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很多人喜欢把墙内的抗争活动与香港游行联系在一起?

不少人把墙内的抗争活动与香港的游行联系在一起,两者是否相同呢?

先说说个人看法吧,墙内的反抗活动与香港游行最大的不同就是墙内的反抗并不反共,比如维权老兵,他们虽然对政府不满,但并不反共,甚至有的属于毛粉,支持共产党。

再比如说,墙内的一些反抗活动是针对政府决策不满,希望得到解决,或者说是针对某个领导,市长等,并非是针对整个中共的政权,更谈不上反共。

之所以关注到这个问题,是因为之前有葱油说,某个地方的人支持香港,是反共的,发了一些抗议活动,但这些活动我看了之后,感觉说是反共活动就有些牵强了,当然也不排除墙内存在的危险,所以不敢明说打倒共产党之类的。

总体来说,个人觉得韭菜们未必是反共的,就算是有受害的一天,也不见得会反共,只会怪当地领导,而不是整个中共集团,不知道这个问题,各位是如何看待的呢?
天下无贼 你想多了…………
那你告诉我,什么样的抗争你才支持呢?直接拉横幅反对共产党吗?


任何革命运动都是从小事开始,逐渐形成风暴,势不可挡。

香港是从反修例开始的,修例撤回继续抗争。
埃及的茉莉花革命是从一个小贩被打死,上街抗议,最后直接推翻了穆巴拉克政权。
中国历史上大量的农民造反最初只是为了吃饱饭去抢劫而已。

希望抗争运动从一开始就是大规模、有明确政治主张的,不是幼稚,就是在为自己的歧视和不支持找借口。
反共反的不就是它们不把我们当人看,想干嘛就干嘛吗?反对它的政策不就是反对它了吗?墙内还是有民主抗争的,之前陆丰就举办过一次民主选举,结果被中央给办了,你谷歌一下林祖恋就知道了。
孙金香 90后电影
没错,一个是向青天大老爷告御状,本质封建思维;一个是争取现代公民权。天壤之别。
存在者09 观察 Fate
反对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为了什么而去抗争,为了吃饭,这就是生存,为了应有的权利,就是维权,民主的形式就是人应该具有怎样的生存权利。反对的对象是谁,在这里并不极端重要。

要特别注意一点:有很多人习惯上认为,只要反对对象一样就都是一路的。就像品葱这里有很多反共的,似乎大家就是一路的,实际上这里有着相当一部分人是极端邪恶的极端分子,他们反共的目的是要建立更邪恶的政权,和你反共的原因完全可能大相径庭。

一件事如果你把正反两面都把握住了,他就跑不掉了。正反两面就是他坚持的是什么和反对的是什么,这体把握住了,他就无处可逃。只看一面,他还有可能在另一面逃脱。

中国的传统文化在这一点就非常厉害,这些都是非常浅显的应用,一般意识不到。当然,这是另外的事。
香港和内地的反抗是有本质区别的,最重要的是目的不同。香港人反抗是为了拥有和建立尊重人权的政权,内地人反抗仅是为了解决眼前的不公,而不质疑被奴役这件事情。

内地人诉求如果得到了满足,依然愿意做听话的奴隶,如果诉求得不到满足进而推翻了政权,他们会建立另一个极权国度,因为心中没有民主的概念,就像五千年来至今一个又一个皇帝的循环一样。
Childhoodagain 死而復生childhood 重生
我覺得還是因為大部分中國人沒有公民意識吧,當然這也是中共刻意為之,不推行公民教育讓社會原子化一盤散沙,只有事情關係到自己切身利益且被逼急了才會反抗一下,而且一旦有人被鎮壓示眾威嚇就馬上縮回去了,這一個性已經被中共摸透了.屢試不爽.

香港的反抗是整個社會的反抗,送中條例也許並不影響普通人的生活,但香港人仍然願意站出來,面對威嚇暴力他們也並沒有害怕退縮.香港人也沒有武器也是手無寸鐵,但他們還是用最簡陋的裝備跟中共黑警幹到底.
這樣看起來是不是高下立判呢?
周朝先 我出一個方案大家來研究
我覺得有些大陸人共情能力、同情心,實在太少。
你想想啊,你敢在大陸直接對著政府,對著他們那些公安、武警們直接反抗鬥爭?

