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贵到底是谁,他身上又发生了什么?

查了半天信息,感觉很混乱。我看了半天各种渠道大概能得出的结论就算郭文贵确实是富豪,而且与中共高层有染。
目前网上的信息特别的混乱,各种说法都有。
有了解详情的人能大概把这个人的身份与事情讲清楚吗?
谢谢大家辣
苏卡不列 人均接近八千万
赖昌星式的无产阶级资本家,被王岐山黑吃黑吞掉了大部分财产,气不过所以逃亡到海外爆料一些中共的宫廷秘讳。不过他爆的所谓的料远不如当年蒲汇塘渔夫写的 《王立军事件给人的启示 长篇宫廷评话》所爆料的1/10,胜在晚了几年出现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会紧跟热点会玩推特油管而不是渔夫一样只会干巴巴写博客,所以知名度和蒲汇塘渔夫不是一个level。

刘仲敬:郭文贵是改革开放的一个代表人物。  「改革开放」本身像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的反法西斯统一战线一样,和现在的「中国」这个词一样,是一个各自表述的模糊词汇,各方对这个词是有不同理解的。 例如,西方世界比较流行的一种看法就是,改革开放是古老的中国走向市场和资本主义的一个中间过渡状态,我们要抱有一定的耐心,对于他们在实践市场经济的初级阶段的时候犯下的 一些错误要保持宽容和理解。 其实这就是西方比如说美国「拥抱熊猫派」的经典论证方法。 他们现在做的是有很多地方不对,但是我们要考虑到他们是初学者,等他们将来学会了以后,早晚会像我们一样走上民主和资本主义的道路的。
从共产党自身的角度来看,它看到的情况就不是这样的。 它看到的是,在所谓的前三十年,列宁主义的体制不仅把国家和人民给搞乱了、搞穷了,而且也把它自己搞到穷途末路的地步。 从技术上和各方面来看,再这样搞下去有把自己搞垮、使自己落到类似于波尔布特那种下场的危险。 因此它意识到必须改,不改就得不到金钱、物资和生存机会。 但是一开始它就说得很清楚,它的目的绝对不是民主和资本主义这种东西,而是要通过利用民主和资本主义,得到先进的技术和先进的物资,给共产党自身续命。 这样一来,改革开放就变成了「一个改革开放,各自理解」。
改革开放也就变成了一个类似于白区党和白手套经营的中间环节。 共产党对于资本主义是没有经验的,它只能到它自身的历史中间去寻找经验,这个经验就是周恩来和潘汉年在上海和香港活动的时候的经验。 那时候他们比如说要为新四军取得一些上海来的药品、武器或者其他物资,那么他们就必须按照资本主义方式在上海租界开公司,运营这些公司,给自己提供宝贵的物资。 后来文革时期的香港也发挥过类似的作用。 因此对于共产党本身来说,改革开放实际上是一个白手套经验。
他们要派一些位于统战外围的商人去经营资本主义,但是不能让资本主义把自身和平演变了。 从它自己的角度来讲,整个改革开放产生出来的这些新富人、新的商人阶级本身都是统战对象。 统战对象就要保持两个条件:第一,我们要养他,养肥,要让他能够在一定范围内自由经营,才能够达到我们吸取先进技术和物资的目的;第二,我们不能让他们 失控,不能让他们像美国人、像某些民间学者或者像体制内自由派学者设想的那样,他们繁荣昌盛以后,就像历史教科书上所谓的英国资产阶级或者法国资产阶级一样来一个反客为主,把 我们共产党给和平演变了,这是绝对不能容许的。
像郭文贵,可以说,他是一个没有家世的人。 他不是像以前英国的资产阶级或者日本的资产阶级那样,早在资本主义时代到来以前,他们就已经有长期经商的历史,也有了一定的商业理论,像是日本的三菱家、住友家那些, 他们早在德川氏的时代或者封建主义时代就已经在搞一些经营活动了,有自己的组织和结构。 中国没有这样的人,即使是清末和民国时期已经形成的那些资本主义企业和商人,都已经在共产党的前三十年当中作为剥削阶级被打倒、被没收财产而消灭了。 郭文贵这样的人,他也不属于原先那个旧的资产阶级和旧的商人团体。 他原先也是跟中国大多数人民一样一穷二白,也就是利用了改革开放提供的这个机会逐渐发财。
然后发财以后,他不可避免地像大多数商人一样,看到了自己所在的这个天花板,也就是说,你在列宁党的统治之下,发财致富是没有安全感的。 你不可能不跟官吏发生关系,如果得不到官吏的保护的话,人家随便找个借口让你倾家荡产都是必然的。 他为了求得生存,求得进一步发财致富的机会,不可避免地要继续为这些体制内的人做一些事情,因此按照共产党在白区搞情报活动的标准来看,他就等于是白手套中间 的一部分。 最后他跟体制决裂了,自己跑到国外来,又把他自己跟体制合作期间得到的一些情报作为要挟体制、要求它放人或者是达到一些条件的工具来利用。 也就是说,他打击体制的部分资本,也是来自于他跟体制合作的历史。
我们可以相信,改革开放这三十年来,国内新兴的这些商人多多少少都跟郭文贵相似,他们必须跟体制合作,因此手里面掌握了体制的一些黑材料,同时自己也有一些把柄掌握在体制 当中。 他们的性质跟西方或者日本的资本主义的性质是截然不同的,这就是为什么「中产阶级发达了就会自动导向民主」这种推论没有在中国实现的部分原因。 所以他本人也就像是病理学上讲的切片一样,通过他这个切片切下去,也就可以看出三十年改革开放的社会进程的一个侧面。
另一方面呢,他出来以后,当然他不仅仅是一个人出来,至少他是有很多同情者的,那些同情者不一定像他这样敢于公开向王岐山或者其他什么人叫阵,但是他们至少愿意抱 着好奇心去收看他的节目,甚至还觉得狠狠地出了一口气。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感觉,就是因为他所代表的这个集团已经有了一定的阶级基础,他跟共产党体制内部经营改革开放的这个集团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而这个集团,可能在某种意义上已经在体制内部引起了一定的分裂。
像王岐山,他是郭文贵打击的主要目标,他在共产党内代表什么人呢? 因为我在体制内也干过一段时间的公务员,所以我相当了解,王岐山所代表的那个纪检委集团,在改革开放的高潮期,例如在江泽民时代,是一个相当冷板凳的职业,赚钱不是 最多的,需要的能力也不是最大的,如果你要混日子的话,到纪检委去是可以混得下去日子的。 你如果要到招商引资的部门去,到技术部门去的话,那你多多少少要有一点真才实学,不能是干活的人招不到商引不到资,没点学问的人是造 不出导弹、造不出机器、造不出各种各样的物资来的;但是你到纪检部门去,你其实是什么都不会都可以。
所以在江泽民时代的公务员体制内部,你被分到纪检部门去,那就说明,要么你是个官场上的失意者,要么你是个野心不大或者没有什么能力的人。 有能力、想发财的人一般不会去这个部门,也不会被打发到这个部门去。 现在王岐山领导他那个部门,反过来以反腐为名,对很多掌握实权的官员实行清算,清算他们的财产,附带地也把跟那些官员有联系的商人也给清算了,像打土豪分田地 一样把他们的钱给弄出来,这在体制内部等于是颠倒了阶级秩序。 十年以前被认为是有能力、应该发财的那一部分,现在变成了打击对象;而原本被认为是没有能力、活该受穷的那一部分,反而是很有翻身农奴的气概。
