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无信不立

国人还是在三国演义,三十六计这种酱缸文化中长大的。考虑问题几乎只计算眼前利益,根本不为长远打算。这样对一个人的一生而言或许没有多少问题,他或许可以凭着诡诈和赤裸地暴力很爽地过完一生中的大部分时间。但对一个国家而言却必然是灾难。

正好菲利普亲王去世,想到国家信用这个问题。

说国家信用,一般想到的是国债。的确,哈密尔顿才是美国后来壮大的真正原因,他建立的财政系统,努力让美国国债在战后艰难的环境下按时到付维持信用,这才有后来资本人才涌入的可能。但还有更宽泛的国家信用是国家在历史上做出的承诺。

驱逐溥仪那件事。当时明白事理的人没有不骂冯玉祥的。谁都明白这是在毁坏一个共识。给溥仪那点钱能算什么呢,更何况当时还拖欠着。说白了冯玉祥就是恃强凌弱嘛。订约的双方都没有提出修约,冯玉祥有什么权力去修改呢?只有章太炎这种比较疯的人拿张勋复辟作理由忽悠年轻人。实际上不就是为了排满嘛。排满革命这些口号喊起来容易,真杀起来后果根本是不敢想象的。

我们这里看看欧洲人怎么做得。滑铁卢打败拿破仑的威灵顿,因为功劳不仅成了英国的威灵顿公爵,也被当时的荷兰国王封为滑铁卢亲王,被西班牙国王封为罗德里戈公爵,当然其它还有很多头衔。荷兰后来一分为二,比利时继续维持威灵顿公爵的封地。两百多年直到现在威灵顿公爵的后代依然在比利时享受这块封地,还有每年的一笔奖金。前几年有个新闻,比利时的一个民粹派议员质问为什么要世世代代这么供养他们。议长答道:这是我们的国家义务。西班牙那块封地也是同理。二战之后因为两国关系,包括直布罗陀等一系列事件,这块封地没有被继承下来。但在2010年,第十代的威灵顿公爵提出要求,西班牙国王很快让公爵继承了这块公爵领地。

同样的故事,可以参看詹姆斯二世跟约翰丘吉尔姐姐的私生子,菲茨詹姆斯这个家族。菲茨詹姆斯在光荣革命后作了路易十四的元帅,后来帮助腓力五世取得西班牙王位成为利里亚和赫里卡公爵,他的后代甚至又承袭了阿尔巴公爵的爵位。这个家族已经传到了12代,曾经也是世界上拥有头衔最多的贵族。他们家族为西班牙做出了巨大贡献,尤其是17代阿尔巴公爵(10代利里亚和赫里卡),他在西班牙内战中始终忠于国王阿方索十三世,共产党杀了他弟弟后,他成了弗朗哥在英国的代表。他凭尽全力向英国保证,西班牙不会和德国结盟,让西班牙不至于再蒙战火。二战后他和弗朗哥渐行渐远,后来胡安卡洛斯复位,他和他们阿尔巴公爵家族其实比弗朗哥贡献了更大的力量。17代公爵本人也是乔治国王的座上宾,是伊丽莎白与菲利普亲王婚礼的首席客人leading guest. 其实这说来很有意思,因为他们的共同祖先都追到斯图亚特王朝詹姆斯一世。

欧洲的现存贵族绝大多数都失去了封地,有的甚至卖掉了城堡。原因无非是他们失去了特权,必须和普通人一样负担地税。而像城堡的维护费更是高得惊人。但这写都是国会逐渐立法,然后在市场运行下的结果。没有像冯玉祥那样拿枪把人赶出去,直接破坏约定的。国家信用这种东西,想培养起来非常困难,可能需要几代人的努力,但要想毁掉,那真是非常容易的事情。

子贡问政。

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

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三者何先?”

曰:“去兵。”

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二者何先?”

曰:“去食。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
20
分享 2021-04-11

24 个评论

holyelf 回复 ZetaFC 观察
>> 血型论这种民科的东西就不要拿来在品葱坑蒙拐骗了。


血型虚无论这种民科论调就不要拿来在品葱激浊扬清了,你肯定也是O型血,其他血型根本不会这样跟人说话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