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土地财政改革看中共高层内斗,习近平再下一城

从土地财政改革看中共高层内斗,梁博士再下一城

这次改革,把土地财政的征收权从地方政府收归为税务部门,但是无需上交中央,我觉得这是一步妙招,首先土地财政堪称地方政府的生命线,没有了土地财政,地方政府就只能喝西北风了,所以绝对不能直接把土地财政收入收归中央所有。其次,把征收权转移到税务部门,意味着地方政府的财务情况,一举一动都将在中央注目之下,举头三尺有神明,本来地方政府可以有很多的寻租空间操作空间,这下会全部被熄灭,地方再次被削籓,大大加强了中央集权。

我们知道,在大搞特搞房地产经济土地财政的,基本上都是东南沿海的富裕地区,掌门人大多是改革开放干部。这批人在改革开放浪潮中和美国全球主义太上皇勾兑,依靠压榨奴隶劳工赚得盆满钵满,这次土地财政改革,明显就是针对他们的。小学生不是不让这波人赚钱,而是必须在他控制范围下赚钱,所有账面必须公开,以便于将来进行总体战的动员。这招可谓是打蛇打七寸,直接将沿海各大城市掌控在自己手中,以后再也不会有薄熙来这种另立中央的情况出现了,取而代之的是“忠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忠诚”新常态
14
分享 2021-06-13

39 个评论

不要觉得地方会任凭中央揉捏,央地博弈是一门学问。

举个地方倒逼中央的典型案例:2016年河北煤改气风波。
当时中央要求河北落实煤改气,但同时天然气优先供应北京,河北事实上不可能同时满足中央要求和省内供暖需求。
那么河北省政府是怎么操作的呢?
第一步:大张旗鼓宣传绿水青山的中央精神,让尽可能多的人知道限煤是中央要求;
第二步:最大力度一刀切禁煤(中央要求其实并没有这么绝对),连农村的灶台都贴上封条,取暖自己想办法反正不能用煤;
第三步:入冬之后河北本地媒体火力全开宣传供暖苦情,怎么煽情怎么来。
于是全河北人民都知道了“因为中央要求禁煤,所以我们才会挨冻”。河北政府再挟这股民怨去和中央讨价还价“限煤已经上升到维稳层面了这样下去不行啊”。由于三步操作本身完全合规,中央抓不到任何把柄,最终中央认怂,在翌年允许河北放开燃煤管制。

那么回到这次的土地财政问题上,中央抢走了地方的小金库,地方可以怎么玩呢?很简单,既然我的财源没了,那么我就可以理直气壮砍预算:
公安预算,砍。
辅警城管网格员,裁。
敏感人群监管,降低力度。
什么P2P受害者什么老兵,统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示威我装死,防暴警察预算不足无法出动。甚至还可以偷偷怂恿他们去北京。
什么教育预算公共卫生预算统统砍,最好是医院里连生理盐水都不够用。民间有怨言?待我给你宣传一下中央政策...

等中央怪罪下来,地方领导账本一拍两手一摊:“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钱就是没钱,我能有什么办法呢”。
已经颁布的政策不会轻易收回,但中央就很可能在其他地方开口子默许地方挽回损失。
>> 主要是维稳。其他教育医疗还可以让韭菜自费。大家觉悟很高的。维稳是重点。其他没啥。


“觉悟高”本身就是舆情维稳的结果,让受害者以为自己的遭遇是孤立个案从而忍气吞声。如果维稳逆向操作就可以煽动民怨,参考河北煤改气。
早就没有中央和地方的博弈了,现在所有的省都是党委书记一个人说了算,书记全是习近平的亲信,地级市的书记也都是亲信的亲信,习说啥他们说啥。
国际标准的房产税很快就要来,财政已经撑不住了。
>> 不要觉得地方会任凭中央揉捏,央地博弈是一门学问。举个地方倒逼中央的典型案例:2016年河北煤改...


