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理解极权制度下的香港问题

先科普一个鸦片战争的故事,
看完了,中共时下为什么会这么愚蠢的应对香港问题,你应该就有点头绪了。

——————————————————
——————————————————

鸦片战争,这场战争的过程我们都很清楚,英军全程都是在压着清军打。但是在道光皇帝接到的奏折里,战争初期却全是清军大获全胜的喜报。

比如鸦片战争开始前的两次武装冲突里,第一次冲突,英军自己的记录是只有几个人受伤。林则徐的奏折里则说,击沉英军一艘船,击毙英军17人以上。第二次冲突英军的记录是无人伤亡。林则徐的奏折说:附近渔船捞到了敌人的帽子21顶,经过辨认,其中有两顶是敌人军官所戴,其余各种外国人的物件“不可以数计”。这样的描述,让我们很难相信林则徐的奏折里没有夸大战果的意思。

其实这还算是客观的,后面其他人的奏折更没法看了。如虎门之战里,清军250人战死,100多人受伤,1000多人被俘,英军仅仅5人受了轻伤。这完全是一面倒的失败,但是清方的奏折里赫然写着“共计剿杀夷逆汉奸六百余名”。第二次定海保卫战,英军战死2人,受伤27人,清方的记录里则写着“剿杀逆夷一千数百名”。

下级官员隐瞒事实欺骗上级领导,导致报告和实情差异巨大,看起来似乎觉得不可思议,但这的确是历来中国极权制度下难以克服的顽疾之一。

在中国极权社会下,有一些问题始终难以解决,比较重要的主要有:地方官员垄断土地、截留税款、瞒报税收。这些问题历代朝廷都没有办法真正搞定,并且越到王朝末期就越发严重。

也许你会想,这些问题为什么不能解决?听起来并不是多么难办的事情嘛,皇帝下个命令不就行了吗?比如哪个土豪占的土地太多了,皇帝让他把土地分出来,他敢不从吗?或者收取他高额惩罚性税赋可不可以?至于税款截留、隐瞒税收的问题,皇帝可以下令整顿税吏,做大规模的清查嘛。

实际上,这些办法都有一定的效果,中国历史上稍微精明一点的皇帝都干过这些事。但除了开国初期外,其余的皇帝全都失败了。远的不说,就说清朝的雍正乾隆,他们这样在中国历史上处于皇权巅峰时期的皇帝,也最终没办成这事。

为什么呢?
如果简单笼统的给个答案,那就是:在独裁社会中,朝廷缺少足够的监督力量。

皇帝固然可以设计各种监督机制,比如在各地设置监督官员,或像唐朝那样派宦官当监军,又或像明朝那样派遣特务,甚至像清朝那样采用秘密奏折制度。但这些制度都有一个相同的缺点:负责监督的人数太少。只要人数少,被监督者就总有办法买通监督者,共同欺上瞒下。

就拿清末来说,清末虽然有秘密奏折制度,但是到了乾隆后期,官场贪腐成风,所有上奏折的人都贪,大家谁能检举谁?就算有个别人想冒头检举,皇帝接到举报后又不能轻信,还要派钦差到地方上调查取证,只要地方上的贪官互相遮掩,甚至是买通钦差,那皇帝还是没有什么办法。

再比如土地垄断这事,皇帝们都知道土地垄断不好,可他们手下大臣都是大地主,大家的财产都来自于土地垄断、瞒报赋税。那大臣们为什么要自己断自己的财路?

所以皇帝们遇到的情况是这样的:当皇帝决定下大力气整治土地兼并和瞒报赋税时,朝堂上的朝廷大员们纷纷叫好,山呼万岁皇帝英明。而当政令下到地方,地方官员们立刻紧锣密鼓的工作,并隔三差五上报工作成果,详细介绍我们今天做了多少工作,检查了多少土地。事情眼看进行的十分顺利。

但当调查结果出来后,看看具体清查的案件,你就会明白那些被处罚的对象都是一些没势力后台的小地主。真正的大地主们在文件上全都是清清白白的。光看产权文件,他们家里也就一间院子三亩地,完全符合朝廷规定。

这时候假设你是皇帝,还能怎么办呢?总不能亲自走遍全国几千个县里,挨个踹开每个地主家的院子,看看他们家到底有多大不成?

