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派出所警察讲大法真相。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三日】

我是一家三甲医院的医生,二零零七年开始正式走入大法修炼,平时因为工作忙,人心重,都是在工作中有挑选的告诉人们真相。二零零三年母亲因坚持修炼,讲真相被冤判关進监狱时,我还在外地上大学,也没有真正实修,没有参与营救,所以没有面对公安人员的经历。这两年经历的事情,使我感到,其实他们也在迫切的想了解真相。

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五日早上,母亲在老家给村长(已经明真相)送了几本真相期刊,上午十点左右镇派出所来人强行把母亲带到派出所,并没收了师父的法像和家里的真相期刊。老家堂哥给我打来电话,说了大概情况,让我劝说母亲到派出所要灵活,别吃眼前亏。我电话告诉母亲:“没事,不要害怕,随机应对。”母亲很快打断我的话:我都知道,不用再说了。然后我和堂哥说:“我今天值班,现在马上回去有点困难,我妹妹虽然在市里,离家近,但是有个七个月的小孩要带,今天麻烦你陪我妈去吧。我妈没做错什么,让他们不要乱来,有什么事等我明天回去再说。”堂哥说:“你暂时不用回来,他们说就是去派出所问话,应该没啥事,估计很快就回来了,让我婶到时候别硬顶就行。”中午我一直给母亲发正念,到了下午四点钟左右,堂哥打过来电话说已经从派出所出来,准备回家。

但是母亲回来状态很不好,说在派出所被强行抽血,并被几个人拖拽着强行按了手印,因为她不识字,不知道在什么文件上按的手印,而且师父的法像没要回来,一直处于自责之中。七月二十六日父亲就把母亲送到省城我家里,我告诉母亲,不要消沉,赶快调整过来,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我会尽快找机会去要回师父的法像。

八月十一日我和丈夫回老家办事,正好经过镇派出所,就告诉丈夫我要去派出所一趟。丈夫不修炼一听就急了:“他们不找事就算了,你还去找他们,你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一帮土匪,根本不讲理的,不能吃这个亏!”我劝他说:“你别生气,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我不去心理别扭,我就是去看看,再说今天是星期天,估计也没人。”丈夫就开车靠近了派出所大门,一看,大门紧闭,确实没人。然后就离开了。因为第二天都要上班,所以晚上要赶回省城家里。我对丈夫说:“明天我还要去办一下晋职称的手续,你先回去,我今晚先住到市里我妹妹家,明天上午办完事就立即回去。”然后就打电话让我妹妹、妹夫开车把我接到了他们家里。晚上我和妹妹、妹夫说了我的打算。无论我讲的好与不好,无论结果如果,只要我去了派出所,本身就是真相,就是对邪恶的震慑。他们非常支持我,晚上,妹妹和我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

八月十二日上午,妹夫开车带着我和妹妹,还有两个孩子(一个五岁、一个七个月)一起去镇派出所,他们在车里等着,妹夫看孩子,妹妹发正念。我就堂堂正正的走進大门,走到院子里,来了一个警察问我找谁,登记了没有,我说:“找你们所长,不知道在哪个办公室。”他问:“啥事找张所长?”我说:“七月份我妈妈有点事情,他让家属来的,当时我没时间,现在我请了假专门来了。”然后他就告诉我所长办公室的位置,我去了之后,见办公室有三个人,就问:“所长在吗?”有个人说:“找所长啥事?”我大概知道他就是了,但是他既然不说,我就不再问了。我平静的说:“因为我妈的事,七月份你们强行把我妈带来,又是抽血又是审讯,老太太也不认识字,所以现在状态很不好,所以我来找所长了解一下情况。”

他让先登记,我想登记也没啥,身份证,电话,单位都是公开的,然后就按照他说的登记了。然后他问想了解啥?我说:“你们抓人来,得有个手续吧,得给家属个交代吧?另外我们师父的法像被你们抢走了,那可是妈妈的精神支柱啊,比我们的命都值钱,你得还给我们。事情过去快二十天了,我平时工作太忙,周末你们又休息,所以今天特意请假过来,办这两件事。”他说:“你是不是也炼法轮功。”我说:“这是我的自由。”他恶狠狠的说:“这是国家禁止的。”我一听,他中毒很深,就平静的说:“国家禁止的不对,法轮功教人按照真善忍做人做事没有错,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别跟我说这个,我不听,我都在恶人榜上了!告诉你,我在别人家抄来的东西更多,光电脑和打印机好几个!”他瞪着眼打断我的话。

