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谈】民主、专制、谁能更好地发展经济

经济发展,和政治制度没有直接关系,和经济制度有关系。
过去人们认为:市场经济 = 民主,计划经济=专制

其实这是错的:
民主+计划经济 == 印度1991年之前,委内瑞拉,
专制+ 市场经济 == 中国,新加坡,台湾蒋经国时期,等等

所以,不是民主和专制可以发展经济,而是:

计划经济,市场经济, 哪个能发展经济。

中国,印度,美国,苏联,朝鲜,通通都证明了一个事情,只有施行市场经济,才能实现国家经济快速发展。

===========================================
那么既然,专制和民主,都能实行市场经济,还要民主干嘛?
吃饱了没事干?

不对。

市场经济,不是完美的经济体制。也不是未来人类社会的终极形态。
市场经济最大的问题,有两个:
1、经济危机。
2、社会财富分化。

而这两个问题结合到一起,就产生了社会最大不稳定因素:社会不公平。

市场经济国家,有产者,或者说,富裕阶层,扛风险能力很强。而穷人,抗风险能力很差。

在过去法律不健全,人类社会对经济危机认识不深的时候,穷人没有任何保障。
经济危机时,穷人大批失业,物价飞涨,等待他们的,几乎就是死亡。

而富人虽然资产也有损失,但完全不担心生存问题。
=============================================
民主尊重人权。

因为尊重人权,所以社会在制定法律时,必须要考虑最低的底线,那就是国家必须有一套完整完善的体系,保证每一个公民在任何时代,无论面对什么样的经济危机:

“都能有尊严的生存下去”

说白了,经济危机,你必须优先保证人的生存,而且要保证他们的基础生活不能拉低到没有尊严的地步。

比如你必须提供一定居所,不能让他们流浪,必须提供最低限度的食品,必须提供教育培训,必须提供基础的医疗,保证他们讲课,而且想办法提供新的就业机会。

这些,通通都是免费的。
如果一个人失业,身上没有一分钱,居无定所,社会就必须救助他,帮助他有尊严地活下去。

===========================
专制做不到这一点。

注意,我说的是:专制做不到,而不是:“专制不想做”

专制国家,统治者在经济危机时,也想拯救百姓,保证百姓的诉求。
但是,专制有高于法律的统治者的存在。
使得老百姓除了诉求基本社会福利之外,自然地还有一个选项:
“造反”

如果,我走投无路,而权力者荣华富贵,那么我只要夺取权力就可以了。
这样,我无需指望权力者去提供福利,并且我还能获得更多。

这是非常自然的想法。

所以专制社会一旦进入经济危机,就会大暴乱,社会会彻底粉碎,解体。社会倒退程度远远高于民主国家。

此外,专制还有一些机能使得这个程度非常难以避免:
一是,统治者,因为惧怕权力丢失,常使用武力镇压,回应福利诉求。错过了拯救经济危机的最佳时机。
经济危机开始时,民众普遍感觉生活压力变大,福利诉求就会变高。

这些不和谐声音,会被统治者,当做“造反”处理。
之后,部分城市活不下去真的开始造反,那就用武力镇压。

最后,当四处都在造反,镇压成本太高的时候,统治者才会醒悟是经济出了问题。回应福利诉求,但是那时通常为时已晚。

二是,统治者,即使知道经济危机发生,也不一定知道如何处理。

专制国家,不同于民主国家,民主国家遇到经济危机,选个懂经济的人上台就行。经济盛世,选个会花钱的人就行。有社会矛盾,选个口才好会协调的人就行。

总之,民主国家很灵活,看问题出人选。

专制国家,不能换人,这就要求独裁者必须是一个全才。

古代皇帝个个都要求知书达理,上通天文,下同地理,说白了,就是要培养通才,否则难以治理国家。
今天,中共的体制更坏,因为最高权力有小圈子之争。
如果一个人非常有能力,帮助统治者度过经济危机,那么你说,下次开党代会,统治者是杀掉这个人,还是要提拔这个人呢?

当然是要杀掉,因为防止他夺权!

