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的妈有没有像我妈这么折磨孩子的?这是支性吗?

都不算什么大事,可有时真的气得人掉眼泪。总结一下:就是不可理喻。

夏天从外面回来,特别渴特别热,喝一瓶红牛,这时候她也回来,看见我喝冷饮说:“给我留一口。”那么渴喝一瓶都有点不够呢,我说:“您想喝再打一瓶吧。”看见没给留立刻怒了,她还挺伤心,那个意思养你这么多年,有好吃的让你给我留一口都不行。这是不是就叫做没有同理心,根本不理解别人、体谅别人。真怀疑她从小到大怎么和同学、同事相处的,这种人谁搭理她。

放暑假前借给同学一本书,人家看完了,有天顺路从我家经过,上楼还书。我原本计划下午去超市买东西,现在去吧,正好送送同学。跟她说一声,立刻嘟嘟囔囔的,那个意思同学待了不到一分钟就走,然后你也走,你俩鬼鬼祟祟的,你去什么超市?又说谎吧?你俩到底干什么去?同学的爸爸在楼下等,所以只待一分钟好不。

回家路上天气阴沉下了一阵雨,衣服湿了,回到家对她说真是服了,别的地方都不下,就一小块云彩追着我。本来遇到这种奇怪的事情心情还挺好的,她听完立刻急了:“哪下雨了!?(我家周边确实没下)你这是走在街上被人泼了一身水吧(又说谎)?我特么没招谁没惹谁,凭什么被泼一身水啊?不可理喻。

她在银行里取钱,我站在门外等,有个小哥哥问路,人家问完道谢走了,她也完事出来了,像捉奸一样的表情:“刚才你和那个男的干什么呢?”告诉她是问路的,一百个不相信:“问路?把你逼到角落里,问路?(怎么不问别人,专问你)人家很有礼貌的,怎么就把我逼到角落了??

在学校被孤立,放学路上被小混混纠缠,好长时间心事重重,爸爸都发现不对劲,这时候她的眼睛就瞎了。可我想藏个小本本,她立刻就能感觉到你要搞怪,无论藏哪里第二天都能翻出来。每天放学从大院南门回家,有天改走北门立刻拉响警报:“你怎么从北门回来了?放学不直接回家又干什么去了?”

尽管都不是什么大事,但每隔些天就捶你一次;每隔些天就捶你一次,不带这么折磨人的,感觉自己都有点抑郁了。摊上这么个妈真是倒了大霉。

认为有两条内裤就够了,你买那么多内裤干什么?能穿就行了,你买那种好看的干什么?真不知道当初我爸怎么看上她的。

大家的妈也这样吗?还有,论坛里好多人已经移民了,请教文明国家的家长应该不会这样吧?谢谢。
4
分享 2023-09-15

31 个评论

我父母也很让我烦,但你应该学的是把注意力从你父母身上移开转到工作和世界上。对家庭妇女来说,世界就是你们家那么大,注意力也就在那几个人身上。你是年轻人,你心中应该包下整个世界,你的征途应该是星辰大海,你不该关注她关注的事情,对付她的态度应该用应付和敷衍,就是她说什么你都嗯嗯嗯,好好好,但实际不做或应付,要坚定朝着自己的目标去努力。她对你的精神伤害不要当成一回事儿,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努力的那个领域能不能取得成功。


-----------------------------------------

还有你情商也确实不行,你喝水的时候你妈说给我喝点儿,你说您想喝再打一瓶吧,这听着又生硬又无情。这里的标准回答是: 没多少了,我给您开瓶新的吧。
除了共产党外没有任何人能治他们
看开了就好

真的看开了就好 我相信动物庄园的那匹马在被送上卡车做成胶水的时候 他内心喊得一定是拿破仑万岁 在为动物农场感到无比的自豪
她可能是有病,跟支不支無關
或許你需要聯繫學校能支援的諮詢老師
起碼你要學會疏導家長帶來的影響
>>我父母也很让我烦,但你应该学的是把注意力从你父母身上移开转到工作和世界上。对家庭妇女来说,世界就是你...


没多少了,我给您开瓶新的吧——换个说法可能好些吧。可她问的时候我刚刚打开喝呀,而且那句话是百分百商量、歉意的口吻,绝对不是不耐烦那种。反正如果是我,看别人满头汗正在畅饮,本来就没多少,绝不会提出分一口。还有吧,就算她确实看见没剩多少了,我不给留她大约也会不高兴,认为你就是不听我话,唉。
奇兵 🤬不友善用户
很大程度上就是支性。
你母亲很明显把自己当做你的主宰,比你高一等,所以可以随便训斥你。
这个在西方是不存在的。西方父母与子女的关系要平等得多,这都是我亲眼所见。
那么,如果是平等关系,她还能随便找你的茬吗?