这就不会是偶然现象了。 从体制内部的角度来说,王岐山和他代表的那个集团,很明显是对江泽民时代成长起来的那个可以说是相当于红色王朝的李鸿章集团的买办集团抱有极大的敌意。 后者呢,至少他们不是一些纯粹的知识分子,更不是上访群众,他们手中是有一些资源的。 按照他们手中掌握的资源的分量来说的话,他们不大可能是束手待毙、很容易就让你消灭了的那种人。 所以郭文贵现象很可能要么是他们自己反击的一部分,要么就是他们可以利用的一个机会。
同时,王岐山所代表的那一些人之所以能够翻身,跟核心领导层面的警惕性必然是有关系的。 核心领导层,可以合理地推论说,他们已经对改革开放培养出来的这个新富人阶级感到不安了,觉得这些人在政治上不见得是完全靠得住的。 他们即使是不像有些比较极端的人推理的那样想要完全恢复计划经济,至少他们也想要重新加强管控,例如在私营企业建立党建部门。 建立了党建部门以后就意味着,私营企业不能完全以营利为目的,不能像以前那样以搞好经济为唯一目的、搞好经济本身就算是对得起它了,而是要有政治目的。
这样做就必然在一定程度上损害了他们搞经济的能力,但他们已经决心承担这种代价。 这就是说,要么就是他们认为,三十年的经营,通过白手套,我们新一代的潘汉年已经从资本主义世界当中弄到了足够多的资源,可以供我们维持很长一段时间,甚至足以让我们 打一记翻天印,像以前那样,我们不再有必要尊奉蒋委员长了,可以反过来打击蒋委员长;要么就是,我们的野心虽然没有这么大,得到的资源也没有这么多,但是 至少能使我们在闭关自守的情况下坚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因此,搞经济建设为主的这批技术官员在体制内的地位正在下降,他们将来会做出什么反应,可能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中国未来的进程。 郭文贵所想要达到的目的,很可能也就是利用这个机会,在十九大之前搞乱国内的政局发展。 从小的角度来讲,把他自己的家人救出来,把他自己被吞没的财产弄出来;从大的角度来讲,假定他的最高目的能够得到实现的话,也可能利用这个机会给自己谋求更 多的东西。
主持人:中共情报部门跟商人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
刘仲敬:新一代的商人跟老一代的资本家不一样,前者比后者更容易受到操纵,因为他们本身是没有资本的,他们的根完全在国内,而且他们在发迹以前,自己也是普通民众,没有什么 能够独立于体制之外的条件,甚至连老一辈资本家能够轻而易举做到的跑路和转移资本,对他们来说都是相当困难的。 所以这个出身问题是相当重要的,出身问题就决定了你自己在最开始阶段能够动员多少人。 你要在体制的监督之下建立一个真正能够独立于体制的势力、然后运用这些势力培养自己的班底是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相反,在李鸿章时代跟他合作的那些上海商人,要独立于 官府就要容易得多了。 所以他们这些人即使是从数量上来讲,他们拥有的钱可能会比老一辈资本家更多,但是他们在政治上不可避免地要比老一辈资本家软弱得多。
从另一方面来讲,体制对他们的依赖应该也是有时间线的,在不同时间是不一样的。 像苏联在海外通过情报机构控制商人,从西方国家偷取技术,是越到晚期越严重。 三、四十年代的时候,它还可以从美国获得一些公开的、合法的技术支持,因为那时候还有希特勒作为双方的共同敌人;冷战以后,这样的渠道渐渐终断,时间越久,苏联的 技术就越落伍。 由于体制本身的原因,自身的技术开发不能跟西方世界相比,所以它越来越依赖于白手套商人从西方套取先进技术。 共产党的情况估计也是这个样子的,特别是89年以后,军事技术方面的封锁变得更加严格了。
所以,尽管中国的宣传部门经常自己以一个大国自居,把自己放在比沙特阿拉伯、叙利亚、伊拉克更高的地位,但是实际上从核心技术、军事技术的角度来看,它是远远不如沙特 阿拉伯、叙利亚或者伊拉克的,也是不如印度的。 像最近川普跑到沙特去,就轻而易举地跟沙特达成了一个协定,让沙特买了很多美国的先进武器。 其实这是从里根以来一以贯之的传统,沙特和美国如果发生贸易方面的问题,那么沙特人就可以通过购进美国武器这方面来把大量的钱返还到美国手里,解决双方之间的问题。 而中国呢,自从朱镕基时代以来,想搞这一方面一直是搞不通的。 朱镕基就曾经说过,我们并不是不想解决顺差问题,而是你们有些东西我们想买也不能买到。 从美国的角度来讲,当然也不能容许你掌握这些核心技术。
那么你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 第一是靠民用方面。 例如潜艇是中国海军最核心的部分,但它的更多部分是用西方的商用船只的零件来凑数的,因为即使是西方的商用船只,各种标准可能达不到军用标准,但是还是比国内自己 研发能够搞出来的东西好得多了,所以中国的潜艇就是用这种杂凑方式凑出来的。 你越是这样搞,搞得规模越大,那么技术上的短板就越多,你就不可避免地发现,商用的各个杂凑起来的东西是不大好用的,因为技术讲究的是配套, 如果你用一个捷克产品当活塞,另外又用一个加拿大产品当轴承的话,这两个产品就不容易配合起来。 苏联之所以要搞军工企业,付出极大的代价,也就是因为涉及这个配合的问题。
中国的军工企业在最初,九十年代末以前,它还没有很大的野心的情况下,用这种杂凑的方式去凑的话还算比较可以;但是九十年代以后,特别是96年的台海 危机给了它一个极大的刺激,它意识到将来很有可能是真的需要有实打实的军事技术了;2004年以后,台海危机升级以后,这种需求就更加紧迫了。 所以在那以后,中国情报部门在海外盗窃军事技术的需要急剧增加了。 因为比较近的材料不容易流出来,不像是比较早的材料,像苏联的那些历史材料,大家要搞清楚是比较容易的,现在它到底在搞什么,只能靠猜,但是从整个趋势 来看的话,我相信,九十年代后期是一个节点,2004年左右又是一个节点,越过这两个节点以后,中共的情报机构在海外盗窃技术的需要和紧迫性是急剧增长了。
按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它必然会在西方国家激起一场类似于麦卡锡主义的反扑。 而郭文贵现在搞的这些事情,无论郭本人的动机是怎样,实际上等于是在快要沸腾的水里面投下了一粒石子,很可能会使本来要再过两个小时才冲破锅盖的蒸汽 提前两小时就冲破锅盖了,引起各方面的提前反应,打乱他们各方面原有的部署。 但是从整个格局上来看,中共早晚会要走到苏联曾经走过的那条路上,因为不断盗窃西方的技术情报,跟西方进入一种准冷战状态。
主持人:郭文贵掌握了很多中共的黑材料,在这方面,跟当年中共在白区经营的间谍网有不同之处:当时类似的商人掌握的党内机密并不多,但是现在这些跟高层 有来往的商人掌握的机密好像是非常多。 这是为什么?