我笑了,尽可能不触及他恶的一面:“好,不说这个,那你说你们抓人到底是咋回事?”他见我没被他吓唬住,也平静了,支吾两下,没说出个所以然。我说:“手续呢?得给家属个手续吧?”他说手续一会儿给你拿来。他问我:“从你的工作单位看,你也算政府部门的人,你怎么跟政府对着干?”我说:“没有跟谁对着干,做人得讲良心,我就是遵从内心的良知,不想说假话。就说我妈吧,她年轻时身体不好,总是吃药,而且家里又穷,几个孩子都上学花钱,所以我妈当时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我们姊妹几个里面有个学医的,因为我妈这个心愿,我才学医。而且我妈妈自从学炼了大法,身体大有改观,你别看我在医院当医生,可我妈妈没去过一次我们医院,没吃过一片药,这不是奇迹吗?而且还能帮我带孩子,让我没有任何后顾之忧的工作。这都是托了法轮大法的福呀,所以我从内心感恩法轮大法。”

我说这些话的时候,他安静的听着,办公室另外两个人也安静的听。我知道,众生都想了解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又问我在省城有几套房子,我说就一套房子,现在商品房都很贵。他问你买车了吗,我说有个代步工具,十几万吧,他又问:“你丈夫做什么工作的?”我大概说了一下丈夫的工作情况,他又问,今天你丈夫送你来的?我说不是,我丈夫昨天送我来的,你们没上班;今天他必须得上班,让一个朋友送我来的,他们都知道大法好。他点点头,又问我,你哪个学校毕业的?我知道他想了解更详细的信息,想知道学大法的都有什么样的人,她的家属都是什么态度。我说:“本科毕业于××中医药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于××医科大学,没有读博士。中医西医我都学了,学医这么多年,很多病不是说進了医院吃了药打了针就好了。媒体说,法轮功不让人吃药,完全是断章取义的污蔑,再说,就是住在医院里天天打针吃药病也不一定能好呀,可是大法却能让很多不治之症绝处逢生。”

他在手机上找出一个页面,说:“你看,国家禁止呀。”我说:“咱政府部门的都知道,红头文件才是正式文件,你那个也没正式文件的格式,到时候页面一删,你做的事任何依据也没有,光给他们当替罪羊了,现在做了什么,将来都得自己担着。文革时不就这样吗,秘密枪毙的都是警察,可最作恶的四人帮咋不枪毙?这就算是对人民做了交代,其实那些警察和红卫兵不都是中共的替罪羊吗?共产党的政策是朝令夕改,原来计划生育多严啊,现在鼓励多要孩子,都是自相矛盾的政策。”他有所触动,平静的听着。

我接着说,大法教人修心向善,任何时候都平和待人,都充满快乐祥和,多好啊。现在的人都知道赚钱,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那不就是说,黑道白道,弄到钱就是第一道吗。可是有的钱不能挣,不义之财不能要啊,要了是祸害。可大法教人不看重钱财,要看重德行,有一首师父的诗叫《做人》,是这样说的:“为名者气恨终生 为利者六亲不识 为情者自寻烦恼 苦相斗造业一生 不求名悠悠自得 不重利仁义之士 不动情清心寡欲 善修身积德一世”[1]。你看,积德行善才是做人的意义和本份啊。

他说你还会背啥,我说很多,他说你背来听听,我就背师父的《论语》。说真心话,当时心里很紧张,怦怦直跳,我让自己尽力平静下来,但第二段和第三段居然还是卡了,就给他背了第一段和第四段。他听的很认真。

背完后,我说:“大法师父法像还希望你还给我们。”他说,这个很难办,这个不在我这里。我说:“那好,我也不为难你,希望你能保护好师父法像,千万别毁坏,对你一定有好处。”

