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的宿命 - 林修正(韓國瑜現象、國民黨眷村文化)

流浪的宿命  by林修正 - 報臺 TAIWAN POST


https://i.imgur.com/I6dQWMC.png

最近和一群朋友吃飯,聊起總統大選要支持誰的話題。一位在眷村長大的外省朋友說:「我父母和幾個朋友都支持韓國瑜。學歷高一點的則支持郭台銘出來。我爸媽強調有一個那麼大的國家可以依靠,為什麼要獨立?同齡的朋友除了和我爸媽持相同的理由外,事業在中國也是重要因素。」

我問他,「那你呢?」他苦笑著說:「台灣人自詡為亞細亞的孤兒,我們眷村外省人則是世界的孤兒。除了國民黨,我們內心沒有可以踏實依賴的地方,但國民黨卻背叛了我們。」

吃飯後,我搭他的車子回家。在車上,他靜靜的說:「我知道你是綠的,我也想綠,想落地生根,但我始終跨不過那個門檻。」我看著他,「為什麼要綠?又為什麼跨不過去?」

他說:「以前小時候,每次我爸爸媽媽一邊看新聞報導,一邊大罵民進黨台獨、小日本的奴才。我都認為很有道理。兩岸開放之後,他們跟我祖父,也回去老家幾趟。回台灣後,他們沒有比較兩岸差別,還是如以往那樣罵民進黨,但用語就逐漸越來越像大陸。特別是我哥哥去大陸做生意,最風光那幾年,他們更是天天罵、餐餐罵,甚至講老毛子、土八路還是有兩下子的。但我哥哥在中國生意被巧取豪奪失敗後,他不再大聲誇獎共產黨,卻還是強調祖國偉大。他牌桌上的朋友都這樣。」

朋友又說:「後來他們批評越來越過份,我就跟他講。台灣有很多不好,政府不好,民進黨很爛,但至少你吃的、穿的、用的,哪一個不是台灣這個社會給的?要罵也不要罵的那麼過份!他反過來罵我,他說『我吃的、穿的都是我當兵辛苦得的,哪一點讓台灣養?你這兔崽子,你忘本還敢跟老子這樣講?』我跟他說:你活了一把年紀,有六七十年都在台灣。你人生有多少和大陸有關?你可以不喜歡台灣,但也不要罵的那麼難聽?」

朋友再說:「他大聲跟我嚷著,『要不是老子打倒日本鬼子,台灣人現在還被日本殖民、奴役著。他們不懂的感激老子,還敢選總統?削減我們的年金?太過份了!』我聽了實在受不了。就跟他吵起來。你哪一天抗日?哪一天打倒日本鬼子?抗日勝利時,你還不到十歲,你作夢!人家台灣若還是日本人管,經濟發展比現在好太多了。你要不是跟著祖父跑來台灣,你會那麼好過?你也回過大陸,你故鄉那些年紀跟你相仿而當過解放軍退伍的,哪一個比你好過?你說說啊」

「我越說越氣,就越大聲。台灣爛、台灣差,但台灣的一切發展你都參與。你沒建設,但至少你當兵保衛過。你們多說大陸很好,很棒,但李叔叔的小孩在大陸做生意,不也是和哥一樣,被坑了。張叔叔的小孩還要拿錢去把人贖回來。他們好在哪裡?大陸好,一大堆去大陸的叔叔伯伯嬸嬸哥哥姐姐,哪一個生病不是搶著搭飛機回台灣看醫生?除了住市中心區外都比台灣落伍很多,大陸哪一點比台灣好?我這邊可以大罵蔡英文、民進黨,你去大陸敢罵習近平、共產黨嗎?」

他看講不贏我,就要動手打我。 我媽在旁,趕快勸架,「小聲一點,不然被鄰居聽到你罵習主席,全家會遭殃!」

我靜靜的聽著,然後問他:「在台灣住那麼久,怎麼會有那麼強的中國情結呢?」我對外省人那麼強烈傾向中國,本來就很困惑。藉這個機會,我深入問他。他說:「你錯了,眷村的人都是生活在「中國」裡。」

我訝異的張大眼睛看他,朋友笑著說:「眷村本身就是中國。我父親在軍中服役,他是被教育為中國軍人。他回家,整個眷村也都是中國。我們之間可以有中國某一個省的鄉愁,可以講家鄉話,但不可以有台灣意識。連講台灣話都是內心中,說不出來的禁忌。」朋友進一步闡述。「牌桌上的牌友,都是來自四面八方的軍人、軍眷,這不是中國嗎?小孩穿門穿戶的到各家去吃飯,你們台灣人認為好玩,小孩子很幸福。但你難道不怕小孩子亂講話,把自己家中聽到的話,在別的伯伯叔叔家講出來?若不小心,這會抓去槍斃的。」我驚訝的看著他,一句話也講不出來。原來眷村還有這個我們想不到的相互監視的功能。

