,我为什么不能表达我的规则,我的价值观,我的看法?”37岁的田飞龙在接受采访时解释了中国的这种普遍观点。2014年,作为访问学者的田飞龙在香港目睹了骚乱,他说,当时他“重新思考个人自由跟国家权威之间的关系”。

“香港还是中国的香港,”他说。“还得中共去收拾烂摊子。”

...

“国家的存在是第一位的,宪法律必须服务于这个根本目的,”北京大学学者陈端洪在2018年写道,他引用了德国威权主义法学家施密特的理论,证明香港需要推行安全法。

“当国家处于极端危险中,即生死存亡之时,”陈端洪写道,领导人可以将平时的宪法律规范暂置一旁,“特别是其中的公民权利条款,而采取一切必要的措施。”

....

根据2018年一份北京大学的报告显示,在中共公开宣布制定安全法计划的一年前,陈端洪就向党的决策者提交了一份关于为香港引入安全法的内部研究报告。

自从中国立法机构在6月底通过安全法以来,他、田飞龙和其他在同一阵线的中国学者在许多文章、访谈和新闻发布会中都积极为该法辩护。田飞龙认为,中国知识分子下一步将面对的是不断恶化的中美关系。
“包括我们学者,我们也要选边站队,对吧?”他说。“对不起,现在目标不是西化,现在目标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1
分享 2020-08-03

21 个评论

维尼并不需要智囊团,只需要舔狗,你支的所谓智囊团,工作仅仅是为了维尼的想法发明理论依据,本质工作和太监没什么差别。
原來維尼有智囊團?我還以為只有他一個人腦袋有問題....
田飞龙第一次来到香港时,要求自由选举的呼声不断高涨,他说,这个社会似乎体现了他在北京读研究生时所学习的自由政治理念,令他感到同情...不信这句话
原來維尼有智囊團?我還以為只有他一個人腦袋有問題....


习近平代表了梁家河文明 不妨看看那些智囊团的出身,老一代建设兵团返城知青 年轻的李小鹏那样老少边穷地区出生的做题家
田飞龙第一次来到香港时,要求自由选举的呼声不断高涨,他说,这个社会似乎体现了他在北京读研究生时所学习...


文章后面自己解释了 “ 我原来弱的时候,我全是接受你的规则” (等有钱有势了去他妈的自由民主)

和很多渣男离婚找二奶理由类似 非常梁家河
瑤瑤説過很多次啦!
在中共囯,只要上面那個是豬,底下的人只有兩個選擇,要麽裝的比豬更蠢,要麽他本來就比豬更蠢,凡是比豬聰明的,都不可能在豬圈體制内活下來。
葱油們評價一下,這對不對?
报道还是写得很对的,认为他们可能没什么实际作用,只是会用好听点的方式表示党已经决定的事。智囊团不存在,马屁精一堆。
就这些见风使舵东西,谁知道会不会是跟观察者网的美国国籍老板一样,加入美国国籍后再去中国反美的。
《当加速主义者进入智囊团——田飞龙回忆录》
“重新思考个人自由跟国家权威之间的关系”

引用了德国威权主义法学家施密特的理论……


卡尔 施密特,人称“纳粹的桂冠法学家”。
所以说,把中共国看成当代的潜在纳粹,一点不冤。╮(╯▽╰)╭
“国家的存在是第一位的,宪法律必须服务于这个根本目的,

除非这世界只有一个国家,否则只能逼得人用脚投票
谁想住一个不把人当第一位的国家
文章后面自己解释了 “ 我原来弱的时候,我全是接受你的规则” (等有钱有势了去他妈的自由民主)和很多...

