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度迷信与渴望一夜暴富的心理

声明:如果你没有能力读长文,请不要乱留言,微博或者推特更适合你。
 把制度当作宗教信仰来迷信有一阵了,这种心态在我看来跟穷人喜欢买彩票、屌丝喜欢看意淫剧、赌徒整天幻想干一票大的就退休,韭菜满仓追涨停板想一次性把亏的赚回来,屁民整天幻想美帝或者团派来解放自己,某些人幻想不劳而获的共产主义的想法没有什么两样。本质上都是一种不劳而获的思想:只要找到那个开关,啪,拨过来,老子的一切问题都解决了。所以屌丝永远是屌丝,赌徒永远在送钱给赌场,韭菜一直在被割,屁民永远都是屎坑里互相喂屎。
很多人以为一个治理良好的社会就是靠一纸宪法跟一套体制决定的,你看那些治理良好的发达国家哪个不是这套自由民主的制度,所以体制就是那个解决一切问题的圣杯。只要把中共推翻,搞一套新的宪法,再把体制改了,当官的就不会贪污了,庄家就被收拾住不敢割你韭菜了,商人就明码实价,你的个人财产就得到完全保障了。对的,只要推翻了中共,建立了民主,把那些坏人统统枪毙,把他们的财产统统充公,这些理想明天就能立刻兑现。 哎,等等,这个版本好像在哪里见过--好像是党史。可惜啊,坏人太多,藏得太深,枪毙了一茬又一茬总都枪毙不完。
 
哎,你们怎么说我独裁啊?我这不是为了你们建立好社会吗?怎么还想着造反枪毙我了?
 
我对于国人能否在这种制度下实现你所说的这种高水平的社会治理深表怀疑。白洋政府时期的政体宪法主义基本是就是照抄美国的,结果并没有总是结出好果子,小政府变成了军阀割据,总统制成就了袁世凯,当然不可否认也剪了辫子、有了学术自由,甚至我还可以假设如果就那么搞个五十年,中国也能更像美国。但是中国四周强敌环伺,百姓愚昧,没有新教文化下的社区自治传统,所以这套制度很快就被苏俄扶植的广州黄埔军校那帮人颠覆了。
 
其实举两个很简单的思想实验。把谷歌的文化照搬到富士康,你觉得富士康就能把那百万中专生变成世界一流的公司吗?我觉得老郭瞬间就被吃垮。把美国的宪法政体照搬到沙特阿拉伯,它是会立刻变成美国呢?还是说他的议会多半会立刻投票修改宪法把自己变成另一个伊斯兰国?
 政治制度是一个社会主流价值跟文化理念的产物,而不是反过来。人们在社会中的活动最终受制于他们自己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什么是第一优先级,什么是第二优先级,什么是光荣,什么是羞耻。。。而这套东西在不同的文化体系中是不一样的。中国人生活在自己的文化泡泡里看到身边的人想的都无外乎钱、权和女人,于是就推之及全人类,仿佛一切西方国家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权利钱和女人。美国人也没好到哪里去,制度迷信结出的最新果子,就是新保守主义掀起的那场阿拉伯之春吧,结果跟塔利班讲和了不说,还顺道搞出了个伊斯兰国,一堆难民危机搞得欧洲鸡犬不宁。还有那帮白左,自认为伊斯兰恐怖分子都是贫穷导致的,你还真以为恐怖分子就是你高中那些混混的升级版吗?
 
