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与防的分析:我们为什么打不赢中共

鄙人最近学业繁忙,同时兼顾外网小说更新和信息安全。所以不可能像以前那么活跃了。不过有空还是会来这里逛逛。

废话就说到这里吧,关于“革命”的东西本人也发了不少了,今天就简单做一个总结。而这些也是未来我可能要写中国时局书时的一点皮毛。

2021年马上就要进入最后一个月了,境内外可谓仍然是对抗十足,内网赢麻了+外网输麻了简直可以说是当下新闻的现状,我就不再总结,最多提一下共卫组织避开xi病毒命名的又一杰作。

鄙人算是非常照顾反贼们最关心的“革命”话题,我发的东西很多都和革命有关。感兴趣的欢迎再去翻。

来思考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吧,为什么这么多年了,中共仍然坚挺有力,反而让反贼们看不到希望。

中共当下算是基本上和全世界的民主政体在对抗了,然而你我都不得不承认这并不能让中共垮台。当然要说对共一点没影响当然是不可能的,但至少离中共垮的那一步或许还没开始呢。

或许很多人会异口同声地说出西方绥靖,这当然也是原因之一,但不是最根本的原因。

鄙人认为,这是因为民主本身较为脆弱的机制难以真正抗衡专制的举国之力,至少在短期内。

正视敌人的强大,不是为了帮敌人说话,而是找准敌人的强项,弥补自身的弱项,也许才能真正找到除了在品葱之内的网站骂能对共产生有效杀伤的方法,当到了那一步,才可以说真正开启了对共的战争。

不管是武装革命,还是和平演变,都绕不开这一关,牢记这一点!

本人是靠小说意淫起家的,但从来就没有只停留在“意淫”上,我相信共是最怕这种人的。比编程随想和海外大批民运厉害多了。

————
民主的脆弱性

1.当代的民主仍然绕不开“丛林法则”。

众所周知,美国二战后建立的全球民主秩序是当下的民主主体繁荣和运转之根本,这种繁荣在苏联垮台后得到了强化。同时,美国靠着民主的输出成功强化了足以撼动全球的国防和武器。

说到底,民主虽是人类发展到今天的终极方式,却仍然不得不靠着传统的“丛林法则”来实现。

当世界冒出一个比苏联厉害得多的“丛林独裁”,民主的弱势就体现出来了。这个角色嘛,自然就是我们的主角中共了。

危言耸听吗?试问一下如果台湾没有美国背后的支持,能否七十年还保持独立?中共之所以现在敢怒不敢打,原因还不一目了然?

2.民主的多元化

民主是什么?就是不同人有不同人的意见,大家协商解决,这本身就成了最大的短板。

为什么总听说专制渗透民主,没听说过民主渗透专制呢?

为什么老听说异见人士骂中共被抓,没听说过哪个在海外支持中共被抓呢?

民主讲人权,当然不能随便抓人,专制呢?同此相比,谁的优势更大更不一目了然。


不要觉得习是小学博士,就不看见这背后的原因,退一万步讲就算他真的不知道,智囊团也是知道的。“用民主反民主”正是共大外宣的本质。如果不是香港抗争导致了民意的扭转,台湾现在只怕是韩国瑜接班。不信的话去看看香港反送中以前的台湾民意。

3.民主缺乏专制的举国之力的优势和对抗机器。

纳粹德国的国力,想必了解二战的都熟知,如果希特勒不作死去进攻苏联这个同样靠“举国之力”来应付的超级独裁大国,想必战火迟早会烧到北美,美国也不能坐收渔利了。

就连后期率先攻入柏林的,也是苏联,盟军差了那么一点。

七十年后,中国的“崛起”也是不可忽视的,拿什么获得届届奥运的金牌?拿什么做到全国病毒的清零?拿什么来抗衡全世界?养活大外宣、自干五、镇压机器?

不是“举国之力”是什么?当然,抛开其中的水分(比如有运动员使用兴奋剂),以及并不是绝对意义上的清零,以及这种清零政策严重违背了自由人权价值,但不得不否认比西方动辄每天几十万的增加好太多了,它达到了目的,愚弄了屁民,这也就足够了。

曾经有人在这里提议过,为什么不创建海外b站?创建海外知乎(其实品葱就是)?来和共争抢意识形态?