包子的日常:和底下的官员斗智斗勇,和境外势力隔空角力。真·与天斗,其乐无穷也。
经历了一系列的删帖删视频和封号后,再也不想在墙内说什么了,后面这段话也是被删之一:

中国的未来,在于外部攻破后,实行外方政策和制度才会彻底改变,因为在国内价值观的加持下人性的自私会无限放大,放下权力才是解决一切根本问题的所在,而放下权力明显是违背多数掌权之人的意愿的,哪怕是一把手甘愿放下也无法让底下所有人心甘情愿的放下。权力过重是民众无法翻身和社会资源分配永远不会公平的根本原因,指望内部改革是永远不可能实现的,即便是一把手产生了这个念头,面对无数既得利益者的阻力也无力回天,内部和平演变安稳过度完改革期是最理想的,但是也是最不可能实现的,所以只能是靠外部力量强行改变,才能彻底改变中国的社会环境,不是制度叫什么名字,而是本质是什么样的本质,就好比一个人起名在身份证上叫“好人”,不代表他就一定是个好人,还是要看具体品行的。
类似工业革命以前,物质财富不管增加多少,都会被人口的增长抵消掉。

中共国的物质财富增长再多,也会被体制内人员消耗掉。
中央再怎么想省钱,不削减体制规模,都是在做无用功。

中共财政支出,表面上巧立名目,【教育支出、科学技术支出、社会保障和就业支出、卫生健康支出……】。
实质上,钱都用于养活【教育、科学技术、社会保障和就业、卫生健康……】等部门单位的职员。
导致这些开支并没有真正让平民收到实惠。

这下中央把土地财政的钱管紧了,庞大的地方体制就要被迫优化了。
最多一年,体制边缘的那些人、非编制人员,就等着被炒鱿鱼吧。
你怎麼知道該地方官員就真的出身在那個地方呢?發達地區的地方官員都是共匪中央派來咬本地人的狗,他當然樂意全部交啊,反正稅收大省就是政績,那管本地基層死活。
当今社会的主流价值观已经是金钱至上,一个时代里有多少人以追名逐利为成功的评定标准,又有多少人以追求思想和精神上的超越为人生价值的所在,前者越多,好人和社会上好的方面变得不好的几率越大,后者越多,坏人和社会上坏的方面变好的几率越大,如果前者占压倒性的比例那么对普通人来说就不再宜居,而大环境从来都是从上之下的影响,当年孔子的那套学说之所以能迅速从百家之中脱颖而出无非就是复合帝王长久统治的利益,如果没有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哪里会有什么后来的孔圣人,和当代普通的你我他并没什么高下之分,哪一套理论得到了统治者的支持后那么详细无比的种种条条框框也就出来了,合理合法的灌输给了底层被统治者,这片土地就有这些沉淀的历史基础让历朝历代换汤不换药的周而复始循环往复,所以说,大众的价值观的建立是受的自上而下的影响而不是天生的,而历朝历代总有思想上与当时的大众相比显得异类的,而这些人普遍也是不受欢迎的,上被打压下被排挤,而一个健康宜居的社会里人具有多样多元的思想和精神的,或许互不认同但不会大惊小怪喊打喊杀,甚至哪怕试着接受也未尝不可,唯独将成功与否用名利来衡量一个人的这种价值观是扭曲的也是人心向恶的根本。就好比善良正直在精于圆滑世故的人眼中像个傻瓜,而所谓的公道自在人心在这些人眼里更是笑话,你能指望人人以追名逐利为人生宗旨的社会环境里邪不压正这个说法还行得通吗?

