兑现师父的安排,在大纪元媒体工作再艰难也不退缩文。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八月五日】

很高兴有这个机会与大家交流我过去一年半在媒体工作中的修炼经历和收获。经过几年的准备,终于在二零一九年加入了大纪元传媒学院(Epoch Media Academy),开始了这段宝贵的旅程。

我在大学里学过一点新闻学。从我的童年开始,我就对电视报导感兴趣。现在進入媒体工作,我感觉好像从我一出生师父就给我安排了这条道路。

二零一八年,我在华盛顿特区参加了第一次法会。这很有意思,因为现在我又回到了华盛顿,那是我整个修炼旅程开始的地方。在那次法会上,一位同修把我介绍给一位媒体人力资源部门的员工。两年后我终于進入了大纪元媒体学院,从二零二零年开始全职为媒体工作。

这段旅程快的感觉就像是一眨眼。现在下笔写这些,让我意识到日子过得有多快,每一天都很珍贵。我真的应该更加珍惜时间和自己。师父慈悲地一次次提醒我们,这段时间很宝贵,我们应该珍惜它。

当我刚开始在媒体工作时,我充满了活力和乐观。我无法想象还有什么其它地方是我想去的。我环顾四周,看到大多数老员工看起来好像都很疲惫,但我还是在心里赞美他们,因为他们坚持了这么多年。我问自己:“这种情况会发生在我身上吗?会不会有一天我也无法承受这种压力?如果我不像这些人那样能忍耐,如果我受不了并会不会决定辞职呢?”

有了这种想法,我觉的我应该变的主动起来。有一天我告诉我的朋友:“我想可能有一天我在这里工作会变的非常困难。如果我无法承受这种压力,我甚至可能有辞职的想法。”我告诉她:“如果有一天我告诉你我有辞职的想法,请提醒我这次谈话,并请说服我不要辞职。”她笑了笑并同意了。

几个月后,压力确实让我身心俱疲。我很痛苦,并失去了对这段宝贵时间的珍惜。我忘记了师父带领我来到这里,而我却向自己的私心妥协。我向许多朋友抱怨说我不开心,想退出,想回到学校上课。最后,很久以前与我达成协议的那个朋友说:“你曾经告诉我有一天你可能会这样说,让我告诉你不要退出……记得吗?”这句话像当头棒喝,帮助我从新调整自己和保持对当前工作的专注。

然而,考验变的越来越猛烈。有一次,我只差登上飞机航班告别为我预先安排的为媒体做贡献的道路了,真的就差登机了。因为当时我已经订好了回乔治亚州的机票。但我很感激师父出手進行了干预并推着我前進。

师父引导我渡过难关

多年来我一直抱有一些执着,这几乎使我失去了为媒体工作的默契和机缘。多亏了师父的慈悲引导,我才没有放弃。

作为一名新闻记者,我们每天都要想出一个话题,并安排采访。在我们每天的晨会上,我觉的我在和别人竞争:谁有一个好的新闻话题,谁能安排采访等等。我总是不断地寻求上司的表扬,让我觉的自己配得上这份工作;我总是希望我的老板和同事能告诉我,我有能力,做得不错!目前我仍然在与这些执着心作斗争,尽管我已经消除了几层,但我仍然有许多层的执着要剥开。

如果我没有安排到采访,或者找不到一个有趣的话题来报导,或者一旦我觉的别人做得比我好,我就会非常沮丧。这种争强好胜的执着加上我的自卑和不珍惜自己,使我一度几乎放弃在媒体工作。

在全职工作的头几个月,我在强烈的思想业力中挣扎。这些思想包括:我还不够好;我永远无法安排合适的访谈;我速度不够快;我永远不会成为一个好记者;我的新闻话题总是不好;我在浪费时间;最糟糕的想法是,我在这里是在浪费大法的资源。我觉的自己每天都沉浸在“浪费大法资源”的愧疚中。

我把这些负面的想法告诉了几个同修,他们都尽力鼓励我,告诉我能保持正念在媒体工作就已经很好了。但是我还是不能接受。终于有一天,我决定我不再继续浪费大法的资源了,因为我的报导能力并没有提高,而且其他人无论如何都比我做得好,所以他们不需要我。我决定回到大学去,用我的时间做更有价值的事情。我急忙跑到办公室后面,搜索返回乔治亚州家乡的最近的航班。这是去年四月的事。此前我已经计划在那个月回家探亲一周,所以我只是把机票改期,并且取消了回纽约的航班。

我立即去找制片人,坚定地告诉她,我不干了,下周就搬回乔治亚州。我记得很清楚,我告诉她:我给自己定的标准太高了,甚至比她对我的标准还高。她用严厉的语气回答:“那又怎样,现在你根本连标准都没有!”我一下被她的话所触动——她是对的!