总之,自由民主法治公正、三权分立的社会理想是正确的方向,这一点中国人和西方世界还是一致的。当然绿教信仰的又是另外一套东西了。
 
问题在哪里呢?就是那种想抄近路、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的幻想,当然对很多人来说,这是他们知道的唯一方法。因为他们从来不知道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财富的积累是靠系统的方法和正确的观念慢慢建立的,社会的价值和身份认同是靠每一个婴儿看着爸爸妈妈的一言一行逐渐学来的。美国独立宣言诞生之前,北美十三个殖民地已经建立了一百多年,几代人的融合生活才逐渐形成了独特的北美文化和身份认同。而在北美每个殖民地的议会诞生之前,英国的大宪章下的君主共和已经搞了几百年了。 
我看只有一条路,那就是一个人一个人的自下而上的改变,你要是在乎是否自己有生之年能看到结果,那你就输了。
其实更准确的说,你要是总是在生活的苟且中搜索着那个解决你一切问题的开关,你恐怕得一直苟且下去。
 
============
没错,专制制度内的掌权者就是靠打压那一批愿意改变社会、开启民智、愿意给社会带来进步的人或者行动,因为统治者清楚维持专制基础就是愚民,所以他们极力让大众保持愚昧短视。
 
所以有志于改变现状的人应该联合起来,采用类似编程随想那样的匿名、匿踪的方式,在墙外建立一个网络大学(而不是像论坛这样碎片化的信息),来者不拒的把愿意努力读书看书的人都培养成公民,那种具有自组织能力的公民,那种像编程随想或者品葱建设者们那样的具有匿名、匿踪能力的侠客,让这些人具备自我繁殖的能力。

是的,每个人都有撞到权力这堵墙的时候。但是更多的时候,那些掌权者愚弄大众靠的不是制度,而是欺骗、信息不对称、能力不对称,靠的是大众自己的愚昧和短视。同样的掌权者,他欺负那些小学文化的老实农民的时候是无忌惮,但面对待高校里的教授像夏业良、茅于轼等等他们恨之入骨的人时却不得不投鼠忌器、从长计议。为什么?就是因为这些知识分子知道系统是怎么回事,知道怎么攻击某些具体的掌权者,知识就是力量。你要改变专制者的行为,不能依赖遥遥无期的民主制度和虚无缥缈的自由派领袖的善良,而是要把思想的枪发给每一个可能受欺负的人,把每个人变成不好骗不好惹的刁民,才能形成制衡。
 
思想的枪是什么?是人性的觉醒,是自我保护的手段,是对自身生命内涵的领悟。一个从没有享受过自由和知识的奴隶是不会懂得追求自由的,一个没有享受过别人无偿的恩惠的人是很难去爱很难去无偿的给予他人恩惠的。网络大学就是要用Wikileaks的模式去开启民智,让每一个翻墙出来的人不仅仅是流于骂战,而是真正的学到作为一个公民的本事,享受到来自其他公民的无偿恩惠。美国的民主能够运行两百年,一个重要原因还是因为宪法第二修正案赋予人民持枪的权利。当你知道路上每一辆车上都有0.1%的概率有子弹上膛的枪的时候,你就99.9%的概率不敢对任何一个司机随便说脏话比中指。枪当然是对抗邪恶政权的好东西,单是抓一个持枪抢劫犯需要动用数百全副武装的武警公安,这会极大的增加行政成本,也会教所有人重新做人。知识虽然没有枪来得直接,但其传播成本为0且能自我复制,一传十十传百,尤其是在有人有组织的传播的情况下。
 
如果还是按照中共政治教科书给你的思维模式从自上而下国家机器的角度去思考,那么你就会不可避免的采取规划+执行的模式去实现一个既定的目标(例如制度变革),而这一套活动方式非常容易在婴儿阶段就被国家级力量所识别并阻断。但如果从原点出发思考,国家其实不是机器,更像是生物体,改变相当一部分细胞一点点,整个生物体可能就是翻天覆地的变化,这种变化对连推动变革的人自己都是未知的不可预测的,因此也是当权者绝对无法阻挡的,它会像水一样根据地形的变化而自动寻找出路(这也是为什么癌症和伊波拉病毒如此难防治)。
 