另一个支性体现就是,她肯定每天都心情不好。
中国人就是这样,压力大,烦恼多,总是不高兴。
我有时也这样,到了国外发现,大多数人都很平和,才知道原来自己是有问题的,才时刻注意改正。
樓主媽很過分
不是最過分的,但我知道「還有人比你更慘」不會讓你好受一點
我只能說,都很慘吧。家家難唸經

我媽還好
但我爸在我第二次性徵以後還會在我洗澡的時候開門進浴室看我洗澡,而且不是有事剛好開門進來,就真的是特意來看,還會說點「喔~美女洗澡咯~」之類挑釁的話。我鎖門他還從外面硬開。我媽說「不要這樣,每次鬧的很不愉快」他就至少在我媽在的時候不開了,可媽一忙他又來
後階段我就學會了用蓮蓬頭直接沖他,沖得滿地都是水。當下他淋一身濕,就會罵罵咧咧「神經病」一邊退出了。然後負責打掃的我媽就會罵「怎麼又一地是水」,爸就罵我「你不要沖我啊」,我就回「那你不要來啊」,媽說「跟你說了那麼多次不要看他洗澡啊」,兩個人一起罵
當年沒往性方面想,現在回想起來,應該算個性騷擾。還有強吻、從背後摸屁股、說我屁股大之類。小時候沒能力反抗,大一點以後每次都打架打得他掛彩,然後他就說我神經病,反正從來不覺得自己有錯。有段時間他臉上就沒傷好過,後來大概是知道打不過我了,就沒那麼直接了,改成看洗澡
我懷疑我爸放歐美算不算狼父XD

更可笑的是從我小時候開始他就以為我會和他親。我十歲以前他說「長大懂事了就會和爸爸親熱了」(這時代的他經常強吻我,我明確表示不要,就覺得很噁心,現在回想都覺得噁心。話說回來他怎麼會覺得自己這樣還會被喜歡?)
我teen的時候他似乎是看我到了所謂「長大了該喜歡爸爸了」的年齡卻沒有喜歡他的跡象,改成說「人家女兒都和爸爸親,你怎麼不那樣呢」「你什麼時候懂事呢」。我就說『因為那是人家爸爸吧?可能人家爸爸比我家的好』
現在,除了極少數話題(如一起詛咒習近平去死,習主席維護我家感情~)以外,我基本上不和他說話。他會主動和我說話,或者我和我媽說話時試圖插嘴,我就叫他滾開閉嘴。他也完全不指望我對他親了,幾年前我暑假回家,他說我「書讀屁眼裡了,這麼不孝」。他是儒家孝子兼大中華主義者,偏偏我當時剛好醒悟「儒家思想才是坑害東亞千年的毒瘤」,急著想和別人交流下感想哩。這就從他這個孝子的所作所為開始嘴,中華上下五千年都嘴了個遍順便還嘴了日韓兩口。從那以後我們再沒有聊過父母子女之間關係的問題了
看你的描述,我觉得你妈还挺正常的。就你说的那些事,你也有责任。你妈口渴你给她留一点自己再开一瓶,也暖人心吧。你们沟通时都温和一些也许就么那么生气了,在支国你妈已经很不错了,珍惜吧。
>>我父母也很让我烦,但你应该学的是把注意力从你父母身上移开转到工作和世界上。对家庭妇女来说,世界就是你...

沒什麼生硬無情的,我要是對我媽說要喝飲料,我媽大概都會這麼回答我
應喝法,可能還有基本衛生問題
>>樓主媽很過分不是最過分的,但我只能說,都很慘吧。家家難唸經我媽還好但我爸在我第二次性徵以後還會在我洗...


我喜欢逛草榴的成人文学区,里面有很多乱伦的小说,父女母子之类的。我因为接受不了从来不看。没想到逛个品葱,被动了看了一次,罪过罪过。
>>我喜欢逛草榴的成人文学区,里面有很多乱伦的小说,父女母子之类的。我因为接受不了从来不看。没想到逛个品...

我管你喜歡看什麼,不喜歡看什麼啊?
你妈妈这不算支性,很可能只是不安全感和控制欲的表现。哪都有这种人。

什么是支性,你想吃米还是面?想吃米。那好我们今天就吃面。
我觉得这种猫玩耗子的折磨才算支性。

我假定你妈妈是一个普通支那女人,也就是,没有权势,生活充满不安全感,但是自己根本没意识到这一点,无力和家庭外的东西对抗。这时候你这个孩子就是她“最重要的东西”,她一定会全力确保你的一切都可预测,可控制,这样她才能安心。具体表现就是你的routine,几点回家,从哪进门,都要保持一致。一点点变化都会让她觉得失控,打碎她的安全感。可如果她看不到,就不会不安,比如你在学校被欺负。

一句话说就是,缺乏安全感>极度畏惧变化>极端控制欲。

至于喝饮料买衣服,只是贫穷>节俭形成的习惯,再平常不过了,犯不着烦恼。

你妈比你多在支那活了几十年,如果她是个正常人,安全感早就稀碎了,你不能期望她和一个完全心理健康的人一样通情达理。

当然猜错的话当我没说
这是普通的情商低而已。

国外也普遍存在,并不是中国特有的,所以不能算作支性。
情商低就好像刺猬的刺一样,只能伤害最亲近的人。

不能与人友好相处,就是一种心理疾病。
在国外可以去看心理医生,可以矫正过来的。
>>我喜欢逛草榴的成人文学区,里面有很多乱伦的小说,父女母子之类的。我因为接受不了从来不看。没想到逛个品...