王岐山用过了,就必须拿掉,不能让他功高震主。

所以,专制国家就会陷入死循环,越是帮国家解决问题,你就越危险,越要被做掉。
最后大家都懂得,那我还不如谁也不提方案,就看你统治者怎么死。
========================================================
因此,民主不是完美的,也不能致富。

但是民主,是一个更好的,可以实行市场经济的政治体制,它保证了经济危机时,社会有更好更合理的体制,度过难关,迎来下一次发展,从而社会越来越稳定。

专制,太平盛世,一切可以岁静好,可一旦发生经济危机,就非常难以维持下去。
最后社会的解体,也非常刚性,破碎得非常严重
36
分享 2019-10-06

30 个评论

先说结论再谈理由:权威政治不仅不是发展效率最高的,反而会大大降低发展的效率,最终得不偿失。下面我就上述结论作具体的说明。

决定发展效率的因素无非如下方面:
1、作出决策的速度
2、作出决策的正确性
3、保持决策的执行性
4、保持决策的成本

先说作出决策的速度,如果说权威政治在效率上的优势最明显就是体现在作出决策的速度,说得好听一点,就是当机立断、力排众议、抢占先机,说得不好听,就是领导人的头脑发热拍拍屁股就能拍板上马,这也是权威政治经常吐槽立宪政治效率低下的理由,因为立宪政治要求权力分立,既要体现多数人的民意又要照顾少数人的权益,因此作出决策的效率自然不如权威政治领导人高瞻远瞩、当场拍板这么迅速,然而事实上,权威政治除了作出决策的速度比立宪政治高以外,其余都不如立宪政治。

接着,我们来说作出决策的正确性,一般而言,一项政策是否正确,也就是判断是否有利于发展,很难有准确的标准,比如降准,有的人认为有利于放贷投资发展经济,有的人却认为这笔钱难免最终回流到负债累累的房市,鼓励企业拿新债还旧债,不利于经济发展。虽然立宪政治很难界定什么样的政策是有利于发展的,但是立宪政治可以尽可能的避免公权力通过发布政策去侵犯民众的正当权益,因为在立宪政治下,每一项决策往往都是各个利益派系相互妥协的产物,虽然为了达成这个妥协难免会耗费比权威政治高得多的时间和人力成本,但是这可以保障作出的决策能够尽可能的避免公权力侵犯民众的正当权益。国家是通过公共管理行为更好的实现民众的权利,如果一个国家的发展是在没有经过充分的民众或者民众代表同意而以牺牲相当部分民众权益作为发展的筹码,即便这个国家发展得再好但又有什么存续的意义呢?而且今天能够牺牲一部分的人,明天就能牺牲另一部分的人,所有人随时都有可能成为被牺牲的对象,民众的人身和财产安全根本无法得到保障,比如2018年8月山东寿光为了等旱季卖水给下游的居民而蓄水过高从而导致洪峰一来就不得不三坝泄洪,导致下游的居民饱受洪灾之苦,还有2019年2月24至25日,自贡容县为了开采页岩气而导致人为地震导致当地居民死伤,还比如全国各地的环保整治项目紧急关停了当地的合法企业,事后又无法给予适当的赔偿,在桂林就有已经借款斥资几百到两千多万的采石场企业还没正式投入生产就被关停,当事人一夜之间就从千万富翁变成千万负翁,势必大大打击了民众投资生产的信心。

再来说说保持决策的执行性,换而言之就是即便权威政治作出的某个决策是正确的,是符合民众利益的,是有利于发展的,但怎么避免这个决策在执行过程中不走样、不变形,从而导致政策得以和预期计算时一致。这里举明朝“一条鞭法”为例子,因为在古代的税负往往是以实物的形式上贡朝廷的,实物由于自身的属性,很容易在上贡的过程中出现损耗,比如粮食,一千旦的粮食可能由于路程上的损耗,比如破的、漏的、潮湿变质、串味等等自然因素,到了京师可能就剩下四五百旦了,而一条鞭法则是允许官吏在途中变卖掉这些贡品然后换成其他同等值钱更加轻便也更容易保质的货物上贡朝廷,从政策出发点看,这原本是一件利国利民的良政,但在执行中,由于从中央到地方的层层权威领导,各级掌管了货物定价权的官吏就通过低价买进不值钱的货物然后强迫民众高价收购,导致百姓叫苦连天、民不聊生,一条良政由于权威对权力的垄断,硬生生变成一条恶政。