刘仲敬:中共的白区情报模式一开始就是从苏联那里学来的,但是工作能力和工作范围跟苏联没法相比。 苏联的情报机构一般来说是在全世界所有地方都能工作;而可以说在七十年代以前,中共的情报机构在香港、上海、东南亚的华侨社会以外的工作成绩是很差的。 八十年代,一度中国跟西方有一个蜜月期,在那个时代,中国情报机构在西方国家是不太活动或者倾向于只搞合法活动。 这个跟技术能力有很大的关系。 克格勃,我们都知道,是以自己人员的高度专业性、严格训练和很多高精尖的技术工具而自豪的,他们认为,周恩来和李克农手下的技术水平比他们差得多;而中共的情报机构 呢,是以传统文化的那种拉关系走后门、通过女色和人际关系控制而著称的,也就是说,它在技术水准方面是不如克格勃的。
这一套,例如在香港或者是在马来亚的华人社会当中还是能够吃得开的,但是在马来亚和印尼的穆斯林社会中就吃不开。 这一点,毛泽东在六、七十年代输出革命的时候就已经吃到了苦头,也就是说,他在这些地方跟苏联情报部门竞争的结果基本上是一败涂地的,附带地使当地的华人社会也受到 了很大损失。 因为这就好像是一种病毒只能在某种特殊的宿主中才能生存、换一个宿主就会生存不动一样。 苏联这种病毒能够在全世界生存;而中共的情报机构这种病毒的话,就是离不开讲汉语的这个范围,出了这个范围以后就变得很笨了。
这个弱点在中共势力还小的时候不明显,在中共跟西方合作对付苏联的情况下不算一个弱点,在中共野心不大的情况下弱点还不大,但是在2004年以后中共的野心明显扩大 了、有可能硬碰硬的情况下,这个弱点就会变得非常致命。 所以中共现在在华人社会以外活动,例如要在美国活动,这对于苏联或者对于阿拉伯的伊斯兰教徒来说的话不是一个新任务,他们是早就成功地完成过这方面的任务的;但是对于中共来 说,这是一个考验,是越过了它原有的经验的,因此必须去做一些它原来没有做过的事情,承担较大的风险。
可以设想,在这种情况下,有能力在汉语世界之外活动的这些人,是应该而且必然会得到原先潘汉年时代那些白手套得不到的东西,要不然的话,你就得采取比较谨慎的 做法,为了避免风险而损害成就。 但是就目前这个技术竞争的代差来说的话,照目前这种下饺子一样的造军舰的速度的话,西方的技术如果进不来,是会马上要渴死的,所以应该说是只能不择手段 去做了。 在这种情况下,我相信 — — 我没有任何证据,但是我可以合理推测:除非你不做,要做的话,就必须牺牲更多的东西,允许在外的情报网享有更大的自由。 这样一来会有极大的风险,郭文贵很可能就是这种风险的产物,但是恐怕他们没有更好的选择。
我注意到,郭文贵的爆料其实是以体制内人士的腐败为主的,这些东西能够引起比如说是国内技术官僚、国内新的商人、新富起来的阶级、中产阶级的很大反响,也可能 引起海外华人社会的很大反响,但是它们都不是硬东西,它们都不是那种情报部门会拿来当宝贝、会不惜用暗杀手段来维持的东西。 所以我可以合理推测,郭文贵要么就是把这方面的材料交给了美国,换取美国的保护,要么就是他的态度还比较谨慎,在时机还没有到来以前不宜暴露出这些材料,这些材料如果暴露 出来的话,很可能会引起对方的不择手段的报复。
主持人:中纪委为何可以从清水衙门变成能与实力派技术官僚作斗争的部门? 它跟苏联的契卡克格勃和明朝的东厂锦衣卫有何异同?
刘仲敬:纪委办变成这么重要的角色,应该说在苏联和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是没有先例的,这是统治松弛的一种体现。 共产党的传统是用秘密情报机构— — 像克格勃之类的来打击技术官僚,而这一次的特别之处就是在于,情报部门始终没有现身,不清楚情报部门到底在想什么,类似克留奇科 夫和普京这样的人在想什么。 普京在苏联最后的时代是情报部门的一个小公务员,克留奇科夫则是情报部门掌实权的人。 现在共产党内相当于克留奇科夫的人在干什么,这是一个很大的谜。 因为是这样一个假定的中国的克留奇科夫,才真正拥有左右未来政局的能力。 八一九事件或者诸如此类的事件是他们搞出来的。 而王岐山所领导的这个纪委部门呢,从传统上来讲,有点像是明朝的科道人员或者是南京留都的看守人员,是一个养老混饭吃的部门,它的人员能力不强, 团结性不强,各方面都缺乏情报部门所拥有的工作能力。 依靠这些人来办事的话,很可能是雷声大雨点小,得罪的人很多,而震慑的人很少。
我们都知道毛泽东是一个优秀的马基雅维利主义者,他批评蒋介石的时候就说,蒋介石搞独裁的劲不大,像灰尘一样。 这话的意思就是马基雅维利曾经说过的那个话:你要得罪人就要做绝,要把别人打翻在地,让他失去报复的能力,要么你就不要去得罪人;得罪人得罪 到一半,又损害了他的利益,又使他留下来的能力足以报复你,那你就是自己害自己了。 王岐山是很有机会成为这样的人的,因为从他自己的出身看,他并不是根正苗红的人,从他领导的这个部门来看,在体制内也是比较外围的,是经验、 能力和传统都比较薄弱的部门,他如果依靠这个部门得罪了太多的人、又没有把他们彻底消灭的话,那么对方反咬他一口,他是很难收场的。 他现在做到这个地步,实际上已经把自己放到了这个地位:要么一不做二不休取得全胜,要么以后他就要面对自己不得好死的下场。
王岐山是一个经常跟清流、跟知识分子打交道的人,这样的道理,他即使自己看不出来,也肯定会有人提醒他,而他在明知有这种危险的情况下,仍然要依靠他的 机构去做,那就非常耐人寻味了。 要么他背后拥有的支持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多,例如也许中国的克留奇科夫那些人实际上是在背后支持他的,只是因为某种原因不愿意公开站出来,或者至少能使王 岐山和他的集团认为会得到这些人的支持;要么就是,王和他周围的人员通过他们了解的情况,认为体制内部的核心部门已经是衰退到这个地步了,以至于他可以取而代之了。 这是一个极不寻常的现象,因为他那种组织的组织密度和动员能力,大体上来讲就是相当于明朝所谓的科道人员,科道人员在明朝是斗不过东厂的。 除非他认为东厂已经不行了,否则的话他不会是做得太过分的。 至于是要打一些技术官僚的话,技术官僚即使是有能力,捞了很多钱,但是他们是孤立和分散的,那倒不是很难的问题。
所以王岐山这些种种动作就会引起我们对党内政治生态、党内组织结构的猜测:到底是情报本门本身已经是僵化了不行了;还是情报部门根本上就像是安德罗波夫或者 克留奇科夫一样在策划着别的什么,把一些比较外围、比较可以牺牲的人物推出来,让他们搞事,让他们牺牲掉,然后自己再出来救场? 很难说他们没有这样的打算。 所以也许王岐山是新政权的策划者或者盟主,但是军师或者李世民所谓的「秦王十八学士」之类的并不是最重要的角色,像宋楚瑜在蒋经国身边所扮演的那个角色,如果没有蒋经国自己 牢牢控制的情治系统的支持的话,他也是成不了事情的。 王岐山,就他在八十年代的经营和他在最近的经营来看的话,他所拥有的真正的政治实力比他目前所表现出来的政治实力要小得多,两者之间的关系恐怕就 像是火车头的蒸汽和火车本身的关系一样,他的位置是非常险的。 郭文贵也许知道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事情,所以才把王岐山当作打击目标,这一点也很可能不是偶然的。