我肯定不敢,大多數牆外如香港、台灣這樣的民眾,牆外也沒幾個人敢在大陸那樣做。這不是有沒有公民意識或者所謂大陸人被洗腦的問題,至少要認識到,台灣當年反抗國民黨的民主運動得到了美國大量的外部干預和直接支持,甚至中共也支持早期的民進黨,他們好多人流亡海外還逃去大陸。

香港此次運動,也得到了外部干預和直接支持,中共會批判他們是“境外勢力”就是這個意思,但是批判歸批判,境外勢力確實就是實力大到讓中共必須要和香港人妥協。

而如果大陸人要像台灣、香港一樣,在民主政治方面有所突破,外部支持是不可能避免的。這次香港這樣一個小城市,香港公民和當局角力尚且耗時如此之長,耗費的資源想必已經很龐大。如果要是涵蓋整個大陸的運動,那樣的資源恐怕地球上難有其它“境外勢力”,可以下決心出手。

再沒有外部支持的情況下,大陸人能變著花樣表達訴求,已經比網上的鍵盤俠不知道強到哪裡去了。
五大诉求哪一条反共?香港到今天也没反共,只要自治而已
荣誉非国民 老婆严令禁止键政,偶尔偷偷冒个泡🤪
老共当年一帮泥腿子和兵痞起事,到最后能夺了天下,一个很重要的经验就是“团结一切可团结的力量”。
香港人伞运之后痛定思痛,也认识到思想洁癖要不得,总结出“不割席”的大原则。
反观海外民运就是过于重视思想纯洁性,于是无限分裂互相排挤,30年一事无成。

历史上绝大多数革命都是先成功再回过头教育人民,现在革字没一撇的阶段,谁敢站起来谁就是自己人。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因为党国最怕这个。他们畏惧中国人民认识到自己的力量(其实远比很多人相信的要强的多) 和自己的软弱。

而且香港人要成功一定要大陆的改变, 英国人威廉布莱克"无人是一片孤岛"就是这个道理

党国畏惧的就是我们该做的
怪当地领导,可以进化成整个中共集团                                      
Chayooseung 泡菜棒子
小弟意見是兩地的目的不同不重要,重要的是示威抗爭本來的意義。很簡單的說,人類為了自己感到的不滿而發聲以及保衛是天賦,只是某黨完全否定人類這一個本性。人們把香港和各地的示威連結起來,大概是想在某黨的統治下各種為不同意見目的奮鬥的抗爭者凝聚起來。畢竟抗爭者和某黨的實力簡直是(雞蛋與高牆),透過這種連結可能讓抗爭者一種打氣加油的感覺可以有力氣抗爭下去。(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這也是所謂不割蓆的本意源頭。今天這一刻作為少數的彼此都有著同一個敵人(當權者),那就連結起來,一起走比較不會孤單。
但凡有一点实用主义想法的人都不会在那泛泛而谈,说些概念定义之类的区分;若非如此,那就是一向高高在上,觉得墙内屁民全是无可救药真心实地簇拥共匪。

@中华合众国:实用主义是中国思维?这一点我也懒的多说,没必要。既然你知道民主不能当饭吃,那你就应该知道和普通人说民主没用,也就不能指望别人一上街就拿出“民主”这种口号。但即使如此,大家还是希望墙内这些上街的越多越好,因为这其中总会有人想得更远,就算没有,作为反贼也可以利用这些抗争,如果某天加以汇集和引导,自然可以形成反共之目标和声势;而且他们能让自身和旁观者对共匪的恐惧出现松动。你觉得这些抗争毫无意义,和香港的事天差地别,却无法从中看到可取之处,光纸上谈兵没用,整天搞理论,不如想想实际的,还有人心。
上海地铁乘客 Gwong Fuk Heong Gong
两者都是行使公民权力的活动,从这个角度看相提并论并无不妥

自古以来的独裁专制社会里,社会结构散沙化的情况很严重,人和人之间很难连接在一起互相呼应。
所以如楼上所说,独裁者讨厌什么就做什么,比起间接的“加速主义”更加实在。
其实我对最近的化州抗争事件某些村民的反贪官不反皇帝的思维虽然抱有一些反感的态度
但是我还是清楚,在这种环境下这种思维之所以产生主要还是暴政的结果
骂贪官不骂皇帝比直接骂皇帝更加安全一点,毕竟骂皇帝可是得蹲十多年牢饭的,骂贪官虽然也会挨铁拳但是会轻那么一点。

我反感那种反贪官不反皇帝的思想,但是我愿意去理解他们的难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大一统就是皇帝登基的便车

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11-29
  • 浏览: 5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