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天也來當當transphobic

不過我怪的不是transgender,是那些有錢白左的所謂理想。  

第一次體驗這次廁所是在桃園機場,一走出來跟三個排隊的男人眼對眼,就差沒鼻子對鼻子來一場親密接觸。 我是直女,不代表我上廁所時廁所裡面有十個男人我會覺得很開心。  當然你可以說你不可以上女廁嗎,可惜桃園機場入境後廁所分佈的很廣闊,下個女廁你要走十分鐘以上,我走過,還拖著一堆行李還有兩個孩子。  哦你當然可以說你好懶不願意走,好吧我忍不住了我不想當場出醜。  

不過這不是最糟糕的,第二次去,一個媽媽提著大包小包的行李拖著自己五歲的女兒走進無性別廁所,你還能聽到那個小女生說,媽媽,我自己上就可以了。  猜猜那個媽媽是不是看到廁所那四個成年男子一定覺得很暖心放心出去了,不是,她跟著女兒拖著一堆行李進了廁所。  

但是犧牲我們這些普通女人的權益有什麼所謂,有錢白左的理想才是最重要的,我們普通女人的真正權益去吃草吧。  我都不確定變性人口在全球有沒有0.1%了,但是犧牲其他50%女人的權益有什麼所謂,我們有錢白左的理想最重要知道了嗎卑賤的貧民們。

延伸到小餐廳三個廁所,一男一女一無性別,如果女性廁都被佔用了,一個女的走進無性,是不是準備好了四五個大男人面對面好朋友。  是的,還是發生在我身上。  

知道什麼嗎,不止我這個transphobic不爽,twitter上就有女白左上來罵這些男人不要臉,我說你他媽幫幫忙,廁所需要空間,你以為修了無性不會侵占到其他性別廁所的空間嗎,你他媽的有錢白左有基本生活常識嗎。

一堆白痴共產黨革別人的權益革的超爽的
1
分享 2019-09-25

4 个评论

“我是直女,不代表我上廁所時廁所裡面有十個男人我會覺得很開心。”
草生,,,
男厕所可以让女人和其他人进可是俄国习俗,反正男厕所周转更快
随便猜测一下,在台湾,跨性别男士是不是可以逃兵役?ε=ε=ε=┏(゜ロ゜;)┛
幾年前只有割掉才算,現在穿女裝或者奇怪的衣服即可算trans,你說它是男或者女都可以是歧視,它有一定概率男女都不想做,所以樓主擔心並非毫無理由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小學畢業

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09-25
  • 浏览: 1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