主持人:从郭文贵的爆料来看,王岐山不仅左右了中纪委,而且通过中纪委左右了政法委还有公安部这些机构,中纪委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特务 机构,你对中纪委的这种情况是怎么看的?
刘仲敬:中纪委如果能够控制政法委,那就等于是破坏了体制内部「强力部门不能掌握在一人之手」的惯例。 他如果把这两个部门都掌握了的话,那就只有军队才能克制他了。 蒋经国在台湾的时候就讲究的是情治分立,不同系统的部门不能掌握在同一个部门手里面,情报部门和国防部的人一定是死对头。 正因为是这样,他才不会被郝伯村这些人所要挟。 李登辉后来也正是依靠这个格局,才成功地推翻了国民党的准列宁式国家,开启了台湾的民主进程。 如果这些部门都合并在一起的话,那么掌握这个部门的人就是未来的安德罗波夫了。 无论安德罗波夫年纪多大,谢列平年纪多轻,谢列平是斗不过安德罗波夫的。 勃列日涅夫执政后期就有一种现象就是,新提拔起来的技术官僚被老人斗下去了 — — 老人就是安德罗波夫这一拨人,因为他们掌握了情报部门。 如果这样的变化能够形成的话,那么未来这个超级情报部门的安德罗波夫就会操纵整个政局,后来的统治者都必须从他的体系内部产生了。 这种事情,很可能是在他没有完成的关键时刻就会遭到其他派系的阻击。 实际上他现在搞了这么几年,明显的阻力还没有出现,这已经是很不正常的现象了。 按说的话,即使是他最终斗赢了,这个胜利也不会是兵不血刃的,最终肯定要死比现在更多的人才能够解决,所以应该说最精彩的好戏还没有开场。
主持人:郭文贵提出了「新四人帮」,包括王岐山、孟建柱、傅政华、孙立军。 昨天我访谈袁红冰先生的时候,他认为真正的国策都是王岐山提出和引导的,习王联盟的核心是王岐山。 郭文贵爆料之后大家才明白,现在中国最有权力或者说已经破坏了共产党原有统治架构的人,实际上就是中纪委的王岐山。 中纪委这样发展下去,会不会变得跟明朝的锦衣卫和东厂西厂一致?
刘仲敬:当然不是一致的,这只是比喻意义上。 明朝那种专制主义跟列宁主义的专制主义相比起来的话,简直就可以说是非常民主的。 大家只是为了比喻的方便,才用东厂来比较,但是当然无论从组织还是技术上来讲,克格勃比东厂是要强大得多的,共产党的机构当然也比朱元璋的机构要紧密和强大得多 。
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一步,王岐山当然身边是有智囊的,他现在取得这样重要的地位,部分原因大概也就是关于「改革开放最后往哪里去」的问题。 比如说,积累了一定的经济资源,那么我们真的是要按西方资本主义想象的那样,干脆就和平演变了? 大多数共产党领导是不肯甘心的。 但是如果我们不甘心,我们总得有点办法吧,那么办法是怎么出的? 总得有人策划。 王岐山周围的智囊很多,确实可能发挥这个作用。
但是要做到这一点,不可避免就要有很多障碍物 — — 也就是既得利益集团需要清除。 改革开放三十年也产生了不少的既得利益集团,这些人像当年李鸿章一样,是依靠经营共产党跟西方世界的关系而发财致富、升官发财的。 按照共产党的惯例,改变政策就意味着要把执行以前政策的人都清除掉。 那么他们肯不肯坐以待毙呢? 最低,他们可以带着钱跑路,已经有很多人是这么做了;但如果他们大胆一点,有更多的想象力,他们甚至还可能做更过分的事情。 那么按照共产党的政治传统来说,有两点是可以确定的:秘密警察部门是一定会卷入的;第二就是,这样的斗争不经过流血是没有办法收场的。 也就是说,不把失败者或者是多余的人杀掉一大批,最后新的体制是没有办法稳定下来的。
如果我们假定这样一个新体制会出现的话,那么这对于郭文贵和他的朋友来说不是个好的体制。 从最温和的假定来看的话,他们也没有办法像过去三十年那样顺利地赚钱了,很可能会是只能战战兢兢地生活,还要冒很大的危险,可能会像是前一批地主 资本家一样被人打了土豪,被人放上各种罪名。 例如,现在房价上涨这么厉害,都是你们这些人没有体会中央的苦心,现在中央英明,把你们打倒了,劳动人民可以大快人心了。 这种事情,共产党不是干了一次两次。 本来你是替他干的,然后干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他把你抛出来作为替罪羊。 特别是如果你又有钱、在政治上又没有足够多的保护人的话,那么这种事情就很容易发生。 那么这些人自然会希望有人替他们出来说话,无论郭文贵是不是有意识替这些人说话的,他说出来的话都会让这些人感到满意。
但是仅仅是心里痛快并不解决问题,事情已经做到这一步了,不仅王岐山是一不作二不休,停下来就要遭殃,郭文贵同样也是这样。 如果他失败了的话,那么他后半生是没有办法安全的。 公众的注意力总是会迅速转移的,今天关心这个明天关心那个。 可能等到明年或者是后年,他就不再是热点人物了,那时候中共派出来的杀手可能就会把他做掉。 所以事情搞到这一步,他要么按照比较乐观的方式,他说王岐山周围的人是「新四人帮」,就是说他还抱有一定的希望,认为这个集团还没有达到必然胜利的地步,很 可能,比如说唤醒了习近平或者是唤醒了党内其他派系以后,大家可以联合起来把这个集团做掉,那样他也就可以得到安全了。
如果这个集团失败,「新四人帮」没有被做掉,或者习对他们继续是信任的,或者他们就顺利地形成了一个新体制、而且这个新体制当中他们是扮演核心角色的,那么郭还有 什么选择呢? 他不能够听任一切冷淡下来,让自己置于危险的地位。 那么他实际上就只有两种选择:要么就是把情报提供给美国人,争取美国人的保护;要么就是一不做二不休,像霍多尔科夫斯基这些人逃到国外以后对付普京 的做法一样,自己形成政治组织,而且是带武装的政治组织,以一不做二不休的方式来跟共产党斗争到底。 这样做的风险很大,但是还是比坐以待毙的风险要小一些。 除了刚才说的那两条路以外,他实际上是已经没有其他的路可走了。
即使是像某些人假定的那样,比如说有些人猜测,郭文贵其实是习近平派出来的人,利用他到海外来把一些民运大佬搞臭,但即使是这样,他完成了这样的任务 以后,回到解放区去也一定会遭到灭口,像以前的潘汉年和关露一样。 共产党的传统一向是这样,你做了这些事情、立了这些功以后,给你的唯一奖赏就是灭口,只有灭口以后,你对党的贡献才能够彻底完成。 所以他如果在乎他自身的安全和支持他的这些人的安全的话,他是必须得一不做二不休的。
主持人:你觉得郭文贵未来会走哪一条路?
刘仲敬:这个主要就不取决于他本人了,主要还是看共产党到底有多少实力。 共产党是极端不透明的体制,所以我们没有办法准确地判断它在过去三十年的改革开放中间到底得到了多少力量和技术,这些力量和技术足够它干什么事情,它对自己的真实估量是什么样 的,这个估量正确不正确。 我只知道共产党是极端马基雅维利主义的,如果它有足够的实力的话,它一定会翻脸不认人的。 例如,它如果有足够的实力颠覆美国的话,美国的下场也不会比蒋介石更好。 但是它现在搞的政策转向到底规模有多大,不好说;到底体制内部派系斗争松弛到什么程度,也不好说。