产生贪腐的必要条件是:拥有职权上的便利,拥有职务带来的权力。 反贪的本质是:当贪腐不受控制会影响权力大厦的稳固,让权力稳固不会随大厦崩塌。 彻底反贪的手段是:砍掉职务拥有的权力。 这就是自古以来再严厉的反贪手段也解决不了贪腐,也改变不了大厦崩塌的历史规律,因为这其中有明显相悖的东西。

信奉金钱至上的这种价值观来自于哪里?商人没这个本事为社会定性。
全民一心向钱看,撸起袖子加油干,大多数人为了那些蝇头小利活的蝇营狗苟合了谁的心意?内卷、躺平无非都是为了更好的生活诉求,于大局无伤大雅,金钱至上的价值观就是新时代维护统治的"孔孟之道",无外乎横跨多少王朝历史的目标追求"千秋万代,一统江湖"而已,而孔孟之道当初如果不符合君主利益也不可能成为教育甚至取仕的主导,且后来只有当暴力平等了才能让百姓讲自己的道理,推敲一番不过如此,无非是上层渴望世代手握权柄看底层人互相撕咬和挣扎罢了。商人?资本?百姓?都只是蛊虫而已。

政治环境定死了社会环境,社会环境影响了价值观,价值观统治了人的思想,思想决定了人的行动,而真正决定这一切的是自上而下的,所以思想观念的传播是很困难的,孔孟之道如果不是符合君主利益也就没有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也就没有他们的圣人之名,以后只能是能出去的就出去了,出不去的就躺着了,没有对等的暴力是讲不了对等的道理的,墙内网上三类人,知道自己是韭菜后嚷嚷几句的,混淆视听的,韭菜做到一定境界的,能影响的人寥寥无几,基本上点不到真正的根本也没人搭理,也无关大局甚至删帖都懒得删。

人类对于生命的延续和种族的繁衍具有先天的使命感,这是刻画在基因和血液里的,如果周围环境变得不适合生存,要么会选择离开这个环境,要么就会想办法改变这个环境,这是自然界设定好的规则,相比人类自己设置的规则,它的力量要强大的多,不是武力和思想能够打破的。

然而,改变属实是遥遥无期,看不到这暗无天日何时是个头。
>> 不要觉得地方会任凭中央揉捏,央地博弈是一门学问。举个地方倒逼中央的典型案例:2016年河北煤改...


要是真因为维稳预算砍了,一不小心加速了,地方也受不了吧
>> 你怎麼知道該地方官員就真的出身在那個地方呢?發達地區的地方官員都是共匪中央派來咬本地人的狗,他...


首先异地为官是通行了几百年的常识,本地人做本地主官才是异例。

文官社会里,财政权是一切权力之本,没有任何一个官希望看到自己能支配的财权被中央拿走,那就意味着自己的实权也会等比例缩水。
>> 类似工业革命以前,物质财富不管增加多少,都会被人口的增长抵消掉。中共国的物质财富增长再多,也会...


编制内裁员好啊,这边建议从驿站开始裁撤呢亲🤪
>> 要是真因为维稳预算砍了,一不小心加速了,地方也受不了吧


政治问题哪边更着急取决于谁接锅。这件事上地方用哭穷的方式甩锅,中央理亏,是很难甩回去的。
>> 早就没有中央和地方的博弈了,现在所有的省都是党委书记一个人说了算,书记全是习近平的亲信,地级市...


党委书记的权力不是无限的
>> 实际大部分城市土地不值钱。我觉得房地产开发大规模基建到了尽头。深圳上海北京还有多少土地可以开发...
事实上,北京上海深圳都远没有充分开发。招商引资中有个词叫投资强度,深圳整体地稍微少一些。但上海和北京真的是大片地方,尤其是北京,五环内没开发的比比皆是
>> 事实上,北京上海深圳都远没有充分开发。招商引资中有个词叫投资强度,深圳整体地稍微少一些。但上海...



北京市的面积相当于半个台湾,如果完全城市化塞进去一亿人都不是问题。
忠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忠诚,白区两面人早该接受再教育了😅😅😅
釜底抽薪,防止地方政府拿着未来的土地收入作抵押继续借债。也说明地方债务的烂摊子已经不可收拾了。

睡前消息: 2020年中国有多少县政府的财政会被压垮?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hHNMnVWqxY
>> 早就没有中央和地方的博弈了,现在所有的省都是党委书记一个人说了算,书记全是习近平的亲信,地级市...

