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2017年被清理两次的“低端人口”来告诉你:为什么蔡奇能入常

- 五年内,中国各个大中城市,将有上亿违建居民被赶出家园。
  - 五年后,中国所有城市居民必须置于“土地财政+房产税双镰刀收割之下,不允许再有任何例外。
  - - 2022年10月

很多人海外分析人士脱离中国太久,完全不了解现在的年轻人是怎么在一线城市立足的,为什么年轻人不买房反而可以更舒适的生活?
首先明确一个事实:全国超过1亿人其实是居住在违建里。广义上的违建包括各种小产权房、城中村非宅用地上盖的各种公寓楼。如果更加严格一点判定,即使是合法的村民宅基地,只要盖超过4层,也可以算违建。
以深圳为例,超过半数人口住的其实是违建小区,租金相对便宜。因为建筑脚下的土地是城中村集体用地,没向土地财政输送一分钱。

具体的价格是多少呢?以笔者自身经历为例:
2017年,笔者就在北京某互联网企业上班。首先强调一点:笔者喜欢自己住,不喜欢合租。在笔者工作单位附近的小区,如果想整租个小区单间自己住,要7000+/月,也就是传说中的天价房了。在北京郊区的小区,要3000+/月,而在北京郊区的城中村公寓楼,只要600元/月。你没看错,600元一月。虽然房间小了一点,但也是独立卫生间,夏天有空调、冬天有供暖,能做饭、能洗澡。也有网,网络一般是二线运营商提供。其实刚入住时房租只要500元/月,2017年才涨到600。笔者就在这里居住了数年,住的不知有多开心。

笔者的邻居,有各种行业的打工人、有带着孩子小夫妻、有外卖员快递员、有做生意的小老板,甚至有人把老人接来一起住,住不下就另租一间房。
虽然是租房,虽然房屋面积不大。但是大家也都是把这里当家的!多年居住,添置了大量家具。包括电脑、电视、洗衣机、冰箱、桌子柜子等等。也积攒了大量不舍得扔的“生活破烂”,这些都为日后的被迫搬家增加了很多麻烦。

没错,这就是一线城市,新一代外来人口普遍生存状态!伴随着房价和收入彻底脱节,买房早已不是结婚生子的刚需,而是某种“天方夜谭”般的谈资。
外来小夫妻租住廉价公寓,在这大北京,甚至出现很多女方不用上班,全职带孩子的现象,整天晒太阳遛狗。活得悠哉游哉~~本来也没有当房奴的条件。何必累死累活当房奴?
对于收入相对较高的公寓租客,房租低了,省下的钱可以做很多事。很多人甚至成为有车一族,甚至拥有京牌。几乎所有违建公寓面临停车地点紧张的问题。小轿车从城中村狭小的马路缓慢驶过,几乎是城中村的常态。

2017年末,对于很多北京外来人口,这样轻松惬意的生活成为了历史。
2017年,清退城中村非宅用地公寓楼的行动开始进行。本来这项工作是按部就班逐个城中村推进的。2017年末的某一天,笔者所在的公寓大门口突然贴出告示,说房屋有消防隐患,断水断电,限期搬走!当时笔者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还真以为和什么消防隐患有关。于是笔者就近换了一个公寓,从找房,到打扫新家、收拾东西、搬家具电器、陆陆续续忙了一个星期,总算在新家安顿了下来。刚刚住了几天,这个时候---
---那场大兴火灾发生。清退公寓的行动,由之前按部就班的缓慢推进,变成了短时间内运动式推进!半个月之内,北京几乎所有违建公寓都被贴了告示:断水断电,限期搬走。也就是大家熟知那一幕:寒冬腊月,几十万人被赶出家园。
毫无例外的,笔者第二次遭到了清退。又是一纸告示、又是断水断电、又说什么消防隐患。
很多人和笔者一样,在短短半个月之内,连续遭到清退,不只搬了一次家。很多人懵逼了,开始无头苍蝇似的到处打听:这个村清不清退、那个村清不清退,什么样的房子才不会被清退??。。
笔者也懵逼了,为了弄清这到底是咋回事,究竟搬到哪里才算安全?笔者四下打听,上网查阅各种资料,了解国家的土地政策。
感谢这段经历,让笔者彻底了解了北京乃至全国城市居民的住房结构。

