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清零运动

如果不看历史,你可能很难想象类似“新冠”的清零运动已经在1949年之后爆发了很多次了;如果不比较,你可能也难以理解今天国内的防疫政策及其内在逻辑,还有未来的演化。下面就以本人的半点见闻和思考,揭开我所看到的内在逻辑,水平有限,请轻喷:

和新冠运动最接近的类比应该算1950年代开始的“除四害”运动和1970年代开始的计划生育运动,这两者在极端时候演化出了麻雀清零和婴儿清零的极端情况,和目前国内发展出的病毒“硬清零”非常类似,内核就算要权利不要人命,甚至婴儿也可以当病毒一样的对待。

首先说下除四害的大概过程,主要参考凤凰网在新冠前的一篇报道,熟悉的可以跳过:https://history.ifeng.com/c/7sfu89qN1Vg
一开始当然是熟悉的美国投毒+最高领袖亲自指挥:“1952年初,美国对我国东北、青岛等地区投掷细菌弹,发动了细菌战争。 为尽快恢复人民的生产、生活,粉碎敌人的细菌战争,毛主席提出“动员起来,讲究卫生,减少疾病,提高健康水平,粉碎敌人的细菌战争”的口号。” 至于是不是美国投毒,60年以后才有高层说清楚:“直到六十多年后,2013年10月的《炎黄春秋》,原中国人民志愿军卫生部部长吴之理的一篇文章《1952年的细菌战是一场虚惊》,才让人们清楚当年的那场细菌战实是一场虚惊而已。” 运动过程也是非常熟悉,一开始可防可控,无非就算提倡大家做好个人卫生,消灭病媒昆虫等利国利民的好事。但是后来领导开始加码:“1955年冬,毛泽东起草了一个通知,通知指出: 把爱国卫生运动和 “除四害”讲卫生结合起来,对防治人畜疾病,保障健康起到很好的作用。” 党中央给出最高指示,宣传部门开始喊口号了:“以卫生为光荣,以不卫生为耻辱。”这时候对于个人,爱卫生除四害已经是道德问题了,对于官僚阶层,让无知群众爱卫生已经和乌纱帽绑定了。在集权体制下,经过几年的演化,最终演化成了一场政治(作秀)运动,并在党组织的最基层开展的轰轰烈烈:“居委会的大娘们就会迅速挨家挨户的宣传通知,每家也立刻投入到卫生清理当中,为的就是能在大门上贴上一张“卫生光荣”,还会笑话谁家门上贴着的“卫生合格”。” 老百姓们未来卫生光荣证可是煞费苦心,和今天居委会天天催你测核酸,核酸阳性了就被邻里排挤是否很类似?为了当先进,不惜天天去茅坑找蛆:“学生们带着学校布置的任务,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找蛆挖蛹”工作。 在哥哥姐姐或是大人的帮助下,在暗沟河道、茅房四周挖蛆蛹,第二天上学时将装在瓶子里或火柴盒里的蛆蛹交给老师,每天还要报数量,班长负责数数,以此换来学校的奖励和老师的表扬,得到一个铅笔盒或是一本本子,那是相当高兴的事。”当然那时候最惨的莫过于麻雀了:“截至1958年11月上旬,全国各地不完全的统计共捕杀麻雀19 .6亿只(更震撼内容请参考百度百科https://baike.baidu.com/item/%E6%89%93%E9%BA%BB%E9%9B%80%E8%BF%90%E5%8A%A8/6924681)”宣传部门也没闲着:“报纸、广播鸣金击鼓大作舆论宣传,丑化麻雀。历数麻雀罪状的科普文章、漫画、山歌、快板之类比比皆是。”每天都能看到报纸上消灭四害的捷报,天天赢麻了。 不知道打麻雀爱好者有没有发展出“麻雀后遗症”的理论。这一闹剧的结局呢:“结果使农田当中的害虫几乎没有天敌,而让次年的粮食严重歉收,发生极为严重的饥荒问题。”这就和1959-1961年的三年大饥荒联系上了(当然这不是大饥荒的主要原因)。比较讽刺的是,除麻雀的同时,还造成了人的意外死亡,比如“上海市开展了两次大规模消灭麻雀活动,近580万上海市民参加,消灭麻雀62万多只。捕杀麻雀的过程中,也出现了不少意外状况,据上海市地方志记载,在上海消灭麻雀活动中,共有72人受伤,5人因误食了毒麻雀的米而中毒死亡。” 与之类比,50年代的“新冠”就是麻雀,老鼠之流了。那时候有人敢说与麻雀,老鼠,苍蝇共存吗?

