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百年暴行与谎言”系列之十 【百年透视】剖析中共洗脑术

https://www.epochtimes.com/gb/21/7/3/n13064830.htm

https://i.imgur.com/ydBacUy.jpg
中共百年透视系列:剖析中共洗脑术。(大纪元制图)

【大纪元2021年07月03日讯】(编者按:中共借百年党庆企图通过歪曲历史、掩盖真相再次操控媒体与舆论,吹捧其“伟、光、正”,搞全民洗脑。本系列文章通过不同角度回顾中共的百年暴行、谎言及反人类历史。)


上世纪五十年代的韩战期间,美国人发现他们被俘虏的人在经过中共的宣传教育后,很多人变得反美亲共。当时流传一个说法,就是中共研制出了一种可以用来控制大脑的秘密神经武器。“Brainwashing”这个词就是那时从中文的“洗脑”一词翻译过去并介绍给了西方社会。当时美国人非常紧张,甚至CIA也专门立项开始进行控脑试验。

最后发现是虚惊一场,中共并没有什么能够控制大脑的秘密武器。怎么洗脑?就是在封闭的环境中,采用暴力、威胁,高强度的思想灌输而已,用中共的话说,就是“思想改造”。洗脑并非易事,所以才要如同一个疗程一个疗程地搞运动。其基本原理就是巴普洛夫的条件反射理论,从肉体的怕,到心理的依赖,反复洗脑,直到成为听党的话的驯服工具。几十年下来,洗了几代人之后的今天,中共的洗脑效果终于显露出来了。

一、共产党洗脑毒害知多少?
中共的洗脑也不再是简简单单的“政治学习”和“思想改造”。套用中共的话说,是全方位的系统工程,一切都是为了洗脑,一切都是为了控制人的思想。效果体现在方方面面,不妨列出几个:

1)  接受共产党统治的现实:共产党不好,可是,没有替代方案。没有共产党,中国就会乱。

2)  设身处地为共产党着想:“我要是共产党,也会这么干”,所以不是共产党的错,是被整的人的错。

3)  中共等同于中国:批评中共就是反华辱华。为中国百姓的人权发声的人,却遭到很多中国人的痛骂。

4)  自觉抵制敏感信息:翻墙甚至人到了海外,对于被中共隐瞒的真相,不看不听不信,认为都是假的。

5)  “厉害了我的国”:把人民血汗创造的经济发展归功于党,在自豪和狂妄的混杂情绪中为中共摇旗呐喊。

6)  与“敌人”做斗争:对于中共用谎言树立起来的国内外敌人,老百姓很容易被煽动起来愤怒声讨和抵制。

7)  相信中共的“制度优势”:专制能集中力量办大事,而西方的党派轮替,成不了大事,美国的衰败是必然的,未来是中共国的世纪。

8)  替中共的恶行开脱:他没看见的,他就认为共产党不会干。只要中共没有整到他头上,就不信共产党有这么坏。说中共不好就等于说他自己一样,面对多少证据,就是要替中共辩护。

9)  “天下乌鸦一般黑”:哪个国家没有腐败?哪个国家没有人权问题?哪个国家没有贫富不均?于是,中共的一切都是合理的了。

被洗脑的症状还多得很,这里也不过是蜻蜓点水。

二、细数中共的洗脑术
要细数中共的洗脑术,还真是数不过来。笼统的说,我们可以大致从下面几个角度来看一看。

1) 基于无神论的党文化,营造了洗脑的大酱缸
五六十年代那种“思想改造”的运动,现在也少了。中共洗脑越来越容易了,原因就是几十年下来,五千年敬天奉神、善恶有报、仁义礼智信的的神传文化,被中共代之以基于无神论和斗争哲学的党文化。共产党本是黑帮、流氓、邪教的集合体,搞出来的党文化漠视生命,崇尚暴力,好勇斗狠,缺乏同情心,不信善恶有报,明哲保身,落井下石,是否不分,评判一件事的对错,不是从爱惜生命出发,而是“我要是共产党,也会如何如何”,“活该,为什么要跟党作对?”,不是指责共产党,而是责怪被共产党整的人。有了党文化这个大酱缸,有了无神论作为国教,中共做起恶来,就如鱼得水。