朋友笑著說:「所以眷村就是中國,一個國民黨設計出來的中國,但他們卻是牢籠。在我們那裡,對未來住處最安全的說法,不是反攻大陸回故鄉,不是住在台灣,而是移民外國。「回故鄉」是匪諜,落根台灣是台獨,這些都會危害國民黨政權,只有跑到外國才不是要推翻政府。」說完,他乾澀、無奈與落寞的笑著。

「所以我爸爸媽媽拼死也要把哥哥姐姐送出國,跑到那唯一安全的家。然而即使他們出去了,過著遠比台灣還苦悶的生活,他們還是覺得比在台灣幸福。不過,你不要以為他們就認同那個國家。他們是不會認同的。在他們從小的世界中,只有蔣總統、蔣總統經國先生、國民黨才是他們的家。其他的,都是暫居地。他們或許會老死在那個新國度,但他的內心依舊是遊蕩的。」

https://i.imgur.com/CbUJLzv.png

「韓國瑜的出現,不是外省人要支持外省人,是眷村的中國人要支持眷村的中國人。」朋友很專注說,「那種眷村的中國人,與你們台灣人眼中的外省人是不一樣。他們不是外省人,是一個獨特環境中培養出來的新品種。他們透過戒嚴和以往聯繫在一起,屬於蔣總統、蔣經國的紅衛兵。韓國瑜的這場選舉,乃是要帶領他們重返往日時光;這不是要奪取政權,這是要找回失落。韓國瑜在高雄市長選舉造勢場合唱「夜襲」,你們這些不是眷村的人聽不懂,解讀也是錯誤的。韓國瑜那是在喚起戒嚴時期的眷村意識。」

我說:「他們難道不知道韓國瑜會把台灣賣給中國嗎?」朋友說:「他們知道,但這樣的方式讓他們透過眷村記憶,有種回國的感受。這是感受,不是理性思考,你不要以為韓國瑜講話粗俗,他很多話與動作,本身就是在喚起眷村記憶與動員。現在打韓國瑜的很多語言,就是非眷村意義的概念,很難撼動眷村人的人心。就像李登輝說:『吃水果,拜樹頭』,你們台灣人很感動,但我們外省人沒有感覺。習近平選韓國瑜而不是郭台銘,也是對的。因為共產黨能瞭解,並且掌握韓國瑜的調調,他們是同一套文化長大的人。但共產黨不能掌握郭台銘;而且韓國瑜沒有見過大場面,要的是蠅頭小利。」

我疑惑的又追問:「既然眷村的人知道韓國瑜會把他們賣掉,為何還支持韓國瑜?」朋友說:「既然他們不認為台灣是他們的,賣掉台灣又有什麼可惜?」朋友看我一臉茫然的樣子,就進一步解釋:「台灣只有屬於中國,才對他們有意義,不然,怎樣處置對他們都無所謂。而且,在他們眼中,人生已到末日,需要的,僅在證明他們的存在。他們的存在不在資產,而在記憶。因此眷村改建對很多人來說是利益增值。但對另一群人來說是生命價值消失。」

我問:「若韓國瑜把台灣賣掉,他們就要繼續流浪。」朋友說:「他們一直在流浪,從來沒有停止流浪。」朋友停一停話,繼續說:「蔣總統、蔣經國和國民黨很怕我們將心定在台灣,讓他們有著流浪的心,就可以讓他們願意繼續為蔣總統的「反攻大陸」奉獻生命。即便後來兩蔣想要在台灣落地生根,但他們從來不講,也不提倡。既然上位的人不說,下面的人也就繼續執行「流浪」的政策。經年累月下來,要他們改也改不來了。」

當車子快到家門時,朋友語重心長的講了一段話。「我們這群人沒有人認同台灣,是永遠的外省人。但即使認同中國,大陸人也不把我們當中國人看;在中國、美國都一樣。在大陸人眼中,我們永遠是外國人。最後我們什麼也不認同,就只認同:流浪」我臨下車時,跟他講:「你可以像天然獨那樣認同台灣啊?」他跟我瞇一下眼:「他們是摩西荒野四十年培養出來的新猶太人,我們終究要在荒野中老去。」

作者簡介:林修正,中州科技大學副教授,精專歷史,專攻制度經濟學、政治經濟學和經濟史。
11
分享 2019-10-20

60 个评论

草包是真不行,主动要选的那一刻就注定肯定死的粉粉碎,唯一的悬念是明年罢免会不会成功了,总统选举和他已经没关系了.立委也是.
還是不能輕忽大意,儘管韓國瑜一身污點、中國方面已經圖窮匕現,香港問題讓世界警覺到中共的威脅,美國也開始願意伸手支援台灣,但還是不可小看國民黨對台灣70年的洗腦成果,親身觀察:很大一部份60後台灣人依然很吃韓國瑜的那套親中發大財理論,對他們而言台灣人就是中國人,和中國促進交流並不是一件壞事,經濟下滑完全是政黨輪替,民進黨執政的關係,香港、西藏、新疆等問題與台灣無關,台灣只是單純與中國貿易賺錢而已,因此我認為2020大選依舊不可掉以輕心
我老昨天发过这一篇了。。。
誒誒,同志居然發過了嗎...
FreedomAsia發的是這篇吧,的確是轉載了相同文章。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6830
首先,眷村裡多數人是相對弱勢的,算是被國民黨硬生生帶到背井離鄉,還被灌輸洗腦的。越是背景草根,貧困的眷村陸軍,越是會有那種想歸宗的想法,那是時空的悲哀。