在一个极端,它自己认为自己拥有的实力、得到的东西已经足够多,足可以向国际体系挑战了,即使挑战失败也可以闭关自守,当一方霸主,即使把外面的东西让给美国,但是关起 边界来也可以支持很长一段时间,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会形成一种准冷战结构。 准冷战结构的情况下,逃到海外的这些人是很可能永远回不去的,但是他们反倒会比较安全,因为他们的敌对身份是非常明确的,而西方世界跟共产党体制的敌对性也是非常 明显的。 在另外一个极端,共产党得到的东西其实并不多,不足以支持它的挑战,而它对形势的判断基本上是误会,挑战一旦发动了以后,它就会发现自己其实根本支持不住,而且 体制内部的分裂比大家原先设想的要严重得多,以至于还没有做到足够的程度,体制内部就会突然崩溃。
这是很有可能的事情,因为,体制外的人往往以为体制内都是铁板一块,都统统是共匪,但是实际上体制内大多数人是相互仇恨而且仇恨共产党的。 这一点跟其他的势力不一样,例如有很多人说共产党像伊斯兰教或者说是像蒙古征服者之类的,但是实际上,蒙古人只是杀那些不是蒙古人的敌人,蒙古人跟蒙古人彼此 之间还是相互信任的,伊斯兰教徒也可能会杀异教徒,但是穆斯林和穆斯林之间是有一定的相互信任的。 像共产党这样的,是历史上非常少见的,也就是说,共产党杀共产党,比共产党杀外人还要更残暴,共产党不信任共产党,比共产党不信任外人还要更彻底。 这是列宁主义特别邪恶的地方,但确实是体制内每一个人都非常清楚的。 每一个体制内的人都知道,你如果失败了,不可能像美国的失败政客那样过安分日子的,你必须用比对付外人更狠的手段对付你自己内部的竞争对手。
所以这样的体制很容易因为一个小小的伤口就突然引起戏剧性的崩溃,而崩溃以后,确实是像习近平说的那样,「竟无一人是男儿」,大多数没有资格当上领导人的共产党员 或一般干部是会松一口气,现在我总算是安全了,也许会受穷,也许会挨骂,但是总不会随时随地有被双规、被抓起来坐黑监狱的危险了。 这样的结果,从长远来看是必然的,你只是不知道突破点在哪一点。 所以在最极端的情况下,我们可以假定,郭文贵真的在中共内部制造出派系斗争来,而这些派系斗争真的会引起中国内溃。
所以未来的发展也无非是在这两个极端之间:第一个极端就是,共产党变成一个类似苏联式的挑战者集团,跟美国和西方世界进入类似冷战的斗争当中,但是内部还能够维持足够 的团结,而且对外斗争对它对内团结是有帮助的;另一个极端就是,它内外交困,对外的挑战不成功的同时,内部也陷入分裂和溃败之中。 郭文贵肯定是希望后一种结局出现的,这对他最为有利,也是他最习惯的,比起终老在西方、哪怕是在安全情况下当一辈子义工要好得多。 在最极端的情况下,假定体制完全崩溃了,他凭他在体制内的长期经验和他的经济资本,完全可以到国内去大显身手的。
主持人:托洛茨基从苏联脱离出来之后就被暗杀了,那么普京时代有很多大富豪跑到西方世界,他们的命运会如何?
刘仲敬:普京虽然是克格勃的出身,但他的政权跟共产党政权还是不一样,他的政权是以东正教保守主义为号召、号召要回到斯托雷平时代的一个政权。 所以它尽管按照西方的标准来看仍然是一个威权主义政权,仍然是搞那些不负责任的暗杀行动,但它已经不可能像斯大林时代那样肆无忌惮地违反资本主义世界的游戏规则了。 所以尽管他在国内的控制相当严密,那些富豪在国外搞出的政治组织在国内的历次活动中间都没有取得成功,但是他也并不能够像斯大林对待托洛茨基那样对待霍多尔科 夫斯基那些人,双方之间还处在长久的相持状态。 那些人可以抱有合理的希望,在俄罗斯国内的情况发生变化 — — 例如发生颜色革命的情况下,他们的政治组织仍然可以大显身手。
主持人:在中国历史上,哪一位人物跟郭文贵比较相似? 有人说他跟屈原一样,受到奸臣排斥;还有人说他跟孙中山一样,到海外领导辛亥革命,推翻满清政府。
刘仲敬:他肯定不像屈原。 屈原是楚国的世袭贵族,像项羽一样。 这样的人在秦朝以后就不可能再产生,在共产党体制下也是不可能产生的,共产党体制下没有真正的世家。 他现在还不是孙中山,即使是他将来想要做孙中山的话,也还需要一定的经营。 目前,他的前半生跟孙中山也没有什么相似之处。 例如你可以假定,刘晓波这样的人如果到国外去了,可能会变成孙中山,但是郭文贵的前半生并不是孙中山。 他比较像是何畏这样的人。 这个人不太知名,他是共产党在三、四十年代时期在国民党内安插过的一个人,但是最后变成了被体制不信任的人,我们现在还不完全清楚他到底是在什么时候开始变成双 面间谍、变成党不信任的人的,最后他在共产党即将胜利以前企图逃走,没有成功,就自杀了。 郭文贵的前半生跟何畏扮演的角色是有很多相似之处的,是被共产党操纵和利用的人,他现在也是想要摆脱体制。 他现在比何畏那种人做的要好得多,他已经跑到美国了,他也有何畏所不具备的很多资本,所以他将来的后半生可能会比何畏要好得多。 但是具体会好成什么样子,或者说具体会做成什么样子,现在是不好预测的。
    郭文贵也算是一个人物,早年好像在体制内干过,后来和一个香港姓夏的富婆在郑州开公司合伙做生意,应该是那时搞了实际上的第一桶金,进军房地产,北京有名的盘古大观就是郭文贵的,当时也是盛极一时。“盘古会”网络大批高官,保监委主席项俊波与他交好,时任国家安全部副部长的马建对他也是言听计从,据说“河北政法王”张越在他面前就是个跟班,后来大概成为了斗争牺牲品,在国家机器面前也被割了韭菜,跑到了国外,搞喜马拉雅,人称“战神”。因为他与高官交往密切的关系,所有人都估计他掌握一些核心的东西,很多墙内和流亡海外的民主人士对他寄予厚望,认为老郭是火种,但是这几年来也没爆出个轰动的“绝密消息”,倒是因为喜欢炫富和说大话,与人打嘴仗,被放弃,感觉逐渐被淡化了。
    这也算是看他起高楼、看他宴宾客、看他楼塌了,当年在北京也是权贵阶层,呼风唤雨,没少享受,据说要什么很牛的京A8车牌都是车管所长办好亲自送去,现在在国外都要靠募捐过生活。
若果把希望寄托在老郭身上不实际,他抗不起大旗,没有什么新思想,典型的商人、暴发户,粗鄙得没有底线,以前官商勾结也没少割老百姓的韭菜,现在喊着反共就是对自己失去的辉煌不甘心,假如现在把他失去的还给他,他仍然是挖空心思挣钱享受自己的特权生活,对民主、体制才不会管那么多呢。
    我在推和油管上关注老郭接近两年,从开始佩服他一己之力对抗一个国家的勇气,天天看他“爆料”,到最后看他老是说些不着边际的大话、空话,不再相信这个“战神”了。
    个人观念,不喜勿喷,如有异议,欢迎交流!
magrabee 无政府主义,实用主义
郭文贵是谁我不知道,反正他故意搞神秘,一句话只说半句让你自己去体会另外半句的做法我特别讨厌。前几天被youtube强推了一个“郭文贵展示海航王健死前照片”的视频,看的人累啊。非得叼个雪茄做视频么?这个雪茄在视频里起到什么作用了吗?好好把视频做完,把事情讲完不行吗?图片细节展示不明显我权当是技术问题不谈了吧,可是王健死前照片到底哪里有问题,让你震惊了,你用一两句话说清楚总会吧?这也不说清楚,就会调动情绪,动不动“兄弟姐妹们”,感觉跟跳大神没什么区别。