还是编程随想那句话,授人予鱼不如授人予渔,关键是要让这种渔具备自我复制的能力和意愿。 如果编程随想是抱着某个纲领或规划去运营博客,那么明显就有三个不合理:
  1. 第一他十年前的规划必定不如现在的规划完善,因此他会被迫改变路线进而陷入混乱。
  2. 第二这么多年对中国社会整体没有什么明显的改变之后,他能坚持下来不崩溃、不放弃。
  3. 第三他不可能计划得这么灵活多变,随机应变。

更简单合理的解释,编程随想就是以此为乐,享受挑战强权而不被发现的成就感,享受整理详细完善资料的智力成就感。类似的动机可以放到艾未未、郭文贵的身上,部分解释他们的行为。这种反抗活动本身就是对自由的享受,一种顶层满足感的娱乐。让中国作出一点点改变不需要肤浅的大众,他们自以为理性聪明,但实际上其一辈子的注意力都被宣传之手引导,被人用那些毫无意义的琐事耍得团团转。改变中国可能100个编程随想这种黑客加10个郭文贵式的泼皮就够了。
 
===================
Rick
这个“网络大学”又由谁去做呢… …
既然要做,肯定不见面安排细致工作的话是不可能做到滴水不露、坚不可摧的… …
宣传方面也是问题,墙内所有网络媒体都被长期监控着
yichangfeng 回复 Rick
网络大学完全可以由匿名社区完成的,要知道开源软件运动发展出了Linux操作系统这样级别的工程,成为如今整个互联网运行的基石,同样的精神发展出了维基百科。新品葱也是基于这样一种完全开源完全匿名的模式开发的。整个世界的黑客社区也差不多是以这种方式建立的。这种模式需要个人具备非常完善的知识,也需要有人不断的对整个运动的方向进行综述,需要一套github那样的版本/项目管理系统,有其实其核心的思路和工作模式。

具体实施可以这样分工,一方面是搜集问题/提出问题,比如,各个层面的人他们的困惑困难是什么,哪方面的知识能有所帮助,总结出问题的共性。另一方面是由匿名志愿者领取具体的题目,搜集和组织网上已经有的资料,写综述,而每个题目的管理者就是一个项目经理,他的项目能力靠已经完成项目的质量来证明。至于具体的产出,编程随想的博客就是一个可以模仿的范例。当然,我们要做那些他没有做过的问题。

整个网络大学的项目完全在阳光下,在所有人的监视下完成,利用自由世界的设施和技术,完全分布在各个平台,指向具体资源的综述/入口则跨平台多重备份。
17
分享 2019-01-04

23 个评论

制度都是由人来执行的,再好的制度,如果有人刻意去钻空子,那制度就是摆设。美国牛逼不光是制度牛逼,而且文化牛逼,先有了文化,才有了制度。制度首先是在很多人的心里,其次才是在纸上。
民主不会解决天朝的实际问题不假,但是请你知道民主制度肯定不会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借用@由比滨结衣 同学的说法,你是自己脑补出来了一个你们的观点,并且写了一篇长篇大论去反驳这个你想出来的“你们的观点”。你知道这多有意思吗?你是在跟你自己较劲。

民主社会需要的恰恰不是“身份认同”。而是一个更加高级的“社会认同”当然我必须承认这两者的认同有着巨大的重合之处。

简而言之,身份认同是先天的,与生俱来的。而社会认同则是依靠社会契约所建立起来的认同。

举例,我是白人,你是黑人,他是黄人。那么肤色就是我们白人之间的身份认同。你来自大阪府,我来自神奈川,她来自北海道。出生地就是我们之间的身份认同。

如果不巧的是我们在一间会社上班,那么同事就是我们之间的社会认同。
如果我们在同一所学校上学,同学就是我们之间的社会认同。

如果他的年纪更高,我们得叫他前辈,那么这就是身份认同。

至于你说的当然对。你缺钱,请创业去。你欠人钱,请跟人好好说去。你JB断了,请看医生去。一场革命根本对你没有影响,至少影响不大。因为你得理解民主社会的本质是:

一个下而上的授权系统。

这恰恰是非常忌讳身份和社会关系混淆的一件东西。


举例,我生长在北海道旭川市,我要去那霸当知事,请问我如何能够了解那霸市市民最主要最迫切的需求是什么?我怎么知道那霸的街道,财政收入,居民收入,居民感受等等。

最理想的状态当然是,旭川的管旭川,那霸的管那霸。 身份与社会和一,自下而上得到授权。
其实真正可怕的是,一旦出现窃夺民主果实的人,一半国人会委身于利益诱惑,一半会屈服于暴力威胁。
中国民主化唯一的出路就是两党制或多党制,就是制衡,日本那种赢家通吃的局面中国人还玩不来。
没错,你说这些都是社会痛点,都是专制下面权力不受制约的表现。专制制度就是靠压制那一批愿意改变社会、开启民智、愿意给社会带来进步的人或者行动,专制制度下的掌权者会尽其所能让人民保持愚昧短视。
所以有志于改变现状的人应该联合起来,采用类似编程随想那样的匿名、匿踪的方式,在墙外建立一个网络大学,来者不拒的把愿意努力读书看书的人都培养成公民,那种具有自组织能力的公民,那种像编程随想或者品葱建设者们那样的具有匿名、匿踪能力的侠客,让这些人具备自我繁殖的能力。

是的,每个人都有撞到权力这堵墙的时候。但是更多的时候,那些掌权者愚弄大众靠的不是制度,而是欺骗、信息不对称、能力不对称,靠的是大众自己的愚昧和短视。同样的掌权者,他欺负那些小学文化的老实农民的时候是无忌惮,但面对待高校里的教授,像夏业良,甚至茅于轼,他们更加恨之入骨但不得不投鼠忌器。为什么?就是因为这些知识分子知道系统是怎么回事,知道怎么攻击某些具体的掌权者。你要改变专制者的行为,不能依赖遥遥无期的民主制度和虚无缥缈的自由派领袖的善良,而是要把思想的枪发给每一个可能受欺负的人,把每个人变成不好骗不好惹的刁民,才能形成制衡。
历史的发展时路径依赖的,一个制度你设计得再好,一旦缺乏一条实际出发的路径那就没有鸟用。
北方人的文化沙文主义,这些都是权力扭曲的表现。
最终还是要把民众个个培养成刁民,至少大部分能翻墙的人培养成刁民吧。
具体的建议请看正文补充或者回复Rick的内容吧。
我48岁都没摸过真枪。
枪当然是对抗邪恶政权的好东西,单是抓一个持枪抢劫犯需要动用数百全副武装的武警公安,这会极大的增加行政成本,也会教所有人重新做人。知识没有枪来得直接,但知识是可以自我复制的,一传十十传百,尤其是在有人有组织的传播的情况下。你说的给CCP输血还是从国家机器得角度看问题,还是自上而下的概念,不管你是反对党也好个人也好,因为你是按照规划执行的模式,所以你的计划很容易被推论出来并且很容易被阻断。但国家不是机器,更像是生物体,改变相当一部分细胞一点点,整个生物体可能就是翻天覆地的变化,这种变化对连推动变革的人自己都是未知的不可预测的,因此也是当权者绝对无法阻挡的,它会像水一样根据地形的变化而自动寻找出路。还是编程随想那句话,授人予鱼不如授人予渔,关键是要让这种渔具备自我复制的能力和意愿。
欲速则不达,问题的根源都是急。
你不要幻想很快达到目的,或者一下子影响很多人,更不要期望自己这辈子能享受成果。
肤浅的大众是没什么用的,即使他们今天在这个观点上认同你,但他们的视线很快就会被你说那些宣传手段转移,他们一辈子也只会被人以一些毫无意义的事情糊弄得团团转。
让中国作出改变,只需要100个编程随想这种黑客,加上10个郭文贵这种泼皮。
你觉得编程随想坚持这么多年是对目的有所期望吗?我觉得他就纯粹是以此为乐,不图回报。但所谓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网络大学完全可以由匿名社区完成的,要知道开源软件运动发展出了Linux操作系统这样级别的工程,成为如今整个互联网运行的基石,同样的精神发展出了维基百科。新品葱也是基于这样一种完全开源完全匿名的模式开发的。整个世界的黑客社区也差不多是以这种方式建立的。这种模式需要个人具备非常完善的知识,也需要有人不断的对整个运动的方向进行综述,需要一套github那样的版本/项目管理系统(最核心是那样的思路和工作模式)。