最后说说决策的成本,权威政治的核心矛盾之处在于,如果权威本身施政不当,谁来对权威进行制约从而尽可能的避免权威侵犯民众的正当权益?对权力进行制约无非两种途径,一种是上级或同级领导对下级或同级下属进行监督,一种是体制内各级之间相互制衡、体制外选票监督,权威政治明显不可能使用后者,否则当权威能够受到其他体制内外的力量制衡时,权威就必然受到挑战,权威也就难以树立权威。如果使用前者,那么就会陷入一个逻辑怪圈,那就是谁对最终权威进行制约?同时,上级权威事实上不可能直接了解基层的工作,他也必须通过层层下级的权威机关去保障政策的实施,如果下级权威机关有所腐化或者懈怠,或者为了应付上级而走形式主义、痕迹主义,也就必然导致上级的政策花费了大量的执行和监督成本却无法如预期执行,我举两个例子,比如精准扶贫工作,一千块钱的扶贫项目,连同各种台账、报告、心得、照片整理、日常走访、宣传政策、打印、开会等等所花费的成本就两三千,还没算驻村干部的补贴,那还不如直接把这些成本换成现金直接给到扶贫户,但实际上不可能,因为如果不做上面这些工作,那么你这一千块钱的扶贫项目可能都落实不了,好了,国家做这些项目花这么多钱,钱从哪里来?由于实体经济萎靡不振,所以只能靠印,首先是前几年众所周知的四万亿救市计划,然后2018年第一季度就放水8000亿,年底又搞一个新四万亿经济刺激计划,到了2019年开年,又有一个降准,折合再放水8000亿,那么放了这么多水扶贫户是拿到钱了,但问题是这个钱是靠印出来的,印的钱多了,货币的购买力就下降,物价就飞涨,而扶贫户拿到的钱也就无法实现预期的购买目标,但是为了贯彻扶贫计划,供养和落实的政策成本却一分都不少,甚至由于物价飞涨还在不断增加,从此国家便陷入一个烧钱黑洞。再举一个例子,比如现在全国搞的公共法律服务平台,从政策初衷是便民利民的,但事实上由于权威机关垄断了民众的救济途径和设定人为的援助门槛,比如要求民众必须持传票申请法援,必须在受援以后才能才能帮忙调取对方当事人具体的身份信息,但当事人由于缺乏对方当事人具体的身份信息而无法立案,所以根本无法享受法律援助,但是从国家到省市县镇村派出点七级的公共法律服务平台却一个不落,光一个县级的平台打造从设备到场地到各种文案材料就要好几百万,还要经常维护,还要长期供养一批日常的行政工作人员,无疑就是一笔天文数字,但是其核心的援助功能却无法发挥作用,就算有个别承接受援的案件,工作人员却要经常应付于各种例会、台账、心得总结、周报、月报、季报、半年报、年报、各种节日和临时性重大事件的特殊安排等等,根本无法及时处理受援人的案件。

总而言之,在权威政治下,实施一个政策虽然在拍板的过程比立宪政治更高效,但是既无法保障政策的正确性,也无法保障政策的执行力,更无法保障政策在执行过程中的所付出的成本远高于比通过政策发展获取收益的情况,而且由于层层的台账、痕迹、大小例会、反复调研,政策原本的核心工作反而无法及时完成,换而言之,政策由于错误反复修正和在执行过程中的繁琐痕迹审查,最终必然导致政策就会在执行层面彻底丧失效率,结果就是权威政治既无法保障政策的效率,也无法保障政策的正确性,还浪费时间、人力、物力、金钱,是完全南辕北辙、得不偿失的。
專制國家談經濟發展,沒意義。一切都不是你說了算,發展了又怎麼樣?國家富了,你勉強維持溫飽,有什麼意義?
五毛贴。 专制国家谈经济???共产党有钱不是你有钱。
rtgzddgh 已停用 ?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5747

德国俄国的末代皇帝都是废物配置,不是什么聪明人,但是一战以前不也是经济数据非常漂亮?
实际上这两个最大的君主国也是打仗打崩了才毁灭的。而民主国家实际上谈不上打仗一定比专制有优势。