学生都很反感“政治课”,可是,从小学到大学漫长的政治课学习,不知不觉孩子们还是接受了无神论是真理,接受了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弱肉强食的斗争史。

被中共洗脑过的许多症状,往根里挖,很多都能找到无神论作祟的影子。不信神的社会,没有三尺头上的约束,道德自然会堕落,很多人却鄙视能提升道德的宗教信仰。中共的人权迫害,很多都与信仰团体有关,只要被戴上“迷信”的帽子,很多人对中共的打压也就听之任之了,甚至还帮着中共助纣为虐。因为无神论,也就没有了精神信仰的追求,沉迷于物质生活的满足,吃喝玩乐,没自由就没自由,被监控就被监控,只要党不整到自己头上就好,甘于被圈养。

2) 混淆中共与中国,“反党就是不爱国”
一个党不等于一个国家,这是常识,但是,在党文化中,这个常识就是“歪理邪说”。“党和国家”,“党和政府”,“党和人民”,“党和群众”,党永远在前面,党不但代表国家,而且比国家还大。从出生,上学,就业,到退休,从生几个孩子,到允许看什么网站,从给不给你饭吃,到给你什么饭吃,让你生让你死,什么都在共产党的掌握之中。在人们的印象中,已经记不得共产党是一百年前从欧洲传过来的舶来品,而感觉是土生土长的东西,如同没有共产党就不会有五千年的华夏文明一般,如同“鱼儿离不开水,瓜儿离不开秧”一样,不但从心理上觉得离不开党,从生理上也觉得离不党了。

奠定了“党等同于国”这个邪说之后,中共接下来的洗脑就是顺水推舟了:离开党去谈论国家,会变成一件毫无意义的事情。如同巴普洛夫的条件反射所言,一听到反党,就以为是在反对国家。

那些所谓的“反华”“辱华”风波,大多都是这样的产物。人家批评中共的人权,揭露的是中共的恶行,是在为中国百姓的权利和福祉发声,被洗脑的人们却无线上纲成“反华势力”,大作文章配合共产党的宣传起哄。人权,是谁的人权?是中国人民的人权,你发不了声,人家帮你发声,不但不感谢,还骂人家是“反华势力”,多么可悲可叹啊。

3) 营造“共产党跨了,中国就会乱”之类的伪命题
共产党摄取政权之后各种运动搞乱了中国,中国人对“动乱”谈虎色变。有了这样的心理基础,中共反过来就用“动乱”来恐吓百姓,宣传说如果没有共产党这样的强权,中国就又会陷入动乱,堂而皇之地“维稳”,为镇压百姓制造借口。这本身是一个伪命题,共产党是各种动乱的根本因素,没有了共产党,再乱也乱不到哪里去。关于这个话题可以展开大书特书,这里就不细说。

4) 盗用全球化带来的“大国崛起”为党贴金
再怎么“思想改造”,如果没有这些年的经济发展,共产党的洗脑不过是建在流沙上面,只要一走出国门,就会明白中共的谎言。四十年的经济发展,给了中共用来洗脑的本钱。但是,经济发展是不是就归功于共产党呢?中国人吃苦耐劳,只要有西方的资本和技术进来,只要政府不阻挡,经济当然能发展起来。儒家文化圈的亚洲“四小龙”,没有共产党,不也是发展得很好吗?