我觉得可以这样分工,一方面的工作是搜集问题(比如,各个层面的人他们的困惑是什么),另一方面是志愿者领取具体的题目,搜集和组织网上已经有的资料,写综述,每个题目的管理者就是一个项目经理,他的项目能力靠已经完成项目的质量来证明。我觉得编程随想的博客就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可以模仿的。当然,我们要做那些他没有做过的问题。

整个网络大学的项目完全在阳光下,在所有人的监视下完成,利用自由世界的设施和技术,完全分布式的处理。
你在墙外看一看,一般没有任何后果,即便逮到最多罚款了是
像我们现在这样发言的,就已经明确暴露自己的政治倾向了,被逮到就不仅会重罚,而且会被记录在案,但是仅仅是发发牢骚并不会引专政机构重点侦办,除非你自己太大意是不会泄漏的。
但是,如果你要参与做任何实质性的帮助社会的事情,那就很可能会被网警国安重点关照、重点侦查,被逮到就是直接坐牢的了,在侦查过程中他们是不会打草惊蛇的,可能会监视你很久放任你做了很多事情之后才动手抓人。
所以,第一件事就是先把自己练成编程随想 那样无法跟踪,可以把网络安全常识一条条的深入学习,实践,完全掌握之后再动手做事。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304
viewer 已停用 ?
制度虛化去談,這樣的態度和方式很難講是正確的。

制度包含的內容從法律到規章甚至習俗都有。 不存在可以把一國的制度複製到另外一個文化和發展程度不同的國家的可能性。

但是這絕不是拒絕學習別人成功經驗和制度法律的藉口。

舉個具體例子,陽光法是世界多數國家都採用的可以有效抑制政權腐敗的制度。共匪也研究準備了近三十年,為何就不可以頒布執行? 你習皇不是要反腐,這個制度為何不能拿來使用?