又是一次当头棒喝。但我还是坚持要退出。在我们谈话后,我就直接走到人力资源部,解释了我下周要离职的计划。

在我回宿舍收拾东西的时候,我给妈妈和姑姑打电话,告诉她们我打算回来。这时正值中共病毒开始在美国各地传播。我的妹妹和姑姑都说担心我把病毒从纽约带回家,并委婉地让我等到疫情不那么严重的时候再出行。我被迫留在纽约,直面我的这些执着。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努力集中精力学法并向内找,渐渐那些试图让我离开媒体的执着开始显现出来:我意识到我在小事上花费了太多的时间和精力;我的争强好胜心让我疲惫不堪;我总是努力工作,试图在晨会上胜过别人;当我觉的我的报导没有达到专业水平的标准时,我就会非常担心……

这时我清楚的想起了师父的法:“但是我们也不能做谨小慎微的君子,老是着眼于这些小事,走路都怕踩死蚂蚁,跳着走。我说你活着都累,那不又是执著吗?”[1]

我又想起了另一段法:

“要着眼于大处,要堂堂正正的修炼。”[1]

我突然意识到,即使我的工作还没有达到专业标准,我也不应该太关注予这些琐碎的细节,我应该继续努力,堂堂正正的走好自己的路。于是我留在了纽约市。

我觉的师父真正地保护了我,没有让我偏离自己的道路。师父说:“讲到老师给些什么,我就给大家这些东西。我的法身一直要保护到你能够自己保护你自己为止。”[1]

就在紧张经历之后的几个月,我看到我和同事们的技能有了非常明显的提高。我们每天都在专业上有所進步,我也很高兴我留了下来。我们的英语新唐人频道发展得如此之快,至今仍让我难以置信。

修好自己师父就会安排好一切

师父多次提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当我看着我们的英语新唐人频道快速发展时,我觉的这真是法理的展现。当我在一年半前开始担任我们英语频道的全职记者时,我们每天只有两个三十分钟的新闻节目,而且没有在有线电视上播出。仅仅十七个月后,我们现在有大约九个高质量的节目,而且我们在有线电视上二十四小时直播。我们在美国多个大城市和各种平台上播放节目。我们还刚刚推出了一个在英国的新频道。虽然我们在专业性和其它方面还有很多需要改進的地方,但看到我们的英语频道发展得如此迅速,我觉的自己是最幸运的人之一,能在这个前所未有的时代成为我们媒体的一员。我知道,正是由于大法开启的智慧,我们才这么快地完成了这一切。

记得那天晚上,台里有关人员宣布:英语新唐人将开始在有线电视上播出。在几个月后,我们开始每天二十四小时播出节目。我们也开展了一些新的节目,并将我们每天的两个新闻节目从只有三十分钟增至一小时。当我听到这个计划时,我觉的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们的团队只制作较短的节目就已经捉襟见肘了。我们已经感觉到在忙碌的一整天的工作后,没有一个人有时间歇息。

当时我的技术水平还很初级,甚至每天制作一条新闻都很困难。我怎么能承担更多的工作呢?但是,我尽量不去想这些,只是顺其自然。我用这样的想法取代了我的恐惧:如果我们有意愿达到目标,那么它就会发生,我们应该尽力而为。接下来我就发现,写脚本对我来说感觉轻而易举,安排采访也不再是一件难事。我最终能够每天轻松地写两个脚本,每天做一到两个采访,并至少编辑一个视频——是以前工作量的三倍。