以北京为例,作为外来打工人员,基本有如下四种租房选择:

1.标准小区。法理上:合法建筑。脚下土地:标准住宅供地,租金包含土地财政价值,“间接”为土地财政做出贡献。
租金:市中心,笔者工作单位附近,2017年之前,7000+/月。2017年之后,涨到8000+/月。虽然笔者租得起,但若真住这里的话,大半工资也就交了房租了。
租金:市郊,笔者长期居住的一带,2017年之前,3000+/月,2017年之后,涨到4000+/月。
支付方式:押一付三。外加一个月房租的中介费。

2.小产权小区。法理上:违建。 脚下土地:村集体用地,租金不包含土地财政价值。
租金:介于标准小区和城中村之间。
北京的小产权小区,基本躲过2017年末这波清退。也就是说,北京成规模的小产权小区目前是保全的状态。但根据本文的分析,未来肯定躲不过全国范围内的拆违行动。

3.城中村公寓楼。法理上:违建。脚下土地:城中村非宅用地(包括工业大院、养殖基地等)。租金不含土地财政价值。
租金:2017年之前,500~800元/月。2017年之后,无。
支付方式:押一付一。冬季供暖:房东自己烧。供暖费:800~1000左右。
在2017年之前,北京几十个大型城中村的非宅用地上,都盖满了公寓楼,由于不像宅基地受到占地空间等许多限制,这些公寓楼相对盖的相对宽敞舒适。而且租金低廉。很多盖的稍晚的公寓楼直接是精装修、直接配备了空调+热水器。2017年之前,这些便宜舒适的公寓楼,就像一个温馨港湾,容纳了几十万北漂。
2017年末,短短半个月内,这些便宜舒适的公寓被清除殆尽。一年后再前往这些地点,看到的是一片死寂。要么是空荡荡的待拆楼、要么是空地、要么是停车场、要么是绿化带。记忆中车水马龙的景象早已不复存在。
寒冬腊月把几十万人赶到大街上,不要质问这样做的合法性。从法理上讲:违法的其实是被赶到大街上的人,人家只是在执法而已。

4.城中村宅基地自建房。法理上:基本合法。脚下土地:村民宅基地,租金不含土地财政价值。
租金:2017年之前,500~800/月。2017年之后,1500左右/月。也就是城中村还允许住人的地方,租金直线上涨了1000元。至此,北京的百元房租成为了历史
支付方式:押一付一。冬季供暖:房东自己烧。2021年起陆续改为集中供暖,按面积收费。
无关小插曲:也是在2017年末,为了空气质量,北京突然搞了个禁止烧煤的政策。房东只能勉强在夜晚偷偷烧,很多人在寒冷中度过冬天。后来因为天然气实在不够,寒冷最终波及到了正规小区,最终北京紧急重启燃煤机组。
以笔者四处找房时的观察,这些宅基地自建房,虽然是合法建筑,但质量和舒适度上,普遍不如非宅用地上盖的违建公寓。
关于宅基地,还有一个自2017年末以来,并未被严格执行的“清退”政策:宅基地四层及以上禁止对外出租。
这个政策脱胎于以下两个法理依据:
 (1).上面提到过,宅基地最多只能盖三层半。如果较真的话,盖四层以上已经可以算违建范畴。
 (2).根据消防法规,四层以上的公寓,必须有三个楼梯口。很显然,大部分宅基地自建房只有一个。
相关小插曲:2018年,天通苑一房东,将房屋托付给中介出租。结果在短短时间内,房租被三次抬价,原定7500元/月的房子被抬上了10800元/月成交,直接惊呆了房东,并上了新闻。当时有关部门和主流舆论都把“推高房租”的锅甩在中介上。但是笔者对这一切的原因是非常了解的!这事儿,中介最多担30%的锅。在天通苑隔壁,就有两个巨型城中村:东三旗村、半截塔村,这两个村一直在忽紧忽松的执行“四层以上禁止出租”的政策,对租房市场形成了巨大“非市场因素”的扰动,被清退的人短时间内无处容身,只能“挤”向天通苑,这才是天通苑房租剧烈波动的原因。
看到主流舆论声讨中介,看到有关部门“正义凛然”的关爱租房者,笔者感受到的却只有“虚伪”二字

