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探讨】欧盟的主席轮值制度,是中华联邦元首制度的最佳选择

鄙人关于民主制度有一条最基本,也是最朴素的理论逻辑,那就是:

一个民主制度统辖的地理和人口范围越大,越不容易看清民主的必要性和运转过程中的利弊;相反,民主体系统辖的范围越小,越容易得到推行和健康发展。

这样说比较抽象,我们用现实来举例:

一个三个人的背包客,去某地游玩,各有所好,那么观看景点和观看顺序,必然要三个人商量着来,此时若一个人强行要求别人听他的,必然会造成反抗,此时民主必要性逻辑连傻子都能看得出来;

一个四十个人的班级,选班长,连邪共这种独裁社会氛围里,也普遍存在民主投票选举的需要,因为显然如果由个别权威如老师或者学校领导来指定,不足以服众;

但是这个数目一旦扩大到几千人,上万人,乃至像中国这种十几亿人口,就会出现“民主有没有必要”的讨论,甚至还会有大量人口被洗脑认为民主是坏事。

所以,世界上大多数民主转型成功的国家,都是小国,人口或者幅员比较广大的国家,要不然就是像德、日这样,经历过彻底的黑化然后凤凰涅槃,要不然就像俄罗斯或者邪共这样,在民族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上进一步退三步,还徘徊在专制社会形态的蒙昧时代。哪怕是民主国家,大部分国家运转比较成功的也都是一些小国,国家越大,越不容易治理。

当然了,这只是从最朴素的逻辑来讲,如果展开其中的深入思路和种种其他相关的理论体系,那真的是眼说不尽,此处就不多阐述。

所以要想让中国社会和中国人普遍地接受民主和法治等这些现代化社会理念,平稳又高效地推动中国的现代化转型,高度地方自治是一个必须要采取的措施,是一个绝对的充要条件。无论是采取邦联制的松散结合还是联邦制的统一主权,把整个中国的利益划分为无数地方利益,让每个人的政治逻辑从“中国梦”“民族伟大复兴”转化为“我自己好才有我家好,我家好就才有我社区好,我社区好才有我家乡好,我家乡好才有我的自治省或者自治邦好”这种符合科学和人类本性的状态。

为了能够真正实现最大限度的地方自治,避免又出现全国性的强力中央机关乃至于强力元首,就尤其要避免在联邦或邦联的最高层政权组织上弄一个固定的、有自身特殊利益的元首职位,甚至于压根儿就不应该出现一个全国性的选举。

为了避免上述问题的出现,未来的全中国层面的组织机构,应该仅以能减少各地方自治省或邦国的行政成本为限,只负责外交、数量不大于自治地方自有数量一半的国防军、食品药品交通教育金融等专业领域标准化机构,以及各自治地方需要谈判和沟通的协调机构,仅此而已。

那么,有没有现成的这样的治理模板呢?有!那就是欧盟。欧盟的运转和治理机制已经达到相对成熟的水平,一个只有职责没有权力的轮值主席更是中国未来联邦或邦联的典范。在此处鄙人可以断言:

如果中国未来不采取地方自治,乃至于就算采取地方自治,而不采取欧盟式的自治省或自治邦首脑轮值做全联邦或邦联主席的制度,中国很快就会回到俄罗斯式的换汤不换药的状态。


中国太大了,人口太多了。中国大到,只要你设一个有实权的全国性元首在那,崩管用什么制度来选,其所能左右的天文数字般的疯狂巨大的利益必然会招引致独裁的恶魔或者大量野心家之间你死我活的斗争。这么大的地区和人口,从现代社会科学的视角,压根儿就不适合用一元制的国家体制去治理,只能以外交、贸易和军事联盟的形态,形成一个区域政治共同体而已。这已经是现代法治和民主制度所能承受的人口和区域极限了。

中国最缺的不是民主和法治,而是地方自治。你去讨论整个中国适合哪种制度,永远都不可能有结果。哪怕个别邦国没有民主和法治,但实现了地方自治,不会太久全部邦国都会完成民主化转型;如果没有地方自治,没有最大程度弱化中央一层的权力和权限,只是象征性地做了些三权分立、言论自由的架子,很快我们就会见证俄罗斯推翻共产党以后的历史在中国分毫不差地再上演一遍。

期待有生之年,能够见到中华邦联共同体,开始运转轮值主席制,第一任轮值主席由川蜀国总统或是黑龙江自治省主席或者苏沪自治邦总理担任的新闻出现。

彼时,真乃十四亿中国人之大幸,七十亿地球人类之大幸。
3
分享 2021-01-22

0 个评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理性+博爱=科学+民主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1-22
  • 浏览: 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