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相卸任后参拜靖国神社,现在几乎成了日本的惯例

安倍晋三、菅义伟两位前首相刚刚参拜,“向为国牺牲的英灵表达敬意”。岸田文雄首相过去既不参拜也不献祭,就任后也第一次献祭。锡伯语的语序和日语相同,“靖国”一词也可翻译为锡伯语“国べ安おぶれ" (罗马字: gurumb elh ovur),在此处为简短起见,直接从日语音译并将发音锡伯化。https://i.imgur.com/Tw6XeNX.png
1
分享 2021-10-17

5 个评论

我不懂錫伯語,但我懂日文,也懂英文
我可以説,這些羅馬字和日文假名根本對不上號,而且那句日文根本亂七八糟
而且,formal是「正式」的意思
>> 我不懂錫伯語,但我懂日文,也懂英文我可以説,這些羅馬字和日文假名根本對不上號,而且那句日文根本...


英语former写成formal这个是个typo,你说的对
不过第二句按照楼主的意图来说,是锡伯语的日文转写,换言之就是以日文的拼写系统(汉字+假名)作为orthography来transcribe锡伯语,本质上是锡伯语,并不是日语(至少楼主的意图是如此)
同样的,第一句也是锡伯语的罗马字母转写,也就是说以罗马字母为orthography来transcribe锡伯语
类似蒙古语可以用所谓的传统蒙古字(改造自回鹘字母)记录,也可以用西里尔字母记录。但是用西里尔文字记录下来的蒙语还是蒙语,并不是俄语。。。(笑)
给个reference:
https://pbs.twimg.com/media/FATmGsdVkAMi9kQ.jpg
个人觉得对于一些濒危语种,与其一味坚持一些所谓”传统写法“(其实这些所谓的传统写法也是没有多长历史,没有多少文化深度的,从其他临近文化当中借来的orthography),而采用其他更常见的orthography(比如罗马字母,西里尔字母)作为转写方式,更为利于这个语言的存续。
当然,一般一种语言会去采用日文转写比较少见,原因我不多说了这个我觉得懂点语言学的人自然懂。不过锡伯语和日语同属阿尔泰语系(虽然有争议),具有类似的语序,句法和语法结构,这可以算一个用日文进行转写的理由。
不过话说回来我有稍微了解锡伯语,所以还是感觉到第一句的罗马字转写是靠谱的,但是第二句,也就是锡伯语的日文转写是有点问题的,感觉具有很大的随意性,或者说是楼主按照自己的一套方式来比较任意地进行的。话说刚发现我回复里面用的这张图就是转自楼主的推特,也应该出自楼主。我觉得我引用的这张图里面的日文转写我就觉得比楼主本文章里面的那句靠谱工整一些。
另外我刚有看到了楼主的另一个发言,说明了使用日文转写锡伯语的原因 ”我偶尔也用和式的汉字假名混合书写。最后一种方案可以帮助中文读者看出语法结构,比如“努力奋斗”用并列副动词+谓语动词(第二人称简单命令式)来表达 。“出自: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35779

另外顺便提一句,按照日语的书写规则,平假名只能用来写和字以及给汉字注音,所以我觉得你的日文转写,除了给汉字注音的那些假名用平假名之外,其余应该统一使用片假名。使用片假名也能够更好地体现出这是转写,不容易被误解为乱七八糟的日语。
>> 我不懂錫伯語,但我懂日文,也懂英文我可以説,這些羅馬字和日文假名根本對不上號,而且那句日文根本...


多谢提醒,笔误已更正。正如楼下那位朋友所说,我用汉字加假名拼出来的是锡伯语,不是日语。但你仔细看的话,词缀的假名和罗马字是相似的,比如“总理”,意译为uhurĩ qadalt, 按照传统正字法是 uheri qadalatu, 其中qada是词根,在日式锡伯文中用汉字表示,而词缀用假名表示。-la-是动词化后缀,-tu表示动作的发出者。在口语中,uheri的e因为元音和谐变成u, 而非重读的i脱落,只使r留下颚化的痕迹,qadalatu的a弱化消失,u先因为元音和谐变成e, 然后消失,于是四个音节就变成了两个音节。尽管日式方案服从言文分离的传统正字法,而欧式方案服从基于实际发音的正字法,但它们是有联系的。
>> 英语former写成formal这个是个typo,你说的对不过第二句按照楼主的意图来说,是锡伯...


准确的说,我不是在做转写,而是使用另一套文字。对于使用拼音文字的语言来说,转写就是确定原文每个字母怎么表示,需要与传统文字一一对应 (比如藏文的威利转写),而使用另一套文字,正字法可能就完全不一样了(比如现代卫藏语的罗马化)。

因为不是转写,所以锡伯语罗马字就直接按实际发音来,具体方案是从察布查尔当地的拼音方案稍加修改,让它看上去更像一种文字(比如区分大小写、以及使用较为通用的字母)。日本字服从的是中世纪的正字法,它也不是我的原创,早几年已经有人在锡伯语圈子里尝试,因为想让它像一种文字,所以就按日语的习惯,用汉字写实词词根,用平假名拼写词缀,用片假名写外来语。

还有你说文字上不必拘泥是对的,传统回鹘字的书写和辨识难度和阿拉伯文是一个级别的,就算不计较这个,正字法造成言文分离对初学者带来的挑战,大家想必在学英语的过程中已经有所体会。
”词缀的假名和罗马字是相似的,比如“总理”,意译为uhurĩ qadalt, 按照传统正字法是 uheri qadalatu, 其中qada是词根,在日式锡伯文中用汉字表示,而词缀用假名表示。-la-是动词化后缀,-tu表示动作的发出者。在口语中,uheri的e因为元音和谐变成u, 而非重读的i脱落,只使r留下颚化的痕迹,qadalatu的a弱化消失,u先因为元音和谐变成e, 然后消失,于是四个音节就变成了两个音节。尽管日式方案服从言文分离的传统正字法,而欧式方案服从基于实际发音的正字法,但它们是有联系的。“
”它也不是我的原创,早几年已经有人在锡伯语圈子里尝试,因为想让它像一种文字,所以就按日语的习惯,用汉字写实词词根,用平假名拼写词缀,用片假名写外来语。“

Innovative orthography that is adequately justified.
佩服。受教。
话说我的语言学知识都是用英文学的,看中文的这些专业词还真的有点困难。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