流行一时的“厉害了我的国”,就是用这些年的高楼大厦,基础设施,高铁,支付宝这些东西来为中共唱赞歌。经济发展是全球化带来的机会,是人民血汗积累的成果,人民养肥了共产党,但是共产党悉数拿来为自己贴金。

要说中共对于“中国崛起”有没有贡献,也是有的。中共因为作恶太多,最后的合法性就完全取决于经济发展,于是,开启了急功近利、竭泽而渔的发展模式,包括强取和盗窃知识产权,不给劳工合法权益,利用监狱劳教所奴工,不顾环境污染,上上下下的官员贪腐受贿权钱交易,没有底线的道德败坏,不守规矩的贸易政策,破坏国际经济秩序,不脚踏实地而幻想弯道超车等等,这种不可持续的发展模式,短期内好像是刺激了经济发展,结果造成国内矛盾重重,国际上也四面树敌。国际社会给了中国一个相当友好的经济发展期,也期望中共能够改弦更张走向政治文明,但是,中共为了维持统治而糟蹋了这个机会。

面对西方对中共的警觉和制裁,中共也会一如既往地鼓噪西方在围堵中国的崛起,把国际普世价值与中共马列专制意识形态的冲突渲染成西方与中国的冲突。

5) 暴力,暴力,还是暴力
虽然我们上面谈到了依靠党文化与经济发展来洗脑,但是,中共最经典的洗脑手段——暴力和谎言——仍然是中共洗脑的基本功。

“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除了从肉体上折磨和消灭人,中共还有一招就是用饭碗来控制你,不给你饭吃。古人可以不为五斗米折腰,因为可以脱掉乌纱帽回家过自给自足的田园生活。中共掌控着一切资源,没有米你就熬不过今天,在生理极限下强制洗脑。

到了数字时代,中共把暴力也与时俱进到了互联网领域,利用高科技来实施数字暴力。大数据,人工智能,监视器,手机定位,一切高科技都可以被中共用到控制人民的身上,把中国变成了一个大监狱。

高科技还给中共带来了一种洗脑的新理论。中共把道德搞坏了,现在说要用高科技来提升道德,打造诚信社会。遍地都是监控摄像头,小偷们自然望而却步;人脸识别羞辱闯红灯者,用来解决闯红灯这个老大难问题;电脑处理交通罚单,找人托关系就行不通了。马路的小偷可能少了,可是窃取国库的大偷们却越来越多。用高科技遏制自由,不可能提升道德。德国古典哲学家康德有一个著名的理论,就是自由衍生出了道德,只有在人有自由选择权利的时候,能够对善和恶做出选择的时候,谈论道德才有意义。在等级最高的戒备森严的监狱里,犯人没有偷东西的自由,没有杀人的自由,那么这个监狱是不是就是一个道德高尚的社区呢?当然不是,因为犯人们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杀人,如何偷东西。

中共热烈拥抱人工智能,不是中共喜欢技术,不是中共真的想要打造诚信,而是喜欢这种技术带来的对人监控的力度和规模。中国本来就是一个警察国家,现在加上人工智能,一个警察变成了十个、百个警察,是不是大大加强了维稳?这才是人工智能被中共这样的独裁极权国家钟爱的根本原因。

6) 一言堂,一言堂,还是一言堂
任何洗脑都离不开封闭性的谎言灌输。无论中共号称自己如何盛世了,国力如何强大了,都绝没有放松对信息的控制。连亲共的一些人都觉得共产党太没自信了。不是共产党不自信,是共产党知道它隐瞒了太多的真相,制造了太多的谎言,一旦真相暴露,共产党就绝对只有垮台一条路。

中共掩盖国内真相是家常便饭,报喜不报忧,天天伟大成就,浮华喧嚣,歌舞升平,看不到底层百姓的疾苦,看不到百姓有理无处讲的绝望,看不到道德堕落带来的千疮百孔的腐烂,美其名曰所谓“正能量”宣传。同时,中共也大量报导外国的负面新闻。中共喉舌的驻外记者平时没有事,一遇到国外哪里有抗议,骚乱,疫情,枪击案,火灾水灾,大楼垮塌等悲剧事件时,马上实况转播。大陆人知道美国发生的这种事情可能比在美国的华人知道得还快。长期下来,中国大陆的民众自然而然地就觉得只有中共统治的地方最稳定最安全,西方社会都是动荡不安,民不聊生。