这个中国清政府无法解决的问题,以后世的经验看来,解决瞒报最好的办法就是舆论监督。

比如欧洲采取议会制以后,议会里的议员都是老百姓选出来的,可是老百姓怎么知道这个议员为人怎么样,自己该不该选呢?这就要靠报社了。

在商业社会里,报社也要盈利,也要面临同行的激烈竞争。百姓们关心自己选的议员为人到底怎么样,报社记者为了能多赚钱,也就会跟“狗仔队”一样,拼命去找关于议员的各种新闻。

满清的官员可以收买监督者一起骗皇帝的钱,议员却不可能去收买记者:全国那么多报社,那么多记者,你收买得过来吗?退一步说,就算有一个土豪超级有钱,把全国记者都收买了。但这就意味着记者这个行业太好干了,是个人就能拿一大笔钱,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结果就是会有大量的人继续涌进来当记者,大量的新报社成立。等于这个坏人是在拿自己的钱去壮大监督自己的力量,坏人是在用自己的左手打右手,无论他多有钱,最终一定还是控制不住记者曝光他,还是没法欺上瞒下。

可惜,大兴文字狱的满清政府显然不可能允许民间自由开办报社,更不允许报社胡乱报道官员的坏话。农业社会也没有足够大的市场去刺激百姓开办报社,那官员们的欺上瞒下也就无可避免了。

————————————————————
————————————————————

大家看完以上,觉得当初大清的腐败,和当今的中共是不是有许多共同之处呢?

也许有人会说,现在科技信息的发达和清朝不可同日而语,但是当今的习近平,他会相信除了官方渠道之外的消息吗?

以他独断专权偏执的性格,其他渠道的消息,非常可能连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因为在他眼里,另外渠道的消息,都是外国势力和敌对势力的阴谋!
没错!这非常像人民日报和环球时报的口吻,但这真是代表着他的所思所想。

在习看来,大外宣,就要打垮这些外国敌对势力的“谣言”,因为我自己没有错,错的是你们这个世界!而国内的敌对“谣言”,就好理解了,这些是被我清除了的腐败分子,要栽赃陷害,绝对是不能相信的,因为政治斗争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如果我这么天真幼稚的相信了,反腐时被赶下台的将是我,而不是你们!“谣言”四起了怎么办,那一定是下台那些官员势力雇五毛发的,那就大清洗媒体记者、封网删帖禁评!

不然为什么现在的网络环境要祭出赶尽杀绝的地步呢?

接下来,再了解一下中共的监督制度。
其实上和封建皇朝的八府巡按制度一样的,就是演戏给人看的,用绝对权力来压制贪腐,而不是靠制度,故意造成全官皆贪,是官都有把柄被上级捏着,站错队的被搞死,没站错的继续潇洒更感谢皇恩浩荡。

在这种监督制度,每一级的官员都是如坐针毡,做多错多,不如混日子。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跑出来提意见,不然你是不是敌对势力(江派胡派邓派等)残留下来的奸细?虽然邓小平留下的九龙治水(集体领导制),贪污更严重,但党内势力还是有一定的互相制衡力量(互相打小报告),而不至于党内死水一潭,万马齐喑。但习从他打击异己的反腐开始,定于一尊开始,也是他四面楚歌的开始,明面上的敌人已经打光,都隐藏起来了,全是些两面人,已经没有一个能让他绝对信任的人了,从斯大林的大清洗可见一斑,而他的讲话里“斗争再斗争”,这就是他的内心。

再看看华夏二千多年的极权皇朝下,也只唐朝出了一个忠言顺耳的李世民而已。你看下现在的习近平,对内为了垄断权力赶尽杀绝,而不是想共和走向民主,而对外飞扬跋扈,从南海仲裁事件,APEC峰会,泼妇式外交事件等等,要告诉西方,中国强大了你们不会有好日子过。为什么?正是骨子里深深的自卑,要打倒世仇八国联军,满脑子的冷战仇恨思维,哪有一点开放明君的样子?

再看看习所谓的亲信,蔡奇、李鸿忠、胡鞍钢、周小平,和他一个德行的红卫兵,臭味相投,而这样的一群人带领着中共,再有这个已经严重腐败烂透了的极权制度,再来个文字狱,官官相护的下级为了私心和为了迎合上级的报喜不报忧的瞒报,就香港事件上,导致习的误判,中共会做出这么多愚蠢的决定,就见怪不怪了。

甚至明天中国就被中共搞到分裂了,我一点都不会惊讶。
2
分享 2019-09-08

1 个评论

哪里只有香港事件,
什么非典、猪瘟都还是这样处理。

解决问题的方式,
是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