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专制体制

世界上有两种政治体制:专制体制和民主体制。以前的纳粹德国和苏联都是专制体制,现在的专制国家就是中国大陆。

权力高度集中和極端的民族主義

专制体制有这样的特点:少数人甚至是一个人汇集了国家最高权力,包揽了国家的计划、决策、司法、行政方面的大权。这种体制另一个特点是要统一思想,要求全国人民在思想上要紧密跟随这位大权独揽的领袖,不可以提出异议。为了做到这一点,国家机构就控制了新闻报道,限制了批评政府的声音,即使是善意的声音。

专制体制讲究凝聚人心,这样就可使万众行动听指挥。而凝聚人心的简易办法就是去提倡民族主义。但是过份强调民族主义往往变成排外或者仇外。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凡尔赛和约迫使德国割让领土,支付巨额的赔款。在1921年时德国所要负担的赔款使到德国疲弱的经济雪上加霜,人民生活困苦。这一切就为希特勒的极端民族主义创造了市场,结果就造成更大的不幸。

由于二十世纪早期列强对中国有过不平等条约以及二战中日本侵华的事实,中国现时提倡的民族主义也有相当的市场 。随着政治上的需要中国随时可以在民众中掀起一股反日或反美的浪潮。其实人们应该冷静下来想一想,在二十世纪后期和21世纪美国或者日本究竟对普通中国人民干过了什么坏事 ?

“中国一定要强,否则就会被别人欺负!” 这是很多中国人认同的说法。

但是这里所说的“强” 是很笼统的。如果说要摆脱以前半殖民地的地位,要搞好经济使人民安居乐业,这当然是好事。

如果说“强”就代表不惜代价去建立一个军事强国,不惜代价去夺取区域或者全球的霸权,这又是另外一回事了。这有可能引起外来的对抗。就算抛开道德上意识形态上的争论,国民是否曾被告知,是否有准备去承受这种对抗,甚至于军事对抗所带来的后果呢?难道这些关乎于国民生命财产的大事民众不需要知情,而只是由执政的小圈子甚至个人来全盘决定 ?

民族主义在海外华人中也有市场 。老一辈的华人以往受到歧视就归咎于祖国不够强大。今天部分老一輩的海外华人仍然有这种想法,其实种族歧视的问题应该依靠当地的法律来解决。

华人在別人眼中的地位和中国强大与否沒有什麼关连,却和中國对外的态度有关。中国对印度的态度越是強硬,印度華僑的日子就越不好過。如果中国去欺凌他国,比如说未经人家同意就在上游筑水坝截断流往该国的水源,那么你可能会在某些人中遭受到異樣甚至敌視的眼光,我指的是那些錯誤地把你看作代表中国的人。

老一辈的海外华人中仍然有不少人拥护中国的专制体制,他们认为这样的制度合符中国的国情。只有高度的中央集团才能够维护一个大国的统一,否则各个省各个地方就会形成不同的地方势力。如果你让这些人各自组织政党吵吵闹闹搞选举,整个国家就惶惶不可终日,不能办成任何事情了。

這種說法是停留在歷史的過去, 經過幾十年的中央集權制統治下的中國,地方勢力雖然不至於蕩然無存,但確實是大不如前了.

也有人说中国和这么多国家接壤,需要一个强势中央集权的政府才能保证国家的安全和领土的完整。最多人称赞的还是中国政府的高效率,他们基建的速度是首屈一指的。人家需要吵吵闹闹作各种环境种评估,他们早已经开工了。三峡大坝就是这样建成的。這一切都成為這些从未在專制政權下生活過的海外华人拥护中国体制的原因。

事实上近几十年内在中国的土地上从未实行过真正的民主制度,谁可以这样肯定民主政制在中国一定会失败?現今的當政者當然希望你們会害怕民主,盡力去貶低台灣近年的民主成就。但是我要問一句:你們當真肯犧牲民主制度給你帶來的各種保障,包括人權、法治、言論自由,去换取一个所謂高效率的,由一個人說了算的,仇外的專制政權嗎? 当然在中国实行民主制度不会是一帆风顺,一定会出现很多问题,但是这些问题可以逐步解决。如果中国不走出这一步,中国就越来越落后于世界。

訊息的壟斷以及消除異議

在今天的中国,记者的责任主要是宣传国家的成就,所有的媒体都是同一个声音,你看过一份报刊上过一个网站就不需要再看第二种报刊或者其他的网站了。当一个政府容不下第二种声音,当一个领袖需要人们整天称赞他的英明伟大,这个国家就太像纳粹德国了。如果你可以接受纳粹德国這樣的國家,我就沒話可說了。

从未在中国大陆生活过的人往往觉得很奇怪:既然中国当局控制了所有的媒体,审查了所有的新闻, 屏障了很多国外网站,剥夺了个人集会结社和言论的自由,仍然有国民愿意为这个政府所作出一些恶劣的行径去辩解。

他们不可能不知道那些被拆迁的低端人口诉苦无门,那些上访的退伍军人遭受到百般刁难。当国内还有这么多人活在贫穷线下,做官的却把他们贪腐得来的大量金钱转移到美国,加拿大,和西欧那些国家 。你们是否真的觉得这样的国家仍然可爱,抑或是人云亦云但求自保呢 ?

上一辈喜欢唱的“团结就是力量” 中有这么的一句:“让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 二十多年前我们被告知民主是好的,只是中国民众的质素还没有达到这个地步。现在不再谈什么民主了,他们说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才是应该追求的目标。但是又没有人能讲得清楚什么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正如没有人能讲清楚什么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我不相信他们是指文化上的复兴、道德上的复兴,那就可能是封建皇朝那种“万方来朝”的复兴了。

历史上最喜欢谈民族复兴的就是法西斯德国与意大利。那差不多是法西斯的一种标记。

法律只是特權的裝飾

专制体制的一个特点是它的法律是不可靠的,可以随意改动。掌握权力的人可以把他的任期无限延长。

為了要打擊香港的反對聲音中國無視它與英國在1985年簽訂的中英聯合聲明,在2020年通過了港区国安法,變相終止了香港的一國兩制。

专制体制的统治者是不容批评的,他们永远是英明伟大,掌握了一切。所以他的人民很难在国家事项上发声去贡献一分力量,在三峡工程起动之前有这么多有识之士反对这个项目,但是谁能听得进去?没有把这些反对者关进大牢已经是太仁慈了。

每次權力的交遞都是危機

专制体制的另一个特点是权力的交遞完全是在小圈子内黑箱作业,人民民众起不到监督的作用。希特勒活不到让人接班的地步,苏联几个领导人的接班差不多都是血腥的。在中国你只需看看林彪与刘少奇的命运就略知一二。

一个拒绝普世价值而又盲目仇外的大国是非常危险的,有可能重蹈二战德国的覆辙,拖累无数的国民。
1
分享 2020-08-19

3 个评论

独裁呢么就是社会的倒退。
中国现在就是一种落后的社会制度。
姐好几年前就有这句话:现阶段中国的主要矛盾就是日益发达的经济同落后的政治制度之间的矛盾。
https://i.imgur.com/maMTC3U.jpg
“中国一定要强,否则就会被别人欺负!”

强在什么地方很重要,强在奴性也是强。

强在法治,对不起,中国人没有这方面的体会。

亚洲很多国家就算是半自由民主社会,也不是强在法治。

一个真的强在法治的国家、社会,领导人是会被控告的,是可以被怀疑的。

回顾很多亚洲国家,领导人就是高高在上,就算是退下来了还是高高在上。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们不再认为领导人是高高在上的人上人,那国家就开始强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