7) 制造洗脑的网络生态圈
这是党文化在网络时代的一种延伸。中共有网络封锁,但是,却在自己的局域网里制造出了一个自己的生态圈,从搜索引擎到社交媒体,从网购到视频,几乎西方有的中共都复制了一个,大陆民众在这个局域网里感觉什么都有了,甚至比别人的还丰富。

长期下来,人们就习惯于这个生态圈了,对外界反而有了抵触感。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和斯坦福大学的研究人员共同完成了一项研究,“媒体审查的影响力:来自中国现场的实验”(The Impact of Media Censorship: Evidence from a Field Experiment in China)。在2015年到2017年之间,对逾1800名北京的大学生进行了调查,研究了他们访问网站的习惯。其中大约80%的学生从未试图通过翻墙等工具绕过防火墙。结果显示,虽然大学生们获得了工具可以不受限制的访问互联网,但他们对被屏蔽的新闻网站的需求并不高。仅有不到5%的人会在实验期间浏览外国网站。调查还发现,学生们浏览国外网站时,看的网站内容大多与政治敏感事件无关。

这对中共来讲是一个好消息,中共制造的网络生态圈真的能把网民圈起来。中共也会有意识地去占领舆论阵地,五毛大军就不说了,中共还会制造很多看起来很精致的电视节目,讲解从中国到世界的历史文化发展,对很多历史事件按照自己的意识形态去解读。这种精致的洗脑很恶毒,好像是给人扩展了视野,了解到很多国内外的大事,而且大量的引经据典,头头是道,动不动就是外国人自己说的什么什么,但是,报导和解读的手法或者留一手,话只说一半对中共有利的,或者故意歪曲,或者断章取义,或者干脆杜撰,真真假假掺在一起,这种洗脑是真的很厉害。

曾经看过大陆的报导说美国杀了以千万计的土着印第安人,因为文章引经据典,让人不得不信服,以为是白人用枪实施的大屠杀。事实是如何呢?从欧洲来到美洲大陆,殖民者把天花、疟疾等传染病也带过来了,由于土着人完全没有对于这些疾病的免疫力,在部落一旦传开,就不堪设想。据历史学家考证,百分之九十的土着人是死于疾病,而不是死于跟白人的冲突。无论在历史上如何,民主社会现在都可以自由反思、调查过去的事情。在华盛顿特区的国家广场边上也有土着人博物馆,讲述他们的历史。而中共呢?有文革纪念馆吗?

如果说过去中共洗脑主要是不让你知道什么,现在的洗脑更多的是让你什么都知道,但都不是完整和真实的,而是被中共按照自己的口径修剪过,想让你知道的部分。他们判断海外消息的真假,凭的是什么呢?就是中共灌输给他们的东西。于是,很多人认为西方和台湾的新闻网站和媒体都是充斥着谎言和诋毁中国的,不信不看不传。

不少华人到了西方,天天还是上大陆国内的网站看新闻,甚至带着机顶盒出来,天天看国内的新闻和娱乐。因为那个熟悉的味道才舒服,才感到安全,感到亲切。这也是洗脑的一种境界,洗出了味道,就像吸毒一样,离开不了了,中共就如一个无形的背影笼罩在他们身上。自己可以骂共产党,但是一听见有外人批评中共,揭露中共的黑暗,就感觉是在抹黑中国,就如同在骂他自己一样。共产党不把他当自己人,自己却把自己当作党的人。

8) 煽动民族主义

这是老套路,人作为个体都有民族情结,这一点被中共利用得得心应手,是转嫁矛盾的拿手好戏。宣扬百年屈辱,没有共产党,就如何如何,可是,没有共产党的国家,比如印度,也独立了,也站起来了。宣扬共产党可以两弹一星,可以登月,可以去火星,可是没有共产党的国家,早就去了月球,去了火星。