所以窝佬还是觉得关键在于君主是不是合法的,当然中国人就别想了,肯定都是不合法的僭主啦。所以从操作上来讲中国人反对专制也妹啥问题,反正目前也不会有合法君主。

窝佬这个回复只是因为这个帖子里面有【清谈】,那窝佬也来举几个过于明显的反例驳斥一下。
郎咸平說不能用民主或者專制形容中共,應該叫它超級暴政
這種水平的帖子不移到水區?這種談意識形態和國家經濟的低水準帖子,不如去品蔥學院進修幾個星期,畢業後再看看你能否有更本質的理解。
膜乎产挖坟机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我觉得楼主讲得蛮好的,当然楼主讲的是以GDP为指标的经济发展,他也提出了财富分配问题,即GDP高了,不代表普通民众都有钱了。
很多人感觉看了个题目,就开始反驳了,甚至都没看一下楼主的主要观点。楼主一开始就说了,“经济发展和政治制度并没有直接的关系,而是由经济制度决定”,我觉得这是一个清楚、明确,符合逻辑的判断。只是这里指的经济发展是主要是工业化的过程,而不涉及经济危机,以及后工业化时期的经济转型。
最后,楼主明确指出了专制的缺点,即无法应对经济危机与财富分配的问题,而民主体制在这两点上做得更好。所以,楼主同样认为,在长期或者说稳定性的角度,民主更有利于经济稳定。

大家对于不同的观点,当然可以进行反驳。但请不要贴标签、扣帽子(比如,一看是左派、法轮功、或者改良派),就觉得他们说什么都是错的,而是拿出翔实的数据、理论、例子来陈述自己的观点,从而达到理性讨论,使得双方都能在讨论中取长补短
inylm 新注册用户
嘛,我记得宏经里面讲经济体的供需两侧,需求(内需,出口,投资),供给(技术,资本,劳动力,人力资本)。宪政,司法独立能够保证资本的安全,自然外资的吸引能力强(上海和香港)是个好模板。技术和人力资本,我认为建立在教育和科研上,在独裁体制下为了保住政权必要的是洗脑涉及到开党会什么的,这都问题不大(对于理工类),但是重要的是贪腐,整个体制对上负责,建立教育是一道命令而不是一个自然的过程,到现在中国教育和科研都没有很好的系统。资本,在独裁政体下,资源全部在权贵阶层,一来影响内需,二来,拿到钱肯定移民嘛。如何积累资本?
另外我认为独裁混的好一点点的,只有中国。(开启喷子模式),中国经济真的好吗?gdp,一来多少依赖外资?二来多少造假?(自行百度不冤枉它)三来多少依赖基建与房地产?中国经济不行的。
    腾讯,阿里,哇哈哈,在性质上都属于外资,这样的企业多了去了,除农行外几乎所有的商业银行都有外资(虽然比例不大,例子不好),中国卖出去的品牌又有多少呢?再看看日本(丰田,松下,索尼说都说不完)美国(苹果,凯迪拉克,通用更多了)法国化妆品,英国汽车,保险,数都数不完。中国对外依赖很强的,美国脱钩对土匪威胁很大(根据上面的供需模型)
首先不是專制體制下發展經濟更好,單純的專制並不好,許多非洲國家中東國家貧困不堪,而是有一種體制叫做精英統治下的開明專制,執行良治,對發展經濟好,這些開明專制的體制最後都走向民主化完全民主自由,如韓國智利臺灣西班牙葡萄牙南非,而民主體制是最不壞的制度,更能維持良治文明社會,匯聚精英人才,世界上也有以色列愛爾蘭馬來西亞日本這些先民主再富裕的國家,歐美發達國家都是既經濟發展富裕又民主自由,代表人類文明方向,結論是精英統治良治對經濟發展好,單純的專制極權並不好,而精英良治最後都會走向民主逐漸孕育民主,不經過開明專制過程孕育經濟發展也是可能。
我觉得楼主讲得蛮好的,当然楼主讲的是以GDP为指标的经济发展,他也提出了财富分配问题,即GDP高了,...


经济这么复杂的问题,由经济制度决定?有这么简单,全世界宏观经济学家都该下岗了。
民主不能做大蛋糕 但是能分好蛋糕
ygq1614 新注册用户
如果专制能够发展好经济,又何需改革开放?因为建国到改革开放前那种封闭的状态本来就可以检验自身的独立自主性是如何?反过来你去看美国,假设封闭起来,经历阵痛期后照样能发展!专制本质是控制是权力,让人越来越依赖,反过来美国会让人越来越独立,减少依赖性!
最简单的一句话,专制无法解决经济和社会的衰退问题。
专制国家的游戏规则是零和游戏。
“专制发展快”的错觉来自于缺乏制衡的体制可以肆无忌惮地涸泽而渔杀鸡取卵,而大部分透支性政策在民主体制下会被挡住。
中国的GDP虚高,完全是建立在房地产泡沫高额债务之上。