他办公室一会有人来,一会有人走,但我都堂堂正正的说,看得出来,他和来的人听得很认真,并没有打断我,除了刚开始比较恶,后来的态度都还好,我知道这是大法的法光在普照他们,师父的洪恩在感化他们,并在震慑着邪恶。

很快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我说:“这样,我今天下午必须赶回去上班,这马上要中午下班了,手续你什么时候给我呀?”他说:“你去外面等一下,我马上打电话让他们拿过来。”

我就在办公室外面的走廊上站着,静静的发正念,让师父加持我。过了一会儿,我看楼道里有他们派出所所有人的照片和姓名展示板,就用手机拍了下来。期间有个女警察進去了,听不清楚他们说什么,过了一会儿,女警察气哼哼出来了,还说,要干你干,我不干。等女警察走远了,我一看他办公室没人,就赶紧進去,说:你今天实在不方便给我手续,我就再找时间来吧,也不耽误你了,你看怎么样?他很高兴的同意了。我知道,他见我不再要手续和法像,其实是松了一口气的。这说明根本就没有什么手续,完全是违法骚扰大法学员。但是出于面子,他肯定说是有手续的。

然后我从派出所出来,我妹妹赶快问:“怎么这么长时间,没发生啥事吧,我也不敢给你打电话。”我给妹妹说了里面的经过,我们都感到这是师父带领我们在做这件事,带着弟子去救度众生,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两个孩子都很乖,没有耽误妹妹发正念。我们吃了中午饭,我就乘高铁回家了。

回来后,同修按照我拍照的名单给他们每个人都寄了真相信。这件事就过去了,因为工作忙碌,我没有再请假去找过他们。

二零二零年十月份因为邪党所谓“清零”,镇派出所的副所长带领政法委的人来我家,我再次给他们讲真相,拿了几本真相期刊和一个真相U盘,犹豫要不要给他们,一个不正的念头出现了,他们不会因为这给我捏造什么证据吧。正当我犹豫的时候,副所长问:“你拿的是什么啊?”我突然明白了这是众生在渴望真相,就说准备送给你们的,还有翻墙软件。他们迫不及待的装起来了。

我告诉他们不能签三书,这些将来都是他们犯罪的证据。但他说他们要交差,要吃饭,我启发他们的正念说:“可以变通,用什么方式都可以交差,但是不要污蔑大法,不能强迫大法弟子放弃修炼,这是原则和底线。”他想了想,然后写了个谈话记录,内容是我在哪里工作,家庭住址、身份证号、手机号等信息,写了母亲常年在这里为我看孩子,我拍照留了一份。然后他们就走了。

临走时,副所长说,你们师父的法像我保存的很好。我突然一阵感动,我知道是众生的善念和正念出来了,对他说:你真有善心,快三退吧。他没接话,和另外几个人急匆匆的走了,我知道是我的正念不够,不能让他们三退,但至少他们已经明白了真相,只是迫于邪党的淫威不敢表态。我在想,有机会还是回去再见见他们。其实他们是最可怜的众生,他们在特殊部门工作,如果我们再放弃他们不去救度,就真的要跟着邪党陪葬了。

在这个特殊的时期,师父洪传大法,普度众生,珍视每一个生命。众生啊,快快醒来吧,你们能够明白真相,远离邪党,才能有未来。感恩师尊的慈悲救度,跪拜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做人〉

https://m.minghui.org/mmh/articles/2021/7/23/427232.html
2
分享 2021-07-26

4 个评论

黑小将 新注册用户
ollapse"> 轮子滚犊子
ollapse"> 我对题主遭到谩骂表示同情。但如果这是轮系发帖水平的天花板,客观的讲,遭到谩骂并不让人惊讶。
ollapse"> 大法的文章写作思路本质上和共产党的八股文一脉相承
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该主题目前已经被锁定, 无法添加新回复

该主题目前已经被锁定, 无法添加新回复

发起人

党性就是兽性。退出中共组织(或党,或团,或队)即是恢复人性。同时避免了分担它的罪恶,遭受它的灾祸。危难来时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9-14
  • 浏览: 25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