中国还有六亿人月收入才1000元,还有很多地方的孩子上不起学,大飞机也还没有成气候,可是,中共为什么要劳民伤财去月球去火星呢?世界上很多发达国家都没有想要去,一个很大的动机就是中共想要用这种特殊科技上的成就来给人民洗脑,要让人民相信共产党有多了不起。其实,内行人都知道,航天比航空要容易得多,因为飞机是要重复使用的,对可靠性、耐用性和安全性要求比航天高得多,而航天发射不过是一次性买卖,失败了也不过就是烧钱而已。

在共产主义理想泡汤之后,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越来越成为中共用来动员、煽动国人的利器。在国内要树立敌人,在国际上也要树立敌人,然后,把这些中共的敌人,宣扬成中国人民的敌人,摇起民族主义的大旗,鼓噪人们去斗争。

9) 集中运动式洗脑
针对特定的人群,中共一样沿用着“思想改造”的模式,就是把人关到一个地方,集中学习改造,常常用“法律培训班”“职业培训班”的名义,其实就是一个黑监狱,地地道道的洗脑班。针对法轮功学员如此,针对新疆维吾尔人也如此。

中国有681所监狱,310个劳教所。这些监狱和劳教所都是迫害法轮功的重要场所。中央、省市县和乡镇以及各个单位、学校、工厂、军警都有自己的或联合的洗脑班,有的大有的小,有的是临时的,有的是长期使用,一期又一期,把一批又一批的法轮功学员绑架进去。据明慧网报导,整理出的洗脑班名单多达3600个。

洗脑班就是一个法律之外的黑监狱。在里面要强制看诽谤法轮功的各种谎言,搞车轮战,疲劳战,剥夺睡眠的权利(这是中共专家总结出的最有效的洗脑经验),用尽歪理邪说来进行精神折磨,要把人的信仰灭绝掉,用签署“三书”(“保证书、悔过书、决裂书”)作为转化指标。转化率是中共对各级官员和职能机构的硬性考核杠杆,于是中共就动员起整部国家机器来对付法轮功。不转化的学员就面临可怕的后果:酷刑折磨,送劳教、送监狱,开除工作等等。就算到了劳教所和监狱,那里一样有洗脑班,继续强制转化。

10) 其它形形色色的洗脑手法
正如前面说的,中共的洗脑是一项系统工程,几乎一切都是为了给人洗脑,甚至娱乐和晚会节目都是为了给人洗脑。所以,要想列出中共都有哪些洗脑手法,是不可能的。上面只是列出了几个比较典型的,下面再简要地说说其它的。

用“巨大的市场”诱惑西方。中共与西方打交道,十几亿人口的巨大市场常常被中共拿来做诱饵,用利益把人心中最贪婪丑恶的一面勾起来,弄得那些把民主自由人权挂在嘴上的西方社会的很多人,也把自己的价值观丢在一边,与中共同流合污。他们自愿被中共洗脑,也会充当帮凶替中共洗脑中国和西方民众。脸书的扎克伯格在天安门广场跑步,在采访时桌上放着习近平著作,就是一个可笑的例子。

有“钱”能使鬼推磨,用“大外宣”给海外的人洗脑,再出口转内销,把被洗脑的外国人帮中共说的话,转回国内继续给大陆民众洗脑。2008年西方金融危机之后,很多媒体财政困难,中共就趁人之危,去收购,去投广告,在西方国家的很多主流报纸里把中共的报纸当作广告插页,用钱让西方媒体不敢对中共的人权恶行吱声,甚至还为中共的人权恶行辩护漂白。在西方各国的大学、智库大力渗透投资,收买、培养代言人,还重金投资好莱坞,让好莱坞的影片自我审查,不敢涉及任何中共的敏感话题。NBA的球员为了钱,也成为中共的旗子,用他们的嘴给中国人民洗脑。

