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希望在各方面都表现好的人,一定会在众多不善之人中自取灭亡。”——马基雅维利

“Any man who tries to be good all the time is bound to come to ruin among the great number who are not good. Hence a prince who wants to keep his authority must learn how not to be good, and use that knowledge, or refrain from using it, as necessity requires.”

― Niccolò Machiavelli, The Prince



“在众人皆恶的环境里,任何想要行善和坚持自己操守的人必将遭到毁灭。所以一名想要巩固自己地位的君主必须学习如何行恶,并在必要关头,要么选择运用这行恶的知识,要么选择不去使用。”

——尼可罗 马基雅维利,《君主论》


[url=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OXl0Ll_t9s&ab_channel=TheSchoolofLife][/url]POLITICAL THEORY - Niccolò Machiavelli

在一个众人皆恶的国家,非常难做好人。

所以一个好人必须学会使坏,并用其武装自己,来抵御这个国家所常常带来的对好人的霸凌和打压。

陈秋实去学拳击了,也正是因为他认知到了这一点。在一个只讲究纯粹暴力的国家,他没法通过讲道理和警察跟法院开诚布公地分高下。他只能去学武,来保护自己,在下一次被国安打压的时候,他能够物理反击。

中国可以说是一个马基雅维利主义系数点到满级的国家。大部分人都在竭尽全力地去不择手段达到一切目的。

马基雅维利在推崇好的君主的时候指出——一名好的君主需要同时具备:

  1. 智慧
  2. 谋略
  3. 力量
  4. 勇气
  5. 残暴


这是马基雅维利所认知的一名政治家/君主的“美德” (Virtu),或者说“犯罪美德” (Criminal Virtue)

但是这个“犯罪美德”这个概念本身就是自相矛盾的——如果一个人生性残暴,那又怎么配得上美德呢?

在基督教的认知里,若一个人是善良的,那他必然是从头到尾都是良善的。他说的,他做的,他相信的,都会是好的。也就是说,这个人不会去做伤害别人的事情。若一个人是邪恶的,那他必然也是从头到尾都是邪恶的,他无时不刻想要伤害他人谋取自我利益,疯子则会选择损人不利己。

在马基雅维利的认知中,君主的残暴必须在恰当的时候被运用,以维护一个国家的安全和稳定。所以说,这个概念,和当今的中国在维稳政策上是不谋而合的。马基雅维利的认知里,人是善恶兼备的。

马基雅维利认为,一名优秀的君主必然是可以同时运用善的一面和恶的一面,在必须时行恶以到达到最高效的结果,并在行恶结束后辅以行善来安抚民心。

同时马基雅维利主义的核心在于,人民要么恐惧你,要么爱戴你,但是人民绝对不可以憎恨你。因为憎恨会孳生反抗和叛乱,但是人们如果恐惧你则会乖乖地苟活下来。

但在强武的高效手段(effectiveness),以及温柔的与人为善(kindness)之间,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你只能选一个,因为你无法同时获得效率和良善。

追求稳定和高效,就必然带来很多的动乱跟不安。追求良善,就必然会在效率、效果和稳定上不济。

举个例子,如果一个团体抗议当地政府的施政不当,并聚集在广场上要求政府出面发声。当地政府可以选择:

  • A 武力镇压——民众会被包围起来,通过警察进行围堵,然后丢进监狱。这种手段不仅高效,而且可以迅速解决问题。
  • B 对话合作——政府直接选用官员出面和民众进行沟通,理解对方的情况,并采取行动解决问题。抚慰民众情绪的同时,缓解了他们对于问题的焦虑和压力。但是整个过程会相对漫长,因为多方会参与协调和解决问题。


如果一个人的品行无时不刻都和其信仰吻合,是一个纯粹的善人,那他必然在处理问题上不能高效,而是会更温柔地去倾听别人的难处。

但马基雅维利提出的观点是,如果这个善人不得不行恶呢?为了更伟大的国家安全和民族利益呢?他可否行恶以保障这些东西?他的回答是肯定的。

但这里面我认为仍然存在诡辩的成分。因为如果我们用结果去正当化行径的话,那这和恶人没有区别。好的方法才能带来好的结果。恶的方法会带来恶的结果。通过恶的方法带来好的结果我觉得是一个悖论,是欺诈,是谎言,是短期的东西。因为你即便使用恶的行径获得了你原来想要的好的结果,那这个必然是暂时的而无法长久持续的。

所以我认为动机很重要,对方到底追求的是什么东西?国家安全?民族利益?还是说是以国家安全和民族利益作伪装的一己私利?我们什么时候这么关注国家利益了?