但這個文章撰寫者的背景 各位想必是不知道的? 我可以貼他個人的文章部落格,他是反孫中山,反蔣介石就算了,也反蔣經國的一個人,撰文滿滿 很清楚的。

由他寫出一篇看似無奈的眷村背景文章,我很難,很難 不認為他是在散布錯誤的眷村概念給不清楚的讀者。 多少有點想讓讀者覺得眷村人是另一類人,是不支持台灣的人為多 這種意味。

用這種本身持反對立場,還裝成理解著對面的口吻寫下煽動對立的文章,我覺得是很下流的共產黨的行徑:


http://www.hi-on.org/articleType.php?No=8189&currentPage=2&Ty=&No=8189
每个人都有立场难道你没有吗?应该看他说了什么做了什么而不是他的背景,出身。
我认为这篇文章很好,现在已经开始关注眷村文化了。
我有立場,是的,或許我的上一篇言論偏激了點,但重點不是因為他的立場,而是現在在台灣,確實是有許多持明確反對立場,然後再用看似中立的文章,並以對方角度試圖帶入一些不時的概念,或許主要目的是更把人群分化,這我並不能也不敢斷言。

但我打個比方,就像是宋慶齡脫共然後到台灣寫國民黨惡行秘辛的文章。

重點不是立場,是類似共產黨的偽裝跟分化
由他寫出一篇看似無奈的眷村背景文章,我很難,很難 不認為他是在散步錯誤的眷村概念給不清楚的讀者。 多少有點向讓讀者覺得眷村人是另一類人,是不支持台灣的人為多

用幾個簡單的小問題就能檢測出這篇文章所傳達的是否為同志所言之"錯誤的眷村概念"了:
1. 國民黨內自我認同為中國人的比例有多少?
2. 國民黨內不支持台灣獨立的比例有多少?
3. 眷村人口內國民黨黨員、支持國民黨的比例又有多少?

但這個文章撰寫者的背景 各位想必是不知道的? 我可以貼他個人的文章部落格,他是反孫中山,反蔣介石就算了,也反蔣經國的一個人,撰文滿滿 很清楚的。

1. 文章來源:報臺 TAIWAN POST
2. 吃飯後,我搭他的車子回家。在車上,他靜靜的說:「我知道你是綠的,我也想綠,想落地生根,但我始終跨不過那個門檻。」我看著他,「為什麼要綠?又為什麼跨不過去?」

這兩點已經明示了撰文者的立場
我不是因人廢言的意思。但在這資訊工具被濫用的現在,看越是涉及敏感議題文章,總會需要稍微查看作者過去的言論背景跟實際傾向的軌跡,不然很容易由於文章本身有說服力,觸動人心,而被帶領到刻意設置的誤區。

今天這個文章內容是寫得很好,看著我也覺得有貼切的地方,難過的地方。容易讓更多人對所謂的眷村生活模式跟背景產生好奇心,嘗試去理解他。 但他同時透露了太多 「眷村內的外省人們不認同台灣」這個訊息,參照該作者的背景,政治言論背景,你還認為,他是公正的在闡述一個故事嗎?

家父眷村長大,運氣好是空軍眷村所以生活較好,我知道很多眷村故事,並不是像文中所說的整天想著國族大中華,而是在台灣落地生根的好故事。他們眷村人們會比較凝聚,很多是帶著在異地沒有資源 (資源是國民黨的 不是小兵官將的) 加上還跟台灣人沒有融入會怕摩擦排擠,並不全然如該文所說,是一群只想著「我們不同」的人,只是想好好生活下去的人
1.我個人認為國民黨內自我認同是中國人的非常高 應該九成,因為國民黨一直是黨國老權貴死握著,根本鮮少有年輕一代加入

