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论家批评韩国人专注内斗轻视外交安保的性格

原文链接:https://cnnews.chosun.com/client/news/viw.asp?nNewsNumb=20220156587&cate=C08&mcate=M1001

韩国的生命线,“21世纪大博弈”

尹平中 韩神大学名誉教授·政治哲学

第20届韩国总统选举鲜明地体现了现代韩国人轻视外交、安保的自闭认知。本届总统选举最大的特点是韩国的生命线——国家大战略在总体上不知所踪。与社会偷窥癖无异的录音记录争议和时代错误死亡巫俗争论直接抹杀了有关国家百年大计的公论。处于心理内战状态的阵营之间的敌对感培养出了将政敌妖魔化的心理习惯。韩国人普遍有这样一种社会性疾病,将国内的政敌看得比威胁韩国生存的外敌更为重要。

1885年4月,英国舰队占领了巨文岛。英国在被命名为Port Hamilton的巨文岛上建设了海岸炮阵地和后方基地。但当时的朝鲜(高宗22年)正忙于党争,过了一个月才迟迟发现巨文岛被占。巨文岛事件并非偶然,而是19世纪,“帝国英国”和“帝国俄罗斯”争夺世界霸权的“大博弈”(The Great Game)的历史现场。俄罗斯进军中亚致使阿富汗和印度受到威胁,英国将巨文岛作为攻击俄罗斯符拉廸伏斯托克舰队的战略据点加以应对。

在那一瞬间,南海和平的岛屿有可能成为世界大战的导火线。然而,大韩帝国末期的朝鲜四分五裂,对决定国家命运的大博弈全然不知且无力应对。缺乏治国(Statecraft)基础的罕见昏君高宗和统治阶层的分崩离析,继中日甲午战争(1894年)、俄馆播迁(1896年)、俄日战争(1904后)后,最终亡国。1887年2月,英国放弃对巨文岛进行要塞化并突然撤军,最后一个得知消息的国家也是朝鲜。

21世纪的韩国和19世纪受列强摆布的朝鲜是完全不同的国家。但国民对迎战瞬息万变的国际形势的外治依然漠不关心,内部分裂和缺乏战略意识使国家变得岌岌可危。作为与全世界交流并建立起的世界十大经济强国,如此封闭的小国意识,显然存在德不配位的问题。将国家的命运局限于大陆文明和韩半岛来看待的一国主义韩国民族主义的弊端已经十分严重。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我们将处于正在进行时的俄罗斯进攻乌克兰的威胁视为与韩半岛毫无关系的局部纷争。这与朝鲜没能看清巨文岛事态与大博弈有关如出一辙。

在美中霸权之争可能触发“修昔底德陷阱”(新崛起大国与现存大国的战争)的现实之下,乌克兰事态是与韩半岛直接相关的全球大博弈的一环。因为俄罗斯对乌克兰的进攻胁迫与中国对台湾的侵略威胁密不可分。实际上,中俄已经阐明了“不会对霸权国家(美国)的专横坐视不理”的共同决议。“面对俄罗斯进攻乌克兰和中国进攻台湾,美国是否有这样的国家意志肩负起欧洲和印度太平洋两条战线”,这是分裂的“帝国美国”目前面临的最大难题。

21世纪大博弈是决定韩国未来的最大挑战。但韩国式的敌对政治将其他阵营视为“清算和消灭”的对象,而非竞争和共存的对象,在这样的情况下根本不可能达成迎战大博弈的国民共识。“帝国中国”统一台湾的意志与韩半岛状况紧密相连。隶属于中国的香港百年的自由和活力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丧尽,此情此景为思考大陆极权主义文明和未来关系的韩半岛敲响了警钟。相较于不认为实现实战部署的朝鲜导弹是国家危机的现实,韩国缺乏国家大战略更令人痛心疾首。

温饱问题是政治的根本。这也是“笨蛋,问题出在经济上!(“It’s the economy, stupid!”)”为何如此具有号召力的原因。尽管如此,在2022年的今天,乌克兰和台湾面临的国家灭亡危机证明了“国家崩溃便无经济”的世间真理。国家没了,自由和富足也会瞬间烟消云散。这是外交、安保决定国家命运的历史性瞬间。而本届总统选举正是这决定性的瞬间。唯有洞察21世纪大博弈的领导力才能够拯救国家和国民。
3
分享 2022-01-23

12 个评论

“韩国人普遍有这样一种社会性疾病,将国内的政敌看得比威胁韩国生存的外敌更为重要。”

不仅是韩国,民主国家普遍存在这种现象,比如最近英国议会有人建议鲍里斯约翰逊辞职。

希望各国将国内党政放在第二位,优先重视中共威胁!
韩国团结靠金将军。现在的韩国我看欠金将军狂暴轰入。
金将军炮击几次韩国的内政就清明了...
跟台湾和俄罗斯一样 从极权社会走出的阴影还在 没有真正的成熟民主化 有点国家甚至连基本的正常政党都很难维持 国家的体量支持不住社会的正常发展才是真正的问题