为什么君王追求的不可能是自我的权力巩固呢?为什么不可以是更大更无限的权力呢?所有专制国家都喜欢挟天子以令诸侯,给民众洗脑宣扬国家和民族的利益,但唯独就是忽略个人的利益。

社会达尔文主义和马基雅维利主义在中国盛行的原因很大程度是因为中国缺乏一个公平且有效的法律体系,中国的社会制度从根本上是失衡的,缺乏监督的,没有有效的奖惩制度的,不公平的,不有效的。同时法律的制定不经历民主参与过程,不具任何代表性。

马基雅维利主义跟厚黑学在很多概念上也是不谋而合的。二者都是为了一个“宏大”的目的,但是为了可以合理化和正确化自己的下三滥手段,他们愣是把宏大的目的比作自己的良善。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只要我有宏大叙事和宏观蓝图,为了国家为了民族,那我做什么都可以,做什么都可以被正名。

这个手段不仅仅在中国被猪头皇帝包子用烂了,也被地方官员用烂了,也被长辈家长用烂了。一句“我这么做都是为了大家好。”可以完爆任何对地方政策的质疑跟否定。一句“我这么做是为你好”合理化一切家暴跟冷暴力。一句“中国宏大叙事蓝图和中国梦”完爆任何对于当今社会的否定和质疑,完爆任何人对于自由民主和对美国的向往。

当一个人可以肆意使用恶的手段,在这个时候我们必然要万分小心其动机。因为在一个人善恶不明的时候,我们真的无法得知他这么做,究竟是否是为了人民,还是纯粹为了他自己?
14
分享 2022-10-27

17 个评论

这个是你自己写的,还是copy一下加总结?
>>这个是你自己写的,还是copy一下加总结?


肯定是我自己写的啊?我上哪里抄去?
>>肯定是我自己写的啊?我上哪里抄去?

我有看过马基雅维利的一些东西,但感觉你对他的理论认知很深,忍不住问一下
请问陈秋实是谁??
A harmless man is not a good man. A good man is a very dangerous man who has that under voluntary control.
>>请问陈秋实是谁??


报道武汉肺炎的记者
GrassLabyrinth 🤬不友善用户
新用户没法发帖。借地讲话。请管理员斟酌留情。
请大家关注即将开庭的江秋莲诉刘鑫的二审。 就什么错事没做,被欺压至此的刘鑫。
狗官不会去现场还原情况,也不会去问检方要什么一手证据。 卷宗都是刘鑫自己为二审调过来的。

有兴趣的请去读一下城阳法院一审的判决书,即使你们可能不知道里面的案情包括争吵、察觉危险先行入门、锁门之类的都是编的,光看逻辑和措辞,我不信品葱的人会有人不愤怒。

难以做什么,至少看着他们,这次是从下而上、再由上而下的体制在碾压个体。

(然后刘的律师胡贵云因为以前参与人权活动经常被嘲。但她现在岁静风的不要多给她添麻烦比较好
雞人天生就是馬基雅維尼的專家了
天天想著怎麼PUA想著坑人
什麼立場政見的雞人也是這種邏輯
同意手段很重要,但動機我覺得不重要
就算動機是良善的,只要手段是錯的就都錯了。比方說以為自己在為人類做大掃除的希特勒
反過來,就算動機是陰暗的自私自利的,只要手段正當就沒問題。比方說其實完全不想管猶太人,但就是不能坐看德國做大的二戰前英國
說到底動機隨當事人說,你看得到的只有手段和結果
定義何謂惡的方法和善的方法?“善的方法才能帶來善的結果……”,意思是什麼?有道理嗎?這個論點是如果得出?

用原子彈終結世界大戰是善的方法還是惡的方法?勇武派用暴力對抗港共政權是善還是惡?

善惡二元論本身是一個過度簡單的二分法。更多時候,善與惡是需要被人定義出來,才可以拿來討論。

帖主既沒有定義何謂惡的方法,又沒有舉具體例子,我只能解讀為“因為他的手段是邪惡的,所以他是邪惡的”,空洞的循環論證,無法反駁。
私人領域的事不受人干涉, 為自己的選擇負責, 別濫用成私人領域隨意縮擴吧. <-這是我對自己約定.

_ _ 好人要懂邪惡, 一要為自己的善行負責別被惡人利用, 二是防止自己行差踏錯走到愚蠢和邪惡那邊去. 而不是歪曲成好人要作惡.