2..這問題牽扯到憲法,國民黨黨綱就是反台獨也合乎現有憲法,即使現在立刻問蔡總統,答案也是一樣,應該說是我們台灣本來就不需要獨立,中華民國台灣已經是獨立政權。

3.眷村人口內應該是九成九支持國民黨的

上面三個答案回答了。 請問,該文用事實的眷村政治傾向,傳達一個隱性的 「全村人口不愛台灣, 是外來者」 這樣的說法你同不同意呢?
嗯,但是这篇文章更加让我同情眷村人和文化,虽然他们对台湾没有感情甚至有出卖台湾的嫌疑。但是我的感觉是同情和理解,而不是仇恨和排斥,毕竟他们终将老去,他们的思想是那个年代的牺牲品,帮助他们展现台湾更加人性和温情的一面更加有希望的一面,让他们在生命最后一刻不在恐惧,不再愤怒就好了。
是啊,每个人背景生活环境不一样,更何况眷村人?文字最可贵的地方是把平常难以理解的一些人人深入剖析给大家,不论目的是什么,至少能在一滩污泥浊水中看到一丝人性的光辉,这就够了。
想搞分化的总能对那些偏见愚昧极端的人。就算红色政权笔杆子再强对接受建全文明的人也没办法洗脑看看香港人,看看台湾。
我衷心希望你所說的屬實, 但我們是否都太小看了那些生活中潛移默化的洗腦了呢,那是共產黨建政至今最擅長的事。 用一隻手指推一個骨牌,就可以讓它綿延的越撞越大。某個程度上我認為現在台灣的族群對立,與此不無關係的
2..這問題牽扯到憲法,國民黨黨綱就是反台獨也合乎現有憲法,即使現在立刻問蔡總統,答案也是一樣,應該說是我們台灣本來就不需要獨立,中華民國台灣已經是獨立政權。

一個人支不支持台灣獨立,無關乎法律,法律並不能限制台灣人支持台灣獨立

上面三個答案回答了。 請問,該文用事實的眷村政治傾向,傳達一個隱性的 「全村人口不愛台灣, 是外來者」 這樣的說法你同不同意呢?

作者以該名"外省朋友"為例,正面說明了並非所有於眷村長大的人口都不愛台灣,都屬於外來者
事實上外獨會正是外省人也是能成為台灣的一份子的最佳典範,現在的台灣人根本就不可能根據是否為外省人或是否為眷村居民就輕易判斷一個人的立場

我有立場,是的,或許我的上一篇言論偏激了點,但重點不是因為他的立場,而是現在在台灣,確實是有許多持明確反對立場,然後再用看似中立的文章,並以對方角度試圖帶入一些不時的概念,或許主要目的是更把人群分化,這我並不能也不敢斷言。

但他同時透露了太多 「眷村內的外省人們不認同台灣」這個訊息,參照該作者的背景,政治言論背景,你還認為,他是公正的在闡述一個故事嗎?

如今台灣的眷村幾乎已經拆遷的差不多了,如果不是自報族譜,一般人走在路上能分得出眷村人與普通人的區別嗎?恐怕就連外省人與本省人都已經完全無法分別了,同志認為這篇文章能起到多少分化台灣的效果呢?

國民黨作為真正的外來者,正試圖出賣台灣主權,它們才是分裂台灣的幕後黑手,本文作者只不過是點出這個外來政黨的候選人之所以能成功的真正原因而已,難道同志敢說這篇文章的內容完全是子虛烏有嗎?
你心中已有定論, 認為國民黨就是外來者,壞人,這就是我不願看到的。

再來沒有人會沒事自爆族譜的,我想您年紀應該比我尚輕一點。其實在我小時候根本沒有這樣被分,也沒有在人群裡時常聽到這樣的談論省籍。 卻是在我回國工作定居後越來越感受到分化。感覺外省人被當作一個標籤使用,而且是在那些第一代第二代已經影響力漸失的時候,開始讓從來也沒有特別省籍概念的台灣人,感覺需要背負罵名,像是原罪似的。

但如我說 你說 「「「國民黨作為真正的外來者,正試圖出賣台灣主權,它們才是分裂台灣的幕後黑手」」」 你心中已經有成見。我也就不再多說了。

p.s.我從來也沒有說這篇文章子虛烏有,他很多地方說的貼切,所以才讓人想閱讀。 但只用貼切但片面的事實,去誘導出一個偏頗的氛圍 (您不覺得的,因為你都說了國民黨是分裂台灣的外來者,雖然國民黨裡確實有這樣的人,但也絕不是全部)

總之,萬事並非非黑即白,分裂也不是一個黨可以造成的,我只覺得,台灣人這麼輕易被統戰的的話決意要先內鬥到其中一方全倒,這樣自己對自己人鬧個爽就足夠讓包子高枕無憂了...
我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我只是诚实的说出自己的想法和观点。
警惕是要有的,但是也不要拒人于千里之外。
就像你的生活背景一样也会影响到了你,如果我的观点我不认为你能成为合格的文化审查人员。但是作为军人将会是台湾最宝贵的财富。
哈哈哈,謝謝,我當這是褒獎了。 如果您可以看得到,有興趣確實可以去閱讀一下那位原作者的blog, 或許能瞭解那麼一絲 (沒有也無妨) 我對於他的思想光譜 vs 他這篇文章裡 我所感到的突兀之處:)

然後合格的文化審查應該是無審查,我很高興台灣目前還沒有那種工作崗位存在:)
.
所以我羡慕你们。
我是認為對立不會因為忽視而消失,漠視對立存在的事實,正是轉型正義的阻力。