综上四种,我们可以看出,为什么同样是在大北京,房租可以差出10倍之多?这个关键就在土地财政。那些违建公寓,不需要向土地财政输送价值,租金真就只有几百元,这才是北京房屋本身的价值!这才是房屋该有的租金!那些合法的小区,与违建的高额差价,就是间接支付给了脚下土地,间接为土地财政做出贡献。
土地财政!土地财政!土地财政!正如大家知道的一样,这正是北京和鹤岗房价差出天价的原因,其实这早已不是什么秘密。

最终,笔者搬进了4000+/月的正规小区。习惯了以前几百几百的交房租,这次却要一次拿出两万多元,笔者深深的感觉到了什么是肉疼。
又是好几天忙碌的搬家,终于,彻底安稳了下来。在这搬家的时间里,笔者在北京城中村见到了前所未见的壮观景象:家家户户忙搬家,大卡车、小面包、搬家车一辆辆,挤满本就拥挤的城中村公路。往日的邻居们,陆陆续续拉着行李箱消失在人海里。
之后的一个多月里,笔者经常做噩梦,梦中还在手忙脚乱的找房、搬家、打包物件、收拾屋子。。半夜惊醒,望着天花板,长舒一口气。望着小区里的月光,笔者在心中反复默念:自己已经搬进了正规小区,“间接”为地财政做出了贡献,不会再被驱赶了,希望自己能做个轻松的好梦。

土地财政是收割国民财富的一把镰刀。而房产税,几乎是“功能重叠”的另一把镰刀。
法理上属于违建的,除了上面重点讲的廉价公寓,还有小产权房。这些小产权房,是房产税推行的最大障碍!
本来小产权房就不限购、不限外(本来就不合法,也就不存在限购限外一说)。结果未来连房产税都不收,那样小产权的优势也太大了。
小产权房、廉价公寓,这些违建,就像一个口子,一个可以躲开“土地财政+房产税”双镰刀收割的口子。本来年轻人越来越不愿意买房,这个口子已经很大了,如果在加上房产税,这个口子恐怕越来越大。买房的人只会越来越少,土地财政将面临崩塌。唯一的可行性,就是把这个口子彻底堵死!

从国家角度看,如果能铲平全国违建,有很多好处:
 > 为房产税的推行扫清障碍。
 > 很多廉价公寓租客,收入其实并不低,是有条件贷款买房(当房奴)的,或者支付高额房租“间接”当房奴。如果能扫平违建,可以倒逼这部分人买房。
 > 在一线城市没有买房能力的人咋办?违建公寓没有了,这部分人根本没有能力在一线城市立足。他们将被倒逼回二三线城市、小县城,支撑那里的房地产市场。
 > 廉价的居住场所,是拒绝奋斗、是“躺平”的必要条件。廉价居住场所给你打掉,你还想躺哪?躺马路?你还真想睡马路啊?!想得美,你真的以为国家会把一线城市的马路免费给你睡吗?
 > 被清理出的土地,可以划为新的住宅供地,高价拍卖给地产商,盖合法小区。
 > 亿万人被赶出家园,将形成巨大的购房刚需。房地产市场将被原地救活,“有价无市”变成“有价有市”,楼市危机自然化解。土地财政+房产税双镰刀收割,地方财政将会得到极大充盈。
如果能扫平全国违建,对国家来讲,好处真的是太多~太多~太多了!

那为什么一直不执行呢?因为怕把全国闹得鸡飞狗跳!因为没有决心、没有执行力、没有执行的人!
现在呢?执行的人已经就位!而且是有实战经验的一位!铲平全国小产权、铲平全国违建公寓,就在未来这五年!

未来五年之内,全国小产权房、租金低廉的违建公寓,将被全部铲平!将有超过一亿人被赶出家园!
不要质疑这么做合法性,正如当年北京那一幕,从法理上来讲,人家只是在执法而已将来被赶出家园的亿万居民,才是违法的人。

那些拥有正规房产,那些生活惬意的城市中产,也不必为此感到庆幸,你们以为房产税还离自己很遥远吗?