“较之俄罗斯,中国在世界秩序中的位置更为边缘。她如此爱慕现实政治的假想模式,为赢得霍布斯实体的资格无比自豪,将大国博弈的危险游戏视为国内合法性的基础;无不暴露自己的真实处境。”
恐怖分子以碰瓷的方式刷存在感,以获得挑衅的资格为荣
劉仲敬:美國主導的世界秩序與中國成長

较之俄罗斯,中国在世界秩序中的位置更为边缘。她如此爱慕现实政治的假想模式,为赢得霍布斯实体的资格无比自豪,将大国博弈的危险游戏视为国内合法性的基础;无不暴露自己的真实处境。她位于霍布斯世界与达尔文世界的动荡边疆,经常以自身的存在为主要的游戏资本。在旧金山诸条约构建的东亚势力均衡体系内,她的处境最为孤立;但只有一项因素比她的客观形势更危险,那就是她的主观判断。除了地缘形势更加危险以外,她的认知地图酷似1930年代的日本。昭和帝国身处多国体系的较低层次,左右有势均力敌的对手和旁观者,头顶有压倒优势的仲裁者。任何破坏博弈平衡的胜利都会将更多的旁观者驱入对手一方,仅仅仲裁者的存在就足以取消对手放弃的可能。她若对查理五世和弗朗索瓦一世以来的欧洲外交史稍有认识,就应该明白:势力均衡体系不欢迎地方性强国的局部胜利,更不用说推倒重建更加公正合理的国际新秩序了。然而,错误的自我定位使她做出了荒谬的判断:将态度和利益差异甚大的对手、旁观者和仲裁者视为沆瀣一气的阴谋集团,其实这样的集团只有在她自己企图全面推翻体系时才有形成的可能。从她坚持列强对等原则那天开始。昭和帝国就已经是一具依靠惯性走动的尸体。她拒绝承认绝境的倔强努力增加了死亡的痛苦和东亚的混乱,在几代人的时间内关闭了实现列强平等的可能性。

较之昭和日本,更不用说较之德国和俄罗斯;中国更是列强俱乐部的后来者,更难确定适当的位置。在霍布斯世界积累游戏规则的三百年间,她是局外人。在威尔逊世界修正游戏规则的数十年间,她是挑战者。现在,她不知道自己的国际定位。游戏规则总是创始者宪制的延伸,总会将后来者的宪制变成自己的延伸。后来者为了争取融入国际体系的更高层次,通常需要对自己实施痛苦的改造。奥斯曼帝国在入口处,土耳其共和国在出口处。中国自觉和不自觉地依据自己在中间层的地位,能够理解来自内圈的实力干预;但她从未赢得塑造、修改和解释游戏规则的核心资格,因此始终对规范世界的结构性力量缺乏良好感觉。所谓良好感觉,是指内政和外交的政治习惯存在天然和本能的配合默契,犹如骑手和他一起长大的马儿。罗马人和英国人总是挥洒自如,因为她们自身就是国内和国际习惯法成长的联接枢纽。新兴列强的外交传统与自身的历史习惯割裂,依靠《万国公法》和国际关系学派的抽象理论,在蛮横无赖与笨拙呆滞之间来回跳跃,由于迟钝和误判付出的代价多于实力不足,由于结构性冲突付出的代价多于迟钝和误判。如果经验不能形成完整的认知图,失败就不是成功之母、只是更大失败的上游。1937年的日本犹如落入蛛网的飞虫,用更大的努力换取了更深的绝境。1996年的中国犹如猛撞玻璃的麻雀,用数十年的积累换取了同样的败局。然而,我们有理由相信:在飞虫和麻雀的眼中,蛛网和玻璃都是透明的。她们能够有效利用的经验没有超出达尔文世界和霍布斯世界的范围,对她们看不到、却能感受到后果的内圈只能形成错误的解释:敌对的实体比自己更强大,但仍然同是霍布斯实体;运用霍布斯世界的规则和武器,并不是不能胜利。在她们自己的经验世界内,这种结论并非不合逻辑。

最近三十年来,几乎没有哪个政治实体的成长比中国更依赖世界秩序和东亚体系的稳定性。然而,同时也没有哪个政治实体比中国更自外于世界体系。在数量级和地位相近的新兴列强当中,中国的另类特征最为突出。她的政治习惯最不可能融入日益扩大的威尔逊世界及其权利政治游戏。她的安全和战略框架在霍布斯世界内具有最大的挑战性。她太少、太晚、太多保留地加入了某些涉及经济和社会的国际组织,却没有在安全事务上赢得更多发言权。对她而言,叙利亚危机并不比伊拉克危机更为有利,钓鱼岛危机则远比台湾危机更为被动。她日益逼近世界体系的天花板,早晚必须做出至关紧要的决断:接受或改造世界秩序的哪些规则或结构?保存或改造自身的哪些习惯或特性?这样的决断对东亚未来路径的影响之大,将会超过朝鲜战争以后的任何决断。当然在此之前,她必须对自身和世界有所认识。