罪的來源不是血統,而是正當化國民黨來台後的一切作為,
否定台灣人抵抗殖民的正當性,幫助國民黨繼續掩蓋歷史,
抗拒清算(我故意用這個詞)的「政治選擇」。

我不諱言我以認同來決定國族,選擇當台灣人,
是因為恥於當國民黨的同夥,我不想背他們的罪。
更私心的部分是我對黨國化洗腦教育的仇恨。
碗叔 回复 miule236236 黑名单
你好, 事實上我支持你所說的「清算」, 雖然這個詞彙帶著政治不正確。

在當年時空背景下的確有許多沒有惡行的人是被 (我個人覺得初衷有其迫切性,有必要但被個別執行者用於作為逞兇作惡)戒嚴威權謀害。 只是,作為曾經遭受黨國教育洗禮,也曾經是國民黨支持的外省第三代,即便我現在這麼說,您是不是還會對我有些許的敵意呢?

我想說的只是:不是人人都是特意選擇了才會站在你的對立面。我是台灣人我也熱愛台灣,有許多像我這樣想法跟類似背景的人,會在不斷的被標籤檢討下,無所適從。


找出更好的解決方式,並不是忽視它,而是公平的用理性觀點來分類人。這不影響檢討該檢討的人,但也不該涉及「時空背景下有著一定枷鎖而曾經不覺」的人。 不然 只要被標上「國民黨」「外省」 就不能是愛台灣的人了嗎? 不要把自己人推向遠方.... 抵抗中共對台灣各方面侵蝕,不該被對方以兩手操弄製造對立而得逞。
呵,197x年,住在邊緣少將官的眷村,去把那個妹子玩,去到家裡那個冷氣開一整天,197x年,呵呵!沒有特權沒有奴役,也沒有似是而非的中華民族高帽,什麼主義,誰不知道你在玩什麼鬼!告訴你,不要太過份,台灣主流意識希望慢慢隨時間消化,這已經是你最大的福報了!逼急了,要玩革命?你這種背景的人還在嗎?
2004年左右,講統一可以公開的,講自決講平等講獨立講綠要偷著,十幾年而已,眼看就開始洗國民黨或其隨從也是民主的,拜託,中華民國/國民黨這麼好,國民黨上上下下搜刮然後送下一代移民是在叛國嗎?時間到還回台選總統看健保呢?國民黨給共產黨哪裏不一樣?
现在的国民党好多了,看看共产党做的好事吧,活摘器官,饿死3千万,文革又死几百万,看看香港 共产党宁肯杀光这些善良勇敢的人也不愿意为了所谓的面子妥协。
你们的国民党不够好,但是说共产党一样绝对不正确。国民党迫于压力开放党禁足以让他们有资格在台湾有一席之地了
内部矛盾没什么问题,美国也有两党之争,多些理解包容和妥协吧。不要一味的抹杀排斥对方。
和緩的變革,珍惜的就懂!這也是別人說台灣民主的不同!但,不要太過分!外省人不認同台灣的,邏輯能就好
miule236236 黑名单 回复 碗叔
以認同來看,選擇「國民黨」就是選擇當加害者的幫兇,我為什麼不可以討厭?以認同來看,選擇當「外省人」就是不願意在台灣紮根,再加上了想把台灣變成中國,抹殺台灣認同的統派思想,我為什麼不可以討厭?

你怎麼不想想外省血統的獨派,為什麼會覺悟放棄基於血統的中國認同,而選擇基於土地的台灣認同。你這篇跟「中國人沒錯,都是共產黨的錯」幾乎雷同啊。
他的意思是不要把某個群體標籤化,然後厭惡該群體的所有人,因為人的出身和背景實際上不由自己選擇。
舉個例子:把「外省人」打上愛中反台的標籤,然後厭惡所有外省人。但就如你所說,外省人中也有人認同自己是臺灣的一份子,主張台灣脫離中國獨立,外獨會的支持者。

但這裡頭有個問題,那就是你不可能知道「誰是如此」。
比如說:你有一個朋友,你知道他是外省人,但你知道他是親中反台還是反中親台嗎?不可能知道,對吧?
那麼你要是因為外省人這個標籤,而將他視作前者,那你會失去一個朋友,臺灣也會失去一個臺灣人。所以不要用身分和標籤來區別他人,「聽其言,觀其行」才是最好的方法。
碗叔 回复 miule236236 黑名单
好的,謝謝你極清楚地表達了你自己的立場。

「選擇」當「外省人」有點妙就是了,原來還可以用選的。每個人要討厭什麼是自己的喜好,但您的程度似乎沒有溝通的餘地。 「消滅國民黨」「清洗外省人」對你來說應該是台灣首先要務,那我不多言了,不再回應~ 謝謝。
他的說法比較像是沒搞清楚你想表達的,而不是排斥一整個群體。
希望你能瞭解這一點,而不是放棄溝通。
你這是在主革命張種族清洗?
我也只是希望散散佈自己的想法,沒有想過要說服或是特意改變些什麼。不想爭吵。

