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拉全论——系统性阐述费拉的定义、特点与产生原因

定义费拉: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在自然界,气候与环境会筛选出适宜生存的物种,淘汰掉无法适应的物种。人类社会也类似,不同的社会形态也会对个体进行筛选,久而久之便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所谓的费拉就是被长期的专制暴政所筛选出来的适合在此类环境中生存的群体。他们拥有一套相近的思维方式与行为模式(就是葱友常说的“支性”),能够让他们在恶劣的暴政下改善存活率与生存状态,达到种群延续的效果。

费拉的特点:

1.有限的服从专制统治:

众所周知费拉普遍倾向于服从专制统治,但并不所有服从专制统治个体或群体的都是费拉。费拉对专制的服从往往只表现为不直接反抗,并不意味他们会彻底顺从。专制暴政对于个体与群体而言都存在巨大的伤害与风险,完全服从暴政只会降低个体与群体的生存机会,长此以往极易导致灭绝。因此能够长期存续的费拉群体往往非常善于与暴政软性博弈,从而提高个体与群体的生存率。

2.善于弱化或转嫁暴政伤害:

能否弱化与转嫁暴政伤害是评价费拉化是否彻底的重要指标,不能做到这一点的费拉没有生存优势,最终会被淘汰。它包括物质与精神两个层面:

①物质层面主要是通过各种方式逃避与转嫁暴政的盘剥,减少物质与精力损失。例如逃税、逃避兵役、躺平怠工、政府部门互相推诿欺上瞒下等等,最终形成“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博弈关系。成功的费拉总是展现出鸡贼的特质,巧妙的避开各种盘剥,因此他们的实际生活状态可能好于外界观察

②精神层面则通过一系列自我洗脑把暴政下恶劣的生存状态逆向合理化,减少心理上的痛感,鲁迅称之为“精神胜利法”。比如费拉的爱国主义就是一种把被暴政强奸自我洗脑成主动选择主动享受的精神胜利,它大大缓解了费拉被统治阶级盘剥的痛苦。再比如费拉喜欢贬低自由社会的生活水平,也是一种减少心理痛苦的自我安慰。

3.善于从暴政中套利:

优秀的费拉不仅能弱化暴政的伤害甚至还能从暴政中套利,实现更大的生存优势。这种行为大的可称之为腐败,小的叫占便宜,其也包含物质与精神两个层面。

①物质层面的套利大到贪污腐败、权利寻租、吃空饷、冗官冗员、裙带关系等等,小到偷井盖偷电缆或打擦边占用公共资源或私人财产等等。优秀的费拉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占便宜的机会,甚至排队插队都能让他们觉得赚了。所以有些费拉不仅远不如外界观察的那么悲惨可怜,甚至可以活的很滋润。当然这些偷奸耍滑的自肥行为会导致费拉社会普遍公德极差,经常互害,久而久之公共生活就会萎缩。

②精神层面的套利则表现为与强权共情,把自己视为强权的一部分,利用所谓的“集体荣誉感”来弥补自身自尊心与自信心的不足,实现精神上的愉悦感。而且强权越强大费拉的“腰杆”也越硬,行为也越狂妄,甚至出现反向歧视文明世界的现象。近年中国战狼文化的兴起就是这方面的表现。很多人认为费拉喜欢依附强权是一种奴性,其实某种意义上说反而是费拉占了统治者的便宜,分享了原本只属于统治者的快感。

4.瓦房店化:

费拉社会一定会出现瓦房店化,原因有三。

①专制暴政压抑思想自由与经济活力,自然严重影响技术进步。

②费拉为了提高生存优势而演化出的习惯性的腐败、权利寻租、说假话唱高调、欺上瞒下、占便宜吃空饷的生存策略事实上起到了软性反抗暴政的效果,大大削弱了政权的凝聚力、执行力与效率,同样会引起技术退化。最终让暴政沦为一滩腐臭的烂泥。

③费拉社会普遍人口多且个体的价值极低,因此采取榨取式“人海战术”的成本很低,比提高技术力和生产力更划算,因此社会也普遍缺乏技术升级或维持技术进步的意愿。

5.互驯稳定态:

虽然周期性大洪水总是难以避免,但是费拉社会也不是天天大规模上演人吃人的戏码,否则他们早就灭绝了。事实上费拉经常能通过上文所讲的一系列“小动作”反过来制衡甚至驯化专制暴政,让它的侵略性与暴虐程度有所下降,从而达成某种可持续的平衡。中国古代专制王朝的中期通常就处于这种状态,包括中共改革开放30年也具有这种色彩。

而像纳粹德国、昭和日本这种侵略性极强且民众狂热度极高的专制社会恰恰是费拉化不彻底的表现。因为此类专制社会无法形成稳定态,很快就会走向失控从而灭亡,难以长期存续。此类专制社会多为信仰异化的结果,具有宗教狂热的特点,并不是典型的费拉社会。

费拉的形成:

个人认为费拉社会的形成是一个长期复杂演化的结果,它既包含个体的主动选择也包含群体的被动筛选,还会受到很多其他因素甚至是偶然性的因素的影响。

1.囚徒困境:

费拉的最初形成是囚徒困境的体现:个体的短期最优解却造成群体长期处于低水平生存状态中。服从暴政不反抗对于个体而言无疑是短期内风险最小的选择,但是却导致长期被暴政压迫。对此费拉又演化出了一系列适应暴政的生存策略,降低了被暴政团灭的可能性,也降低了反抗暴政的必要性。

2.主动习得:

在囚徒困境的背景下,群体对于暴政的适应演化就开始了。这种演化经常是相互影响主动习得的。比如一些个体通过偷奸耍滑逃过了暴政的盘剥,甚至捞到了好处,那么他们的行为便会被周围人模仿,迅速传播扩展,并随着人们的言传身教代代相传。当然统治者也可能因此调整策略试图“修补漏洞”,于是就会形成“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持续博弈状态。

3.被动筛选:

在一个多数人都是费拉的专制社会,没有费拉习性的普通人是具有显著生存劣势的。敢于反抗会让他们更容易被肉体消灭,诚实守信会让他们更容易吃亏。所以久而久之这些人就会被筛选淘汰,于是费拉的“纯度”就越来越高。

3.无意识的自我保护:

费拉在精神与习惯层面的一系列表现则经常是无意识的,他们并不理解自己所思所想所做的本质,个人认为这是生物本能的自我保护反应。比如“精神胜利”就是费拉的一种集体无意识,许多费拉真的相信自己“爱国”或者“赢麻了”,他们无法意识到这是一种可怜的自我欺骗。再比如费拉的爱占便宜的习惯也是无意识的,他们无法意识到这是生物在恶劣环境下寻求更高生存机会的本能反应。

4.不良社会预期:

长期的社会预期不良也是造成费拉化的重要因素。在一个经济与社会长期停滞不前的环境,会潜移默化的让人们采取消极的生活态度。比如中国作为一个高频率改朝换代的社会,但是每次改朝换代都不能带来实质性的改善,久而久之人们自然不愿意积极投身争取自由与尊严的事业。另一方面,长期的停滞也会让经济活动趋于单一化,“做大蛋糕”变得困难,财富愈发与土地等不动产高度绑定,人们更倾向于零和博弈内卷互害,通过暴力控制土地,促成暴政的延续,从而进一步费拉化。

如何消除费拉?

1.自由多元的经济:

我个人非常认同的一个观点认为财富与土地等不动产高度绑定的农耕经济结构是造成内卷化、费拉化与长期暴政的重要因素。原因有三:

①此类经济结构拓展性差,根本做不大蛋糕,人们预期低迷只能零和博弈内卷互害。

②此类经济结构对个体才智的要求低,人所扮演的角色天然就是奴隶人矿。

③此类经济结构下财富的主要载体就是土地,而争夺和占有土地最有效的方式就是暴力胁迫,因此其天然与专制暴政高度契合。

在这种社会架构下,想不费拉都难。

因此建立一个开放型的多元自由经济,让财富的载体变得丰富多元,人们不再内卷并能够充分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那么摆脱费拉状态可能就是自然而然的了。事实上中国民营经济发达地区的民众费拉程度确实肉眼可见的好于经济欠发达地区,这仅仅是有限的开放30年的结果。如果能够真正建立健康的自由经济,我相信费拉的消除能在三代人内完成。

2.宗教狂热:

宗教狂热可能是短期内快速消除费拉的最有效手段了,虽然其造成的社会问题可能不亚于费拉。

宗教狂热能够提供一种超越生存本能的终极意义感与使命感,让费拉不再满足于当前的低水平无意义生活,去追求内心的终极渴望,即使是为此牺牲生命也能获得崇高的幸福感。在这种情绪的影响下,费拉将重拾激情、勇气与行动力,迸发出惊人的能量。许多表现出大无畏精神的“革命烈士”本质上就是处于宗教狂热式的情绪中,显然他们已经脱离了费拉状态。

不过宗教狂热本身就是专制土壤,拿它化解费拉属于刚出狼窝又入虎口。而且宗教狂热总是难以长久,其结果要么走向失控引起巨大社会灾难,要么逐渐熄灭消散人们重回费拉。由此可见用宗教狂热消除费拉是不值得提倡的。

总结:

个人认为,费拉的产生不是一种是非善恶的道德问题(虽然它经常表现为道德败坏),也不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基因缺陷。它的本质是个体在提高生存率与生存质量的本能驱使下与专制社会长期博弈与筛选所形成的一种群体特质。其优点在于确实达到了提高暴政下个体与群体的生存率与生存质量的目的,缺点是也延长了暴政的生命周期,让费拉长期处于低水平的生存状态中。不过随着经济结构与社会结构的变迁,费拉还是有机会回归正常人类社会的。
27
分享 2023-04-03

28 个评论

一个问题:与民族费拉化相对应的,是不是政权的苏丹化?
>>一个问题:与民族费拉化相对应的,是不是政权的苏丹化?


我觉得政权也是费拉化,基本表现就是外强中干,没有凝聚力与执行力,打仗必输,如今的中俄就是典型。这也是支纳粹和真纳粹的差距所在。
感覺這好像是農耕文明的一大特色。不僅僅是在中國而言甚至包括整個華人文化圈,例如部分台灣人以及馬華身上都可以找到這種費拉現象。還有越南以及俄國也是有這樣的特點。。。
>>感覺這好像是農耕文明的一大特色。不僅僅是在中國而言甚至包括整個華人文化圈,例如部分台灣人以及馬華身上...


是的,费拉一词最早就是形容埃及人的。埃及也是农耕大国
>>是的,费拉一词最早就是形容埃及人的。埃及也是农耕大国

而且一般來說費拉化好像也是一個文明走向內卷而失去活力的象徵之一。有點像陶傑提到的小農dna理論,就是人們都想辦法去守住自己的一畝三分地從而失去了創造力以及改變社會的動力。這就是為什麼華人總喜歡說什麼什麼都不能亂,還有寧做太平犬不做亂世人這樣的費拉發言。
FILA ] 表示:???
>>而且一般來說費拉化好像也是一個文明走向內卷而失去活力的象徵之一。有點像陶傑提到的小農dna理論,就是...


是这样的,很多农耕文明经济活动高度单一化,财富与土地等不动产高度绑定。这种结构特别容易内卷,而且争夺土地的唯一手段就是暴力,所以易出现专制暴政。
c2h4 🤬不友善用户
之前回你的帖子说过了,中共这套是癌,只能防治,用在任何一个发展中国家都可以顺利进行,宗教国家或发达国家肯定会抗争,结局到不一定有的可能会妥协有的也一样被染化,会在一个欺骗性的过渡阶段中不断过渡循环,最主要的特征是无法升级到自主创新阶段,或在自主创新阶段中存在各种缺陷导致产物固化
c2h4 🤬不友善用户
你谈到这几点属于党性混合人性的结果
萨格尔王吃冰棒 回复 c2h4 🤬不友善用户
>>之前回你的帖子说过了,中共这套是癌,只能防治,用在任何一个发展中国家都可以顺利进行,宗教国家或发达国...


个人认为中共这套自然是癌,不过传统专制主义王朝也会产生费拉,二者原理是类似的。当然中共属于专制主义的极端化体现,危害是空前的。

有趣的是列宁主义其实一开始具有宗教狂热色彩,如果放在一个不那么费拉但又缺乏现代化的社会,或许会出现类似于昭和日本的场景。那么这个政权会迅速失控。个人认为中国的文革红卫兵费拉化程度就显著低于小粉红,宗教狂热指数很高,其实某种意义上改善了费拉化。

战狼粉红有个精妙之处在于狂热的“很有分寸”,总在安全线内舞蹈,很显然这种节制的狂热是假的,是费拉的演戏。当然他们自己可能意识不到。
>>一个问题:与民族费拉化相对应的,是不是政权的苏丹化?