省委书记权威再大,他也只是一个人,不可能亲自去管理省里的几千万人,他仍然需要依靠自己的亲信们去统治一个省。亲信们为什么愿意给省委书记干活?因为省委书记能带给他们足够的利益。不给好处就想让下级卖命,下级能有一万种方法阳奉阴违让省委书记的命令执行不下去。这个道理上至包帝本人、下至县委书记都是适用的。
>> 编制内裁员好啊,这边建议从驿站开始裁撤呢亲🤪


以前美国援助非洲粮食,发现非洲人口随之增加,粮食总是不够吃,贫困问题依旧。
于是就不援助粮食了。

中共的体制越来越臃肿,体制外取得发展成果,最终都会被体制内吸血耗尽。
编制内暂时是安全的,应该会先从非编制人员开始。说不准了。
>> 不要觉得地方会任凭中央揉捏,央地博弈是一门学问。举个地方倒逼中央的典型案例:2016年河北煤改...

习近平这个做法也是相当迷幻。我感觉习近平这么做 第一 他通过党务系统绕开了国务院等官僚,直接对地方党政领导进行了压制。所以地方党政一把手对他能做的博弈就少了。第二 说不定 很快公检法的拨款就从中央直接下发了。绕开地方财政由中央直接控制。这样刀把子就握在中央手里。
能不能不要叫他做“梁博士”啊,本人姓梁,梁姓在广东广西香港是大姓。

梁氏宗亲要像余氏宗亲开除余茂春一样开除梁博士了。

叫包子,习包子,包博士也不错,不过这样会让姓包的人不高兴了。

叫习博士,习总,习匪,就算了,毕竟他也是那个姓的。
>> 不要觉得地方会任凭中央揉捏,央地博弈是一门学问。举个地方倒逼中央的典型案例:2016年河北煤改...


高见 不过河北省政府这么操作 就不怕被拉清单 秋后算账? 至少也会断了升迁的道路吧
>> 高见 不过河北省政府这么操作 就不怕被拉清单 秋后算账? 至少也会断了升迁的道路吧


没有,因为操作本身完全合理。
大力宣传中央精神,你不能说不对吧?
大力落实中央指示(习朝惯例是用力过猛不为过),你不能说不对吧?
当地媒体报道当地民生消息,你不能说不允许吧。

而且这件事中央强行截胡天然气供应理亏在先,是很难秋后算账的。
你对共产党的决策流程决策制度大概了解多少?你真的相信一个书记可以解决所有官员的问题?真的一个书记就能一言堂?
请问那一个省还需要常委做什么?
你不能把政治想象得那么简单好不好?
官员们斗争把权也要耗费脑子的好不好?
你真以为一个省委书记就是一个省的土皇帝?想怎么干就能怎么干?
>> 早就没有中央和地方的博弈了,现在所有的省都是党委书记一个人说了算,书记全是习近平的亲信,地级市...
牛逼!
但是中央就没有高人能看到这些吗?
>> 不要觉得地方会任凭中央揉捏,央地博弈是一门学问。举个地方倒逼中央的典型案例:2016年河北煤改...
>> 牛逼!但是中央就没有高人能看到这些吗?


这就是阳谋,所有操作合法合规,你抓不到任何把柄。
>> 不要觉得地方会任凭中央揉捏,央地博弈是一门学问。举个地方倒逼中央的典型案例:2016年河北煤改...


