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本是水到渠成之事

在一个剑与魔法的世界,有两个国家。它们都被万恶的独裁者统治,统治者无恶不作,民不聊生。但是A国的大法师张三有一天做了个梦,梦见了一个民主自由的国家,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于是他下决心在自己的国家推行民主自由,他四处演讲试图开启民智,当然权贵们容不下他这么做,但是又不敢真的对大法师动手。最后张三忍无可忍,花了一个月布置了一个大魔法,用魔法逼迫权贵们退了位。

B国是一个小小的城邦,统治者是全国唯一的大法师,他用石像鬼监督着全城的劳作。有一天铁匠行会忍无可忍,扛着锤子和石像鬼干了起来,木匠行会和面包师行会纷纷响应。然而大法师放出了无穷无尽的石像鬼,各个行会渐渐落入下风。码头工人行会一看不好,赶快把运进来的各种魔法材料都销毁掉。可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大法师的工房里还有许多存货。很快石像鬼们来到码头,眼看着魔法材料就要被石像鬼抢走。然而独裁者百密一疏,光忙着控制大量的石像鬼,没注意到工房有个后门没有锁好,一个叫李四的小人物溜了进去,把里面的蓝瓶都砸了。法师没蓝,石像鬼纷纷落了地。

独裁者死了就要建立新政。铁匠行会的会长自然是想当国王,但是其他行会的人怎么会答应呢?铁匠行会的会长收买了面包师行会和码头工人行会的会长,许他高官厚禄,结果第二天两位会长的脑袋就被挂在城门上了。所有的人都发现自己无法独吞所有权力,最后决定要不民主算了。然而在总统人选上他们是一贯的不团结,哪个行会都不服众,最后大家看看那个砸蓝瓶的李四没有派系,投他当了总统。但就算这个李四他们也不放心,规定政府的一切开支都必须经过议会同意。

A国就没有这么麻烦,张三杀掉所有权贵之后马上就开始着手兴建民主制。不出意外的他作为推翻独裁者的头号功臣,当了首任总统。但是他很快发现这个国家还是一样的民不聊生,因为地方政府的选举都被原本的权贵把持了,选上来的不是那些权贵就是他们的代理人。当然,他是大法师,在政府换届选举的时候用魔眼监督选举没什么难的。但是权贵们也有自己的法师,很快就把他的魔眼抓出来了。这些权贵到处宣传说总统大人试图使用魔法干涉选举,很快张三名声就臭了,连总统都当不成。

他很狼狈的跑了出来,路上经过一个小村,村子很穷,权贵都不爱来这里宣传。所以村子里的人对于张三自然是无比的信任。张三一到了村子里突然意识到:原来公民们竟然也是有自己的眼睛和脑子的!他疑惑的问村民:你们为啥不去监督地方选举呢?

村民反问:大人,啥叫监督?

张三解释说:我当初还来你们村子做过演讲,仔细讲过民主赋予你们监督权,你们要用好监督权,不让政府作恶,然后你们才会幸福,你们咋都忘了呢?

村民:哎呀我们都是没文化的大老粗,大人您说什么我没听懂……

这时来了一个吟游诗人,见了张三,他说你这样是不对的,我刚刚去过B国,你当初就该向他们学习。B国可是一个民主国家,那里的人权得到了良好的保护,政府必须遵守宪法,不能践踏公民的财产云云……

张三气得一口老血吐他脸上。什么民主?明明我他妈才是那个最先倡导民主自由的好不好?你还跟我提B国,B国那是什么玩意?那也配叫民主?那明明就是独……好吧,好像我似乎确实不能把那种体制称为独裁专制,可是里面简直一点民主精神都没有啊!他们哪个不是为了自己那些蝇营狗苟的利益在那里争?每次议会开会还要打架!他们那个总统又是什么玩意?斗大的卢恩文字识不了一车,居然也能当上总统!我可是大陆首屈一指的魔法学院出身,当初校长和各位导师都赞扬我是千年一遇的天才,炼金术魔药学召唤术三科满分,还没毕业就自创四大法术。总统这种职位,就算不是我来,起码也应该是个和我一样通晓许多知识的人。就李四那个样子,怎么可能不出……

他一口气没喘上来,抽过去了。

醒来之后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张软绵绵的床上,四面墙上都是各种异国风情的装饰。原来神明同情他的遭遇,把他放到异世界另一个独裁专制的国家C,让他实现自己的理想,还把李四抓来帮他。