日本 俄罗斯 韩国 台湾 乃至中国都不是正常国家 冷战的体系影响一直都在

台韩一说起本土右翼和反共就会想起军政府时期 俄罗斯依旧没有真正的民主化 日本的大党体制就更不用说

希望韩国这次能有个好结果 没有那么多机会了 你不做做出选择 现实就会帮你决定了

现代社会人心冷啊 最后的结果都是自己的选择
>> 韩国团结靠金将军。现在的韩国我看欠金将军狂暴轰入。

可惜 这不是几个政治家意识到就能改变的问题 而是需要成为全国民的共识
>> “韩国人普遍有这样一种社会性疾病,将国内的政敌看得比威胁韩国生存的外敌更为重要。”不仅是韩国,...


民调显示三分之二的英国人希望他滚蛋,议员不反映民意才奇怪,你中共算哪根葱,能左右英国政治走向?
sokabeikei 灰名单 回复 tdgvujg
>> “韩国人普遍有这样一种社会性疾病,将国内的政敌看得比威胁韩国生存的外敌更为重要。”不仅是韩国,...

其實我覺得韓國反日魔怔也是韓國的社會性疾病,如果韓國搞出連中反日反美的行為,肯定會被拋棄
小国的内政都是国际政治的反映,韩国内政也不例外。除了自身的反日民族建构问题,传统的湖南/岭南斗争之外,特殊地缘关系也是韩国政治内斗连续不断的原因--因为韩国是处于政治上的版块分界线上的国家。韩国一侧是以美日联盟为代表的威尔逊体系核心,一侧是中朝俄专制大陆体系,因此它的内部必然存在着两方势力的各种代理人和代理人之间激烈的斗争。这种国家不内斗才不可能。
要让韩国政客不再激烈内斗,根本上当然是要解决半岛问题才行的。
>> 韩国团结靠金将军。现在的韩国我看欠金将军狂暴轰入。


迟早的事,朝鲜导弹业已加入超高音速俱乐部,但这玩意是宝贝疙瘩,要搭载核弹头在关键时刻救场的,三胖应该舍不得用。论实用度,远不如火箭炮犁一遍首尔来得经济实惠。

https://pbs.twimg.com/media/FJGaHogWYAMH5C7?format=jpg&name=orig
>> 小国的内政都是国际政治的反映,韩国内政也不例外。除了自身的反日民族建构问题,传统的湖南/岭南斗...
点赞👍,两班斗两班,中人良人贱人大乱斗,且还不能乱了座次。
>> 点赞👍,两班斗两班,中人良人贱人大乱斗,且还不能乱了座次。

谢谢点赞。半岛最理想的状态当然是三分。
nmff 回复 sokabeikei 灰名单
>> 其實我覺得韓國反日魔怔也是韓國的社會性疾病,如果韓國搞出連中反日反美的行為,肯定會被拋棄

韩国反日的根源是构建问题--战后韩国构建的两大神话aka反日和战胜国,仔细推敲历史细节的话,都是不靠谱的。比起奥地利反德和二战第一个受害者的神话还不靠谱。但是韩国不得不这样发明,因为它眼前有个北韩。南韩这个发明要确保比北韩更正确,更正统,就必须坚持反日民族主义。就像奥地利如果不能保持受害者神话,撇清纳粹责任,那么认同这个基础脆弱到几乎没有,战后百废待兴的阿尔卑斯山区小国的发明还有任何意义吗?奥地利的受害者神话在冷战结束和加入欧盟之后就破除了,因为经过几十年的构建,这国家的认同已经稳定了,自然就需要转型正义,正本清源一番了。而韩国之所以还在坚持反日,主要是因为半岛问题没有解决,亚洲本质上仍处于冷战结构之下。但是韩国面临的问题是:这个发明与保障它的美日安保体系发生了矛盾,因此它的处境就十分尴尬了。

这种明显扭曲事实的发明实际上非常常见,就看你屁股在哪,如何裁剪史料--比如捷克和斯洛伐克的发明。在匈牙利人看来斯洛伐克这个东西的出现,本质就是一战后分裂匈牙利王国的不义之举。我现在还经常在网上见到什么斯洛伐克和波兰一家亲,甚至和俄国人搞泛斯拉夫主义的宣传。当然我是懒得和他们辩论的,因为我明白这是斯洛伐克民族发明的副产品--要知道普雷斯堡曾经是匈牙利王国的首都。如果捷克民族不把自己发明成所谓”西斯拉夫“,那么毛子怎么那么容易碰瓷捷克呢?但是捷克首先要独立,至于副作用以后再说--所以现在捷克对俄国的态度就是解决这个副作用的手段了。主要目的已经达成,就可以好好解决一下历史发明的后遗症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