今日的辛苦打工还贷的房奴,就是未来普罗大众的生活状态。为了供养自己的居所,玩命工作、艰辛度日。
要么为了支付高额房租而奋斗,要么为了买房而奋斗,要么为了交房产税而奋斗。只要还想在大城市生活,你就必须置于双镰刀的收割之下,再无任何避风港。

那些拥有小产权房就自诩为有房一族的人们;
那些在一线城市生儿育女,又压根不考虑买房的小夫妻们;
那些享受着一线城市高薪+城中村低房租的脑力工作者们;
那些在城中村里撸着小串、喝着小酒的快递员、外卖员们;
那些赖在一线城市,整天悠哉游哉的遛狗晒太阳人士;
这些避开了土地财政收割的亿万城市居民;
。。。。。。。
你们以为自己还能岁月静好多久?

未来五年中的某一年,很可能成为中国的“搬家之年”,2017年末北京的那一幕,将在全国上演。全国上下忙搬家,大卡车小面包排长队塞满公路,成为一道奇观。
看到这篇文章的人,那个时候肯定都还健在。让我们一起来见证这个“壮观”的历史时刻。

(匿名发表,欢迎不记名转载)
97
分享 2022-10-31

38 个评论

感谢分享,细节很翔实,

接文章的思路,是不是一旦蔡奇的做法推广到全国实施之后,如果新疆集中营那个人也按蔡奇这个升官路径,那么新疆那个集中营也可以推广到全国???关几亿人在工厂里白做工,美其名曰「国家指定的教育培训机构」,再进一步怀疑,这是不是他们下大棋,先手打击民营培训机构的一部分???

不寒而栗啊,

感谢提醒
大城市奋斗不了了,全部回乡下,实现乡村振兴
>>感谢分享,细节很翔实,接文章的思路,是不是一旦蔡奇的做法推广到全国实施之后,如果新疆集中营那个人也按...
国内大循环为主,国内大循环为主,国内大循环为主….琢磨吧
个人认为违建会拆除,但房产税还是没那么容易全国推广,应该要等把房地产行业不管硬着陆还是软着陆搞定了以后才能推房产税,而且涉及了很多方面的不同利益
>>感谢分享,细节很翔实,接文章的思路,是不是一旦蔡奇的做法推广到全国实施之后,如果新疆集中营那个人也按...


文章写的差不多是事实,但是并不会推广到全国

北京是特殊的,北京一直在驱离“低端人口”,因为北京有这个资格驱逐,不要说其他三线城市了,恐怕二线城市也未必有这个资格去复制这个政策。北京再驱逐也还是会有人来,说难听点在北京市政府看来,连6K房租都付不起的人,根本不是北京需要的人,走了也不在乎,还会有人源源不断的人继续涌入北京。

全中国能有北京这种底气的城市,恐怕不超过三个吧,北京上海,第三个可能就是深圳。

所以担心全国都会用这样的政策,是不可能的,杞人忧天。
>>感谢分享,细节很翔实,接文章的思路,是不是一旦蔡奇的做法推广到全国实施之后,如果新疆集中营那个人也按...

方舱不就是集中营啊
这套东西也不是蔡奇发明的呀
通过驱逐住户来迫使房东同意政府单方面提出的拆迁补偿 至少是早在2012年就开始了 因为秦晖2012的讲座就提到过上述问题

而且作者还算是合法居住的 条件更差的城中村是直接以违章建筑来驱逐的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el_2GAqZHo&t=305s
该视频是秦晖在2012的讲座 题目为低端人口该何去何从

至于蔡奇为什么能入场 很明显不只是因为收拾低端人口

顺便一提 社会主义优越性
支那是没有贫民窟的 支那只有违章建筑
贫民窟的意思是至少住在贫民窟内的居民是有权力居住在这些地方 政府无权将他们赶走 即便赶走也需要支付补偿 同时政府有义务改善他们的处境
而违章建筑的意思就是你住在这里是违法的 政府驱逐你是天经地义 驱逐你根本不需要支付任何补偿金
我个人认为接下来中共会用温铁军的方式,把部分底层赶回农村种地。
想继续打工买楼的欢迎,买不起不想买的,逼着你去种地交公粮,别想在城里混日子。
现在中国这个社会饮食供给很畸形,市场上流通的都是催熟剂膨大剂农药滥用的蔬菜粮食肉类,有钱有权也避不开(当然有特供),最没钱的农民反而能吃到最天然有机绿色的,因为能自己种。
这些年粮食产量一直在降,很多地方地都荒了,人口往城市集中,这样的社会抗压性很差,一旦爆发危机,可能粉红们吵两天以后发现没吃没喝了,立马叛变。
当然让你回农村也不是再让你舒舒服服,肯定会用什么合村并居,供销社之类控制你,这些都已经有成熟经验
>>方舱不就是集中营啊