不过这个世界是由牛顿和门捷列夫主导的,没有魔法。

张三不愧是学霸,很快就学会了使用智能手机和互联网。学霸的伟大使命就是启蒙,将民主自由的理念带给天下苍生。他在各种网站上发表大量宣传民主自由的帖子,很快有了一些名气,然后就成为了敏感词。然后他开始在各个平台之间流窜,流窜过程中好多粉丝就再也找不到他了。不过这也没什么影响。因为张三讲的东西和刘晓波袁腾飞差不多是一个意思,看谁都是一样的。

这个时候张三遇到了李四。李四还是和当初在魔法世界一样,一点长进都没有。讲起民主来半通不通,对科学也是毫无兴趣,居然还入了教。当然他确实讨厌独裁者,但他整天都是琢磨像原来那个世界一样,能不能搞个反抗组织出来,然后把权贵都弄死。

张三一听吓了一跳:你懂民主吗?你这样和共产党还有什么区别?当年在魔法世界我费了那么大劲都没能成功实现民主,我都没成功,你居然还要开我的倒车,哎呀以后这个国家可怎么办呀,这样下去就更没有民主了……

他在忧患中死去了。不过某种意义上说他也是幸福的,因为至死他都拒绝承认:民主本是水到渠成之事,但是要靠启蒙实现民主,那还真是魔法。
5
分享 2022-11-08

8 个评论

民主确实是水到渠成之事,如今洼地连人文主义人本主义思想都没有,别说民主了,连开明专制都差了远了。

因此我认为中国民主任长而道远,先定一个小目标:先改掉吃人互害的毛病吧。

改掉吃人互害还是有很大机会的,只要能发展商贸与经济,让社会逐渐摆脱零和博弈,自然就没有常态化吃人互害了。等有了这个基础,新加坡式的开明专制基本水到渠成了,然后再启蒙最后走向民主。
並沒有。不管是建立民主體制還是維持都需要努力和堅持
民主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東西

就算是台灣那種大部份人都沒搞懂的民主,也是有人努力掙取才獲得的民主
民主本身也是实践出来的,而不是设想出来的,更不可能一次性就做到完美民主。
民主是必然的趋势,也是必然的方向,偶尔有个逆流,比如习包子,注定长久不了的。不信走着瞧。
这故事已经先预设了人民不可启蒙,所以张三失败,但是最后又反过来用张三的失败来告诫读者:

“看,靠启蒙就是不可行的”… 

这根本没有说服力,故事反正都是随便编,楼主能编个张三失败了的结局,也就有人可以编个张三成功的结局。历史的因果链条又不是唯一的,否则历史学家都能预测未来了。
你说的这个张三,是不是叫莱因哈特・冯・罗严克拉姆?
人人心存正義觀念,並且用實踐和經驗去完善這一套正義觀念,然後再將人人心中的正義觀念匯聚起來自治,那才是最好的民主。

如果人人祗因蠅營狗苟的私利,創立一套民主制度互相鬥爭、達成利益均衡,這樣的無原則民主,當然肯定還是會比專制獨裁好一萬倍。

然而,這種基於私利而非公義的民主,在宗教思潮的衝擊下是脆弱的。一個個世俗人結黨捍衛私利,肯定不如宗教共同體組織起來捍衛私利厲害。那麼,遲早有一天,宗教黨派會佔據這種無原則民主的所有生態位,然後整個民主陣營就不再是和平的廣場,而成為各路宗教互相廝殺的血腥戰場。
你看看这儿的基本盘

奴才遍地都是

它们脑子里连平等都没有,要么我是你爸爸,要么你是我爸爸

民主别开玩笑了
中国人天天吹嘘自己的种族智力高,结果连稍微高级一点的现代政体都玩不明白,民国当年不是没尝试过,实际上就是中国人自己搞不了民主政体,人民群众脑子理解不来,玩不转民主宪政。
文革活活打死多少人,跟所谓的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有一点关系吗?跟非洲那帮三流国家的无政府暴民有什么区别。
现阶段中国还真就适合威权政治,上面一声令下,下面也不用思考直接闷头干活就完事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一个大汉在吃屎,先吃了一坨叫毛泽东,没饱,又吃了一坨叫邓小平,没饱,江泽民胡锦涛都吃下去了还是没饱,最后吃了习近平,终于满到嗓子眼,吐出来了。他说:“这坨屎好臭啊”。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2-11-08
  • 浏览: 1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