牺牲长远发展,贫富差距扩大,人民无法享受发展成果。
民主不但可以分好蛋糕,也絕對可以做大蛋糕。
如果所有國企民營化,取消特權,聘請專業經理人,投票選董事會,除了避免藏污納垢,經營效率高幾倍。
如果文明社會,董事會都每股票選,沒有理由領導人不票選。
岩里政男與近平真一,都是支持民主的
专制国家说财产国有马上就国有,没有法治保障一切都是假的,看到马云还不懂吗?
我覺得知道中國歷史的人都清楚轉制集權體制的利弊。對,轉制體制在經濟發展效率上確實比民主要高,但一個重要的前提是國家的最高統治者必須有能力、有智慧,也就是所謂的明君。一旦統治者昏庸無能,之前所積累的所有財富和成果都會被化為烏有,一夜回到解放前,國家走向滅亡,人民生靈塗炭。這是在中國的歷朝歷代常有的事情,也就是所謂的“王朝周期率”。問題是出現“明君”的概率很低,一般出現在新政權剛剛建立的時候,之後基本上都是“昏君”。

民主體制就不存在這樣的問題,雖然經濟發展速度相對較慢,但非常穩定,決策者很少會作出巨大而不可逆的錯誤。

所以我並不看好新加坡。新加坡確實很富有,但其原因完全是建立在李光耀個人能力之上,而不是新加坡人或者新加坡的體制。現在的李顯龍也不錯,但不能保證李顯龍之後的統治者具有同樣的政治智慧。唯一的出路就是李顯龍學蔣經國實行民主憲政,否則新加坡今後會變得一無所有。
撒幣王 新注册用户
專制確實比較有執行力,而且就算錯了也沒人敢說他不對,民主是比較講平均分配,所以各派都會吵來吵去,就像分蛋糕,專制是我先分最大塊的,接著誰聽話我就給誰,民主是大家都說我要我要,但比較不會有人沒分到,只是分多分少
撒幣王 新注册用户 回复 吳小勳
>>专制国家说财产国有马上就国有,没有法治保障一切都是假的,看到马云还不懂吗?

都是共產黨的,止不過先放你身上,缺錢了你就會被嫖娼,被經濟犯罪,自然又回到我手上了
专制政治当权者不可避免的会直接参与到经济建设中,那这就会产生一个问题,通常一个项目工程的事实大部分并不是由于市场的作用,而是当权者,这势必会导致经济发展畸形。详情参考苏联,当权者致力于与美国进行全球争霸,所以他就需要很多武器,特别是重型武器,这直接导致了苏联重工业发达轻工业薄弱,但轻工业偏偏与民众的生活息息相关,所以苏联政府最后被他们自己的民众抛弃了。中共吸取了这个经验,大搞基础建设,进行惠民,虽然民众不见得能富起来,但是对民众的生活改善还是肉眼可见的。而国企还能从国家税收里分到好处,这些国企的员工甚至是相关的从业者,构成了社会的上流,他们的稳定对于整个社会的稳定至关重要,他们都会成为中共的眼睛和喉舌。
这俩例子本身就是在颠倒黑白
而事实上,委内瑞拉是独裁专制, 而中国 只是自称是市场经济 实际上还是计划经济  故意混淆

民主+计划经济 == 印度1991年之前,委内瑞拉,

专制+ 市场经济 == 中国,新加坡,台湾蒋经国时期,等等
政治与经济有关系 政治政策影响经济政策 制定经济政策的是执政者 经济发展需要秩序 专制没秩序 专制不能发展经济 因为专制干好干坏一个样 政府不承担责任
我就一句話
中國的哪裏市場經濟了?
中共的監獄奴工發展經濟?...........它是在剝削你
專制國家的法律是當權者制定的,法院警察都是自己人...............................
專制國家說法治公平?......是指對專制政府公平,不是對人民公平!


不過是依法治人民吧.......象那個香港國安法就是好例子~!
经济发展其实还是看人,基础设施和资源。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无论专制还是民主经济发展都是受限,就是因为人口教育程度太低,同时基础设施也太过破旧。

专制对经济发展的危害,主要是人的方面。一是破坏了人发展技术的自由,古今中外专制政府都会因某些意识形态因素限制一些学术和技术的研究。二是没有安全的私有产权,导致人急功近利,不从长远角度投资,也缺乏社会责任感。民主政府其实也有可能犯下这些错误,只是专制政府犯下这些错误是必然,因为是维护专制统治的必须,与社会的思潮无关。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自由、民主、法治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1-03
  • 浏览: 55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