大不同,如果到时候全国推广集中营,只是方舱这个程度,按出轨坚的话说,「大家偷着乐」吧

集中营那个军事化,高科技程度不比方舱高出了几百个华莱士,

而且800万维人,接近200万人进过集中营,试问问上海2000万人,有没有500万人常年住过方舱???
不准躺平,韭菜不買房,怎麼撐的起中國的房地產市場和GDP?
蔡奇在书记处,这事如今不归他管。他手伸太长,李强也不愿意。
很好的文章,谢谢楼主的分享。
这才是品葱水准。读得酣畅淋漓。
>>文章写的差不多是事实,但是并不会推广到全国北京是特殊的,北京一直在驱离“低端人口”,因为北京有这个资...
不重要,中国房地产的大部分收入都来自一线城市,所以他们可以先拆一波违建苟几年然后房产税上来接替被压榨干净的房地产市场,而房地产已经枯萎的二三线城市就可以直接房产税了,因为你拆了违建也炒不动。这种东西很灵活的,不要觉得二三线不敢驱逐低端人口就会妨碍整个政策的推进,非得一模一样么
>>不重要,中国房地产的大部分收入都来自一线城市,所以他们可以先拆一波违建苟几年然后房产税上来接替被压榨...


我没有讨论中国房地产会不会崩溃,我只是说除了北上深几乎没有城市会“驱逐低端人口”
>>文章写的差不多是事实,但是并不会推广到全国北京是特殊的,北京一直在驱离“低端人口”,因为北京有这个资...


看完了再看到你这个论点感觉确实是合理的,北京其实要清退那么多人的主要原因其实还是因为我记得北京是想成为政治文化中心而非经济建设为主的城市,自然不需要那么多企业以及人口再驻扎在这,企业其实有不少重心也从北京迁到了上海,所以“低端人口”给清退也是很正常的事,而且现在二三线城市都在不断放低入户条件,还搞清退真是有点自相矛盾
>>看完了再看到你这个论点感觉确实是合理的,北京其实要清退那么多人的主要原因其实还是因为我记得北京是想成...


而且如果你生活在北京就会发现,北京很多拆迁后的土地,不再盖房了,而是做公园了,或者做公共设施,总之北京规划的目标就是人口越来越少,绿地越来越多,配套设施越来越多,最后就是一个高收入人士的北京,实际上我想北京土著如果不是有房子,可能也快被挤出北京了,可能长远看,也有把他们挤出去的方法。
>>大不同,如果到时候全国推广集中营,只是方舱这个程度,按出轨坚的话说,「大家偷着乐」吧集中营那个军事化...

真有两百万吗,现在没那么多吧
東風破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难得看到这样的好帖子,作者的观点很犀利
>>看完了再看到你这个论点感觉确实是合理的,北京其实要清退那么多人的主要原因其实还是因为我记得北京是想成...


资源扎堆北京,怎么可能不想经济建设,只是北京的地理位置实在不适合发展经济,投入产出比很低。而且也没有把重心从北京迁到上海的企业吧
你的分析根本没在正题上,你去油管上搜下蔡奇是怎么舔的就知道他为什么会上,而黄坤明上不了。首先浙江上了李强,福建肯定要上一个,不是黄坤明就是蔡奇。这两个都是从福建开始就跟着习混的,可能在福建的时候没那么亲密。但是到了浙江,这两人无疑都是贴着习的屁股上位的。黄为什么不上很大原因是中宣部部长太难干,本人认为中国最难干的部长就是中宣部长。中宣部作为第一大部,底下部级单位就有多少,文明办,网信办,新华社,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还有经济日报,光明日报……各种要洗白,还得阿谀奉承。吹捧不能太高,也不能太低,火候要拿稳,对待愚民要洗脑,对待精英也要想方设法洗脑。稍有不慎就会触犯龙鳞。毕竟中共起家就是靠宣传,没有了宣传洗脑,中共势必会瞬间土崩瓦解。所以黄坤明真的不好干。而蔡奇在北京,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管好了,再对习吹捧一下就基本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资源扎堆北京,怎么可能不想经济建设,只是北京的地理位置实在不适合发展经济,投入产出比很低。而且也没有...