秦政。秦政并不是仅仅指发生在中国历史上秦朝建立的这套制度。而是泛指与秦政的产生机制类似,以及性质趋同的社会政治体系。在西方的语境中就是指“东方化”,“黎凡特化”。秦政并不是最早产生于中国,而是古埃及。随后的阿卡德帝国,巴比伦,波斯等等一系列帝国皆属于秦政帝国,只是程度的深浅不同。后世的中华帝国,奥斯曼帝国,俄罗斯帝国皆属于秦政帝国。
c2h4 🤬不友善用户 回复 萨格尔王吃冰棒
>>个人认为中共这套自然是癌,不过传统专制主义王朝也会产生费拉,二者原理是类似的。当然中共属于专制主义的...


是的,文革不结束就会形成内战,中共等于做空了自己也是会垮台的
>>秦政。秦政并不是仅仅指发生在中国历史上秦朝建立的这套制度。而是泛指与秦政的产生机制类似,以及性质趋同...


确实,不过阿拉德帝国阿契美尼德帝国之流实际统治严密度远不及秦制,人均官员量很少,据此可以推测其自治空间较大,费拉化程度应当稍低。
@同人志
好文

祝姨路长虹姨往无前姨鸣惊人

顺便贴一下窝姨的垃圾站论

當然,按人數來講肯定是,絕大部分費拉和菜人在乎的就是小恩小惠。什麼是壞人?城管打了我就是壞人。什麼是好人?領導幹部過來了,呵斥城管說是,“誰允許你這麼做的”,該幹部就是好人。這就是他們所謂的好人和壞人。蔡莉拿著公款給自己的家屬消費,瞞報疫情,蔡莉是壞人,一個壞的黨委書記;李文亮替我們爆料,李文亮是好人。但是這種市井小民的秩序生產能力等於零。你也可以看出,他們的好人和壞人的標準跟叫花子是沒有任何區別的,他媽的給我扔了一塊麵包的人就是好人。至於我去扔一塊麵包給別人,或者我為社會提供任何服務,這是他們從未考慮過的事情。因此,他們在博弈選擇上的投資能力等於零。
[33:14] 而這些人在人數上龐大、但是秩序能力等於零的這個現象,本身就是遠東處於垃圾場地位的證明。任何一個人的家裡面都有一些垃圾,但是只有在垃圾站裡面,東西才會全都是垃圾,而不是有一些垃圾。而位於秩序上游的國家不大能理解這種現象,他們本能地認為不可能一個國家大多數都是壞人吧。這就好像是,你在你的家裡面說,我客廳裡面的東西怎麼可能全都是垃圾?有一部分垃圾、產生一部分垃圾是正常的,但是大部分顯然不是垃圾。但是垃圾站裡面就是大部分都是垃圾。這一點就是共產黨得意洋洋地抗拒和平演變的理由,“怎麼可能和平演變呢?大多數中國人跟共產黨是一樣的。”沒錯,垃圾站是不可能清掃的。你拿著吸塵器去清掃你的客廳是正確的,但是你拿著吸塵器去垃圾站的話,結果是把你的吸塵器也變成垃圾了。中國是垃圾站,所以吸塵器也最後落到了變成垃圾的下場。所以,和平演變一開始就是不能成功的。
[34:14] 但是,和平演變不成功,那當然就是比和平演變更糟糕的事情成功了。這一點,共產黨就是不該高興的,因為這意味著他們的下場比蘇聯要慘得多。張獻忠做的事情都是他認為正常的事情,因為大家都是這麼做的。朱元璋剝的皮比他少嗎?他媽的,我跟朱元璋唯一的差別就是滿洲人進來了。如果比如說帖木兒東征成功的話,那麼朱元璋父子在歷史上的名聲就是跟張獻忠一樣。穆斯林的蘇丹們雖然也是殺人如麻,但是他們沒有說是像朱元璋和張獻忠那樣一天到晚違反教法,搞剝皮之類的事情,對異教徒採取這種殺法。他們入關以後救民于水火,必定有無數士大夫爬到帖木兒父子的腳下高呼:“穆斯林大爺,你真是救民於水火呀!我們都要快被朱元璋父子殺光了,而你來了以後只殺了一小撥人,而且這一小撥人都是我們仇恨的人,你拯救了我們。”然後稀裡糊塗的,它也就變成大清朝了。張獻忠跟朱元璋父子唯一的差別就是帖木兒沒有入關而滿洲人入關了,差別也就是這一點。共產黨人將來面臨的下場自然而然也就是這樣。
[35:27] 什麼是張獻忠現象?張獻忠現象就是,所有人都沒有秩序生產能力,而且他們相互之間是非常瞭解的,知道對於這種人,殺掉是最好的解決方法。殺掉以後,除了他本人可以哀叫一下以外,所有人都會預設這是最好的辦法。包括他本人心裡面也清楚,如果他是張獻忠的話,他也照樣要殺你。這是因為,他跟你是同樣的人,他是鎮不住你的。殺你可以得到你的所有資源,甚至包括你的蛋白質資源,任何其他的方法都不能做得這麼徹底。殺你可以阻止你將來的報復,而你這種下賤的人所做出的任何和解承諾都是不可靠的。如果有一方傻逼地和解了,像劉曉波一樣自己砸了自己的武器,那麼別人不但不會尊重你,反而會像毛澤東所說的那樣,哈哈哈,這是一個宋襄公式的蠢豬式做法,我不吃你吃誰呀?最後,殺你這件事情還可以在你的同類中表示,我殺人的能力比你強,足以震懾你。可以向潛在的攀龍附鳳的人表示,我這麼能殺人,所以我才是潛在的統治者。
>>确实,不过阿拉德帝国阿契美尼德帝国之流实际统治严密度远不及秦制,人均官员量很少,据此可以推测其自治空...