制度对比,扭曲报导,这是中共玩弄“田忌赛马”的典型例子,用中共专制的所谓“优势”去对比西方社会的制度“劣势”,用专制的所谓“集中力量办大事”去嘲笑民主制度的“党派争论”。其实,党派争论恰恰是民间意见分裂在民选官员身上的反应。如果民间没有分裂的意见,比如,疫情期间需要呼吸机,需要疫苗,这个民众没有分歧,民主社会同样展现着快速的反应,同样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而且与中共的黑箱操做相比,更透明更公平。

“天下乌鸦一般黑”,这是中共在无法掩盖自己的恶行时候,瞒天过海的常用招式。哪个国家没有腐败?哪个国家没有人权问题?只要挑出别人的问题,然后就告诉中国人民大家都一样,这不是中共的错。有问题不可怕,如何处理问题还是重点。是不是公开透明,是不是真诚反思,是不是毫无保留的放到台面上,是不是有政策杜绝不再发生。中共掩盖的正是其它国家对这些问题的处理过程。

你是民主社会,你有自由,你就应该让我胡来。你不是有新闻自由吗?你就应该让我的喉舌媒体长驱直入,安营扎寨。你不是市场经济吗?你就应该让我的商品随便倾销。中共大钻民主自由社会的空子,大喊“时间站在中共一边”,幻想假以时日,就会把西方掏空。

三、中共的洗脑真会一直有效吗?
本文的重点是揭露中共洗脑招数,把中共洗脑的方方面面尽量列举出来,会给人一种中共洗脑无处不在,“无坚不摧”的错觉。其实,就在共产党如此强大的洗脑场中,仍然有很多人翻墙主动寻求真相,就在无神论肆虐几十年的中国大陆,仍然有很多人追求对神的信仰,包括地下教会,包括几千万法轮功修炼者,这些都是对中共洗脑的有力回击。海外华人致力于恢复真正的五千年神传文化,特别是神韵艺术团的全球巡演,是对共产党洗脑大环境党文化的釜底抽薪。

西方社会也并非是让中共任意宰割的鱼肉,国际秩序也不是中共可以永远随心所欲玩弄的东西,别以为中共是在给中国人民占便宜,中共下三滥的做法,早晚会激起西方的反弹,川普(特朗普)的“对等”政策,就是对中共的棒喝,煞住了中共的邪气。中国经济发展的外部环境将会变得恶劣,中共还想要用经济发展来给百姓洗脑的资本就会不复存在。

前面提到的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和斯坦福大学的研究人员做的“媒体审查的影响力:来自中国现场的实验”,虽然发现很多人不翻墙,甚至翻墙也不看敏感信息,但是,也发现了一个令人鼓舞的现象。研究人员使用了有奖问答的方式,比如提出一个问题,其答案在《纽约时报》的报导内容之中可以找到,如果答对就能拿到一个小红包。在这组研究结束时,大学生们在《纽约时报》等网站上浏览时间增加了九倍。他们开始花费更多时间浏览在中国被屏蔽的信息。研究人员认为这一群体“在知识、观念和态度上发生了实质性和持续性的变化。”他们对政府的信心度下降,对经济发展的评估变得更加悲观,许多人表示中国的政治和经济体制需要根本的改观。

心病还得心药医,洗脑是用错误的信息进行灌输,突破它还得靠真相。中共用急功近利构建起来的虚假的经济繁荣,终会浮云散去。中国人民要想长治久安,要想与文明世界和平共处,互相提携,就得拔出共产党这个毒瘤。

(作者司马泰是大纪元专栏作家,中国问题学者。)

点阅中共百年透视系列。https://www.epochtimes.com/gb/tag/%e7%99%be%e5%b9%b4%e9%80%8f%e8%a6%96.html

责任编辑:高义
2
分享 2021-07-05

2 个评论

用宗教来恢复中国人的道德到底是好是坏呢。可以有其他路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翻越红墙 灰名单

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7-11
  • 浏览: 3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