至于计划生育,大家都应该更清楚他的来龙去脉,从一开始为了人海战术,鼓励一家生10个的“英雄妈妈”政策,到后来只准生一个的严苛政策。其实也是最高领导人的一句话而已。 最初,毛泽东发表了著名的《唯心历史观的破产》他阐述了自己的人口观:“中国人口众多是一件极大的好事。再增加多少倍人口也完全有办法,这办法就是生产……”受到“人海战术”胜利的鼓舞,毛泽东接下来这句气势磅礴的话,全国人民耳熟能详:“以世间一切事物中,人是第一个可宝贵的。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只要有了人,什么人间奇迹也可以造出来。” 这个时候人是可贵的,当时堕胎被认为是旧社会和资产阶级毒素而受到批判。当有人提出质疑的时候,人口学者的观点被断章取义,无限上纲上线,有人说他们是“利用人口进行政治阴谋”,是“向共产党向社会主义进攻”。马寅初在这年7月15日的《人民日报》发表了《新人口论》,反响强烈,被认为“配合右派向党进攻”。所以,轻车熟路,多生又变成了政治运动。如此下去,到了70年代终于人口变成了负担,然后又是一刀切的只生一个好,前一年还在论证多生好的记者们,马上开始大张旗鼓的宣传一个就够了。继续演化下去,就是80,90年代的疯狂一胎化,多少家庭受到迫害?多少农民被牵牛拔屋?也只不过是对某几个人的错误的惨痛“弥补”。但是和50年代捉麻雀数量,生娃数量与“光荣证”,各种基本权利绑定一样,这时候老百姓生一胎已经和各种基本权利绑定了,同时辖区内老百姓生育率又和当地官员乌纱帽绑定了。不管是多生还是少生,宣传部门总是能够从不同角度,告诉你这关乎他人性命,民族存亡,国家安危,美帝阴谋。这样演化的极端结果就是“百日无孩“运动,或者换个时髦的名字,”婴儿清零运动“:91年,山东冠县发起“百日无孩”运动,要求无论是否合乎计生要求,一律强制流产,甚至见孕妇就踹肚子。县城大街帐篷里住满准备引产的孕妇。街上挂满“宁肯断子绝孙,也要让党放心”等标语 (https://zh.wiki.hancel.org/wiki/%E7%99%BE%E6%97%A5%E6%97%A0%E5%AD%A9)。即使你怀的是一胎,在这一百天内也要被清零,和现在在国外即使感染康复了几个月,只要抗体够高就不能正常回国,在上海只要阳性不管是不是测错了都拉去方舱是不是一个道理?还是上海把婴幼儿与大人分开隔离是不是也是一个逻辑?你说冤枉?那就是不配合国家政策,就是不在乎其他人的生死!所以即使亲生骨肉被残,依然只能忍气吞声。到这种极端下,就是一部分人可以为了集体的所谓的生存空间而名正言顺的杀人!实际上就是部分人为了自己的乌纱帽,顶层的为了自己的权利幻想践踏生命。多年以后,这些人有反思忏悔吗?

以上只是两个类比,其实过去70多年我们已经挑战了各种“病毒“,让我总结下其起点(总是最高领导的不切实际的指示),演化(总是向极端方向发展,将数字与基层领导的乌纱帽挂钩,然后基础领导将数字与普通百姓的衣食住行、生老病死挂钩)与结局(回到最初的起点,共存):
50年代,整风运动:起点(党内反腐)演化(整治基础党员并要求社会各界监督,允许各阶层广泛向党提意见,很快上层认为是其它阶层意图颠覆夺权)--》结局(迅速发展成反右运动,各地纷纷搞右派清零运动,杀了、关了一大批提意见的知识分子)--》终点(80年代给被杀被迫害的右派平反)
50年代,除四害:起点(编造美国细菌战,鼓励消灭细菌传播媒介)--》演化(花费大量人力物力实现麻雀,苍蝇等四害清零,以捕杀数量论优劣,以四害清零为政绩)--》结局(间接加剧了60年初的大饥荒,饿死了几千万人。从而为麻雀正名,慢慢弱化了四害观念转而加强个人卫生宣传,算是掰过来了)
50年代,大跃进运动:起点(为了跑步进入共产主义,改善人民生活水平,超过英美等敌人)--》演化(全民大炼钢、建立人民公社等,具体多疯狂一言难尽,总之就是要加快实现私有制的社会面清零)--》结局(各地“放卫星“,同时禁止饥民逃荒,暴力实现饥民社会外清零,死亡认识以千万为单位)--》终点(庐山会议部分纠正错误,悬崖勒马,但是没有彻底解决背后起源,为文革打下基础)
60年代 ,四清运动,社会主义教育运动:起点(党内外反腐)--》演化(反帝反修,防止演变,整治基层干部,之后中央大大增加对防止修正主义范围,实现苏修清零)--》结局(鼓励群众使用暴力防止修正主义,文革预演)
60-70年代,文革,可以说是所有运动的极致体现,表面上是传统文化清零运动,反对走资派。实际上和每次运动内核一致,就是权利斗争。具体就不说了。
此外还有大大小小各种运动不表。