郭文贵应该向文昭虚心求教怎么做自媒体。
決不再做奴隸 黎明來到 要光復 這香港 同行兒女 為正義 時代革命 祈求 民主與自由 萬世都不朽
郭文贵是中共心头的大患之一。品葱里面尚未被封禁的五毛都是段数较高的,一般的葱友看不出来。品葱里有个笑话,说你要想找五毛,在品葱提郭文贵就行了。

当然,不是所有反对郭文贵的都是五毛。但是所有五毛都反对郭文贵。
人可以卸掉枷锁 ? 但有的人只喜欢讨论枷锁好不好的问题
接触文贵先生,是在几年前,那时他刚刚在油管爆料。

只是认为他是一个通彻中国官场,而又被中国官场所制裁的人。

渐渐的,他开始主张爆料革命,让我想起金庸先生的《鹿鼎记》

开始,我认为文贵兄是陈近南,远在海外,建立“爆料革命军”,就像是天地会,各地招募英豪,“反清复明”,推翻满清奴隶汉人,从事地下活动。

后来渐渐觉得不对味儿,我越看他越像是韦小宝,他年轻的发迹史,像极了韦小宝,最后在朝廷得了大利,却被朝廷制裁,逃亡海外,猛然发现反朝廷也是一个极好的赚钱项目,刚好自己也被迫害过,顺水推舟,于是继续为了利益奋斗。

当然,我不是说为了利益奋斗不好,很好,没问题。

我只是想说,扳倒共党,没用。共党是中国人下的崽,中国人不变,这片土地的一切外来物,都会变成“具有中国特色的XXX”,无一例外!