业务早都已经很多迁往上海了,比如游戏,互联网,你看哪个大厂的项目招聘不是在上海最多,北京早就不需要承接这部分东西了
房產稅熬不到5年後了吧,現在很多地方上都沒錢了,賣地不理想的情況下,這是個來錢的好招。
其实“年轻人买房” ,伟大的党和政府看的上这点苍蝇肉吗。2%的银行户头,控制80%的财产。

学区房。户口。
北京被驱逐低端人口的昨天,就是中国低端人口的明天。
(能感受到写这篇文章的作者是真的很关心生活在中国的人。 在现代民主国家去参政议政选个议员都有机会。但是在党国只有内心无尽的悲哀。
>>我没有讨论中国房地产会不会崩溃,我只是说除了北上深几乎没有城市会“驱逐低端人口”
那肯定,二线城市本来就不行,还赶走点人,那就更不行了
今年莫斯科也学习了蔡书记的先进经验,清理了一波群租房的低端人口,也有把灵活居住人员拉去征兵办的,这个可能是日后习国要学习的先进经验
"即使是合法的村民宅基地,只要盖超过4层" - 每次看到网上的 "土豪农村别墅大楼 厉害了我的村" 就笑笑了 
(很多人是真的不知道 不同土地的使用性质是有严格规定的 不要看当下不说 上面都一清二楚 只要兴起/或者运动来了 马上"执法")

几年前 各个新兴媒体频道有一堆超火的城市温中幻想片(里面还有一些是"广告"):大家都是都市精英 奋斗到年入百万 在以后我们上等人组团去郊区 乡下 "弄"块地 盖别墅社区 好美好美...
因为通过当时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和北京市长陈吉宁的整治驱赶低端人口,北京的空气质量明显好多了,习近平应该也感受到了这个,而至于付出了什么屁民的代价他们又不关心的。
深度好文
>>而且如果你生活在北京就会发现,北京很多拆迁后的土地,不再盖房了,而是做公园了,或者做公共设施,总之北...

只剩下高收入人士之后,谁去修车?谁去送快递外卖?谁去做环卫?…
>>只剩下高收入人士之后,谁去修车?谁去送快递外卖?谁去做环卫?…


环卫这种可能就是给老北京人留的,外地没户口的还真没资格干。至于外卖快递,稍微勤奋点,一个月都大几千上万,留的下来。
为文章点赞,全国能这么做的也没几个,北京算是最有资格的一个。
一方面是土地财政,另一方面也是法西斯政权挥舞大棒的一种服从性测试。
    刁当初落选厦门市长,被赶到宁德时,就大拆违建,还作为“政绩”上了人民日报。至于造成多少浪费,侵害多少人民利益,老共才不管,终于有红色血液涤荡东南边陲,以“人民的名义”打服地方力量,千年皇权不下县,如今红二把名扬,一根针头插到底,一次抽血送到西,红小兵的斗争哲学不是说说而已。
    后来的大拆五证齐全的秦岭别墅,拆北京香堂村集体房,驱逐低端人口,与此同时在他老家大占耕地给他爹修皇陵,再到现在的不惜打烂经济也要清零,打赢这场和西方的制度战争,其实就是街头小混混的逞勇斗狠那一套,爽过拉倒,哪管洪水滔天。
    放狠话,干狠活,学普爹彰显男儿本色,学毛爹打造斗兽之国,都说亲爹名声还不错,那是没见爹当年为报复老师就给全校师生饭菜里下毒的狠活。红色血液就是杀人放火,杀完了还要以“人民的名义”让你们山呼万岁。社会主义,拿命来换,疯狗哲学,最爱的就是血流成河
>>业务早都已经很多迁往上海了,比如游戏,互联网,你看哪个大厂的项目招聘不是在上海最多,北京早就不需要承...


哪些业务迁上海了,你能举例说明一下吗?北京先把100多家央企分出来再说不想以经济建设为主吧
>>我个人认为接下来中共会用温铁军的方式,把部分底层赶回农村种地。想继续打工买楼的欢迎,买不起不想买的,...

供销社复活就是配套措施之一,重新制造新种姓制度嘛
北京的单个卧室还没那么离谱吧 2500在各地还是能租到的。
>>国内大循环为主,国内大循环为主,国内大循环为主….琢磨吧

我们不要它循环起来好吗😿 不要不要不要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