我注意到我的同事也有类似的進步。很快,我们所有的记者都能每天制作两篇新闻,而较长的新闻节目也不是难事。我知道,我们之所以能有这种快速的提升,是因为我们有了尽力而为的想法,而且我们有这个愿望去做。所以,师父就把我们推到了前面。大法的智慧帮助我们的团队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去掉骄傲、好胜、妒嫉和自满的执着心

我最近搬到了华盛顿特区,我们很快就要在这里启动一个新节目。根据我此前扩展英文新唐人节目的经验,我毫不怀疑我们可以完成这个任务,但我确实仍有一些执着可能阻碍我们做好。

我几乎每天都会有执着自我、骄傲和好胜的心显露出来。当我觉的自己的新闻不怎么样,或者觉的别人的新闻话题比我的好时,我就会被触动。而我每天还在与这些执着挣扎。我希望通过与大家交流可以更认真地对待这些不好的执着心。当有人做得很好时,我就会非常妒嫉和不舒服。我觉的自己就像师父描述的那种人:“别人要好了呢,不是替别人高兴,而是心里不平衡。”[1]

为了去掉这个执着,我试着让自己记住:如果同修们做得很好,我们的媒体也会做得很好,这意味着我们在有力的救度世人。所以我不应该太在意别人比自己做的好。我也要不断提醒自己,不要太在意自己的成就。我的制片人也不断提醒我不要骄傲自满。当我向她炫耀或吹嘘某个成就时,她会问我:“你是带着骄傲说的吗?你感到骄傲吗?”我真的很感谢她给我指出来,并温和的询问我是否沉溺于某一种执着中?她提醒我每次出现这种执着时都要认真对待。我认为,当我们注意到同修暴露出的可能是执着时,我们都应该试着善意而温和的鼓励、提醒对方。因为同修自己可能没有注意到,或没有认真对待。而提醒他们是一个修出自己慈悲心的机会,也是一个学会如何对他人更加温和、善良的机会。

当我和被认为是我们媒体中的“成功”者,特别是节目主持人和资深记者在一起时,我的妒嫉心和好胜心就表现出来了。我非常妒嫉他们。事实上,我经常对他们的成就不以为然,心想:“如果不是师父,他们就不会这么成功。”我质疑为什么每个人都在向他们学习。我想,我被这些让人称赞的同修触动的真正原因是:我希望自己也被人以同样的方式对待。师父说:“起来之后,他就什么都敢说了:我就是佛了,你们不用跟别人学了,我就是佛了,我告诉你们怎么做怎么做。他来这个了。”[1]

我要认真注意这一点,因为即使是现在,当别人不倾听和采纳我的建议时,我也会很恼火。我不想承认别人做的好的时候,会试图把这些成就说成是师父的而不是他们自己的。但这种想法确实是我虚伪的表现,因为当我做的很好时,或者当我完成了一些很好的事情时,我却喜欢邀功,而不承认是我背后的团队帮助了我,我也忘记了我所有的技能都是师父给我的。

师父说:“你一个常人的身体,常人之手,常人的思想,你就想把高能量物质演化成功?就长上来了?谈何容易!叫我看就是笑话。这就等于向外去求,向外去找了,永远也找不到。”[1]

我必须每天提醒自己这个法理,并不断努力去掉这些执着。

即使是现在,我也在与这样的想法作斗争:“是的,我是一个优秀的记者。我比别人强。我知道我做的很好,而且我学东西很快。看看我在短短一年内取得了多少成就!”这些想法真的很危险。

值得庆幸的是,同修们非常善于提醒我:我的成就不是我自己的,没有什么可以自我膨胀的。为了减少妒嫉和以自我为中心的执着心,我试着多关注别人的成就,并不断提醒自己,师父已经给了我所有的技能,我应该少关注自己的成就。我希望我在这方面能做的更好,在今后的时间里扎实的走好自己的路。

感谢师父给我这个为媒体工作的宝贵机会!合十

感谢同修让我与大家交流并分享这段修炼经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021年青年大法弟子网上法会)

https://m.minghui.org/mmh/articles/2021/8/5/429113.html
2
分享 2021-08-06

0 个评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党性就是兽性。退出中共组织(或党,或团,或队)即是恢复人性。同时避免了分担它的罪恶,遭受它的灾祸。危难来时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8-06
  • 浏览: 1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