尤其是看到現在的仇恨言論層級,事實上是二十幾年前幾乎看不到的,我對此感到不解後才思索,認為這是分化工作的一部分。

這骨牌已經推倒,即使背後那隻手已經不再了,甚至還能坐火上觀開始呼喊救火,但看似已經倒了的沒有停下的可能,直到理性思考的人們築成人牆擋下。
我說的是認同不是血統,當然是自己選的了。

我願意在台灣建國或獨立後幫助外省血統的台灣居民爭取歸化台灣的權利,
但我一點都不想讓不願意放棄中國認同,不認同台灣的人當台灣的公民。

這也是台灣應該擺脫ROC的原因,受夠了拿ROC來碰瓷台灣的中國人(認同中國者)了。
至於台灣建國後在台灣的中國人,也不用擔心會被趕出去,頂多就像在日韓僑一樣,
只有永居權,但是不歸化就沒有參政權。
我在描述 中國人血液裡面 漂泊到哪個國家 始終無法融入當地 無根的浮萍 這是中國人自己必須想一想爲什麼 遇到運氣不好的時候 排華都算輕的
所言甚是... 似乎總是披著自己帶著長遠文化的外衣,不願接受他人的文化或是融入。 看看各地china town多少在地數十年還是只跟華人交流不大會說當地語言的...

很可惜 是到別人家進去了還自己關上了門,只在裡頭跟幾個人小聲談論...
大陆有句话很经典 "不是老人变坏了,而是坏人变老了",没错,大陆人整体素质正一代比一代坏... 反转过来也适用于台湾,台湾的年轻人对世界的认知越来越清晰,拥有更高的是非辨别能力,也拥有更好的政治观念和言论环境. 主宰未来的将会是现在的年轻人,我有预感台湾在大约十几年后会和中国大陆形成极端的反差
我想问台湾人的是真正想反共复国的声音应该消失殆尽了吧,是不是只剩下眼球中央电视台这种诙谐的笑话了。
換個角度思考,台灣的民主開放程度正是因為國民黨的外來不正當性
通常殺最狠的都是自己人,美曰其名本國內政外國勢力不得干預,所以文化大革命、光州屠殺、國民黨來台前的228
中東/東歐/非洲不都是想殺就殺嗎?也因為國民黨的不正當性所以台灣民主意識才能那麼高漲

每一次總統大選每隔4年多少黨國教育的人過世?多少民主教育的小孩成年取得投票權
國民黨不轉型遲早會死,所以像朱立倫這種年輕一點的早早就偏美了,反送中也是第一時間支持香港

站在另一個角度我反而不擔心國民黨,我更擔心民進黨一直全面執政,腐敗的太快
今年不就是這樣嗎?明明民進黨這4年全面執政大家都不滿意,但是因為韓國瑜,民進黨穩贏
變成民進黨大會時儲君和大老已經為了瓜分勝選後的資源在打架了
溝通不是爭吵,溝通是嘗試讓對方理解自己的想法,反過來也是自己嘗試去理解對方的想法,試著彼此達成妥協。
如果一開始就放棄溝通,臺灣直到現在還應該像戒嚴時那樣,互相猜忌、互相懷疑、互相傷害,我們能是如今的我們,靠的就是溝通,然後達成諒解,一同攜手走向未來。

至於你後面說的那些...,坦白說我不曉得你為何會這麼想?中國的分化很成功嗎?我只看到了不理智的人們,隨著某位政客的民粹式語言起舞而已啊?
民粹不過是暫時性的情緒,當選舉結束,那些人自然會再次恢復,重新變成正常人。
的確已經消失了,現在幾乎都是統一或台獨這兩派
嗯。统一不可能。
现在就差改宪法了。
他的意思是不要把某個群體標籤化,然後厭惡該群體的所有人,因為人的出身和背景實際上不由自己選擇。

事實上"外省人"、"眷村人"或"國民黨支持者"這些標籤都是自己給自己印上的
因為只要自己不說,沒有人會知道一個人是否為"外省人"、"眷村人"或"國民黨支持者"

原因很簡單,就如同上面提到過的 如今台灣的眷村幾乎已經拆遷的差不多了
再加上外省人與本省人的後代在長相、口音上幾乎沒有任何分別,現在台灣的年輕人也已經完全沒有了所謂的省籍意識,如果交談時主動提出"我是外省人"的話,對方可能只會淡淡的回一句"是喔",然後一樣該幹嘛幹嘛

也就是說這篇文章是絕對不可能起到上面的同志所提的所謂分化社會的負面效果的,會這麼想的恐怕也只有國民黨的支持者而已
溝通不是爭吵,但溝通是指雙方有彼此保留一定程度的交流意願。 是兩方都願意對議題保留一定質疑,這樣來從交換意見裡得到新的想法,這是我以為的溝通。