霍布斯路径对中国宪制和战略锁定之深,为其他新兴列强所未有。印度有自己的现实政治,对南亚各邦行使大英帝国继承人的权力;但她的国家体制与合法性基础并不有赖于国际地位。在最近五百年的新旧列强当中,只有彼得堡的俄罗斯帝国、明治帝国和当代中国将“富国强兵、争雄世界”列为宪制变革的仲裁标准。这项既成事实的危险性相当于《威尼斯商人》的赌注:其他的玩家可以用钱下注,而安东尼奥必须用自己的血肉下注。当代中国是霍布斯世界强暴的产物;她存在的使命就是借助霍布斯世界的游戏规则,返回霍布斯世界。她既不能承认错误,也不能承认失败;二者都将取消自己存在的必要性。如果威尔逊世界的仲裁权渐渐剥夺了霍布斯世界的行动自由,她的一切牺牲都将毫无意义。如果霍布斯世界仍然存在,她由于自己的软弱和愚蠢而失败;她就亲手毁灭了自己产生和存在的理由和条件。因此,她只愿意接受一种解释:霍布斯世界仍将延续;威尔逊世界只是伪装格外巧妙、实力格外强大的霍布斯实体联盟。这样的解释就会得出她衷心希望的结论: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她的霍布斯策略不会触及天花板。在这样的认知框架中,固定东亚格局的旧金山体系只是毫无效力的私相授受。朝鲜战争及此后的一切冲突都不具备体系和层次的意义,仅仅是中美两个霍布斯实体的较量。

只有在这样的路径依赖下,冷战后的中国才会采取危险而矛盾的战略。一方面,她的军事扩张规模之大、时间之长,只能解释为颠覆东亚势力均衡的行动,不可能不引起相应的反制、包围和干预。其结果是:1996年以后的中国酷似1905年以后的德国、1931年以后的日本,以巨大的代价增加了自己的力量,却反倒因此恶化了自己的安全环境。另一方面,她将自己的未来发展押在世界秩序的稳定上。如果世界秩序果真稳定,就会妨碍她的国家主义和东亚外交。这种自相矛盾的现象暗示:除了宪制弱点造成的混乱以外,她对世界秩序的性质和整合深度估计不清。她明显正在幻想,可以将短期行为和长期战略分割开来。在短期内维护世界体系,以便保存自己发展壮大的机会;在长期内改造世界体系,在内圈运用霍布斯实体的语言。然而,这样的长期计划和短期计划存在路径上的错位。如果不肯牺牲长期计划,短期计划马上就会面临天花板上的实力较量。如果不肯改变短期计划,路径依赖会将她引向越来越远离长期目标的方向。
如果撕破了所谓人民民主的伪装,自己承认了自己是个威权主义政权,那被自由世界围攻的时候又有什么可奇怪和委屈的呢?
如果撕破了所谓人民民主的伪装,自己承认了自己是个威权主义政权,那被自由世界围攻的时候又有什么可奇怪和...

可以搭白左文化多元主义的便车,把专制洗成文明多元化相互尊重的体现。这很对白左的胃口
平近习 灰名单
习近平维尼并不需要智囊团,只需要舔狗,你支的所谓智囊团,工作仅仅是为了维尼的想法发明理论依据,本质工作和太监没什么差别。
太好了!又多一個甲級戰犯!
共产党和集权制度在世界上一直都有他们的忠实粉丝,况且既然掌权的是集权的共产党人,他们自然会极端放大吹捧自己的声音,就好比世上有吃甜豆腐和咸豆腐的,突然有一天吃咸豆腐会被判死刑,自然就会让人只能看见鼓吹吃甜豆腐的人了。
果然又看到施密特这个名字,这个纳粹的毒草学说真是荼毒了无数人
有时候真的觉得德国这个国家太邪门了,总是出些走火入魔的知识分子千方百计的反对人类自由
王沪宁不就是代表,自以为自己是国师,帮极权设计一套细化的洗脑理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8-03
  • 浏览: 57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