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身攻击对方为“孤儿”是否是中国人独有的谩骂方式,体现了一种怎样的心理?

由于中泰网民大战让许多外国人都知道中国人喜欢骂人nmsl,实际上很多骂对方妈没了的语言都与nmsl背后的逻辑是相似的,就是他们认为将对方定义为“孤儿”是一种极佳的侮辱人的方式。

还有其他国家的文化是采用类似的谩骂方式吗?

这背后反应了一种怎样的心理?
孤儿这个骂法主要还是因为审查制度把直接骂妈屏蔽了😂 要不中国人还是比较喜欢骂人家妈。

说实话,品葱里也不用装清高哈😂 我们也喜欢,使用中文的,少有没骂过人家妈的。

骂妈这个玩意涉及到语言学本身,语言学的基本框架搭建在信息传递和回馈,只有一个,不算典型语言。

你对一个木头桩子草泥马,骂两句基本就没意思了,因为木头桩子不会回馈。

骂人妈的回馈寻求满足建立在破坏上,黑格尔说过破坏的快感和建立是用等的。中国人自古是一个传承社会,视长辈为尊,骂人家妈第一是戳文化基因最痛的那一个点,但是不骂爹,很少有说我草泥爸的,原因是因为女性更柔弱,施暴成本更低,更没有反抗力,也更容易触发接受方的移情阀值。

英文,法文,韩文,日文,俄文里,其实都没有中国语境里“孝顺”这个词,原因是他的“传承基因”和“天地君亲师”文化思想没那么重。 所以在这些语言里,也没有中国意义的“我把生殖器放你妈生殖器里”这种骂法。

中国这个草泥马的确是国骂,他是语言学、历史、政治制度、农耕文明结合的产物。
我就獨 五筒?核平?我就獨!
他們口中說的話反應了潛意識裡的願望,把某則蘇聯笑話稍加改一改就一目了然了

「你的母親是誰?」
「是中國!」

「你的父親是誰?」
「是偉大的共產黨!」

「很好,那麼你將來想成為什麼樣的人?」
「孤兒!」
白头山伟人金正恩 卓越した領導者、 最高司令官、 革命武力の最高指導者、 不世出の先軍統帥者、 党・軍・人民の最高指導者
这其实体现了支那人的奇怪心理和逻辑
一方面想成为别人的父母 例如“我是你爹”等
另一方面诅咒别人父母死亡 例如“你妈死了”等

所以 是咒自己守鳏/寡还是咒自己快死?
小狗包帝 “长得跟包子似的还想当皇上?”
NMSL其实是National Missile System Laboratory😂,桂枝人人都是研究员。

英文字母不算在字数内??
pc6650 旧号:https://pincong.rocks/people/pc6619
讲道理,如果真能把孤儿当成一种侮辱也是好事,可其实大多数中共国人总是自己把自己当孤儿而不知耻辱——认为自己无父无母,是靠祖国母亲和党妈妈给养大的。
NZRdlClr5 來的架我都買啊|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本文内含大量髒字,但我不是那個意思)
個人覺得還是要找不同語言之間的共同點
比方説肏,在英文裏有對應的fuck,同時作爲用法相近因此可以視爲同一髒話的不同語言版本
英文裏的另一個常用髒話shit,在中文裏就沒有意思相近的髒話(通常不會單獨罵一個「屎」)
操你媽、婊子養的在英文裏都有直接對應的髒話所以不算是中文特色髒話
所以如果只是問候對方老母那還不算是中國特色
但說她死了………………我倒覺得這還蠻中國特色的
尤其是如果被駡的人年齡有一點了,那大概率本來就真的已經死了啊?
中国人喜欢口舌之快,然后合理化自己的口舌之快,取个好听滑稽的名字,「口嗨」
实际上就是一群无政府主义张献忠而已
魯迅先生的《論“他媽的”!》就有提及到,駡人先提對方母親的邏輯,就是血統論,亮出對方母親意指她是低賤的人,所以不論對方現在是富是貧,一下子就揭穿對方的本質也是一個低賤的人。這當然是强盜邏輯,“NMSL”、“親媽爆炸”、“你這個孤兒”等涉及“媽”的髒話也是沿用了這個血統論的邏輯,以及暗指對方缺乏家教。
但魯迅先生也提到,這種邏輯是中國適用,所以這幫人去外網噴外國人,是沒什麽殺傷力的,其殺傷力反而是一下子湧入很多人洗版。
恶俗克星张祥如 反对桂枝,有你有我
支人不可一日无爹呗。老实说我宁愿自己是克隆人,就没有那个爹
粪蛆: 俺在墙锅坑里有家,因为有贡产裆ma!你们没有!
朋克 别以为我们会向你喊声万岁!
英语bitch原意是“母狗”,引申义是婊子。英语有son of a bitch的用法,这也是一样的用法。还有motherfucker,直娘贼这个用法。
因為支人沒有獨立人格,他們的人生是依附在父母/國家上的。所以他們的認知中父母死了/國家滅亡比自己死了還嚴重。
MinatoYukina 新注册用户 Proportional tax is regressive in nature
很多墙外的人其实很不解为什么nmsl会构成攻击性,因为大多数英语骂人都是直冲你想骂的人去的(当然也有说什么your mom is a cocksucking bi**ch之类的)而翻墙出去在推特上拉起大便的粉蛆都语言能力低下,认为墙内蛆言蛆语一般的亚文化短语也能够影响到墙外的人,实质上只是一群脑瘫在自嗨罢了
驱匪复支 1.15,0.25,1.3
因为他们以为对方都是是像他们自己一样, 身体成熟但认知未发展的巨婴.
而一个婴儿最需要的就是母亲. 母亲死了巨婴们的寄托就消失了,之后就精神崩溃了. 

所以他们以为骂别人死妈或者用暗指死妈的孤儿来骂人会像他们自己被骂死妈一样,直捣痛点.

但是他们不知道歪果仁们的巨婴化没么普及, 结果用这个方法去国际征战反而被笑话.
真支拙賤 台灣身份、身在香港、肛死共狗
難以苟同目前大陸網友的這些粗暴的、低俗的言語攻擊,不過也可以理解,我這只小香港市民不多説什麽,只能説也就是這樣啦。
Chiang 光復廣東 時代革命  廣東獨立 唯一出路  驅除共匪 還我廣東 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  香港獨立 唯一出路  驅除共匪 還我香港
支那人 說 logic 說不過人家 說道理 也不行 說事實 也不行 那就唯有說 NMSL CNMB 這些話了啊 

就只有人身攻擊 他們才有勝利感 就這麼簡單 

但是就讓全世界人都知道了支那人就是這副德性 哈哈哈哈哈哈 笑死人了
tozasuma 注意:98%的洛痴都是粉红贱畜,离这个群体远点
一是外国人很少有“孝顺“这一中国传统观念,二是别人大部分都是很早独立不再靠家长吃饭,而你国这些nmslese大部分都是低龄傻狗学生屄(反正我毕业了就是了),要是真没了妈那这群从来不想着独立的废物还能活?认为诅咒他人失去亲人能破别人防恰好就表现了它们巨婴的特性以及与自己崇拜的邪教支匪所提倡的完全相反的思想——唯心主义。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主要关注日本政坛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0-26
  • 浏览: 3680