什么制度都拯救不了。就像是鲁迅先生当年为什么不“反清复明”,不推翻清朝,而是总讲“中国人的劣根性”

朝廷,是老百姓选出的朝廷,老百姓的劣根性不变,推翻谁,都只是一个循环,就像是从秦朝到现在的皇帝制一样,哪儿有什么封建制度,胡扯,明明就是皇帝制几千年。

即使文贵兄成功,即使中国民主,也只是“中国特色民主”,依然还是皇帝制,有区别吗?

问题在“中国特色”,而不在民主还是专治。
疯狂宇宙萨格尔王 萨格尔王,格萨尔王,萨萨萨萨格萨尔王
 目前华语圈著名大骗子,年轻时靠着傍上香港富婆夏平起家,耍尽手段鲸吞夏平在河南的资产,从此发迹。再后来靠着马健这个后台,各种强买强卖,掠夺欺骗他人财产。

  马健倒台后,匆忙外逃,一开始借着明镜媒体平台爆料,因为他本身有和土匪官员勾结的经历,所以他说要爆料,很多人是相信的,而且他一开始的态度是很诚恳从的,诉求也很理性“保财,保命,报仇”“不反共,不反习”让人感觉他就是个因为利益分赃不均,政治斗争失败的“内部人”,所以手里一定有爆炸💥性的内容。

  然而,三年了,这大骗子除了想尽办法骗钱,就是疯狂辱骂曾经支持他爆料的海外各界人士(当然了,这里面不乏当初就是为了钱给他抬轿子的人渣,比如郭宝盛,赵严这类垃圾)

  下面到了最有趣的部分,这大屁眼子都耍过什么招数企图诈骗他的小蚂蚁们的钱呢?

1.自称自己一颗精子价值五千美金$!欧美女士都趋之若鹜啊!(本人曾经怀疑,这一出,是为了对付马蕊强奸案,因为马蕊手里有他的精斑内裤证据,所以装疯撒泼来这么一出,将来好说是医疗机构出卖了他)

2.民国证券还是邮票来着?此时本人已经彻底不在关注这个大屁眼子了,看见他的视频生理上反感想吐🤮,只关注黄河边的砸锅节目侧面了解这个大屁眼子最近又扯什么蛋呢。这个民国邮票(?)事件是他自称在加拿大一个深山里认识了一个老太太,手里有价值多少多少的邮票(?),反正很快被人被人识破是个骗局。但是不影响小蚂蚁们继续支持他们的教主。

3.法治基金。一向号称自己就算饿死也不会向小蚂蚁们募捐的教主终于憋不住了,成立一个骗钱基金会,郭教主在视频里宣称只要给他的基金会捐钱,就可以拿政治庇护(搞笑的是,他自己的政治庇护早已经彻底完蛋)

4.兑换外汇。因为原骗子基金的懂事之一龚小夏,最近和大屁眼子闹翻了,闹上法庭,班农也意识到自己是给骗子站台了,眼看法制基金骗不下去了,最近这又开始忽悠兑换外汇,号称自己已经组织了几千亿美元💵换汇。(此君有数字狂躁症,经常口不择言的几十亿,几百亿的报数)

剩下的什么锅媒体,给老兵捐钱,以色列网络公司推墙,许诺当放屁的事太多了。

有很多人至今还对他抱有幻想,认为他能带领大家推翻ccp,然而这样朴实的幻想和期望都寄托在了一个大骗子身上显然只会浪费大家都热情,这个大骗子反ccp没看到怎么用力,倒是把海外民运搅和够呛。

 说到这估计又要有人给我扣五毛帽子了,不过这些蚂蚁也着实可怜,反来反去,把自己反成了自己最太讨厌的人,哈哈哈。
@人可以卸掉枷锁    这个人打字这么这么快啊 楼主发出帖子才不到十分钟 就洋洋洒洒打出这长一串  就是废话太多了 我给你总结一下吧 就是 中国人种不行 中国文化不行  推翻共产党也没用  你们别推翻共产党了  在简短一点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2017年5月在华盛顿DC和郭文贵说的: 别搞那些事情了   
theflash 已于2019年逃离臭zhina
郭先生刚出来爆料那是真爆料
YouTube 上纪录片里他为了爆料压力太大还流过泪。还有范冰冰以及中南海王岐山秘闻都是从他哪里传出来的,上层也是真的把他视为心头大患。
不过一切都是在他老婆孩子被放出来以后变了
现在的郭先生爆的料,用批小将的话来说
整不出活了,没有节目效果了
他所谓的爆料革命,很多全是半真半假的虚假信息,加上郭先生八面玲珑,有时候说的和做的根本不是一码事,你可以去看看他搞的法制基金,他当初承诺法制基金是用来干什么,而现在法制基金又起了什么作用。
所以推特上很多小蚂蚁倒戈和反水,不是没有理由的。
不可否认郭先生的确有渠道,有能力也有实力
但作为一个机构的领袖,把承诺当放屁,再怎么正义,也是不得人心的。
从与郭文贵相关问题下面努力带节奏的各种回答,可以看出明显是国家出动了大量高级别的五毛常驻各大论坛,正说明了郭的爆料对朝廷造成的巨大阴影。
韭菜馅饺子 一颗拒绝做包子的韭菜。
他说的2.29有大事,真的是让我在我女朋友面前狠狠地打了脸,我女友已经彻底被我从猪变成了人(这个比喻或许不好听,但我必须承认没彻底觉醒之前我与猪无异,当然有的人天生可以进化成人,有的人就不能,比如记吃不记打开始对抗疫歌功颂德的粉蛆们),结果3.6了,屁事没有,或许有了咱不知道?我看这个锅大炮信誓旦旦的重复好几遍这个日期,我还真就信了,女友还阻止她爸妈延期复工……其实过后想想,是自己傻,哪有可丁可卯的日子固定发生什么事的道理啊,赌注太精准要么他是主导者要么他有内部消息,也不怪锅大炮,怪自己太急着盼变革。但不得不承认还是对锅失望,以后不会再轻信他了,虽然之前也没有这么轻信过,人总会有不理智的时候。[日常祈祷雷劈龚榧的一天]
WinnieToBeDead 個人獨立 個體自由 獨立思考
 我之前還以為中國蠻多人知道郭文貴的,但是我的一個QQ群裏面一個低階粉紅和一個家裏面有人在地方國保(或警察)就職的粉紅也不知道,還有一個在考公務員的騎墻派也僅僅是聽過這個名字。每次我發梗圖,只有一個反賊群友會意得到。我高中物理補習老師就是反賊,課間經常和我聊墻外的事情,當然也和我聊過郭文貴,按照他的理解,郭文貴曾經是中共的白手套,可以接觸到高層,也深得高層的信任。習近平在反腐後期對王岐山不放心,於是讓北京市公安局長查王,公安局長又委託了郭,後來事情敗露,習王翻臉,郭不得不逃亡美國。在我瞭解之後,大致認同我的老師對這件事的通俗理解。
欧阳锋 驻马店之春
郭文贵爆料革命 · 启蒙开智入门指南
https://github.com/ourhimalayas/txt/issues/1