至於上來就要修憲憲法,試圖整體一次替換的做法,是空談家的表現。你搬家還做不到整棟房子平移,更何況是一個複雜龐大的社會系統。憲政運動在方法上就是死胡同。
已删除
「把美国的宪法政体照搬到沙特阿拉伯,它是会立刻变成美国呢?还是说他的议会多半会立刻投票修改宪法把自己变成另一个伊斯兰国?」
可能你是在擔心由於沒有民主、人權思想的普及,導致民主制度演變成多數人暴政並最終毀棄民主的問題,然而這並非不應研究宣傳民主制度的理由。
我推薦兩本書,都是能在墻內買到的,其中既有對民主制度的普及,又有對民主思想的普及:
張君勱著《中華民國民主憲法十講》
李建軍著《容忍即自由——胡適的政治思想歷程》
這兩本書。總結了兩位畢生貢獻於中國民主、人權的前輩的思考,是民主啟蒙的絕佳材料。
yichangfeng 已停用 回复 viewer ?
我的主张就是建立一整套制度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不能总想着弯道超车。
你看有几人在讨论启蒙的?我没看到。
我个人觉得编程随想的做法是最好的,特别是对于懂技术的码农来说。
其他人要搞搞工运,搞搞NGO,搞搞维权,甚至搞宪法都是可以并行的。其精神都是在帮助人们学会为自己的利益斗争。
这些都是很好的资料,我觉得有必要整理出来,或者写写导读之类。至少对墙内的朋友启蒙的过程中,可以在适当的时候直接把书名发给对方,有兴趣的人自然就会去看去想。
在這裡推薦了這兩本書後,我就真不敢會墻內推薦了。不然共匪一搜,發現墻內外言行一致的兩個用戶,立馬就把我抓了。
在墙外推荐是相对安全的,毕竟墙内的审查员要方便得多,我觉得品葱其实可以做一个类似豆瓣书评的东西 @小二
還有一個要點就是,在科普民主思想與制度之前,必須先批倒共匪的統治合法性(揭露暴行、揭露貪腐等),否則再普及那些粉紅也聽不進去。
根本不必分先后,两条腿走路,并行不悖。相对来说普及民主思想与公民自组织技术是非常容易的,想想你跟朋友自驾游,居民小区内的事物,都可以实践民主,实践罗伯特议事规则。没有民主思想与自组织能力的人,就算想造反也只是一盘散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但是很明顯,學習安全的路途本身就並不安全
英文好的话,这两个视频值得一看
Yuri Bezmenov : Subversion and Control of Western Society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6lksJhBvas

The Art of Subversion, Tomas Schuman (Yuri Bezmenov) L.A. 1983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4YtgA2jnu4
只是视频太长了,如果能把共产党如何一步步输出革命以及如何处置那些积极分子写成一篇文章,让那些给毛左头子们里卖命的小粉红们、小红卫兵们、小头头们提前预告一下他们将来的下场,他们中有些人看到自己正在表演的剧本可能会醒悟的。
迷信制度不像是不劳而获吧。
也跟韭菜无关吧。
韭菜屌丝赌徒的共性不是不劳而获而是“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和尚摸得”。
共产主义,解放,这确实像是想不劳而获,但这你可曾见过大国榜样?

制度不能万能药。甚至坏的制度有好的执行力也不会很糟糕。至少能维持下去。[ps:维稳执行的就很好]

千分之一的几率几乎是可忽略,没你想的那么神。老美也不让公共场合带枪吧。机场能安检政府大门加个金属探测仪太简单。

网络大学开民政智还是传授技能?只教政治的学校能培养什么?不传道授业解惑不能算学校吧。还是搞个电视台吧。

楼主你文字很混乱。主题和内容似乎不一致啊。不能拿个“不能看长文就别评论”就。。。最主要你这长文单看一段没问题连起来就不太对劲啊。思想实验是这么整的?互联网跟流水线换?996对比Google文化,机器人[或者机床]对富士康才能比啊。

提炼思想:
有些人[哪些人?]迷信中国换民主制度会好,换了照样不成。
这跟粉红说中国不适合民主好像差不多。
但楼主想开民智以适合民主。就是慢慢来会比较快。

至于怎么觉醒我觉得恐怕不是靠躲藏心中不满能做到的吧。得有大事件发生。
古代有句话我看着觉得很棒。
天子行事,如日月行天。
意思是说天子没隐私,不能搞阴谋,做事要光明正大才能让人信服。
做事鬼鬼祟祟的即使能上台换了民主,你心中会不会有疑虑呢?
现在政府的主要问题不是不民主导致人不满而是做的事太鬼祟完全没公信力了才导致维稳开支大。
民主要光明正大,我觉得吧,想要美国帮助实现是一厢情愿没错,但靠个人光明正大太难了。空想的人可能行事比楼主更讲究名正言顺。

我觉得民主宜早不宜迟。
民主或许不能解决问题,至少不会解决提出问题的人。我看说的很好。
如同对一个饥肠辘辘的人说教,不要太过迷信用食物饱腹,呵呵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yichangfeng 已停用

https://blog/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7-21
  • 浏览: 86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