是的,但是专制的基因已经播种下了,早期最典型的还是古埃及中后期。
z这种根基之上建立起来的费拉帝国也是很奇怪的

比如欧洲日本对武力是有控制的 在火枪出现之前的冷兵器时代 必须是上等人
比如欧洲是骑士道 日本是武士道 必须是品行兼优的上等人才能拥有社会当中的暴力资源

但是费拉帝国的情况 比如你支历史上有的兵户 乃至衙役等掌握社会暴力资源的人口都是贱民
而在历次战争中这样由社会贱民而形成的军队的战斗力 到明末的时候出现的就是几十万游牧民族就能征服毫无战斗力的费拉帝国
大佬厲害,學到了
>>z这种根基之上建立起来的费拉帝国也是很奇怪的比如欧洲日本对武力是有控制的 在火枪出现之前的冷兵器时代...


因为中国的贵族阶层被秦制刻意的消灭了。绝对君权的理想状态就是一个皇帝加上平民出身无根基的官吏。秦制似乎真的在有意识的构建原子化费拉化社会。
已隐藏
幾千年的基因逆演化只能用中子切斷重練
好文收藏了,所以說有什麼樣的人民就有什麼樣的政府這句話並沒有錯,無論是民主還是專制社會都如此,民小們總喜歡把支那人打扮得很無辜好像錯全是支共的,但支共不也是支那人組成的?支那歷朝歷代的統治者不也是支那人?所幸支那的費拉天性讓他們沒有納粹德國,昭和日本以及蘇聯那樣的對外攻擊性,只能互相屠屠
>>好文收藏了,所以說有什麼樣的人民就有什麼樣的政府這句話並沒有錯,無論是民主還是專制社會都如此,民小們...


纳粹德国昭和日本这种具有宗教狂热式侵略性的社会要么全体玉碎灭亡绝种要么被国际托管从新做人,倒也是长痛不如短痛。
不过共产党国家的早期阶段也存在这种宗教狂热,但是这种狂热的侵略性很快会被猥琐的费拉取代,导致灭亡时间显著推迟。为何会有这种差异还有待研究
下贱又狡猾的农逼生存大师
>>纳粹德国昭和日本这种具有宗教狂热式侵略性的社会要么全体玉碎灭亡绝种要么被国际托管从新做人,倒也是长痛...


因为共产党能掌权的国家/民族本来就费拉,苏联这种比纳粹差得远的垃圾国家,是共产党的天花板
至于支国,就是共产党+支那民族的双晦亡中亡了
>>@同人志


我怎么感觉楼主之前好像发过类似的了....
>>我怎么感觉楼主之前好像发过类似的了....


之前算是单独挑部分讲述,这次算整合包
图美灭日小粉红反而不是费拉,江浙沪白区党离岸爱国才是费拉,比亚迪原神抖音都是费拉产品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