_ _ 不能要求別人毀滅, 正相反我期盼好人甚至不那麽惡的人運用智慧不作惡甚至少作惡先活下來. 倘若我堅持善就招致毀滅, 那我就毀滅好了. 只是這邪惡之地配不上我而已, 給我來個痛快的. 作惡誰不會, 需要頂著太陽忙活幾個小時嗎? 需要擔心自己和需助者在醫院上下跑嗎? 需要磨破嘴皮痛陳厲害阻攔會造成破壞和自傷的愚行嘛.

_ _ 儘管勞心勞力還會有時失敗, 但那理智不是説了嘛, 若想事情轉好只能這麽辦. 我怕不夠聰明和不夠努力, 怕什麽失敗呢, 人們失敗的次數還不夠多, 大失敗的時候還不夠徹底嘛. 不是人害怕甚至恐懼它就不會找上門的, 我的建議是要有勇氣, 多思考和細心謹慎的做事.

_ _ 馬基雅維利在我看來是大善之人, 爲何不洞悉之後就把道理藏起來, 自己爽爽用管那些愚蠢的人做什麽? 答案是個好人或不那麽惡的人都知道或能知道.

_ _ 馬基亞維利主義我持否定態度, 首先是誤用、用錯知識, 和濫用智慧成果. 先想下哪位稱得上先哲的人是抱持邪惡初衷精研學問的? 就算馬漢、杜黑等研究人類屠場規律的人同樣是支持正義討伐邪惡的人. 濫用會不得精要, 會被精通同樣理論的好人制服, 倘若善抛棄了這些不可救藥的人, 也只會剩下個惡人厨房.

_ _ "爲了國家民族" 恰恰是這兩樣狗屁最容易麻痹大陸人, 惡人之國活該被攻滅, 專門害人的民族不該存在. 除上述極端兩例之外的國家和民族都無問題. 本應保護國民的國家和用來救濟危難的民族, 竟被濫用成極端國家主義和民族主義真是令人悲哀到嘆息.

_ _ 問別的大陸人聊他(她)當皇帝會做什麽, 大多都能聊半小時以上, 少數能超過倆小時. 拒當皇帝從我做起, 更別説那可笑的野皇帝和草頭王了. 都二十一世紀啦, 想當皇帝的人趕緊去發明時光機回到後漢去吧.
>>同意手段很重要,但動機我覺得不重要就算動機是良善的,只要手段是錯的就都錯了。比方說以為自己在為人類做...


我觉得动机跟手段都挺重要的。

手段是其行为,而动机是其因。

就好像你在法院裁决一个人是否有罪,是蓄意谋杀还是过失杀人,要判断其主观动机一样。

所以说,动机,手段,跟结果。

只是中国奉行的是结果至上,所以动机手段怎么样都无所谓了。
>>定義何謂惡的方法和善的方法?“善的方法才能帶來善的結果……”,意思是什麼?有道理嗎?這個論點是如果得...


同意。

举个例子,如果一个团体抗议当地政府的施政不当,并聚集在广场上要求政府出面发声。当地政府可以选择:

A 武力镇压——民众会被包围起来,通过警察进行围堵,然后丢进监狱。这种手段不仅高效,而且可以迅速解决问题。
B 对话合作——政府直接选用官员出面和民众进行沟通,理解对方的情况,并采取行动解决问题。抚慰民众情绪的同时,缓解了他们对于问题的焦虑和压力。但是整个过程会相对漫长,因为多方会参与协调和解决问题。


我觉得定义恶就是采取伤害别人且高效的手段以达到目的。善就是不伤害别人而且更加温柔的,而且道德的手段以解决问题。
>>A harmless man is not a good man. A good man is a ...


Exactly!

不能做一个软糯的废物,必须让自己的善良长出獠牙!

Don't be harmless, don't be nice. Be dangerous, be strong, but have a kind heart.
以前中国流行伪善,现在就算不想做坏人的人,也必须装出有本事、有胆子做坏事的样,否则就会成为人人都想捏一把的软柿子。一旦你是“老实人”成了大家的固有印象,再想反击,就会成为众矢之的——你个人人能踩的主还想反呐!
因此现在人人都怕被人当“老实人”,想尽办法避免之。这就象在塞伦盖地大草原,哪怕一些非常虚弱的动物,也要装出一付不好惹的样,以免被别的动物打上主意。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马基雅维利本人不是马基雅维利主义者,如果是的话他根本不会写君主论。他恰好是一个道德水准相对高尚的人。而马基雅维利主义者不能跨代的属性其实决定了从长远看他们是必然败给讲求封建道德的团体的。简单说,这是一种逆天改命。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