我很容易就反驳了:不要说你没有马化腾级别的起家资金来投入网站的运营,光是第一道门槛:防火墙,就挡住了争夺意识形态的主要问题。我本人的小说其实已经算是甩境内网文好几条街了,但为什么没掀起风浪?防火墙阻拦了大部分读者。

品葱到现在没能在境内有所风浪(算是个海外版的知乎),不正是如此吗?

身在民主国家,确实享有了大陆不会有的言论自由、创作自由,问题是你是否能有像大陆那样靠举国之力的来牵动镇压机器,对中共实施全方面的信息战争,甚至干脆派出雇佣兵去境内绑架、杀害五毛、网络审查员,这种一定会动摇统治根基的能力和财力?

品葱频频遭受共的打击也是其一个真实的写照。

我们可以看到,这么多年的对抗,海外的民主运动总是屈服,就连youtube这种国际性的网站都出台了配合中共审查的“黄标”政策,足可以看出民主在这方面可以说是完败专制的。

不得不说,世界上唯一一个民主国家有能力搞垮中共这种举国之力的,唯美国。美国如果使用中共那些迫害异见人士的手段来镇压中共,那我告诉各位,中共老早就完了,问题是:民主会允许你这么干吗?

——

不惜用直击根本甚至略显悲哀的话语来总结,也是为了引出下一步:民主的反抗。

毫无疑问,短期内的专制具备民主不会有的巨大优势,但这种优势也并非无懈可击,因为它是一次性的。

纳粹德国和日本为什么最终还是被拖垮了?举国之力超出了国家能够承受的极限。日本海军在技术上的不足导致逐渐被美国扭转了太平洋上的局势,而德国尽管保持战争伤亡的交换比,损失的精锐则是无法弥补的。

中国在这种问题上具备相似的性质,这也符合我的推演:如果真的发生台海战争,中共能占领台湾吗?短期内,台湾的城市会风起云涌版地被占领,甚至台北可能保不住。因为不要小看举国之力的优势,但屁民的优势是短期碎片化的,当精锐打光后,一腔热血的小粉红就算是不怕死上了战场,也一定是无力驾驭的(也就是二战末期纳粹德国精锐打光后的人民冲锋队等老弱病残)

随着战线的拉长,加上国际形势的复杂性,当超出了举国之力能够承受的极限,崩塌也就会随之而来,这也是本人在小说中描写这一段的本质。


前文谈到,除了在国际环境上用这种超出国力承受极限的方法(对我们屁民来说还是太遥远了,被骂为纸上谈兵)外,我们也有其他门路。

看看现实的反抗:

立陶宛敢于冒着和中共断交制裁风险搞“一中一台”,是什么原因?民主自由当然不是根本,是蕞尔小国对中国经济的依赖性很小,完全有底气。否则为什么美国不敢把“北”改成“湾”?

黄明志公然搞反华创作是什么原因?试问一下如果他的主要资金链在大陆,他敢这么搞吗?

品葱没有独立的资金链敢和中共叫板?

我没有独立的资金链、信息安全保障和生机敢冒杀头风险创作《原罪忧思录》?

我相信,民主的脆弱性尚在,但也无需过于悲观,如果你是一个真的想推翻中共的人,学习和思考,才是你的最大武器。

当然,你若是具备马化腾一样的资金,还不被思想腐蚀,愿意投身民主,我强烈建议你把资金投身信息战,不过依照资本主义的享乐精神,这样的赵紫阳不知道还在哪里呢。

聚集民主的力量很难,但这一切都会在某个时间点到来,静下心来多读书多思考,努力结合自身能力实践,应该是当代人缺乏的。

希望鄙人小节有所启发,完。
12
分享 2021-11-30

24 个评论

打赢中共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人民应该选择什么样的生活和政府。

列宁当初想着打赢专制的沙皇,结果自己最后变成了最独裁的政权,这真的是他想要的国家吗?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