新手入门
个人认为,最好的入门是政事小哥的「一起来跨年:回顾郭文贵爆料革命2018年特别节目」:


若上述原视频被删除了,那么你还是可以在「战友之声」频道找到备份:


视频时长四个多小时,足以让你快速了解这两年多以来究竟发生了什么。
(可调节 1.5x / 2x 播放速度以节省观看时间)

如果你觉得视频太长了,那么以下还提供简要文字版:


其他汇总资料:


[/li]
[li]海航帝国败亡录:

[/li]
[/ul]

郭文贵跟刘仲敬一样,从体制出来的,舔骗咬已经深入骨髓。只要是比自己强的,使劲舔。各种撒谎胡编随手就来,把自己包装得无所不知无所不会。跟自己作对的,不问缘由不讲道理,就是一通咬。换句话说,就是巴普洛夫的狗这种货。
雖他是一個體制出來的人 但是他成功令全世界意識到中共威脅全世界 多年來的民運人士只有他給中共的傷害最大 那他就已經成功了
白手起家的传奇?我想知道他上位有没有潜规则女领导
邊城 小熊維尼
他是少數會說真話的中國人

大部分的中國人即便到了外國 
還是不敢說真話
這是因為從小被言論管制
就像一條小狗 一叫就被打
打久了 連怎麼叫都不會

郭文貴被打壓後卻堅持說真話 
這也就是他沒辦法繼續呆在中國的原因
反共都是战友,但我不喜欢郭文贵
满嘴跑火车,最反感的就是2月29号
对韭当歌 起来, 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他说话有喜感

他是喜怒藏不住

不是那种厚黑又喜怒不形于色的人

看他的视频很欢乐
经略 主权在民,国为民用
法輪功,郭文貴都是共匪極力要剿滅的勢力。

所以五毛們要變着方法在品蔥上不斷提及,然後抹黑攻擊之。
yryhs一树梨花 中国我有1/14亿
只要是反共的我都不会反感。感觉他比较咋咋呼呼的,所以其他没有多关注。
XIJINPINGSL XIJINPING
郭文贵就是一个为了自保而变花样讲故事的大忽悠。
信他的蚂蚁们,单纯、偏执。
参考美剧scandal里面的Sally Langston,丢了副总统的位置以后,自办媒体,天天骂政府,fans很多滴.
全城热恋老管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risk1 粪坑先生
刚刚开始爆料的,说的真实性很高。后来慢慢就不行了。觉得像在讲故事。
DyingInTheSun 戰爭即和平;自由即奴役;無知即力量。
高層狗咬狗的犧牲品吧 
至於說手上有很多黑料,這點我是相信的-----比較跟那麼多高管有染,尤其是國安系統的馬建
但是卻是個人精啊,手裡有他不敢亮些實證-------亮了實證會不會被滅口;
--------------------------------------------------------
土狗內部還是習慣性的暗箱操作,銅牆鐵壁,有些信息也只有狗咬狗才能蹦出來一點
真理部接线员 新注册用户 朝廷心腹
针对这个问题,我18年问过国内一个写时政文章非常有名的先生,你对郭的爆料怎么看?
他说“三七开,三分真七分假”
(然后这哥们因为写时政类文章,两次入狱,罪名是可笑的寻衅滋事。。)
三七开这一点基本是共识了,你要理解他所做的一切,都离不开17年就提出的三点“保命、保钱、报仇”
所以第一,他的料不可能全部报出来,第二,他为了维持热度必须不停的释放假消息。第三,为了获得更多的利益和庇护,他必须得有一个比较极端的站位。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就算只有三分真料,对国内权贵也是核弹级别的,海航和方正陆续gg,就是应验,所以这老哥最近换词儿了,不是“一切都是刚刚开始”了,现在是“一切已经开始”
然而他已经没有回头路了,敌人的悲剧同样也是他自己的悲剧。
毕竟,他们都是一样的人。
喽500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学习第一 学习使我快乐
他最近吹的229让我对他观感不佳,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znhpark 洗脑失败案例
youtube上的,刘彦平和郭文贵的音频,是假的吗?是假的吗?是假的吗?(凑足20个字)
youtube上的,刘彦平和郭文贵的音频,是假的吗?是假的吗?是假的吗?(凑足20个字)
pincong6 教育改革是改变中华民族命运的根本
建议大家看看1840年到1912年,天朝崩溃全过程的历史,这才是能看清楚的。 
今天的正在发生事情,不管是人物还是事件真相,可能要再过20年才能厘清。
rainf 像雨像风
从来不关心他是谁 也不关心他发表的言论 二十二十二十二十
Ruby 只是路过……
唯一一个能让包子头疼的人,因为中共喜欢权钱交易,所以他掌握了不少黑料,把王岐山扒的很彻底,也让更多人看透了包子和下属的真面目:都是垃圾贪官
这是最近第三个帖子了,想揣测你们的动机又想想没必要,还是@管理员 合并吧
sdbusqqq ? 大熊博士
老郭比起那些只会打嘴炮的民运还是强多了,
他肯定有自己的目的,也绝不是善类,
虽然说话粗鲁不堪,
但是确实对ccp高层造成了不少麻烦。
最近直播他死杠73同志,
应该是对ccp没收他资产怀恨在心。
说实话,造反没点实力是不行的,
CCP这么个庞然大物,靠民运份子和品葱上的一些嘴炮,一万年也伤不了CCP
主要就爆了些中共的料,而且爆在贸易战和修宪节点上,主要是王岐山家族贪腐盗国之类。往后中共就一路倒车加速,急转直下
然后直到现在为止中共派出无数五毛,包括这个品葱,如果说五毛攻击的靶子第一是香港反送中,第二就是郭文贵。前几天看到几个高级五毛真就装成反共的发几句话然后开始泼脏水,实在是叹为观止
按说现在应该没什么料可以爆了,就做做视频而已,但五毛就是不消停,也不知道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cato921 观察 一切讨论只要有芝麻人,最终都会变成互相举报贴大字报的文化小革命。所以拜拜。
你们真以为,爆几个支共上层贪腐,情色秘闻,就能搞掉了?真以为美国人不知道支共在美国放了多少小蜜,狗崽子?
郭和轮子一样是tg的人,用丑陋和恶心来衬托tg的。绸子抽资袖子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8-25
  • 浏览: 36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