如果兩方皆是抱著想要說服觀眾又或是說服正在與自己談論者的想法,那事實上確實是不構成溝通的,很容易淪為各說各話。

在這邊會發言只是想表達自己個人的看法,試圖讓單純上來看看的人發現「啊,原來有這種想法呢」所以我不樂意對成見爭辯, 同時我也很樂意看到一些讓我改變想法,拋棄既有成見的東西。



至於你說的不曉得我為何會這麼想,或許我可以試著解釋看看:

首先是,台灣人對於共產黨的propaganda統戰模式,與挑起鬥爭批鬥,讓他們認為對自身有害的一方持續自顧不暇,是編列實際大量預算並且有系統的進行著的。 長期只居住在單一社會,尤其是習慣了自由民主的人們,或許不容易想像,甚至覺得是陰謀論。

在我曾經生活了六七年的澳洲一座城市,對比孔子學院從當時,乃至於今日的行動跟內容升級,讓我比較之後,確切的這麼感受。 至於今日台灣族群間的一些仇視言論,相較於之十幾二十幾年前沒有這麼激烈的時候,我不禁時常的覺得,這真的是單純自然的嗎?

統戰,挑起紛爭,不見得是直接粗暴的。 台灣藍黨新黨藍黃金,泛綠的個人也不見得沒有個體有曾經接觸到過。 或許在某個當下只是被提出一個建議,一個論點,是完全幫助該政客凝聚支持者的,各方看來都合理的「略微偏頗但三分真七分掩飾」的論點,長時間在兩方零星的這類言論影響之下, 即使停止操縱,整個社會會自然的 分成兩個派系各自據理以爭,再不用任何推手。

如果你可以理解孔子學院的作業方式,那就是緩緩的從兩個方面各自把民粹刺激到升溫。在台灣沒有孔子學院的問題,但台灣本身就具有的一些族群歷史摩擦與對立, 只要透過政客的操作,效果只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現今的民粹層級,確實是有著部分來自中國共產黨在台灣政客這方私底下推波助瀾的影響才造成的,不只是藍,綠方亦同。

所謂的 propaganda並不是造假,只是讓人們在各自 「正常人的狀態」 都可以存在一種(從長時間被誤導)自發性的信仰核心價值。 就像是同樣支持自由民主的任兩方,也可以因為認為自己正在做的事是絕對正義,而越來越升級對另一方的攻擊,直到打敗這另一方成為信仰中最prioritised的一切。

我們只是需要識讀與具有自己的思辨能力,才能避免受到這種影響。
你說自己給自己印上的我不同意,沒有那麼多人 (除了自以為是的高級外省人) 會吃飽了沒事想要給「自己」「上標籤」

「曾經支持國民黨」「爺爺輩的是跟隨國民黨從大陸到了台灣」「父輩成長生長於眷村之內」 這些是記憶跟事實。

你覺得這樣背景的人,當看到比較無理的無差別指責時,應該: 1.認為自己並不是外省人,並且抹去父輩眷村長大的記憶, 這樣才叫做不是自己印標籤? 2.說出來,希望更多人能停止這種歧視,好好思考自己的言論是不是屬於多數霸凌? 我希望你會選2。

再者,你說這篇文章「絕不可能起到分化社會的負面效果,會這麼想的恐怕也只有國民黨支持者而已」 這就像是土共今天在大陸說 「新疆在教育營絕對沒有起到分化跟文化滅絕的效果」一樣。 覺得有的少數方提出了「有」仗著主流聲音或是人數 就硬生生說 「沒這回事,如果你覺得有你就是恐怖分子」。 你不覺得這邏輯完全相同嗎?
基於這些東西否定台灣不就是自己選的?那為什麼我和其他有外省血統的人就選擇認同台灣了?
即使有血統因素,認同仍然是自己選擇的。
為了自己的鄉愁

出賣自由民主的人

就是敵人
碗叔 回复 miule236236 黑名单
上面那一句話否定台灣了 求你解釋, 阿共要打過來我絕對第一自願參軍壯年派,究竟是為什麼,或是說憑什麼要去說,一個人不能同時是外省人然後絕對認同台灣的?

甚至是在政治傾向上贊同國民黨(抱歉我不是) 然後認同台灣的, 這樣的人對您來說是不可以存在的嗎?
首先是,您要定義出賣民主自由的意思。
今天在台灣已經被洗成,即便你支持民主自由到任何程度,
只要用國民黨或是外省標籤貼上你,
就可理所當然被無限上綱成出賣或是敵人,

老實說 這跟極權思維有什麼兩樣?
「你不只是要支持跟我一樣的,你連提及,或是討論與我不同的背景,都要小心我審查你,或是小心我翻你底批鬥你」

敢問,這真的對台灣有幫助嗎
甚至是在政治傾向上贊同國民黨(抱歉我不是) 然後認同台灣的, 這樣的人對您來說是不可以存在的嗎?