这你就小看中央了。河北只有一个地方,干不下去就硬刚,税改是全国的事,枪打出头鸟,谁敢先搞阳奉阴违这套?而且中央说了收入不上交,你之前自己收钱能收上来一万亿,换了税务只能收上来五千亿,那是不是你的领导班子有问题,之前收的太多了?正好用包系干部换掉饺子系官员。
>> 这你就小看中央了。河北只有一个地方,干不下去就硬刚,税改是全国的事,枪打出头鸟,谁敢先搞阳奉阴...


1、哪有阳奉阴违?完全服从中央指示,甚至超额完成。但财政预算减少是客观事实,中央也不能逼地方凭空变出钱来。

2、中央从没说过土地转让金收入不上交,你被稳预期用的软文误导了

3、包系的问题是可用干部有限而不是找不到抢位置的口实。
>> 这你就小看中央了。河北只有一个地方,干不下去就硬刚,税改是全国的事,枪打出头鸟,谁敢先搞阳奉阴...


地方没有土地财政的收入,自然发展经济提高土地价格的激励就没有了,地方政府从上到下的躺平是中央无法解决的问题
因为种种原因个人对土地财政了解比大多数人要多要深,深刻感觉此政策未来的影响有两方面!一是,土地财政本身并没有如一般文章夸张的那样要结束了,因为卖地收入等央地分成比例未变,只是征收机构的变化!但是这种变化会极大消弱地方官的权力!举个例子,阜阳的书记曾去北京万达总部见王健林,结果连续在王办公室外候了七天王都没有见他,最后派个手下去见的!然后万达就去阜阳拍了块地建万达广场,地拍下来了但是并没有立刻付土地出让金,是等到两三年后万达销售完成后才补交的土地出让金,如此一番操作,等于万达空手去阜阳,让后净赚2个亿走人!地方官进行官商勾结,招商引资等的猫腻之处就在这里!万达赚到了钱,相关官员也富了起来,万达广场周边地价升值,政府靠卖地给其他小商人也赚到了钱,当地政府招商引资也有了政绩!二,从上个例子可知,地方官员权力的弱化,受影响最大的是靠官商勾结全国四处拿地的开发商,以前可以空手套白狼的事,现在不好做了,所有的土地出让金要在拿地后付清,多年闲置的土地等土地出让合同规定的违约金和土地闲置费也不能不交了!开发商手里捂着的地要么赶紧开发卖掉,要么年年交土地闲置费!我认为这个政策的目的在于让房地产市场良性化,是好事,地方政府无法在土地上官商勾结那么深后,以后的房地产市场会进入理性良性的发展进程中,那些没有资金实力等的只会官商勾结的开发商会被逐渐淘汰出局!
>> 你对共产党的决策流程决策制度大概了解多少?你真的相信一个书记可以解决所有官员的问题?真的一个书...


这个我还是比较了解的,大学舍友的爸爸是县委书记,全县所有乡镇书记镇长乡长局长,他一个人说了算,县长之类的只有建议权,书记管官帽子。
基层躺平就行了,要么包子另外给地方条生路,要是真不给,地方躺平,习猪头真不怕大清倒台重演?所以包子又在做蠢事。要税务收社保也是包子的主张,结果怎么样了?税务压根就不敢得罪人社,最后是人社核实,税务只负责最后收银,压根就不介入,结果还不是等于0,无非是多了道工序。这次税务要杠上的可是整个行政体系,税务有胆子去收?所以税务也只能装死,要收多少由地方自己报,地方多立几个名目,然后转交一些,接着用债务去逼中央接盘,里外里转一手,结果包子发现收上来还没要填进去的多。地方官僚有的是手段,牵涉到金钱他们是绝不会少收一分钱的。
>> 没有,因为操作本身完全合理。大力宣传中央精神,你不能说不对吧?大力落实中央指示(习朝惯例是用力...


那看来可以等着看戏了 地方现在收入全靠卖地 确实不会轻易服软
>> 国际标准的房产税很快就要来,财政已经撑不住了。


地方财政有支付公务员和公安、消防、教师事业单位的工资,支共中央政府真的会任凭它被拉爆吗?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