这三十年的各种清零运动实际上到改革开放才慢慢停止,不再折腾。如果说过去70年最大的经验是什么,个人认为就是不折腾,不强制清零,允许不同声音,一切向市场化过度,中国就能发展好。不信的话,可以反问一下,走资派打倒了么?传统文化打倒了么?私有制打倒了么?麻雀清零了么?人口问题解决了么?再反问一句,过去三十年我们我们受益最多的是市场经济还是计划经济?是公有制还是私有制?是生态平衡还是生态破坏?是人口红利还是人口压力?
那么,为什么才过了三十年,又有那么多人相信这个体制下的腐败可以清零?高传播率、低重症的新冠可以清零?类比数次清零运动,这一次也必然会以荒诞讽刺的方式结束。

新冠清零运动之后,下一个清零的是什么???目前已经可以看到一点眉目了,下一步将继续私有制清零,驱赶西方资本,重新举起“为广大人民谋福利的社会主义大旗”;将对西方自由民主思想清零,重新开始打倒走资派的运动,让“人民再次当家作主”。至于为什么这么说,无论从宏观还是微观角度,集权的社会主义模式和西方的自由市场模式是不兼容的,必然导致为了集权而退化的结局。这一方向比任何其它方向更有统治阶级基础,毕竟他们垄断了主要资源,不可能开放之后和美国人公开竞争;同时这一方向还很有群众基础:一个绿码,政府就可以控制所有人,一个阳性,就能让所有人对你恨之入骨,以后推行供给制、社会信用积分制都是非常容易的。人们对于病毒的恐惧远远大于对无限制的权利的恐惧(这和西方国家的民主思想也是不兼容的),殊不知,古往开来,给人类社会造成最大灾难的从来不是自然灾害,火灾、洪水、瘟疫、地震能死多少人?一场政治运动就能轻松抹去百万生命。
对于相当一部分部分国人,只要死的不是自己,哪管它洪水滔天;所以他们完全漠视同胞的苦难,甚至还会想出各种理由为清零政策正名。另一部分人感觉只要自己的死能换来美帝的一点痛,也是死得其所。所以他们宁可静静的躺着饿死,也不会翻越围栏,也不愿给外人递刀子。有这种制度保护,又有这种弱鸡,你有权的时候难道不想欺负?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8%AD%E5%9B%BD%E5%A4%A7%E9%99%86%E4%BA%BA%E5%8F%A3#/media/File:China_single_age_population_pyramid_2020.png
2020年的人口普查数据,60岁人口的哪个深深的gap,让人不寒而栗。
4
分享 2022-04-29

3 个评论

一个集权体制,个人意志被由上到下无限放大。没有权力制约,没有反对声音,没有纠错机制。错误的政策被层层加码,并不是官僚体制的愚蠢,而是他们为了表忠心来互相“内卷”。今天清零的是病毒,明天清零的可能就是你我他。扣上“境外势力”和“一小撮人”的帽子,你即使有万口难辩,随后就是踏上一万只脚,让你永世不得翻身。

很多中国人觉得自己过好日子就得了,不需要参与关心政治。当年在天上飞的麻雀,山里的华南虎也是这样想的。我一个动物在自然界生存,不干涉不干预你们人类,我好好过日子得了。一个被扣上了“四害”的帽子,而另一个则变成了“危害农业和人民生命财产的猛兽”,麻雀和华南虎万万没想到,并非人类的他们也竟然被政治运动搞得差点灭绝。更何况人类社会的你我。
清零是公務員「少做少錯,不做不錯」心態的另一面

上面下了強硬命令,下面的人比規定多做一點才不會被有心人雞蛋裡挑骨頭,其他的事都不管了。
_ _ 提一下共黨歷史上因麻風病、肺結核等封城, 那時的部隊圍城許進不許出, 放任城内人自生自滅我就覺得夠殘忍了. 如今的清零真是大開眼界的殘暴, 西安約五百元的英雄菜, 上海約兩千元的"貴族菜", 籠子、馬桶、電話亭..., 不想滔滔不絕的咒駡, 亙古未聞之暴虐能逼得人從家裏、樓上跳下來自殺的殘暴.

_ _ 若大陸人多數還是不想當公民, 那就選擇吧在家餓死或在家自裁. 哪有奴役饒過的可能? 那個愚蠢的獨裁者與其製造機正爲了面子大力維穩中, 誰當主子也不會管奴才死活.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positron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2-04-30
  • 浏览: 25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