不是不可以,而是不可能。如果認為這存在,那代表沒有認清「統一等於否定台灣」。

對於合理化屠殺台灣人、抗拒轉型正義、抗拒清算不當黨產、現在還在親共賣國的政黨表達支持的人,我為什麼不能討厭他?這種表態實質上和中國戰狼的支持911同質。我還是再說一次,如果認同是血統決定的,為什麼會有外省血統的人選擇認同台灣而不是中國?
出賣自由民主的行為

就是舔共阿

和是不是國民黨外省人無關


容許打著民主自由反民主自由的人

才會讓民主自由滅亡


對 我說的就是 防衛式民主
話說 如果能讓舔共的台灣人和反共的大陸人

交換一下

實現雙方願望

喜歡牆的進去 不喜歡的出來

那該有多好


最受不了明明在牆外

卻利用牆外的自由

想把大家一起牆起來的腦殘
眷村人(滞台中国人),拿着台湾人血票,享受着两代台湾人用血换来的民主自由和法治,然后还瞧不起台湾人。
这种精神分裂的最佳归属就是:全部驱逐到金门马祖,过他们的黄粱中华梦。
看得我纠结,要我说当初老蒋和国民党就不应该退守台湾,应该战死大陆或者流亡海外,如果是这样老蒋和国民党也不至于被台湾人这么痛恨,还不如自己亡党亡国,也不要去台湾搞的被两边痛恨(大陆和台湾)
你這我是完全贊成的,舔共十分噁心,
這也是我不支持國民黨的原因,
做為黨內大老的率先開啟了舔共買辦模式。
防衛性民主非常適合抵禦這樣的舔法,
像是退將參與中國共產黨活動即剝退俸等。

只是防衛性民主在觀念上的普及,
同時很容易受到來自純自由派的反抗,
對他們來說 「全面自由」是不設立條件的。
這點很兩面:

1是防衛性民主必須有多數國民的理解,畢竟實施的過程是預防性的限定某方面自由,這個需要共識。
2是立法與執法的過程非常需要透明公正,不然若是執掌政權的一方濫用這種限定,那很容易會變成選擇性清除異己的工具。

自由世界最大的弱點就是,
逐利本質之下加上言論自由的相對環境,
常容易受到打著自由反自由的攻擊與滲透,
這點不要說台灣,連西方各國都開始存在類似的現象了...
我可以當作你反人類嗎?
眷村人後代,
沒有瞧不起台灣還很自豪是台灣人,
支持自由民主,
同時鄙視你國的社會達爾文主義,
然後還要聽你國的你含著戰狼口號,
呼喊著我因為父爺輩的出生而必然應該被清洗?

偉哉偉哉... 這種言論的等級我不敢消受謝謝
miule236236 黑名单 回复 碗叔
行為思想都符合後面的條件才是他所說的滯台中國人,眷村出生和外省血統不是充分條件。
首先是,您要定義出賣民主自由的意思。今天在台灣已經被洗成,即便你支持民主自由到任何程度,只要用國民黨...

不少人由於反共情緒,容易情感引導判斷,討厭共繼而不論客觀實力還是客觀環境都要求所有人必須一致擺出態度和口頭的立場,如果不一致那就是敵人。而事實是最大的敵人是共,其他沒有事實上助紂爲虐的都應該拉攏,而不是讓共造成分化,自己人都斗的半死,共亂台后趁機下手,最終是讓敵人强大自己變弱
果然,要中國人脫亞入歐,離開這個不幸的輪迴,只有徹底將中國文化放進博物館。而且舊有的「中華一統」論者必須死。
不覺得現在眷村出身的中年人,或者年輕的外省二代、三代,都像文章說的那樣。
甚至跟著國民黨來臺灣的老榮民,也未必不認同臺灣。作者那樣說對外省子弟是強貼標籤。

我以前每天都會經過一個眷村,村口就是公墓。裡面躺著很多老榮民,入口有個墓碑刻著一副對聯:
「埋骨何須桑梓地,故鄉無此好湖山」
不遠處又有另一個墓碑,對聯則是:
「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毋忘告乃翁」

每一個人的認同跟想法都不太一樣的,鄭南榕就是標準的外省子弟,他還主張臺灣獨立呢
不覺得現在眷村出身的中年人,或者年輕的外省二代、三代,都像文章說的那樣。
甚至跟著國民黨來臺灣的老榮民,也未必不認同臺灣。作者那樣說對外省子弟是強貼標籤。

作者以該名"外省朋友"為例,正面說明了並非所有於眷村長大的人口都不愛台灣,都屬於外來者
事實上外獨會正是外省人也是能成為台灣的一份子的最佳典範,現在的台灣人根本就不可能根據是否為外省人或是否為眷村居民就輕易判斷一個人的立場
不少人由於反共情緒,容易情感引導判斷,討厭共繼而不論客觀實力還是客觀環境都要求所有人必須一致擺出態度...

你說的很對,雖然我已經不是國民黨支持者,但衷心希望台灣人不要輕易被分化,並不是在幫任何一方辯論...但我這樣的說詞並不是在詆毀或是抹滅台灣任何一個政黨對於民主所貢獻的努力。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