人家在談個人家庭的苦痛
你在那邊成人文學???

你沒有分辨現實與幻想的能力,還有對當事人完全不尊重把人家的人生當故事。
这当然是支性 不要怀疑你的判断
能一口气说这么多
说明这些事情真的给你带来了困扰
对你表示同情

无论是母子还是任何关系
这个人是把你当作她的附属 
或者再直接点 你就是一条她养的狗

你的所有故事都指向一点
就是她要时刻宣誓对你的主权
无论是你的行为、你的思想、你做过的事情,还是你要做的事情
她都要来做主 体会权力任性的滋味

就像共产党要管一切
但它并不真正关心每个个体
这如果不叫支性 还有什么叫?
你这个情况我碰到过许多

建议独立之后搬出去住,其他的办法没有。
正常,洼地的负能量传导链,谁也不能幸免,同一款游戏,打开公频,国服一定是骂人最多戾气最重的。弱者愤怒,抽刀向更弱者,这就是岁静可恶可耻的一面
>>樓主媽很過分不是最過分的,但我只能說,都很慘吧。家家難唸經我媽還好但我爸在我第二次性徵以後還會在我洗...

这根本就是鬼父
把这些事情复述一遍一定很难,你很勇敢,我相信你可以战胜你爸带给你的阴影。加油
你母親的問題:
1 過於以自我為中心,沒有太考慮到對方的感受。比如說在酷熱時候分享你的部分飲料。
2 過於以自我看到的東西作為結論。比如說你淋雨了,你母親附近的天氣是晴朗的,就說你在撒謊。
3 太多疑,對自己人缺乏信任。
以上都是支性的特點。

你的問題
1 情商過低,比如說你如果不想你母親分享你的飲料,你可以用更好的說法來溝通。
2 把人性的不足都歸咎為所謂的“支性”。
這還是屬於支性未脫的表現。

建議,屠支不能停留在嘴上,要體現到行動上。自己的親人支性太重的話,要向自己的親人下手,屠支要從自己的親人開始,這樣才有說服力。否則總認為別人“支”,嘴上喊著別人“支”,自己親人“支”的情況又不肯屠自己的親人,這就是中共的雙重標準。也是支性的特征。
已隐藏
已隐藏
已隐藏
>>樓主媽很過分不是最過分的,但我只能說,都很慘吧。家家難唸經我媽還好但我爸在我第二次性徵以後還會在我洗...


你怎么变成女的了
不哭不哭,摸摸头~
>>你怎么变成女的了


我從來都是女的啊……
哈哈哈,楼主描述的太过写实,
要我说就是俩字-专制
我也举个例子,我同时和我老妈买菜回来,那必然最终永远是她买的菜是‘最便宜或者最好的’,贬低别人的抬高自己的.
这就是一种专制,妄图通过自己的年龄,所谓的人生经验等等凡是能说的上理的东西来压制你,这是一种扭曲的控制欲,一种内心充满不安全感的表现,她/他们通过这种方式让自己感觉是被子女依赖的,自己是存在的,自己还是有可取之处的。一方面害怕自己变得无用最终被子女抛弃,另一方面就是支国特色,这种可悲的‘所谓的为你好’的关爱。完全都是因为洼地这个扭曲生态环境的影响,他们想体现出自己对子女的爱,但却不知道怎么办,只能用这种方式表达。理解他们的动机和背景后笑笑就完了。
父母都是上一代的人,他们那个时代的局限性是无法逾越的,因为很多东西写在骨子里是改变不了的。
有一天,你的下一代也会这样审视你。

你的认知能力超过你父母是理所当然,但没必要纠结他们的局限性。

有可能的话,早点独立出去,摆脱他们对你的负面影响,因为如果你一直身处其中,你会发现,最后你会变成当初你最痛恨的那种人。
主要是贫穷喽,赚钱困难心情也不好,潜意识中你就是一个负担,负资产,她的行为指向降低你的成本,超市,内衣,红牛少买,衣服湿了有洗晾成本,放学不走最快线路可能会有零食成本,和陌生人交谈可能会骗走钱,被小混混纠缠,大概率不会损失钱,所以没说什么
>>樓主媽很過分不是最過分的,但我只能說,都很慘吧。家家難唸經我媽還好但我爸在我第二次性徵以後還會在我洗...


看女儿洗澡这个真是变态啊,赶紧找个男朋友吧
>>我從來都是女的啊……


你多大
说 你跟那个男的刚才干什么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